分割线
新中国怎样保住了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席位?
来源: 察网 2017/03/30 15:29:37 作者:鹿野
字号:AA+

导读: 如果简单地从法理上来说,台湾当局代表中国退出联合国,那么中国的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席位也就自然丧失了。但是,阿尔巴尼亚等一些对新中国友好的国家事先早已考虑到了这一点,在提案中已经明确规定了,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席位是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并且明确规定了蒋介石政府所占据的席位是非法的,没有权力代表中国,自然也就没有权利代表中国退出联合国。

2

近年来流传的一种说法是,在1971年联合国恢复新中国合法权益的时候。国民党出于民族大义,拒绝了美国“两个中国”或“一中一台”的做法,同意了把联合国的席位让给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使得中华人民共和国保住了联合国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席位。然而,这种说法其实是完全违背历史事实的。

1950年时,苏联最早提出了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中取代国民党席位作为中国的唯一合法代表的问题,但是由于当时美国操纵联合国的多数,否决了苏联的提案。到五十年代中期,亚非拉民族解放运动蓬勃开展起来,美国感觉这样下去不是长久之计。因此,艾森豪威尔政府就提出了“两个中国”都加入联合国的方案。当时,这个方案遭到了毛泽东的严词拒绝,并且在1956年接待来访的印度尼西亚领导人苏加诺在谈话中旗帜鲜明地表达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立场:

【毛:问题是台湾。

苏:台湾问题可以搁在一边,台湾和中国是一回事,控制大陆的应该代表中国。

毛:这是你的意见和我们的意见。但是,美国和追随美国的国家不这样想。

苏:问题可以这样解决:一个国家提出要中国参加联合国,其他的国家支持。这是要经过斗争的,印尼愿意参加这个斗争。如果中华人民共和国参加了联合国,代表台湾的人当然就没有权了。

毛:这样的提案需要过半数,还是三分之二的多数通过?

苏:三分之二的多数。如果大会以三分之二的多数通过,安理会不能否决。

毛:提案被大会通过以后,我们能不能进入安理会?安理会里是有否决权的,五大国是需要一致的。在这五大国中,一大国曰美国,二大国曰蒋介石。

苏:不管安理会有没有否决权,提出来以后,就会引起斗争,这总是好的。

毛:这个我们赞成,但是最后还是难于解决。

苏:但是世界舆论就会不同。例如,大会以三分之二的多数通过,安理会里如果有一个大国否决,那就做了一件笨事,一定会引起反感。

毛:好的,作为斗争,这是应该做的。但是,联合国里只能有一个中国,不能有“两个中国”,而那个中国是我们。那末,我刚才已经说过要准备两条,我们就要准备进去,同你们一起,名一票。

苏:由一个中国代表整个中国,另外由台湾集团代表台湾,作为过渡的办法,主席认为这样一个策略如何?

毛:这个办法不妥。我们要借这个题目做文章。只要在联合国里有一个小小的台湾,我们就不进去。

苏:但是,这只是作为一个过渡阶段,正像西伊里安和印尼的关系一样。

毛:西伊里安不代表印尼。相反地,在联合国里,印尼有代表,西伊里安没有。

苏:中国和台湾的问题是不是可以弄成像印尼和西伊里安的问题一样,那就是说,把台湾作为中国将要收复的领土?

毛:在联合国里有没有西伊里安的代表?

苏:我建议的只是过渡的办法呀!

毛:我们要借这个题目做文章。如果联合国里有台湾的代表,我们一万年也不进去。

苏:那就是说,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入联合国,蒋介石就要退出,没有台湾代表的地位。

毛:对。】

到七十年代,由于新中国的影响日益扩大,阻碍新中国重返联合国日益困难。当时美国进一步努力制造“两个中国”,提出了新的双重代表权方案。在五十年代的时候,美国的建议是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席位继续由台湾当局保留,另外吸收大陆作为联合国的一般会员。七十年代的时候,美国方面的方案计划改变为把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席位交给大陆,另外,保留台湾担任联合国的一般成员。即1971年8月美国常驻联合国首席代表乔治·布什向联合国秘书长递交了一封书信及备忘录中所说的:“我们不讨论谁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我们所做是以联合国这个政治为主的组织对此一现实——中华民国一直以来是联合国忠实会员,另一方中华人民共和国则统治着更多人口——做政治上的决定。”

3

当时,毛泽东为代表的新中国领导人明确拒绝了这个方案。联大投票之前,毛泽东特意询问了外交部欧美司司长章文晋关于“两阿提案”和“双重代表案”的通过可能。章文晋介绍道,要在联合国投票过半数,需要得到66张票。如果算上1971年和中国新建交的联合国会员国,“今年‘两阿提案’可能得到61张赞成票,这是满打满算。”“我们绝不上‘两个中国’的‘贼船’,今年不进联合国。”毛泽东听罢思索后,这样表示。而当时的蒋介石却对美国制造“两个中国”的做法采取默认的态度,据台湾当局前“外交部长”回忆,蒋介石亲自勾掉了台湾当局驻联合国代表应该投票反对“两个中国”提案的内容:

【“政府”受到尼克松将访大陆以及美将不支持我保留安理会席位两项冲击,经过多次会商,逐渐改变过去态度,采取较和缓的立场。我依照各位大员多次会商结论草拟了一份致沈“大使”电报,1971年7月25日由蒋公亲自核定,主要内容是:一、“政府”已修正过去若干年使用重要问题案保护代表权的主张;二、同意美国与日本以“一半的重要问题案”,亦即任何排除一个创始会员国的提案是联合国宪章的重要问题,三、美国应运用一切可以动用的力量击败阿尔巴尼亚的提案。这项电报中另有以下三点供沈“大使”个人密参:一、如为使“一半的重要问题案”得以通过而必须配以双重代表案时,务期不涉及安理会席位;二、如有其它国家提双重代表案之修正意见,将安理会席位给予中共,盼美、日两国勿连署修正案;三、我方对任何形式的双重代表案,必须发言并投票反对。蒋公在核定时将上句“并投票”三字删除。】

蒋经国则比蒋介石做的更加过分,明确指出如果要是美国的所谓双重代表权提案通过的话,大陆有可能会抵制参加联合国。在这种情况下,台湾当局的代表应该坚持在联合国里面。如果要是阿尔巴尼亚为代表的23国提出的要把蒋介石代表驱逐出联合国提案有获得通过迹象的时候,应该主动宣布中国退出联合国,从而给大陆重返联合国制造些麻烦。后来台湾当局也是按照这个方案去做的:

【1971年9月11日上午,蒋经国“副院长”召我去谈代表权案,谈话中他有三点指示:一、应探明美方是否有助我诚意;二、对于苏俄动向要密切注意;三、我方的立场是,如美方提案通过,中共因我在联合国而拒绝前来,我应坚守阵地;但倘阿尔巴尼亚提案有通过迹象时,应先主动退会。蒋“副院长”明确指示,我应尽量争取留于联合国内,因国际情势多变,一年之内中苏关系可能有剧烈变化,吾人必须充分利用留在联合国内的机会。……阿尔巴尼亚代表要求先表决阿案,美代表也要求先表决“变化的重要问题案”。巴罗蒂又做冗长发言,认为应该先表决他的提案。经过一轮的发言,当晚近8时,主席裁定先就美国建议付诸表决,结果61比53,15票弃权,获得通过。此时又有数位代表程序发言,到9时48分,经主席宣布表决“变化的重要问题案”,会场极为紧张,结果55比59,15票弃权,2票缺席,未能过关。大会席上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代表在会场中跳起热舞,高声欢呼,但会议仍在进行中。等到欢呼与庆祝稍停,美国布什大使取得发言权,要求将阿案的执行部分最后一段予以删除,随即引起另一波冗长的辩论;沙特阿拉伯又提出对阿案的修正案,经主席裁示逐段唱名表决,均遭否决。此时为晚间11时15分,我方眼见所有可以抵制阿案的方法均已用尽,乃依程序问题要求发言,周“部长”朗读我退出联合国的声明稿,全场空前静默。】

如果简单地从法理上来说,台湾当局代表中国退出联合国,那么中国的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席位也就自然丧失了。但是,阿尔巴尼亚等一些对新中国友好的国家事先早已考虑到了这一点,在提案中已经明确规定了,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席位是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并且明确规定了蒋介石政府所占据的席位是非法的,没有权力代表中国,自然也就没有权利代表中国退出联合国。其全文如下:

【回顾联合国宪章的原则,考虑到,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权利对于维护联合国宪章和联合国组织根据宪章所必须从事的事业都是必不可少的。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代表是中国在联合国组织的唯一合法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安全理事会5个常任理事会之一。决定: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利,承认它的政府的代表为中国在联合国组织的唯一合法代表并立即把蒋介石的代表从它在联合国组织及其所属一切机构中所非法占据的席位上驱逐出去。】

因此,在阿尔巴尼亚提案通过的情况下,蒋介石退出联合国的声明也就变成了一个无效的非法声明。新中国也就自然而然地保住了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席位,不需要在台湾当局代表中国退出联合国以后,重新争取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席位了。

总之,和今天流行的一些说法相反。纵观整个新中国重返联合国的过程,完全是大陆方面长期出于民族大义拒绝美国“两个中国”的提案,并事实上同意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席位留在台湾当局手里。台湾当局无论是在抵制美国制造的“两个中国”方面,还是在保留中国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席位方面,所作所为都是极不光彩的。

原标题:新中国是怎样巧妙的保住了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席位的?

责编:施成德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