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产业人网:必须斩断伸向农村的高利贷黑手
来源: 产业人网 2017/04/11 11:38:46 作者:石朝阳
字号:AA+

导读: 近日,“于欢事件”引起了全国范围的轰动,网络上刚开始一片骂声,甚至上升到了辱国和司法信任问题的高度,大街小巷都知道了于欢。

2

伦理谴责背后的高利贷黑手

在十八大会后,于欢案新闻能引起这么大反响超出了大家的预期,网络的传播和舆论的引导让吃瓜群众都坐不住了。我们再次回顾事件本身,于欢案之所以能够让全国人民义愤填膺,关键是大家觉得“辱母”的行为刺痛了国人的尊严。于欢作为儿子,之所以能得到大家的支持,更多的是因为很多人换位思考将关注点放在了伦理方面,大家根据媒体的报道,觉得一个男子汉显示了血性,一个儿子维护了母亲,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此案中新闻报道的严谨性和导向型是否值得商榷在此不作赘述,网民们普遍认为于欢做了该做的事情,但他还是触犯了法律,法不容情。我们再从更深入的层面分析这件事:很多人关注了“辱母”和警察的失职,追根到底不难发现这件事的根源在于借贷不还导致的非法催欠。为什么不还?高利贷实在太高,实在还不起了,所有这一切,罪魁祸首其实就是高利贷!

单独从该事件来看,高利贷的危害已经凸显无疑,高额的利息无异于敲膏吸髓,追债的种种恶劣行径更是残忍恶毒。一个于欢案让国人对高利贷千夫所指,恨不能千刀万剐,可这是个案吗?就笔者亲身经历而言,深受高利贷毒害的不仅仅是一家或者一部分人,在农村更是猖狂,农村有更多的“于欢”在挣扎,有很多的吴学占和杜志浩在肆掠。

农村的高利贷谁在背负

在农村流行一句话,越是穷的地方越黑,这种黑不仅是指当地的政治生态,还包含了黑社会、高利贷等等社会恶习,其中以高利贷最为猖獗,影响也最广泛。

就拿我们村子来说,百分之八十的人几乎都背着贷款,其中有百分之二十的基本都是高利贷。相比较周边农村,我们村子相对而言高利贷还不是太多。在一个普通农村家庭,大多数的贷款数额都在10万左右,但还有一少部分做生意的小商户贷款超过了50多万。可能很多人会问,农村不是自给自足吗,用得着那么多贷款吗?相比很多人心目中的山清水秀和民风淳朴,很多农村人依然是为贫穷所困扰,他们要发展,发展需要资金,没有原始的资金积累只能选择贷款。

先从贷款说起,在银行贷款不足的情况下,很多人铤而走险,选择了高利贷。一般选择高利贷的有两种人,一种是一无所有,确实没有其他的资金来源了,因为贫困他们借不到钱,银行手续不完善他们也贷不到款,为了基本的生产投入只能去贷高利贷。贷高利贷虽然手续简单,但在农村还需要中间的担保人,为了找中间人他们不得不硬着头皮去“打点”,请中间人吃饭喝酒,然后通过中间人在来撮合贷款。虽然利息很高,但借贷者有苦说不出,打碎了牙只能往肚子里咽,他们也清楚这种是驴打滚的利滚利,不贷款哪里有钱去投入生产?只能选择贷!

我曾经见过那种私下专门放高利贷的,他们专门租房子在镇子上,相当于临时办公地点。凡是去找他们的基本都是一个“套路”:骑着摩托车,带着中间人,手里拎着烟酒,进去之后就是喝酒吃肉,自然是借款人请客。看着破烂的穿着和他们手里拿的高档烟酒,我觉得那种画面真的很滑稽,大嗓门的划拳声也显得格外刺耳。酒足饭饱后,借款人拿着钱出来了,他们面色通红,不时回头对放贷人千言万谢,极度的盘剥的吸血鬼反而更像是救命的恩人,拿到钱的那一刻我不知道他们的心里是喜还是忧。这类人最穷,也最不愿意冒险,他们的信用却是最好的。他们会选择短期贷款,一年或者几个月就还钱。

还有一种人,这类人表面风光,都是当地有头有脸的人,他们可以从银行贷款,但贷款金额仍然不能满足其投资需要,还需通过当地高利贷捞取大笔资金。他们因为家大业大,贷款要比普通人简单的多,而且他们贷款的金额也很高。相比普通的穷人,他们也是最不诚信的人。贷款后他们多用于投资,可实际上他们中的很多并不懂投资,所谓的投资倒不如说是跟风。他们一般嗅觉灵敏,看到哪个行业赚钱就钻进去,属于典型的冒险投机主义。凡是冒险都存在失败的几率,对他们来说失败的几率可能更大,失败的结果可能是血本无归,耍赖和跑路成了他们的选择。他们表面上有钱有地位,但他们背后却扛着巨额贷款。也许有些人可能投机成功,一下子翻身后暴富,也有人一夜间身无分文债台高筑,等待他们的只能是银行的起诉和黑社会的无休止追债。

3

农民高利贷的“黑金”从何而来

按理来说,群困的农村应该没有多少资金流入高利贷市场,确实很多人没有钱,不然也不会去冒着风险贷高利贷,但高利贷依然在农村如雨后春笋一样,那这些资本从何而来?在这里,资本逐利的本性凸显无疑。首先是先富裕起来的大户,他们手里有闲置的资金,用于投资自己不懂,用于扩大在生产又面临农村市场有限的窘境。如果存入银行,较低的利息让他们觉得形同鸡肋。利益驱使下,他们将一部分闲置的资金以较低的利息借给相熟的人,这种有偿使用带来了不菲的收益。尝到甜头的他们,逐步提高利息,扩大贷款范围,这种滚雪球般越做越大,越大越做。

在范围逐渐扩大后,这种致富经得到了私下的广泛流传,越是私下流传越显得神秘,越能吸引人。有利可图,不劳而获,这种心思的影响下更多的资本加入到了高利贷黑金里面。国家在花大力气扶持农村经济,在农村专门设立了福利性质的贷款,利息相对比较便宜,但这种贷款的名额掌握在村干部手里,有利益的地方就存在交易,很多人为了拿到款项,花大额的费用去贿赂村干部放款,然后将这类贷款也加入到了高利贷中,甚至有些村干部直接用贫困人员的户口资格去提现,表面上将钱给了贫困户,实际还是回到了村干部手里,他们将这种费用通过可靠的关系打入了高利贷市场。扶贫款是为了脱贫,但当他以高利贷的身份进入农村私人贷款后反而加剧了贫穷,而且还导致了更多的腐败窝案,产生了更多的村霸!

利益驱使下,有些地方出现了专业的“放款人”,他们的主要工作就是集资,然后已经纪人的形式给这些掌握资本的人放款,已中间人的面目游走于贷款者和放贷者之间。为了扩大资金池,他们可以说是将农村的大多数资金吸收到了黑金的行列。出门打工挣钱了的,他们用三寸不烂之舌忽悠扩充到放贷中,有人退休后有存款的,他们也能拉入到放贷者的队伍中。他们掌握了农村资本,成了除银行之外的第二大资金链,放高利贷肆无忌惮有恃无恐。

追债背后的伤痛

有贷有还,欠债还钱。听起来天经地义,可高利贷那么高的利息,可很多人真的还不起。一方面他们为了再成产贷款投入,另一方面担负着还不清的利息,放贷和追债者联手找上了他们,追债让我们撕心裂肺。

还是从身边的故事谈起,有还不了钱的自然就有人想办法要钱,追债成了绕不开的话题,关于追债我也是亲耳所闻。恰好有一个亲戚的朋友也从事过追债,局亲戚说他这个朋友刚开始无所事事好逸恶劳,后面为了混口饭吃参与到了追债者中。凡是参与到这种队伍的,一般都是恶名在外身强力壮的,能打也能挨打,还能凶神恶煞吓唬人。他们一般都是和村子的恶霸相勾结,每当碰到有欠债的人,首先都是去骚扰,和于欢案的手法一样,通过各种流氓行径干扰欠债人正常的生活。这种情况下,很多人会选择屈服或者跑路,还有那种什么都不怕的,他们完全不管,一句典型的口头禅“要钱没有,要命一条”,这时候,高利贷的黑暗和不择手段尽显无疑。

罪恶总是和肮脏同行。在当地,高利贷者不敢明目张胆放贷,也不敢明目张胆要钱,他们选择了当地的流氓。流氓一天无所事事,黑势力也需要资金生产,他们和放贷者牵手,一个制造罪恶,一个煽风点火,这种病态的职业正在横行乡里。我从亲戚那里听说,我们村一个我小学的同学,毕业后出去打工,后来自己做包工头,手头资金紧张的他选择了来钱最快的高利贷,因为确实还不了钱,被人胁迫到小车上,载到高速公路后拿着刀子胁迫,不过幸运的是他还是想办法还钱了。还有比较悲惨的一种,确实无力偿还,有被人剁掉手指的,还有被拖到池塘,用水淹的,北方人大多不会游泳,天生对水感到陌生害怕,这种也导致了很多惨剧发生。自然,这中间少不了类似对付苏银霞的下三滥手段,可这种人依然有很多逍遥法外。

“于欢”们的出路何在?

每年有这么多人被逼债,惨剧经常发生,为什么高利贷依旧如此猖獗。其实在贷款的时候,双方都很清楚还不上钱将面临着什么,但他们依然宣传了贷款。根本原因还是穷,太穷,有需求就有市场,太缺钱了只能选择高利贷。在这种病态的经济环境下,如果让于欢们脱离高利贷的苦海,如果还农村经济一片清明?笔者根据自己研究,结合当地人意见,认为该从以下方面入手。

首先,精准扶贫脱贫致富。高利贷横行的根源是穷,没钱是根源。没钱就选择高利贷,越贷越穷,越穷越贷。如何破开这种魔咒?这点我支持国家的精准扶贫计划,毕竟在农村的大多数人不需要高利贷,真正需要解决温饱的是少数人。和以前大面积的扶贫相比,根据每户的家庭实际点对点扶贫效果更明显。

其次,精神扶贫转变观念。很多人去铤而走险,他们是没有其他的办法,一方面是农村资源有限,贷款人找不到其他渠道,而高利贷手续简单,正好满足图省事儿的心里。另一方面,有钱人忘记了自己是怎么发家致富的,整个农村弥漫着投机主义的迷雾,个别人非法获利后选择了吹嘘,将自己的不合法淡化,而宣传正能量的政策几乎没有。似乎投机更能显示一个人的才干,在这种不良思想的带动下很多人参与到了高利贷中。所以,扶贫不仅仅是物质扶贫,也需要精神扶贫。树立典型,宣传勤劳致富的励志故事,宣传遵纪守法的典型,正反两方面号召大家在精神上富足自律。同时要鼓励有本事的人自主创业,通过勤劳致富。同时要鼓励农业生产,让农民对土地有信心,让大家安心投入农业,而不是放弃农业,选择他途。

再次,当地发展经济建立长效的收入平台。在目前来看,生活比较富裕的有两种人,一个群体是长期在外打工的,另一个是辛苦务农的。但这两种人并不能长期富裕,返贫始终困扰着农村!长期打工,留守儿童,留守老人问题,夫妻感情问题等等困扰着家庭,也许钱挣到了,但家没有了。辛苦种地,如果一年农产品价格好,赶上天气好,当年可能会有不错的收入,如果遇到自然灾害,底子单薄的家庭根本经不起考验,很多地方还是靠天吃饭,这种才是真正的农村。面对这种情况,我觉得还是要扶持当地产业,确保有一个长效的收入机制。比如可以将农产品向上游发展,政府帮助增加产业链,一方面解决了就业,一方面也提高了附加值。另一方面,发展当地的特色经济,旅游业等。最近国家正在实施乡村旅游扶贫工程,如果执行良好,不失为一种好的选择。

还有,优化农村贷款。高利贷的重点是“贷”,说到贷款很多人第一会想到的是银行。在农村,很多真正需要钱的是贷不到款的,银行贷款全部走入了消费和商业,农民贷款要么利息较高,要么就是资格不够。一般能贷款的都是比较富裕的有关系的人,他们有思想,观念超前,这种贷款的结果是贫富差距的进一步拉大。贷不到钱也导致了民间资本的混乱,没有监管的民间资本充分发挥了追逐利益的本性,疯狂扩展。个人认为,银行贷款应该适当考虑到贫困农户,在贷款条件方面放松审核,如果信用良好,第二年可以过大贷款金额的方式进行。这样一方面充分发挥了贷款的作用,也有利于缩短贫富差距和社会稳定。

最后,打击黑势力绝不手软。在农村,总有一部分人明知犯法的情况下光明正大铤而走险,黑社会势力横行,大家敢怒不敢言。我觉得面对这种恶劣行径,国家应该坚决打击,一方面对当地的黑社会势力摸底清楚,拔除困扰农村正常社会秩序的毒瘤,另一方面加大对民间资本的引导监管,胆敢涉及违法犯罪,严查到底,让这种高利贷敬畏法律,让大家都有红线意识。这种严格的执法一方面保护了被高利贷追债的于欢,另一方面也杜绝了杜志浩这种流氓。

于欢案中,大家习惯性的将角色对立了,不是于欢就是杜志浩,但我认为这更是三角恋的关系。于欢代表着高利贷贷款人,杜志浩是社会流氓,吴学占则是房贷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情妇“高利贷”。高利贷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农村的社会生态,切除这个毒瘤势在必行!

责编:施成德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