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欧后的英国与沙特关系:「枪」与「油」说了算
来源:中东研究通讯 2017/04/18 10:46:35 作者:王惠
字号:AA+

导读: 2017年3月16日,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批准英国「脱欧」案,英国和欧盟将开启长达两年的脱欧谈判。英国国内有声音称,英国可效仿挪威的做法,挪威虽非欧盟成员国,但可凭借其欧洲经济区的成员资格享受欧洲单一市场的准入权。

「后脱欧时代」的英国

2017年3月16日,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批准英国「脱欧」案,并授权英国首相特雷莎·梅正式启动脱欧程序,随后,特雷莎·梅向欧盟递交脱欧信函,通知其英方正式启动脱欧程序。至此,英国和欧盟将开启长达两年的脱欧谈判。

此举无疑给欧盟一体化进程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也让很多国家对脱欧后英国的发展前景产生了不少担忧。

于英国而言,与欧盟能够达成的最理想结果,莫过于既可以保留其欧洲单一市场准入权,与欧盟及其他国家签订自由贸易协定,又可以顺利实现其摆在谈判桌上的两大优先事项:控制欧盟移民和不再受欧洲法院管辖。

因此,英国国内有声音称,英国可效仿挪威的做法,挪威虽非欧盟成员国,但可凭借其欧洲经济区的成员资格享受欧洲单一市场的准入权。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挪威需分摊欧盟的预算,需承诺满足欧盟内部人员自由流动的相关要求。

英国欲寻求与欧盟达成自由贸易协定,这意味着它将需按照行业逐个来协商进入欧洲单一市场的途径,如此一来,谈判时间将远超两年。

此外,根据欧盟的规定,英国难保其欧盟关税同盟成员国的资格,这对英国未来与欧盟的经贸合作显然是不利的。特别是在金融领域,英国脱欧的影响更是不可小觑,它将失去在欧盟范围内的金融服务通行证。

尽管如此,英国脱欧也不尽是哀鸿遍野,反而得到了卡塔尔抛出的令人垂涎的橄榄枝。事实上,在英国正式启动脱欧程序前,由卡塔尔总理带队的400多名官员和企业高管组成的代表团就已抵达伦敦为英国「打气」,代表团与首相特蕾莎·梅进行了为期两天的会晤。

卡塔尔财政大臣埃马迪在接受BBC采访时称:「英国是我们首选投资目的地,也是卡塔尔公私投资者最大的投资目的地。我们在英国的投资规模已达到350亿至400亿英镑,未来3至5年内还将投入50亿英镑,主要集中在基础设施、科技、能源和房地产领域,我们还计划增加对英国的LNG的供应。」

就英国而言,加强与海湾国家的关系是其未来发展和安全的基础。当前英卡两国正在建立新的联合贸易委员会,力求在英国脱欧后扫清与卡塔尔签署贸易协议的障碍

为「脱欧」谋后路

沙特一.jpg

近日,英国为脱欧谋求后路,又转而赶赴中东他国寻求经济合作。4月3日,首相特雷莎·梅开始了为期三天的中东之旅。

第一站先是赴约旦首都安曼观看英军与约旦军队的联合反恐演习,在结束约旦和阿曼访问后。于4日抵达沙特阿拉伯,随即与王储穆罕穆德纳伊夫(Muhammad bin Nayef)会晤,双方以促进投资和贸易合作为主线商讨了价值2万亿美元的沙特阿美(Aramco)石油公司到伦敦交易所上市的可能性。

沙特阿美是全球最大的油气生产公司,控制着沙特已探明石油储量的2610亿桶,相当于全球已探明石油储量的15%,日均产油超过1000万桶。目前,沙特阿美计划出售不超过5%的股份,预计通过IPO该公司可融资1000至1500亿美元。

沙特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曾预计,沙特阿美公司估值将超过2万亿美元。沙特阿美通过IPO筹得的资金将注入沙特新主权财富基金,用于实现沙特经济多样化的目标。

2016年4月,沙特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发布了《2030年愿景》,以期在2030年实现国家经济的多样化,摆脱对石油收入的严重依赖,这标志着沙特将进入国家转型的新阶段。

国家转型规划(NTP)主要包括建立价值2万亿美元的世界最大规模的国家主权财富基金以及通过增值税等途径逐步提高非原油行业收入。新成立的主权基金将成为沙特经济的新支柱,专注于境内外的投资。根据该规划,沙特主权财富基金最终的境外投资比例将从目前的5%提高到2020年前的50%。

该基金目前持有全球第二大化工制造商沙特基础工业集团、国家商业银行等企业的股权。《2030年愿景》确定了三大主要目标:成为伊斯兰世界的心脏、亚非欧枢纽、全球投资强国。

在经济领域,沙特计划促进经济多元化,改善商业环境、支持中小企业发展和国家投资、发展非油气产业等。

在此次与沙特领导人会晤期间,特蕾莎·梅表示,英国希望利用自身在税收和私有化标准等方面的经验帮助沙特降低对石油出口的依赖,逐步实现经济的多元化。

英沙双方后续还将举行半年一次的战略对话,为后脱欧时代的贸易协定奠定基础,英国财政大臣、外交大臣及国际贸易大臣将在未来几个月访问沙特,进一步加强英国在英沙经贸关系中的重要作用。

「枪」与「油」说了算

2016年12月7日,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在巴林首都麦纳麦出席海合会首脑会议时表示,英国将加强与海湾国家的军事和安全合作。她表示,未来10年英国在海湾地区的防务支出将超过30亿英镑(约合37.8亿美元),同时将加大对巴林和约旦等国的军事培训。

而她此次访沙正值以沙特为首的多国部队轰炸也门两周年之际,自沙特的轰炸行动伊始,英国便已向其出售了价值30亿英镑的武器军备。

沙特的此次军事行动已造成也门10000多人遇难,300多万平民流离失所,1700万人急需人道主义援助。但特雷莎·梅似乎对此形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沙特在也门犯下的人道主义罪行鲜有提及。

她将沙特选定为脱欧启动后第一批访问的国家,此举在国内党派领袖、议员和人权活跃分子中引起了尖锐的抗议声。工党领袖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认为,英沙关系「正在破坏沙特人民、英国人民及广大中东地区人民的利益」。

英国自由民主党领袖提姆·法隆(Tim Farron)认为,特蕾莎·梅是「为了套沙特的近乎,而将利润置于原则之前。」而在英国前外交大臣罗宾·库克(Robin Cook)看来,特蕾莎·梅政府对沙特的外交政策是存在道德问题的。

事实上,当前英国对沙特的外交政策在本届内阁的内部也不总是协调一致的。英国现任外交大臣约翰逊曾在多个公开场合指责英国的传统盟友沙特「扭曲伊斯兰教,并在中东掀起代理人战争,有违英国绝不公开批评盟友的惯例」。

约翰逊还表示「沙特、伊朗、所有人都在插手操纵傀儡」、「有些政治人物在扭曲和滥用宗教以及相同宗教的不同宗派,藉以推动自己的政治目标,这是中东地区最大的政治问题之一」。

约翰逊类似的言论引起了唐宁街的极大不满。面对此局面,英国国防大臣迈克尔·法隆(Michael Fallon)只好出面淡化处理了首相与外交大臣在对沙政策方面的裂痕,他对外界声称上述言论系国内媒体误报。

据国际能源咨询机构Energy Desk报道,自1960年以来,英国一直是沙特主要的军火出口国和石油进口国,仅2015年,英国对沙特的军火出口量就占其出口总量的83%,2015年前十个月英国对沙特的军火贸易额高达8.7亿英镑,相应地,当年其从沙特进口的石油产品总值也高达9亿英镑。

此外,在卡梅伦执政期间,英国也曾公开宣称与沙特的武器贸易和情报共享是英沙关系中的重中之重。

利益与朋友

事实上,若简单回顾英沙的历史关系就不难理解英国当前对沙外交政策中的「超现实」考量。

1902年,沙特家族的阿卜杜勒·阿齐兹(又名伊本·沙特)率领军队从其家族避难地科威特出发,从敌对的拉希德家族(Rashid)手中一举夺回利雅得。1926年,阿卜杜勒·阿齐兹成为其统治的领土上的国王。

在1915年前,英国秉承不干涉阿拉伯半岛事务的传统政策,对沙特领导人阿卜杜勒·阿齐兹多次提出的与英建交的请求予以回绝。

一战爆发后,英国为了赢得沙特的支持,调整了对沙政策,成功鼓励了阿卜杜勒·阿齐兹参与在奥斯曼帝国统治下爆发的阿拉伯大起义,英国为其提供军火和资金方面的援助。

一战结束后,英法重新蚕食和划分中东的政治版图。英国起先支持实力雄厚的哈希姆家族而限制阿卜杜勒·阿齐兹家族的势力,根本意图在于防范法国势力的壮大,后由于哈希姆家族内外政策的失败,英国转而又支持沙特家族执政。

1915年,英国与阿卜杜勒·阿齐兹签订《达林协定》,正式承认沙特家族的势力范围为英国的保护地,并意图确立沙特家族的统治边界,防范沙特势力渗透或占领英国在科威特、卡塔尔等的保护地。1927年,英沙签署《吉达条约》,沙特正式脱离英国统治获得独立。

1932年9月22日,沙特阿拉伯正式宣布统一。1938年,西方石油公司在沙特发现了丰富的石油资源,从此改变了这个贫穷沙漠之国的命运,也使之成为包括英国在内的多数西方国家争相拉拢的对象。

19世纪中叶的英国首相帕麦斯顿曾说过: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这句话也成了英国外交的立国之本。无独有偶,特蕾莎·梅在捍卫和回应此次中东之旅时坚定地声称:「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英国的国家利益。」

的确,在巨额的石油和军火利润面前,特别是在英国的「后脱欧时代」,与沙特等海湾国家进一步加强经贸和军事往来就显得极为紧迫和重要了。

原标题:脱欧后的英国与沙特关系:「枪」与「油」说了算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