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疆在线
孙锡良
硕士学位(冶金物理化学),副高职称,以前在工厂工作过,后转入物理院,所以职称评定为工程系列。因在网上发表文章(400余篇),在学院遭厌的很多;据悉,因其敢说话,被部分网民誉为“中国的良心”,“一个有良知和民族责任感的人”。素有“南孙北张”之说,南有孙锡良北有张宏良。
作者其他文章
什么样的“医改”符合国情?
来源:红歌会网 2017/04/21 14:37:25 孙锡良
字号:AA+
什么样的“医改”符合国情?

导读: 在国务院统一部署下,各省市均陆续推出自己的医改方案,细节会有所区别,但整体精神应该差别不大。

什么样的“医改”符合国情?

什么样的“医改”符合国情?

在国务院统一部署下,各省市均陆续推出自己的医改方案,细节会有所区别,但整体精神应该差别不大。北京市在推出新方案后,民间褒贬不一,仍需时间检验。

医改,不同于房改,不少人可以忽视房价问题,但没有任何人能够离得开医改,没有一个人离得开医疗事业。有关医改的争论,从长期看,将远甚于房改和教改。

解放前,人均寿命不到四十岁,现在已经七十多岁了,即使这样,每个人都还是不太满足,七十已平常,百岁都不稀,有人正往一百五十岁去努力。怎么办?不就是靠医疗吗?人人都这样想,医改能简单吗?

作为非专业人士,网友让我谈医改,恐怕就只能站在利益相关者的群众视角来谈这个问题。我个人以为,若能做好以下八点,医改就算基本成功:

一、患者的整体负担增长必须缓慢可控。按习惯性的想法,大家都希望通过医改把负担降下来,从感性出发,我也希望费用能大降。但是,认真思考以后,我认为还得回到理性,在生产环节和流通环节暂时无法理顺的前提之下,降医疗成本是很难很难的。

无论是公共医保还是商业医保,整个资金池的变化是与投保者投保水平相一致的,钱就那么多,支出不见少,要降患者负担,资金池定会入不敷出,长此以往,必出现恶性循环。

随着经济不断发展和人民群众收入水平不断提高,适度较慢的增长也属情理之中,但整体增长速度不应高于人均收入增长速度,不能让患者有医疗负担透支收入增长的整体感觉。

二、医务工作者的收入水平要实现合理增长。古今中外,医务工作者的地位都不低,与之相对应的是收入不可能低。在旧社会,有一种讲法,郎中,哪怕身上没有一个铜板,只要他挂上行医的葫芦,大家都会把他神仙看。医改,也不能老盯着医生的合法收入口袋,不能总是看不惯医务工作者的收入高。要通过增加他们的合理收入,挤出一些非合理收入,让整个医疗环节置于阳光之中。

医者仁心,是从医者的神圣道德角度出发做出的描述,但仁心不全是义诊,仁者还需要心理支撑,这就是现实的厚报。没有厚报,仁心不会持久。医者,特殊职业,既可以医好人,也可以医死人,单靠仁心是不行的,特殊的工作环境,需要有特殊的待遇来保障他们的心理需求。每个人最不愿意去的地方是医院,而医务工作者,每天必须去的地方就是医院,人均寿命要搞高,必须靠他们。

三、做实大病、慢性病保障机制一般来讲,如果不是大病,现有的医保机制是可以确保患都正常治疗的,并不会因病致贫,因病致贫一定是大患和慢性病。有鉴于此,在正常的医保体制内应该还建立一个特殊情况下的“保障通道” ,保障中低收入者在困难情况下能得到合理治疗及维持正常生活。对于高收入群体,不必纳入到这个通道,有钱人治病不是钱的问题,是技术问题。

四、做实困难群体的面上保障机制。城市无职业者,农村低收入者,都属于困难群体,即使不是大病和慢性病,对他们来讲,也有很大的支出困难,无收入,即无保障。低保,只能勉强维持生存,根本无法积留保医。在制定医保方案时,应该对困难群体有一个基本认定标准,给他们发放“绿色医保证”,他们在就医住院时,给予特殊的报销政策,甚至可以直接实行局部群体的免费医疗。

五、努力实现医疗保障领域的公平性目标。目前,老百姓对医保不满,不只是因为负担重,还因为存在广泛的医疗不公,有些人医保不足,有些人却过度医疗。比如说,有些单位,处级或相应级别以上人员,每年享受5000元体检费,不管有没有病,每年都是检那么多项,花那么多钱,其他人员则每年只有100元左右的体检费,稍微大一点的体检项目都不能做。这公平么?有人认为,级别高,职称高,贡献大,多享受一点好处也是应该。这个看法是错误的,职务职称越高,其收入水平也要高很多,且差距越拉越大,他们不应该再重复性享受医疗保障高待遇。还有部分人士在医疗过程中享受过多的服务及待遇,侵占了普通百姓的医疗资源,医改,应该在医疗公平性方面下大功夫,动大手术。

六、努力让国家医药企业和医疗器械企业更加具有自主性。当前,尽管国家对药品环节尽可能减少医院加成,但是,这并不能从根本上降低药品负担,药品价格还与中国药品的独立自主性有关,很多西药知识产权来自欧美,每生产一个商品,都要付给国外企业一笔专利费。同样,医疗器械和医疗检测设备也存在类似问题,要么是畸形高价买进,要么是给外国付专利费。任何产品,没有独立自主性,就不可能有低成本。近几十年来,药企和器械企业规模做得很庞大,自主能力进步却没有明显进步,这是需要检讨的部分,不提高医疗自主性,医改永远只能是老太婆拄棍子走路。

如果政府不能把整个医疗环节当作一个系统去管理,医改之路只会越走越艰难。

七、努力尽快打破过多的中间环节壁垒。近些年来,老百姓对一些常用药的价格套路慢慢有些了解,部分常用药,成本并不高,但中间环节过多,2元的出厂价,到了医院,可以涨到200元,500元的器械,到了医院,可以涨到15000元,影响很坏。现在,政策已经封死了医院的药品加成,但并没有封死过多的中间环节,药品价格还有相当大的可降空间,前不久,央视曝光的暗访中可窥出很多真相。如果在下一步医改中能够打破利益坚固的中间环节这个壁垒,医改就能迈出一大步,人民群众就会得到更多实惠。

八、尽可能借鉴更多医改成功国家的好经验。市场化医改,对中国而言,经历的时间还不算长,出现一些问题也算正常。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都有一些可供借鉴的好经验。人均寿命是考察该国医疗保障水平的重要指标之一,不妨选取几个人均寿命较长的发达国家,选取几个人均寿命较长的发展中国家,再选取几个同种同源的周边国家,不难找到较适合中国的综合医改方案。

曾经,我也想到过用计划体制搞医改,但现在,我不再坚持这个观点,因为市场化很高的发达国家,医疗保障制度也有做得很好的,市场化较高的发展中国家也有做得很好的。中国各领域都已经市场化,如果单在医疗领域实行计划体制,恐怕会出现更多的混乱和问题,管理不好,权力寻租和特权医疗会更普遍,双轨制里尽乱麻。要计划,必须是全局性、体制性的全盘计划,绝不能搞孤立的医疗计划,整体是市场机制,医疗是计划机制,就好比在市场的大海中搁一叶计划的小舟,迟早要被风浪掀翻。

我的基本结论:

A14亿人的中国,医改绝不可能很简单,没有万能药,也没有万能的医改方案,有依靠,是幸事,无依靠,见上帝去。

B、求生欲望,人皆相同,医改必须往“单一方案”的方向努力。

C、政府是医疗卫生事业的核心投资主体,不只是一个掌柜。

D、在资本为大的时代,不赞成实行全民免费医疗,越免费,资本家越发财,尽早会崩盘。

原标题:什么样的“医改”符合国情?

责编:杜文俐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