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岩:“撕裂”的法国大选,会“撕裂”欧洲吗?
来源:长安剑微信公号 2017/04/25 09:59:10
字号:AA+

导读: 为了阻止“法国最危险的女人”问鼎总统,左翼候选人菲永和阿蒙出局后,立即呼吁支持者在第二轮投票中支持中间派马克龙。偏偏事与愿违,新兴工业化国家的竞争和欧洲的经济衰退,使得社会矛盾再次尖锐化——对于异质文化的融合和移民的身份认同问题更是无力解决。

法国虽然离我们很远,但是最近闹得轰轰烈烈的大选却颇受大家关注。

这是为啥呢?

有人说,候选人勒庞是“法国最危险的女人”!有人说,这恐怕是法国史上最难预测的大选!有人说,可能会改变欧洲格局!

今天就来给大家讲讲这场扑朔迷离的法国大选背后的故事……

“留欧”VS“脱欧”?

先来看看23日晚出炉的法国大选第一轮结果:

第一名:马克龙,男,中间立场

第二名:勒庞,女,极右翼

第三名:菲永,男,传统右翼共和党

第四名:梅朗松,男,极左翼

这也就意味着,前两名候选人顺利进入第二轮投票,将在5月7日进行终极PK!剩下两位则无缘总统宝座。

为了阻止“法国最危险的女人”问鼎总统,左翼候选人菲永和阿蒙出局后,立即呼吁支持者在第二轮投票中支持中间派马克龙。

在今天的法国,毋庸置疑,勒庞的支持率还会增加。

但在与马克龙的PK中,她也存在着显著的劣势。原因就在于她的极右翼色彩会成为自己的“玻璃天花板”。

落选的左翼候选人菲永公开说,“国民阵线的历史充斥着暴力和无知,极端主义只会给法国带来不幸和分裂。除了投票反对极右势力之外,我们别无选择。”

历史是如此相似。

15年前,勒庞的父亲老勒庞先生与希拉克竞选的过程中,头一轮出局的社会党候选人若斯潘果断号召支持者把选票投向传统右翼的候选人希拉克,最终打败了老勒庞。

在关于犹太人的言论上,老勒庞经常有一些为世人所不容的奇谈怪论,在当时能够取得如此战绩,着实足以震惊世人!

而今,为了获得更多的支持。勒庞不惜与其父背道而驰。

在2011年继任“国民阵线”主席之后,大幅修正了老勒庞的一些言论,从而使得其所在政党赢得了更多的支持。

对比一下勒庞和其他几个候选人的纲领,可以发现他们都存在明显的“右转”趋势。

勒庞主张“法国优先,推行保护主义和再工业化;限制移民;降低小企业的工资税和所得税等。寻求欧盟松散化,取消单一货币和无边界地区。如果不成将推动全民公投脱欧”。

而她最大对手马克龙,虽然坚持维护欧盟,含糊其辞地说自己代表了法国的“爱国主义”,而非“反欧盟的民族主义。”可马克龙的欧盟政策却是建设一个具有“保护性”的欧洲:

为了保护欧盟的战略产业,推动建立外来投资监管机制,并将欧盟公共采购市场留给那些至少一半生产都位于欧洲的企业。只是在移民问题上相对温和,但是也承诺将采取限制措施。

这在本质上也是一种大而化之,将保护主义从法国一国推及欧盟整体的态度。

其他两位相对高票的候选人中,梅朗松虽然代表了极左翼立场,但是真的细究经济政策,其实与勒庞并无太大差异,一样主张——经济保护主义是法国更加强大的基础。

并且,也提议重新谈判法国与欧盟的关系,如果谈判不尽人意,那么将选择脱离欧盟。

因此,不论是勒庞支持“脱欧”,还是马克龙支持“留欧”,其内核都是一样的。

“撕裂”的法国造就了“撕裂”的大选

“撕裂”的法国造就了“撕裂”的大选:极左翼和极右翼候选人都能有不俗的表现,绝非偶然。

这充分说明法国社会出现了严重的“撕裂”,作为维护资本主义民主制度的“社会认同”再一次遭遇挑战。

综合分析可以发现,勒庞和梅朗松的支持者中,有41%的人主张实行直截了当的贸易保护主义,加上“非左非右”的马克龙“含糊”保护主义的24%选民,就成了绝大多数人都赞成“保护主义”!

对于移民采取严厉措施,不再同意“多元文化”的有勒庞和菲永支持者总计占44%。

因此,我们不妨认为:这次法国大选四个主流候选人,哪个也没有逃过“民粹”主义的影响!

在这次法国大选中,所有传统政党及早出局,但从左翼自立门户的马克龙,凭着转向“中间立场”,就能够克服从政经验不足的劣势,异军突起?勒庞和梅朗松更是以黑马的姿态出现,为什么法国会如此“右转”?

首先,当然是近年来欧洲经济衰退增长乏力所致。只是有人归咎于“傲慢的精英”,有人归咎于自由资本主义。

即便这次勒庞无力赢得最后胜利,但是她的政治纲领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将其他候选人向右拖拽了很远。很难说下一次选举她不会卷土重来。

其次我们需要审视的是,在上一轮全球化中,西方国家普遍遇到的问题。

既往世界经济发展中,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依靠新技术革命和经济“全球化”一方面实现了产业升级,另一方面可以从国际经贸中获得大量的利润,而后通过国内社会再分配渠道,确保自己国民福利维持在较高水平,从而使得自己社会矛盾得到了较大缓和。

随着产业布局在全球范围内的调整和新兴工业化国家兴起,这个经济循环模式无以为继。

而他们主张的“多元文化”,原本是依靠自己对于资本主义制度和较高社会发展水平的信心,相信外来的移民和异质文化能够较好的融入社会,实现整体国家认同。

偏偏事与愿违,新兴工业化国家的竞争和欧洲的经济衰退,使得社会矛盾再次尖锐化——对于异质文化的融合和移民的身份认同问题更是无力解决。

而相比社会撕裂,更加引人担忧的正是法国社会的整体“右转”倾向!这势必会严重冲击欧盟,给未来的国际秩序增加了新的不稳定因素。

法国大选或将让世界思考新的方案

当然,我们也不能忽视一点,那就是关于移民本身拒绝融入:随着移民群体人数的上升,而不断地提出更多的“求关照”要求,使得整个法国社会难以承担。

例如,部分穆斯林移民家庭要求公立学校禁止提供“非清真饮食”,甚至要求学校的游泳课必须实行男女分开时段上课等等“非分”要求。这明显的冲击了在欧洲长期被引以为自豪的“政教分离,世俗国家”原则,而偏偏这个原则是欧洲经过了数百年残酷的宗教战争总结出来的。

勒庞女士正是拿着这些“非分之举”作为武器挥舞起来,召集了大量的选民追随者,而其他候选人对于这种情况出于“政治正确”也不能明确反对,最多不过好像马克龙先生那样走中间路线含糊其辞。

面对世界政治经济安全等重要议题“逆全球化”抬头的趋势,其实中国早就提出了解决方案,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人类共同体”观念和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就在向世人展示一种新的发展模式。

中国的主张简而言之就是,国家在互相尊重的基础上,根据各自的实际情况,以一个公平合理的贸易规则,开始国际合作和贸易往来,摒弃发达国家仅仅将发展中国家视为原料产地和产品市场,将其人民视为“廉价劳动力”的旧思路。

“多数和少数”的差异问题是所有国家都不能忽视的问题,而唯一的解决之道在于:只有互相尊重才能实现真正团结。“尊重”必须是一种双向的行为,“团结”也决不能够一味的迁就。

西方国家过去在经济繁荣期出于过度自信而提出的“少数人的权利必须得到尊重和不成比例的特殊保障”,并且将其作为所谓“现代民主原则”之一,应当引起足够的反思了。“保障”必须根据国家的当时社会发展情况而定,不能超过社会承受的限度,设计保障制度时候更要防止少数群体中部分人可能凭借身份对其滥用。任何保障都应当纳入法治框架,不可以“法外开恩”。

法国再一次出现“黑天鹅”,世界更该思考一下,中国的方案是不是更合理。

原标题:“撕裂”的法国大选,会“撕裂”欧洲吗?

责编:杜文俐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