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风暴的幽灵:勒庞的火能否最终燎原?
来源:独家网 2017/04/26 10:55:52 作者:朱东法
字号:AA+

导读: 法国大选力排其他热点成为这几日世人关注的焦点,之所以如此,并非法国这个国家的政治多么重要,而是法国大选中酝酿着极端民粹主义获胜的可能性。美国选举结果出来之前,大部分专家都预测希拉里应该会当选,那些潜意识中倾向特朗普的民众也认为自己的愿望实现的可能性其实很小。

法国大选力排其他热点成为这几日世人关注的焦点,之所以如此,并非法国这个国家的政治多么重要,而是法国大选中酝酿着极端民粹主义获胜的可能性。

从英国脱欧开始,到特朗普当选,极端民粹主义在世界的影响已在不经意间骤然坐大,以至于很多地区每年的大选本来乏人关注,而今因为极端民粹主义这一政治成分的甚嚣尘上,人们便开始手持这一新的分析维度,饶有兴致地衡量世界上的每一出大选。荷兰大选是这样,法国大选是这样,德国大选同样也会是这样。

值得注意的是,面对这一世界性政治趋势变局,普罗大众中亦有一种心态萌动。这就是思变的心态。这种心态在美国大选的过程中体现得非常淋漓尽致。特朗普甫一出现时,便立即得到很多人的热捧,不管这种热捧在形式上是严肃的,还是调侃的,其热捧主体的潜意识中都有支持特朗普的意愿——这也是最终台面上的民调情况与实际大选结果不一的原因,很多人出于颜面或者自我保护的原因,口头上说支持希拉里,然而最终在秘密投票的时候却诚实地满足了自己潜意识中的偏爱,把票给了特朗普——正如有些分析者所言,美国人在一种普遍的思变意识中,宁愿选择一个新疯子也不愿再选一个老骗子。

美国选举结果出来之前,大部分专家都预测希拉里应该会当选,那些潜意识中倾向特朗普的民众也认为自己的愿望实现的可能性其实很小。可最终结果出来之后,专家们被这种黑天鹅事件震惊得无可言说,而特朗普的潜在支持者们却兴奋于感受到了冥冥中的大众力量。无疑,这样一种民众心态在当下的法国选举中亦是广泛存在的,这部分基数不可小觑的民众都只会选择极端主张的候选人。第一轮选举中中间派马克龙居第一,极右翼勒庞居第二,两人晋级五月份的第二轮选举。极左翼候选人梅郎雄出局。左翼的极端派无缘最终对决后,思变的偏爱极端的民众自然会把宝押在与左翼极端派本是宿敌的右翼极端派的勒庞身上,这样,勒庞的胜算反而会变得更大。

我们看到,勒庞从一开始就面临自由主义派的指责和抹黑,这跟特朗普所遭遇的一样,如果勒庞能够当选,其执政的日常也将跟目前的特朗普一样——每天忍受自由派讨厌的碎碎念。针对最终对决谁将获胜的法国民调结果已经出来了,有六成以上民众认为马克龙将最终当选。这会不会又是美国大选民调与实际结果严重错位的重演呢?很多欧洲自由派领导人显然已经在担心旧戏重演了,在勒庞顺利晋级第二轮选举后,他们纷纷跳出来支持马克龙,唱衰勒庞。同样,这跟去年他们一个劲唱衰特朗普是一种论调。不过他们也应该吸取教训了,因为这样一种按捺不住的乱发声很可能会导致比较尴尬的结果。当时很多呛过特朗普的领导人在特朗普当选后立马面临着如何与这位美国新总统改善关系的难题,很多昨晚还对特朗普唾沫横飞的领导人翌日一早便在想方设法腆着脸求见特朗普了。

自由派们打击勒庞为代表的民粹派很关键的一点是他们的“欧洲统一论”与勒庞们的退欧主张有着严重的价值观和利益冲突,为此,自由派们不惜动用往往很有效的扣“反革命”帽子的方法来孤立勒庞们,即指责勒庞亲俄,受了俄罗斯的资助。不得不说的是,当年苏联的解体也是民族主义本位主义骤然泛滥的结果,当年欧美在这方面没少推波助澜,如今反倒一个个都患了强烈的恐俄症和迫害狂想症,一口咬定俄罗斯渗透和操纵了他们的大选。只能说,曾经有染于苏联解体的他们是深知极端民族主义和分离主义泛滥的破坏性的。

可以想见的是,当下,关于极右民粹主义的上台掌权尚是一件非常具有话题性的现象,然而如果让时间再飞一会儿的话,这一政治现象将不会再为大家津津乐道品之论之,因为这种趋势很可能将进化为一种常态。

法国,这个拥有1789大革命、1871巴黎公社、1968五月风暴等一系列狂飙突进式政治变革史的国家,当下正在演绎和澎湃的,不光是“盗跖庄屩流誉后,更陈王奋起挥黄钺”的自身革命浪漫主义基因的燃烧,更是“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的世界新潮流拍岸的惊涛。

原标题:五月风暴的幽灵:勒庞的火能否最终燎原?

责编:杜文俐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