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疆在线
乔良
乔良,河南杞县人,1955年出生在山西忻县一个军人家庭。乔良是中国著名军旅作家、军事理论家、评论家,空军少将。 现任空军某部创作室副主任、空军指挥学院战略教授、国家安全政策研究委员会副秘书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作者其他文章
乔良:习特会拉开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序幕
来源:乔良新浪博客 2017/04/29 10:26:15 乔良
字号:AA+
乔良:习特会拉开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序幕

导读: 中国只是不愿意扫美国的面子,答应特朗普的要求,允诺中美贸易大致达到一个平衡。正因为美国已经意识到,只要中国继续保持全球制造业第一大国地位,不用太久,美国在WTO的主导权就会丧失殆尽。

乔良:习特会拉开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序幕

2017年4月6日至7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美国佛罗里达州海湖庄园举行会晤。这是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以来,中美两国元首的首次会晤,是2017年世界上最为重要的一场会晤。

大国政治如演戏,中美之间还应建立“约定互信”

习近平主席与特朗普的会晤已经达到了预期效果,从王毅外长的介绍来看,这次会谈应该说是富有成果。在特朗普胜选之后一直到习特会谈之前,国内曾有种种担心,虽然现在这种担心不能说已经烟消云散,但起码在很大程度上,我们已可以看出中美关系的一个大致走向,即向着对中国和美国各自有利的方向发展。尤其是新建的四个对话机制,开启了一种全面对话机制。这是中国前几任领导人都没能实现的局面,这次在习特朗普会后基本上实现了。但我们也要清醒地意识到,对话机制的建立和两国关系的改善,这中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虽然美国人表面上还没有接受中国提出的“新型大国关系”概念,但实际上今年3月美国国务卿蒂勒森访华时,已经把中国所赋予这一概念的所有内容基本都重申了一遍。原本中国的预期是,在特朗普任期内,中美会建立相对平等的新型大国关系,现在看来是指日可待了。

但美国作为世界第一大国,它会不断地根据自身战略利益来调整其政策。所以,中国也不能完全掉以轻心,认为就此一马平川。此外,双方要真正走到这一步,还是要建立一种互信。可实际上,要和美国建立互信非常难。这需要一步步来。其实我们压根也没期望一蹴而就。如果不能够建立一种长期稳定的战略互信,那么我们不妨变通一下,先建立一种“约定互信”。所谓“约定互信”,即指在哪件事情上我们应该互信,如何实现这一互信,可以先约定几点,包括在什么情况下我们可以迅速地沟通、在什么情况下我们可以先不急于做出判断,等和对方沟通过了再做出决定,这样可以避免突发性事件造成擦枪走火和意外冲突。中美在建立长期的、稳定的战略互信之前,应该先建立“约定互信”机制,哪怕一事一约、一事一议,这总比要么全面互信、要么全不互信要强得多。

在同习主席的宴会上,特朗普临时离席,下令打击叙利亚政府军。回席后,特朗普把这件事情向习主席做了通报。实际上,美国在实施打击之前40分钟,已经通报了俄罗斯。有人说,特朗普这是在离间中国和俄罗斯之间的关系,不排除美方由此意图,但这并不是特朗普这么做的重要原因。美国提前通知俄罗斯,是为了避免与俄军的直接冲撞。因为他不愿意在不提前通报俄方的情况下,让自己的59枚导弹,遭到俄的C-400防空导弹的拦截。当然,特朗普也想就此事观察习主席的反应,按他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所称,他在告知习主席后,习主席停顿了10秒,随后习主席让译员再翻译了一遍。习主席这么做,是为了给自己留出思考和反应的时间。从特朗普透露的信息看,习主席的反应充满了人文的情怀,他并没有说在叙利亚使用生化武器是政府军所为,他只是谴责了使用生化武器让那么多平民甚至孩子无辜遭殃。在这一前提下,习主席对美军的行动表达了一种有保留的理解。习主席的反应非常正常,但那10秒钟却一度让特朗普很紧张。

可以看出,大国政治实际上就是在演戏,彼此间就看谁的演技更高、谁表演得更出色。这一表演过程,也是两个大国领袖过招的过程。从特朗普事后盛赞习主席而且认为他和习主席已经建立了良好关系来看,起码习主席给特朗普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现代的大国关系,领导人之间建立友谊其实是非常必要的。如今习主席给特朗普留下这样一个印象,极可能对中美关系进一步的改善和发展会有良好的推进作用。

总体来讲,在刚刚启动的、看上去前景良好的但是却很脆弱的中美关系上,建立互信机制非常重要。如果不能建立稳定的互信,起码也要建立约定的互信。互信不了的,我们宁可把它放到一边;能够互信的,我们就先建立起来。

要打朝鲜,特朗普心有余而力不足

此次习特会谈上,双方就“管控危机”达成共识,这其实就是一种约定互信。因为中国和美国之间的关系并不全是危机,但中间毕竟有危机。如果管控它,眼下最好的方式就是约定。现在,中国和美国之间似乎横着这样几层比较棘手的很有可能出现危机的问题,一个是贸易战即贸易平衡问题,再就是南海危机、台湾问题,但眼前最紧要的是朝鲜半岛问题。

半岛危机如何去管控?现在中国政府已经公开表态,我们希望通过谈判解决问题,也赞同联合国对朝鲜核试验的决议,中国会坚决执行这一决议。但是半岛问题已经谈了这么多年,究竟能谈出什么结果来,其实大家心里都有数。所以有的时候,作为大国领导人,无论是中国领导人还是美国领导人,都应该就这个问题更深入地进行探讨,应该拿出“壮士断腕”的决断来,果断地解决这个问题,不能让它久拖下去。

在我看来,特朗普很需要在朝鲜半岛发起一场战争。对这一点,只要先来看看特朗普是怎么上台的,就不难明白,特朗普只是比希拉里多了三十多张选举人票才当选上总统的,实际上他的拥护者只有49%多。这就意味着,特朗普面对着一半选民的反对。整个民主党的反对以及共和党内部反对派的反对。所以,特朗普急需整合美国内部强大的反对力量。特朗普上台后虽然言出必行,把他在选举时的一系列承诺几乎一一兑现,包括废除TPP、禁穆令、限制移民、废除奥巴马医改、增加军费、修建美墨边境城墙等等。现在没有兑现的只剩两件事情,一个是对中国展开贸易战,另一个是宣布中国是汇率操纵国。但是从特朗普“百日新政”的情况来看,效果不佳。目前特朗普要在国内推进每项政策都困难重重,备受打击。

总统一上任原本应该“烧三把火”,但现在只烧了一把,剩下两把都没烧起来,特朗普如何在美国立威?所以,特朗普将和奥巴马一样,当国内问题推动不下去的时候,就会去推动国际问题,“堤内损失堤外补”,通过国际问题的成功,来让自己获得外交成就、树立总统的权威。美国打击叙利亚只是一个小动作,只是让特朗普小小地立一下威,事实上他也部分达到了目的。攻打了叙利亚之后,特朗普的支持率随即上升了3、4个百分点。这对特朗普来讲,向战争方向迈出更进的一步等于是一个鼓励。所以,特朗普下一步目标一定是瞄着要打朝鲜。

特朗普为什么要打朝鲜?因为他并不希望半岛统一。如果半岛统一,从国力来看,一定是韩国统一朝鲜。可是一旦半岛统一了的话,美国就没有在半岛继续驻军的理由,美国就将失去在远东地区、在东北亚的最前沿阵地。对此美国肯定不愿意放弃,所以美国当然不希望半岛统一。但同时它又不能容忍金正恩政权的存在,因为金正恩正在掌握能威胁美国的核武器。因此,美国一定会以消灭金正恩政权为目标,发动一场战争。这场战争既为美国防患于未然、提前解除核担忧核威胁,同时又彻底为特朗普的总统形象树威,然后用外部危机来整合美国现在内部的撕裂。

但是如果要打这一仗,没有中国和俄罗斯的首肯,肯定没法打。第一,美国要打朝鲜,先得完成“斩首”行动,而要凭一击达到这个目标恐怕很难。第二,如果完不成“斩首”计划,朝鲜手里又有核装置,就算朝鲜没有运载工具把弹头运走,但它如果在最后关头因彻底绝望而让核装置自爆,也让全世界包括美国无法承受。第三,朝鲜在大同江沿岸的数万门火炮,美国能否在同一时间全部消灭?全部消灭的同时又能否确保控制而不是摧毁它的核基地(因为摧毁就可能造成核灾难)?这些任务必须在同一时间完成,不能分阶段完成。而以美国今天的能力基本无法做到。所以,美国即使把卡尔·文森号派到朝鲜半岛去,三艘航母在那一带形成一种泰山压顶之势,但也只能是虚张声势,仅此而已,没法打。现在,美国国务院已澄清,根本没把卡尔·文森号航母派到半岛方向,就更证明了这一点。最后,有人建议美国把已经从韩国撤出的战术核武器重新拿回韩国部署。如果美国准备打仗了,就用不着部署。既然部署,其实就是为了以核抵核,无非就是要告诉朝鲜,“你要使用核武器,那我就把核武器摆到你的家口门”!这就还是一种威慑,显然美国不是用战术核武器去打仗的。所以,结论是,没有中国(也许还要加上俄罗斯)同意放行,特朗普想打这一仗也打不起来。

贸易不平衡是个伪命题,中国都不好意思戳穿它

这次会谈,习主席和特朗普都承诺彼此要进行经济合作,甚至提出了一个“百日计划”。实际上,这是中国给美国一个面子,因为特朗普迫切需要这个,他好拿去对美国人说事。如果中国坚决拒绝他的话,那么特朗普在他最看重的贸易问题上将一无所获。

但是,“百日计划”虽说是要缩小中美之间的贸易不平衡,可这本质是美国人制造的一个伪命题。中美之间的贸易不平衡,是由于过去二十年里中美经济的捆绑造成的,而这种捆绑的起源是美元的全球化。美国在过去四十年里大量地向外输出美元,输送美元就会带来大量的贸易逆差。特朗普认为这是其它国家在占美国便宜,在这一点上,要么特朗普在装傻、要么他就是真的无知!因为其实美国是在拿纸换别人的实物和财富,美国换了四十多年,表面上看它是赤字,可输出的是一张纸,并没有输出产品,也没有输出技术。也就是说,它的逆差全是因为它只是输出美元造成的。想想看,美国是在拿纸换中国的东西,换完了还说中国在占它的便宜。关于这一点,中国都不好意思给它戳穿。

另外,中美之间如果真正出现了贸易平衡,对中美当然都不是坏事。表面上看,中国人卖东西给美国挣到的钱,又通过购买美国产品回流给了美国人,起码让它减少了逆差,还可以少印几千亿美元国债;但中国也可以从美国买回大量我们想要的高科技产品和技术,何乐不为呢?但要做到这一点,谈何容易!特朗普真正想过吗?中美要实现近万亿美元的贸易平衡,美国得卖给中国多少东西?现在美国能卖给中国的就只是手机、电脑、飞机和汽车,可中国能让13亿人人手一部苹果手机吗?能让人人开一辆福特汽车吗?当年美国的尤尼科石油公司濒临倒闭,中国用高于40%的市场价格准备收购,美国都不让中国参与拍卖。所以,中国和美国之间怎么搞贸易平衡!中美之间的贸易不平衡是因为很多东西美国不卖给中国,而中国又不能没完没了地买美国的飞机、汽车造成的。此外,还有一个原理上的问题特朗普没有理解。如果中美之间贸易平衡了,美国挣的美元多了,或是美国与全世界的贸易都平衡了,美国就会产生大量的顺差。而美元是通过逆差的方式向外输出的,那时候美元还怎么向外输出?美元如果不输出,还能为全世界提供流动性吗,美元还怎么做全世界的结算货币?美元全球霸权地位还要不要?对这个事关美国生死的大问题,不是中国肯不肯与美国贸易平衡就能解决的,光美联储、华尔街金融利益集团这一关,恐怕特朗普就过不过去。所以,缩小中美之间的贸易平衡,实际上是美方提出的一个伪命题。中国只是不愿意扫美国的面子,答应特朗普的要求,允诺中美贸易大致达到一个平衡。

贸易问题是特朗普最关注的问题,也是习主席觉得我们应该努力去解决的问题。但等这个“解决”过了“百日”之后,特朗普也上任了两百多天,我想,他会聪明起来,会明白这里面的很多道理。从克林顿、小布什到奥巴马,他们在上任之初没有不拿汇率和贸易不平衡跟中国说事的,但后来他们为什么全都心安理得地接受了这个现实?因为他们真正当了家之后才知柴米贵,才知道所谓人民币汇率一直压得很低,其实对美国非常有利。因为只有人民币的汇率低了,中国才能有大量产品出口到美国,美国民众才能以比中国国内还低的价格,消费中国的产品。

贸易不平衡问题对特朗普来说,是一个慢慢学习了解的过程,中国没有必要太急着和他解决。这一百日可以作为中国的一次友好表示,表示中国很看重美国对我们提出的这一要求,或是希望双方贸易平衡的一种愿望。中国理解特朗普的这个愿望,但并不等于说这个愿望就是一个正确的诉求。等特朗普渐渐进入总统角色之后,这些问题就会迎刃而解,中国根本不用太多地去向特朗普做工作,特朗普身边的企业家和官员自会对他做工作。正如小布什和奥巴马的转变一样,特朗普也一定会转变。所以,中国用不着在这个问题上太认真。在这一百天的观察期里,中国能够让特朗普感觉到我们很在意他的要求就够了,没有必要把它当成长期的国策,这也不可能成为长期国策。

要不要加入“一带一路”,美国肯定不会缺席

习近平主席在会晤中提出,邀请美国参与“一带一路”计划,但美方并未给出明确表态。对此我们无需担心,美国在世界上所有的大戏中都不会缺席。可眼下为什么美国不进入“一带一路”的舞台,很重要的一点是由于“一带一路”不是美国提出的,美国会担心它没有主导权。美国在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事情都想要主导权,比如APEC和WTO。

正因为美国已经意识到,只要中国继续保持全球制造业第一大国地位,不用太久,美国在WTO的主导权就会丧失殆尽。于是奥巴马才另起炉灶,瞄准即将到来的互联网经济和人类越来越看重的知识产权,发起一个新的组织TPP。通过这一方式,又一次把中国排除在外。等美国把这个组织里的所有游戏规则制订完、它确信已经获得充分主导权后,一定又会像搞完WTO之后那样向中国招手。如此一来,中国又要同所有TPP国家挨个谈判,每个国家都会向你提条件。这就是美国的如意算盘,可是让中国暗暗窃喜的是,特朗普对此并不理解。因为他是一位实体经济商人,他不知道虚拟经济这一套。他认为这伤害了美国利益,所以一上台就把TPP废除了。其实这对中国来说倒是一个福音,特朗普把TPP废除了,也省得中国还要跟他们在这个问题上缠斗。所以在这件事情上,美国有人骂特朗普是“中国在美国最好的卧底”,起码在这一点上,此说法有几分道理。

“一带一路”也是如此,如果美国现在加入,就等于一个世界老大接受了世界老二的主导,美国当然不愿意了。但如果“一带一路”越走越宽,从49个国家增加到70多个国家,再到现在90多个国家报名,世界上一半的国家都已经进来了。等到100多个国家都加入的时候,如果美国还不加入的话,那么恐怕对美国就很不利了。所以,最终美国还是会加入“一带一路”。加入的话,就看中国在多大程度上向美国让利、允许美国从中占多大份额,这是一种可能性。但归根结蒂,美国加不加入“一带一路”,不是取决于美国人的态度,而是取决于“一带一路”能不能搞成,能不能搞好。搞成了,搞好了,美国打破头也会挤进来。所以,我们即使从不能让美国人看我们的笑话,也必须把“一带一路”搞好,千万不能再干那种虎头蛇尾,不了了之的事情了。这种事我们在国际上已干过不少。

还有一种可能性是,美国不搞TPP了,而是再搞一个其它的区域性或全球性的经贸框架,把中国再装进去,这种可能性不能排除。但是随着现在加入“一带一路”的国家越来越多,美国要另搞一套、太针对中国的话,这将使加入了“一带一路”的国家同美国的新框架很撕裂。那时就要看美国的本事了,看它在多大程度上能够拉走那些国家。但是美国现在无论是搞TPP还是我们猜想的另一框架,它都是张口不出力,它不能给大家带来更多的利益。美国今天是一个自己债台高筑的国家,它的经济要想去拉动别人,这种可能性很小。美国虽然掌握着印钞机的权力,而且也时不时得使用这种权力,但是完完全全靠印钱来拉动经济是不可能的。那么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有什么东西对别人充满吸引力,尤其在经济利益上?没有足够的吸引力,美国另起炉灶就没有意义。

所以,关于“一带一路”,美国很可能最终会和日本宣布有条件地加入。他们一定会和中国提条件,那个时候就是谈判了。和商人总统打交道,最好的办法就是谈判和交易,最终达成一个双方利益的最佳平衡点就可以了。

中美关系欲向前进,别忘了拉紧俄罗斯

特朗普虽然雄心勃勃,但他能够做成的事情确实不多。无论是他的国内政策还是他的国际政策,能达到目的的非常之少。而且尤其是,特朗普还要面对中国和俄罗斯这两个很难一下子搞定的国家。有了这样一些因素,特朗普的成功率就非常低,在任何一件事情上成功率都很低。

特朗普的成功实际取决于中国或俄罗斯与他的配合,但是要中国和俄罗斯与之配合,凭什么?如果你什么利益都不让,一会儿宣布中国是汇率操纵国、一会儿压中国与美国搞贸易平衡、一会儿又在南海给中国挑事、一会儿去接蔡英文的电话、一会儿还要部署萨德……美国给中国带来这么多的麻烦,还要中国怎么配合?所以,特朗普既然是一位商人总统,就要学会国家层面的谈判、交易、让利。没有这一切,就别指望中国和俄罗斯跟你配合。

现在特朗普努力地想玩一些小技巧,把中国和俄罗斯同时装进“囚徒困境”里,然后由他来扮演警察的角色。关于这一点,中国和俄罗斯一定要看透,不能被美国玩了,绝对不能让彼此陷入“囚徒困境”里。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应该更坚定地加强与俄罗斯的各种沟通,甚至是每个细节、每件小事上的沟通,把中俄彼此之间的猜疑降到最低限度,让中俄之间的战略互信达到更高等级,这样美国就拿中国和俄罗斯没办法了。到那个时候,美国只能给中国、给俄罗斯让利,来换取中俄对它的支持和配合,如能实现这一点,世界还真有可能出现一个比较好的局面。

从这个意义上讲,如果大家都明白这些道理,中美关系会有一个很美好的未来。如果美国只想在与中国的谈判中获得美国利益的最大化,那中国除了选择中国利益最大化与之应对外别无选择。这么一来,中美之间的互信不可能建立,只能变成互害,互斗互伤。互斗互伤一定是“零和博弈”,一定对中美双方都不利。

中国和美国的未来既有充满阳光的一面,但阳光背后也必有阴影的一面。这就要看中国和美国的领导人谁更有战略智慧和政治智慧,谁能够说服对方,把两国引到阳光下,而不要带进阴影里,这才是两国未来最好的选择。

 

原标题:习特会拉开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序幕

责编:杜文俐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