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大选混战:走向封闭的欧洲精神
来源:战略观察家 2017/05/03 10:16:04
字号:AA+

导读: 早在去年,就有不少人预测,由于左翼的混乱和分票,以及法国共同阻止极端势力的“共和阵线”,中右翼共和党将会稳操胜券。菲永以严厉的经济自由化政策和收紧移民政策获得共和党选民的支持,又以清廉、清白的个人履历攻击污点重重的萨科齐。

美国大选的硝烟散去,一部分关心世界未来的眼光就转移到了欧洲。去年英国意外脱欧、意大利改革公投失败,欧洲的前景捉摸不定。今年4、5月要举行的法国总统大选,吸引了诸多眼球。

早在去年,就有不少人预测,由于左翼的混乱和分票,以及法国共同阻止极端势力的“共和阵线”,中右翼共和党将会稳操胜券。前总理菲永(Fran ois Fillon)获得共和党提名后,不少分析人士都预期他会是下一任总统。

然而,由于菲永激进的右翼经济、文化政策,在移民政策上靠拢极右翼的国民阵线,以及在近期身负丑闻的影响,不仅仅玛丽娜·勒庞(Marine Le Pen)的支持率水涨船高,呼声甚上,甚至在法国中左翼,也有黑马崛起。本已被认为毫无悬念的法国大选,又陷入了混战。

一方面,勒庞趁乱当选的可能性正在上升;另一方面,法国人似乎也有了在右翼和极右之外另寻他路的机会。能形成如今的局面,除了菲永的丑闻以外,还因为两名出人意料获得支持的候选人:独立的中间派参选人马克隆(Emmanuel Macron)和社会党的激进左翼参选人阿蒙(Beno t Hamon)。

下一届总统失去悬念?

法国的惯例是,如果在总统选举第二轮,有一名极端立场的政客进入,那么绝大多数选民将会组成“共和阵线”,所有的主流政党也会号召支持者为仅存的主流候选人投票。在2002年,正是这样的机制让意外以18%的支持率闯入第二轮的老勒庞铩羽而归,在第二轮投票中毫无进益,最终以18%比82%的悬殊差距败于希拉克。

2016年执政党社会党政绩不佳,民调一路下滑,兼之激进左翼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强力分票,左翼似乎已经在2017年毫无希望。人们一度认为,法国共和党的提名人就是下任总统。而在右翼初选中,作为“黑马”杀出的菲永意外淘汰前总统萨科齐(Nicolas Sark zy)和中右翼候选人阿兰·朱佩(Alain Marie Juppé)获得提名。

菲永以严厉的经济自由化政策和收紧移民政策获得共和党选民的支持,又以清廉、清白的个人履历攻击污点重重的萨科齐。他主张全面改革法国的经济体制、大幅提高劳动力市场弹性、为企业界松绑、试图私有化医疗体系、提高退休年龄,这些典型的新自由主义政策也让菲永被视作“法国的撒切尔夫人”,激起左翼和中间派不满的同时,被右翼寄予厚望。

有了共和阵线的担保,不满菲永经济政策的选民也得迫于勒庞的压力“捏着鼻子投票”,虽然这激起了“左派弃票”的担忧,但从12月菲永获得提名以来的民调来看,菲永似乎将以超过第三名平均5%的优势进入第二轮,并在第二轮中以接近七成的得票胜券在握。

大热门马失前蹄

然而,黑马也有马失前蹄的时候。一系列丑闻让大选局势风云突变,1月25日,菲永的妻子被发现以“助理”身份在议会吃空饷:虽然领取了高额的薪水,但却从未实际工作过。爆料一出,法国媒体纷纷跟进菲永丑闻,挖出菲永妻子不仅在1998-2002年,还在1988-1990年领了两年空饷。此外,菲永的两个孩子也曾经以助理的身份领取过国家薪水,而当时他们甚至还只是学生。

随后,媒体爆料称菲永于2012年起在一家咨询公司兼职,这家公司的服务对象,是涉及巴黎上市公司股票报价的CAC指数公司。如此一来,菲永所涉及的一系列丑闻,涉及总金额超过了一百万欧元。虽然是否违法,都可两说,但对标榜廉洁奉公、家室清正的菲永,这无异于当头闷棍,民望迅速滑落。根据opinionway的民调,74%的法国人不认可菲永的解释。虽然他已于2月6日宣布公布全部财产状况、归还妻子和子女在“空饷门”中获益的90万欧元,试图最后一搏,但似乎已很难挽救颓势。

目前,按照民调数据,菲永恐怕很难进入第二轮选举。一度稳操胜券的共和党,如今也乱作一团。菲永曾经承诺一旦被法院立案调查将立刻退选,但目前他像是打算继续硬撑。阿兰·朱佩已经明确拒绝作为替补人选,萨科齐则蠢蠢欲动,试图让共和党议员逼退菲永。

在共和党一团乱麻之时,曾经被认为毫无希望的左翼,却重新聚集力量。

社会党的左转

现任法国总统奥朗德在2012年曾经以激进左翼改革者的身份挑战党内建制派,并赢得了大选。但他执政的五年中,经济不佳、应对恐怖袭击不利,间接促进了勒庞的国民阵线在2016年大区选举中势头惊人。

奥朗德尝试经济上偏向自由化,让左翼感到背叛,不少激进左派人士转投支持民主社会主义,自称是查韦斯同志的梅朗雄以表达不满,而传统右派则厌恶、反感这个以左翼激进派、“欧洲罗斯福”形象上台的“无能总统”。

在这种背景下,自称桑德斯粉丝的阿蒙在社会党初选中作为黑马,于1月29日击败对手获得提名。阿蒙试图实行激进的左翼政策,包括发放750欧元的全民月薪、缩减每周工作时间到32小时、降低退休年龄至60岁。他又提出将法国当前特有的“富人税”扩大到全民征收。这些政策使得社会党的整体纲领迅速与梅朗雄阵营拉近,使后者支持率迅速从15%上下跌至10%。阿蒙的支持率则上升到17%左右,在主要候选人中排名第四,从而有了进入第二轮的一线希望。而即便阿蒙没有赢下总统大位(这概率极高),他也将重塑社会党的意识形态版图。未来数年的社会党,将会重新走向左倾,重塑整个法国左翼的政治生态——激进左翼政党可能因此被挤压,而社会党也将面临分裂的压力和挑战。

“黑马”马克隆为何崛起?

当阿蒙极力将社会党向左拽时,另一股力量却在吸引社会党中的右派政客和选民,这就是堪称本届法国大选最大黑马的马克隆。马克隆在2006到2009年曾经加入社会党,随后退出。2012年,马克隆应邀加入奥朗德内阁,并于2014年成为法国经济、工业与信息部长,其时他只有36岁。奥朗德邀请马克隆加入内阁,最初是为了团结社会党中的“右翼”,随后是为了请马克隆主持社会党的经济改革方针。虽然这一方案在传统左翼抵制下没有完全实施,但却使得法国经济重新开始增长。为了改革,马克隆在两年部长任期内多次和奥朗德及总理瓦尔斯公开叫板,而他的中间派立场则被社会党党内攻击。2016年,考虑再三后他最终放弃社会党初选,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参选,并组建了自己的政治组织“En Marche!”(前进!)

马克隆被认为是社会自由主义者(social liberal),强调在个人主义和市场经济的基础上重视社会功用,扩大政府职能以促进社会公正。但有著左翼激进政治传统的法国左翼,拒斥“liberal”(自由派)的称呼,认为这意味着资本主义。而法国传统右翼虽然在经济上被称为极端自由主义(ultra-liberal),但往往用更保守的眼光看待国家安全、移民和社会文化议题。这种捆绑在法国政坛已经形成了惯例,从而在中间地带留下了不小的空间。

法国近年来经济形势恶化,移民问题突出,左右两翼的政策更加极化。而马克隆则调和了左右两翼:在社会和政治议题上持鲜明自由派立场,在经济上则拒绝传统社会党的高税收、大政府、高福利政策,试图减轻法国体制对企业主的压力和限制,为了经济增长而诉诸市场活力。

法国从2010年开始经济增长困顿,劳动力市场缺乏弹性,福利体制僵化,而征收富人税等方式无法对抗资本的自由流动,这都意味着法国需要一定程度上去管制,与工会力量和传统左翼联系过深的社会党难以承担这一职能。另一方面,公立的、单一支付体系的医疗保障、最高工作时间和退休年龄都为法国人所习惯,右翼要改革这些政策的激进自由化措施,也难以忍受。在这样的环境下,马克隆用相对温和的社会自由主义。走中间路线的策略应运而生。他于2016年公开否认自己是社会主义者,同时宣布自己并不是ultra-liberal——这是属于菲永的称号。他表示自己是真正的中立派,“既不是左翼,也不是右翼”。

马克隆的独到之处在于,他指出法国面临的真正的分野不是左与右,而是进步与退步,他则代表进步的方向:欢迎移民、支持全球化、支持女权和LGBT权益、支持更有活力的经济政策、支持自由市场、促进教育、注重环保、注重科技。值得一提的是,他也是法国主要候选人中唯一强烈支持欧盟,甚至被政敌攻击为“联邦主义者”(federalist)。在马克隆看来,无论是激进左翼的反全球化、反自由市场和疑欧,还是右翼在社会文化上的保守主义、阻据难民、反对欧盟,都意味着某种倒退。这也许是马克隆获得支持的原因之一——在支持者看来,他的立场“代表了左右两翼中最好的部分”。如今,马克隆正在吸引偏右的社会党人,如果此事成真,必定会进一步撕裂社会党。

马克隆年轻、没有太多政坛经历因而没有包袱,在极端主义流行的当下,似乎是温和派选民的“救命稻草”。从2016的美国、英国到法国,建制派和传统政客似乎越来越没有吸引力。社会党寥寥无人的竞选集会和总票数惨淡的初选(2011年社会党初选第一轮投票人数达260万,本届初选第一轮只有160万)、菲永缠身的丑闻,似乎都印证着这一点。从民调来看,目前领先的勒庞和马克隆,居然都不是主流政党提名人。也许世界的政坛都在呼唤新面孔和反建制的势力,而法国的这股反建制势力,并不仅仅是像特朗普这样的民粹右翼,还有被不少人认为代表进步的马克隆。

丑闻过后,目前排名前四的候选人(勒庞、马克隆、菲永、阿蒙)似乎均有机会,只不过有了去岁英美经验在先,也许法国选民们投票的时候,会让“黑天鹅”出现的机率,降到最小。

原标题:法国大选混战:走向封闭的欧洲精神

责编:杜文俐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