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文背后那点事儿
来源:产业人网 2017/05/11 11:05:29 作者:吴小白
字号:AA+

导读: 中国网络文学产业正在逐步完成和完善市场化。网文绝对数量的增长,替代不了实质内容的贫瘠。而在绝对数量庞大的网络文学作品中,读者也只能被“指定阅读”,因为作为运营商只会选择具有“商业价值”的作品进行运作。在市场化的环境下,再难有更多更好的作品出现,那种净化人的心灵,振奋人的精神,鼓舞人的奋斗的文学作品。外国小伙子靠中国网文戒掉毒瘾,何尝不是中了新毒?

近几日,一则旧闻又被《参考消息》重提:称一名前美国外交官辞职后创立一个名为“武侠世界”的网站,供网友免费阅读中国网络武侠小说,引起巨大反响,该网站已拥有百万读者。

其实,早在今年3月就在人民日报看到这则消息。于是,我又看了一遍《人民日报海外版》于2017年3月29日刊文《中国网络文学,世界第一》。文章底气十足地写到:(中国)网络文学领先世界,并花了极大的篇幅分析出三点原因:政府为网络文学保驾护航;市场为网络文学注入创新动力;文化为网络文学提供丰厚滋养。

因为工作关系,我直接了解到网文背后的一些事儿。我认为上述文章有不少内容在误导读者,特别是第二点原因(附在文尾)。

现实,并不那么值得让人欣喜。

关于网文作者

文章写到:其激励机制就在于,上网写作不仅可以自由表达、即时传播,还可以获利致富奔小康,甚至进入“作家富豪榜”而名利兼得,因而成为激发许多人“触网”写作的重要诱因。

没错,网文作者中的赢家,有“天下霸唱”、“当年明月”等等……还不少。想想《鬼吹灯》、《明朝那些事儿》的火爆,想想由《鬼吹灯》改编的影视作品,作者不知要获取多少版权费用。在媒体的鼓吹下,“天下霸唱”、“当年明月”等人,成为网文写手的偶像,不知有多少人因此成为网文写手。

然而,媒体不会提到的内容更多:太多太多的人加入到网文写作的队伍中,而能够脱颖而出的微乎其微。一部分成功的作者获取了丰厚的回报,而运营商更是赚得盆满钵满。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网文作者数量越来越大,运营商越来越集中,处于“弱势”的网文作者都与网文运营商签订了著作权转让合同,几乎相当于卖身契。运营商控制着网文市场,传播、经营、转让、发行……如果不给自己找一个“好东家”,仅凭个人在网上发文,是绝无可能成功的。

曾有媒体文章写到:“VIP会员可以用0.02元/千字(非VIP会员三分钱)的价格,阅读起点加锁的VIP产品。而正是这区区两分钱,让许多网络写手发现原来单纯的为兴趣而写小说,已经演变成为了自己的一项谋生手段。”我们来简单算一算,10万字2元钱每人。如果希望月收入5000元(这几乎已经无法支撑北上广的生活),就需要获得2500名稳定的读者(粉丝),而且每天要更新1万字。先不说读者数量难以达到,每天的更新也是超常的劳作。媒体何以得出“谋生手段”的结论?

媒体这样有选择性的报道和宣传,表面上看是“鼓励”创作,其实,无异于鼓吹“寒门照样可以出王宝强”这种荒谬逻辑。

关于网文读者/消费者

文章指出:中国本土的汉语网络文学……从刚开始的“无功利”创作,到新世纪初的市场化探索(如起点网2003年尝试付费阅读),再到近些年来IP竞价版权模式,……终于建立起“以消费者为中心”的商业模式,走活了数字化时代的这盘“文学大棋”。

没错,最初运营商的确是免费阅读模式,顶多是靠广告和介绍出版,收取一些代理费。现在看来,“文学大棋”确实走活了。以起点中文网为例,创建于2003年5月,当年10月开启收费阅读模式。盛大文学已售出超过百部的原创小说影视改编权,分别以100万元和315万元的价格售出原创小说《星辰变》和《盘龙》的网络游戏改编权,这是2008年的价格。其公司整合了多媒体开发平台,实现了多方盈利收益。

我相信读者更愿意享受免费模式。而运营商之所以要实行收费模式,原因难道不是显而易见的吗?

对照这幅比例图,媒体何以能够得出“以消费者为中心”的结论呢?难道不是“以促进消费为中心”的商业模式吗?

关于网文运营商

文章指出: 从十几年前最大的原创文学网站“榕树下”难以为继而被人收购,到盛大文学从一家独大到分化解体的断崖式滑落,再到阅文集团成为网络文学领域的新霸主,乃至中文在线的成功上市等网络文学市场的不断洗牌,其背后的根本原因就在于商业模式的构建和市场运作是否成功。

没错,目前看来,阅文集团是最大赢家,正因为它成功构建了商业模式和成功运作了市场。可是,媒体没有指出,市场不断洗牌的根本原因:是否有足够的资本。

“近年来随着起点中文网等的崛起,榕树下先后被贝塔斯曼和欢乐传媒收购,但经营效果都一般,于是有了被盛大文学看上并强势收购的际遇。”盛大以游戏起家,却在网络文学领域不断攻城略地,一方面因为盛大自己财大气粗,有足够的资本“强势收购”文学网站。另一方面因为只有进一步垄断网文资源,才能分到更多蛋糕。

而“强势收购”一词,成功隐去了血腥味儿。

我不清楚榕树下被收购的详情,媒体也总是使用“被迫”、“强势收购”这一类模糊的词。但是,我知道在收购一些网络文学网站时,“即使有足够的资本,也不放弃使用成本最低的手段。”什么手段成本最低?法律武器成本最低。

总之,只要有足够的资本,就能获得“优质”的资源和服务,法律也不外乎是一种资源,也能提供服务。

最大的网文运营商平台收纳了最大数量的签约写手,沉淀了最大量的网文资源。但是,海量的作品中,能被推向市场的作品少的可怜。这可不是因为运营商不想牟利,而是运营商总是先选择那些最能带来利益的资源。其他的作品,绝大部分是未完结的作品,得一粗俗的名称“太监文”。一方面,作者看到成功无望,放弃写作更新,另一方面,运营商看到更新不够,市场潜力不足,放弃推送。于是乎,真的就被“沉淀”了。

中国网文“走红”海外,并不值得沾沾自喜,因为中国网文可以走向世界,却依然冲不破资本与运营的铁幕。而网文作者被挤压的生存状况、文学网站被动洗牌,以及网络文学资源的垄断,在新闻中看不见。

中国网络文学产业正在逐步完成和完善市场化。网文绝对数量的增长,替代不了实质内容的贫瘠。而在绝对数量庞大的网络文学作品中,读者也只能被“指定阅读”,因为作为运营商只会选择具有“商业价值”的作品进行运作。在市场化的环境下,再难有更多更好的作品出现,那种净化人的心灵,振奋人的精神,鼓舞人的奋斗的文学作品。外国小伙子靠中国网文戒掉毒瘾,何尝不是中了新毒?

而这新时代的“精神鸦片”,难道不是资本运作的产物吗?

原标题:中国网文背后那点事儿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