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红又专”重回官方话语体系 全面清除“精神污染”即将开始?
来源:林爱玥 2017/05/13 11:03:52 作者:林爱玥
字号:AA+

导读: 谁也不可能天生就“又红又专”,只有经得起大风大浪的考验,才能慢慢接近“又红又专”。虽然在这个过程中,可能会有一些人迷茫了、颓唐了、堕落了,甚至背叛了信仰,但是,大浪淘沙,更多的人将会在大风大浪中成长。

 “又红又专”重回官方话语体系 全面清除“精神污染”即将开始?

近日,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在安徽调研时强调要“培养又红又专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接班人”,很多年了,“又红又专”这几个字似乎已经被遗忘,起码看起来已经被官方遗忘,取而代之的是我们耳熟能详的“德才兼备”。那么为何陈宝生会突然重提“又红又专”?为何陈宝生敢提“又红又专”?

恐怕这要从陈宝生的履历说起,陈宝生在50岁之前一直在甘肃发展,2008年离开甘肃前往中央党校担任中央党校副校长,恩,你懂的。如果说陈宝生是一个“权威人士”的话,“又红又专”这几个字大概率是“更权威的权威人士”提起的,陈宝生只是一个“二传手”罢了,恩,你又懂的。

“又红又专”就是政治上和技能上都过得硬,尤其是“红”是有着深刻的时代烙印的,这也就难怪在陈宝生提到“又红又专”后,一向对政治高度敏感的右派公知会马上跳出来对陈宝生破口大骂,右派公知有此表现并不让人奇怪,反倒是一些爱国民众对此反应比较迟钝,对如此重要的政治信号熟视无睹实在是不应该。

要理解“又红又专”就要从“又红又专”的出处说起,1957年10月9日下午三时,毛泽东在中共八届三中全会最后一次会议上发表讲话指出:

【“政治和业务是对立统一的,政治是主要的,是第一位的,一定要反对不问政治的倾向;但是,专搞政治,不懂技术,不懂业务,也不行。我们的同志,无论搞工业的,搞农业的,搞商业的,搞文教的,都要学一点技术和业务。我看也要搞一个十年规划。我们各行各业的干部都要努力精通技术和业务,使自己成为内行,又红又专。”】

“又红又专”的说法持续了很多年,直到改革开放初期,小平同志还多次提起,但是,随着改革的深入,“又红又专”的说法渐渐被淡化甚至淡忘了。客观的说,改革开放三十多年,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改掉了很多坏的东西,但也走了不少弯路,丢掉了一些好的东西,例如,“又红又专”就是在改革中一度被丢掉的好东西。我们必须认识到,将改革中改错的重新改回来,同样是改革,而且是更深层次的改革,同时,这也符合哲学意义上事物发展的否定之否定的规律,重提“又红又专”就是将改错的重新改回来的一个重要内容。

随着“又红又专”重新回到官方的话语体系,相信更多改错改没的好东西也都会陆续重新改回来,只是时间先后的问题罢了。这些年,老百姓被一些不负责任的“改革”实在是坑怕了,改革是好事,也是大事,只要有利于人民利益的改革老百姓自然会积极拥护和支持,但怕的就是有些人打着“改革”的旗号胡改瞎改乱改。例如所谓的盐业改革,将好好的盐业专营给改没了,现在盐价贵一点也就算了,劣质盐假盐甚至毒盐的新闻还层出不穷,这样的“改革”老百姓会怎么看、怎么想、又会怎么说?就像《人民的名义》中陆亦可质问的那样:

【“改革是以人民的名义进行的,为何改革的成果都流到你赵家人的口袋了?”】

至于谁是盐业改革的获益者,相信历史会给出答案,但可以断言,肯定不是普通的老百姓。

扯得有点远,还是回到“又红又专”的话题上来。毛主席曾说

【“要培养和造就千百万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

要成为合格的接班人,就一定离不开“又红又专”。改革开放以后,“又红又专”的说法逐渐退出历史舞台,社会上也出现了各种杂音,甚至出现了严重的“精神污染”,对此,小平同志曾总结道:

【“我们最大的失误在教育,对年轻娃娃、青年学生教育不够……许多思想工作没有做,好多话没有讲清楚。”(《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327页)】

精神污染的实质就是散布形形色色的资产阶级和其他剥削阶级腐朽没落的思想,散布对于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事业和对于共产党领导的不信任情绪(《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40页)。这样的结果就是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脑子越来越不清楚,在别有用心的人的误导和煽动之下怀疑甚至否定我国的根本政治制度。

精神污染也迎合了美国等西方国家对中国和平演变的需要。美国的《十条诫令》中明确说道:

【“一定要把他们青年的注意力,从他们以政府为中心的传统引开来。让他们的头脑集中于:体育表演、色情书籍、享乐、游戏、犯罪性的电影,以及宗教迷信。”】

 “又红又专”重回官方话语体系 全面清除“精神污染”即将开始?

必须客观的说,在美国等西方国家和国内某些势力的引导下,十条诫令中的每一条都在慢慢成为现实,因此,清除精神污染刻不容缓。

要清除“精神污染”,就必须引导年轻人重新回到“四个自信”上来,同时将“又红又专”作为培养人才和选贤任能的重要标准。当然,并不是说某个“权威人士”或者某个“更权威的权威人士”提到了“又红又专”,“又红又专”就会马上成为主旋律了,毕竟很多人的精神已经被重度污染,清除建筑垃圾都需要时间,更何况清除精神垃圾?

现在的清除和反清除精神污染的矛盾集中在“时”与“势”上。反对清除一方占了“时”,而支持清除一方则占了“势”。反对清除一方虽然利用他们长期以来所掌握的舆论资源完成了对相当数量的年轻人的精神污染,但是,从“势”上来说,由于反对清除一方所鼓吹的“民主、自由”、“普世价值”那一套本身就存在着很大的问题,特别是乌克兰、伊拉克、突尼斯等国家“民主”后的现实状况,必然会促使那些接受了反对清除一方所鼓吹的所谓“普世价值”思想的民众的反思;反过来说,支持清除一方虽然占了“势”,但由于精神污染的时间非常长,空间非常大,全面清除需要一定时间,因此,在清除与反清除的这一段时间内,“时”与“势”必然会反复拉锯,对支持清除一方来说,前途虽充满光明,但道路必然曲折。

而缩短“时”与“势”拉锯时间的关键就在于如何培养更多“又红又专”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接班人。

作为一个普通的爱国网民,在认清“时”与“势”的形势后,也需要尽可能让自己变得更加“又红又专”。

爱国网民为何也要“又红又专”?

可能会有人觉得奇怪,既然是“爱国网民”,难道不是已经意味着“红”了吗?话虽如此,不过虽然是“爱国”,但还是应该分辨“爱”还有真爱、假爱、理性的爱、糊涂的爱的区别。例如当年的一些红卫兵,不能说他们不爱国爱民,他们也是满怀热情,一腔热血,但他们做的一些事,却给国家和人民造成了巨大的伤害,而这种“糊涂的爱”不要也罢。

不红不专

与“又红又专”相对应的就是“不红不专”,坦白说,这样的人哪凉快去哪,没资格被称为“爱国网民”,更没资格以“爱国网民”自居。

只红不专

“只红不专”的结果就会像当年某些不成熟的红卫兵一样,除了高呼革命口号,实则满脑子浆糊,不知道该干什么,也不知道要干什么,既看不清当下,更看不清未来,这些人对革命的热情过剩,对生活的热情不足,不能正确处理“革命”和“生产”的关系。可以说,“红卫兵”之所以被污蔑、被诋毁、被抹黑成贬义词与这些人有很大的关系,只有理性的、智慧的、成熟的红卫兵才能担得起“红色卫士”的称谓。

只专不红

如果说“只红不专”只是“残次品”的话,“只专不红”则是“危险品”。如果不“红”,不热爱国家民族,就会像毛主席说的那样“如果立场错了,知识越多越反动”。例如当年的某些右派,例如今天的右派公知,这些人中的相当一部分都非常的“专”,但由于缺少了“红”,结果沦为用软刀子杀人的“反动文人”。今天的社会乱象这些人要承担相当大的一部分责任。

因此,要成为合格的“红色卫士”,成为合格的伟大时代、伟大祖国的守护者,必须“又红又专”。需要澄清的一点是,为“红色卫士”辩护并非是为文革辩护,关于文革的是非,《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已经说得够清楚了,但是,必须要说明的是,某些红卫兵的错并不代表“红色卫士”本身的错,捍卫共和国的红色基因,守护共和国的红色血统,何错之有?如果我们不理直气壮的做“红色卫士”,难道我们要做“白色卫士”,抑或“黑色卫士”?如果我们自己对做一名“又红又专”的“红色卫士”都羞于启齿,畏畏缩缩,自己觉得自己见不得人,那也就甭怪别人不拿我们当人了。

 “又红又专”重回官方话语体系 全面清除“精神污染”即将开始?

爱国网民如何才能“又红又专”?

谁也不可能天生就“又红又专”,只有经得起大风大浪的考验,才能慢慢接近“又红又专”。虽然在这个过程中,可能会有一些人迷茫了、颓唐了、堕落了,甚至背叛了信仰,但是,大浪淘沙,更多的人将会在大风大浪中成长。所以毛主席才会说“要培养和造就千百万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虽然一两个人接班人是否会背叛社会主义事业有偶然因素,但有千百万接班人,社会主义的事业就一定会被继承和发扬光大。

这就是辩证法的力量,这就是伟人的预见力和洞察力。

要做到“又红又专”,首先必须要有强烈的中国道路自信,其次还要有深刻的民族忧患意识。自信不是凭空而来,无论是横向对比,还是纵向对比,新中国这六十多年的成就都是足以自豪的,但是光自信不行,还必须要有忧患意识,只有深刻的认识到我们国家目前存在的不足和面临的困难,才能更加脚踏实地。

虽然低姿态、高追求的爱国网民未必就能称得上“又红又专”,但“又红又专”的爱国网民却一定是低姿态、高追求的,也只有这样的爱国网民才能赢得大多数人的认可和尊重。

原标题:“又红又专”重回官方话语体系 全面清除“精神污染”即将开始?

责编:宋雪娇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