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伯特·菲斯克:特朗普对穆斯林世界的讲话充满虚伪和高傲
来源:观察者网 2017/05/29 10:08:46 作者:罗伯特·菲斯克
字号:AA+

导读: 特朗普试图避免用他的旧种族主义“激进伊斯兰极端主义者”(radical Islamic extremist)的口头禅,并试图用“伊斯兰主义极端分子”(Islamist extremist)取代它,但他显然是说溜了口,也说了“伊斯兰教”(Islamic)。因此,他用英语的微妙差异对穆斯林而言,只不过是一个主题的变化:恐怖分子是穆斯林。

【(英国)罗伯特·菲斯克(Robert Fisk)著,观察者网特约译者刘伯松译】

发明了“虚假新闻”一词后,美国“疯狂”的总统对全球穆斯林发表了一个“虚假讲话”。(在5月21日对沙特的首访中)唐纳德·特朗普说,他不是来沙特阿拉伯说教的——但随后却告诉来自世界各地的伊斯兰传教士该说什么、谴责“伊斯兰恐怖主义”,就好像暴力是一个纯粹的穆斯林现象,然后像旧约先知那样宣布他正在“正义与邪恶斗争”之中。没有一句慈悲的话,没有一句怜悯的话,更绝对没有对他去年的种族主义、反穆斯林的演讲道个歉。

英国《独立报》网页截图

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他竟然指责伊朗——而不是伊斯兰国——“加剧点燃派别暴力”,可怜伊朗人民的“绝望”,并要求进一步孤立中东最大的什叶派国家。而就在前一天,伊朗刚刚进行了自由选举,选出自由派改革主义者总统。特朗普还称,伊朗应为“非常不稳定”负责,什叶派真主党应该被谴责,什叶派也门也是如此。特朗普这种智慧让逊尼派的沙特主人们乐得心里暖烘烘的。

这还被CNN宣传为与穆斯林世界“重置”(reset)的演讲呢。对于“重置”,应读为“修复”(repair),但特朗普星期日在利雅得的抨击事实上既不是“重置”也不是“修复”。这是他声称自己不会讲的说教。

“每一次恐怖分子谋杀一个无辜的人,并虚伪地利用上帝的名字,这应该是对每一个信徒的侮辱,”他宣称,完全忽视了——他不得不这样说——沙特阿拉伯,而非伊朗,才是瓦哈比萨拉菲特极端主义的源头,其“恐怖分子”谋杀“无辜的人”。

特朗普试图避免用他的旧种族主义“激进伊斯兰极端主义者”(radical Islamic extremist)的口头禅,并试图用“伊斯兰主义极端分子”(Islamist extremist)取代它,但他显然是说溜了口,也说了“伊斯兰教”(Islamic)。因此,他用英语的微妙差异对穆斯林而言,只不过是一个主题的变化:恐怖分子是穆斯林。

所有这一切,让我们记住,发生在特朗普与沙特阿拉伯的另一场可恶的武器交易(1100亿美元或84.4亿英镑)和卡塔尔提出的、被特朗普猥亵地称为“很多美丽军事装备”的采购。他竟然在拜见教皇前两天说出这样的话——两个星期前,教皇与穆斯林酋长阿兹哈兹在开罗曾经责骂过武器交易商的邪恶。

特朗普对沙特阿拉伯和另外50多个穆斯林国家的领导人说:“我们正在采取一种源于共同价值观和共同利益的原则性现实主义。”但到底是哪些价值观呢?除了武器销售和石油外,美国人还有什么价值观可与砍头的、厌恶女人的、不民主的、独裁的沙特阿拉伯分享?

当特朗普说,“我们的朋友永远不会质疑我们的支持,我们的敌人永远不会怀疑我们的决心”,他的朋友应该是沙特人吗?还是“伊斯兰世界”——那肯定会包括伊朗、叙利亚和也门——以及利比亚等交战中的民兵?至于“敌人”,他谈的是伊斯兰国?还是俄罗斯?还是叙利亚?或伊朗?可它的新当选总统肯定希望与美国和平相处。还是说,特朗普在宣布与世界的逊尼派穆斯林做朋友,同时对叶什派穆斯林表现出敌意——部分穆斯林世界,肯定会有很好的理由如此推断。

总而言之,这就是利雅得讲话的一切。看看这几句话吧:“我们将根据现实世界的结果做出决定——而不是僵化的意识形态。我们将以经验教训为指导,而不是僵化思维的局限。而且,只要有可能,我们将寻求逐步的改革——而不是突然的干预。”

现在让我们解析一下这个小小的恐怖。“基于现实结果的决策”是指残酷的实用主义。“渐进式改革”表示,美国不会为维护人权而采取任何行动,也不会对防止危害人类罪采取任何措施——除非是伊朗、叙利亚、伊拉克什叶派、黎巴嫩真主党或也门什叶派胡斯派人士干的。

这全是关于“伙伴关系”,我们应该这样相信的。这是一个“联盟”。你也打赌将是这样。因为美国不会像在伊拉克和阿富汗那样流血了。阿拉伯人在彼此相互战斗时必须流血,由提供他们所有武器的最大供应商鼓励。因此,特朗普教训说,他们需要担起“他们那部分负担”。阿拉伯人将“团结而强大”,成为“善良的力量”。如果战斗是在“所有宗教体面的人”和“野蛮的罪犯”之间——“善与恶之间”——正如特朗普所推断的,这是重要的,这场战斗不是在“神圣土地”的逊尼派沙特阿拉伯开始的吗?

当特朗普快要说到威胁坏人那部分时——“如果你选择恐怖的道路,你的生命将是空虚的,你的生命将会是短暂的,你的灵魂将被谴责”——他听起来像在给伊斯兰国拟演讲稿。显而易见的是——也毫不奇怪的——特朗普的实际演讲,部分地来说,就是他自己的杰作。正是他试图立下令人嘲笑(而且失败的)、企图禁止7个国家的穆斯林赴美的法律。

总而言之,这可真是一个“重置”。特朗普谈到和平,但又正在帮阿拉伯人准备进行逊尼派-叶什派战争。穆斯林世界的傲慢领袖们,不用说,当美国这个疯狂的总统说完话时,他们热烈鼓掌。但他们是否明白了他话里真正的意思呢?

(作者为英国《独立报》长期驻中东资深记者,本文原名“Donald Trump’s speech to the Muslinm world was filled with hypocrisy and condescension”, The Independent, 2017-05-21)

原标题:罗伯特·菲斯克:特朗普对穆斯林世界的讲话充满虚伪和高傲

责编:胡玲莉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