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疆在线
罗援
罗援,四川省广元市苍溪县人,罗青长之子。少将军衔,军事科学院世界军事研究部副部长、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中国军事科学学会常务理事兼国际军事分会会长。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出生于1950年。全国政协委员、军事科学学会副秘书长、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
作者其他文章
罗援:在隐蔽战线靠什么铸就无名英雄
来源:“华山穹剑”微信公众号 2017/05/30 11:15:56 罗援
字号:AA+
罗援:在隐蔽战线靠什么铸就无名英雄

导读: 隐蔽战线是一个特殊的战场,是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又是我党不可或缺的战场。毛泽东曾经指出,“我们要消灭敌人,就要有两种战争,一种是公开的战争,一种是隐蔽的战争。”

罗援:在隐蔽战线靠什么铸就无名英雄

纪念中央特科暨隐蔽战线九十周年

■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 罗援

今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诞辰九十周年,也恰逢中央特科成立九十周年,我党的公开战线和隐蔽战线交相辉映,成就了建国伟业。

5月23日隐蔽战线的后代们齐聚一堂,缅怀先烈,向隐蔽战线的无名英雄们致以崇高的敬意!

隐蔽战线是一个特殊的战场,是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又是我党不可或缺的战场。毛泽东曾经指出,“我们要消灭敌人,就要有两种战争,一种是公开的战争,一种是隐蔽的战争。”

隐蔽战争中的情工保卫人员有两大关键词:

第一大关键词是“无名”。默默无闻,鲜为人知,鱼翔浅底,丹心素裹,冷月无痕;

徐向前元帅曾经对我父亲讲过:“我们的党史、军史有一个重大缺陷,就是对情报工作反映不够。对于我们这些打了一辈子仗的人来说,都钦佩‘毛泽东用兵真如神’,但‘毛泽东用兵真如神’是以情报为基础的。”

第二个关键词是“英雄”。于无声处听惊雷,于无形处建奇功。他们的一个人甚至能抵敌人雄兵百万。

建国初期,我父亲陪同熊向晖去见周恩来总理。周总理正在宴请原国民党北平谈判代表团成员。邵力子、张治中惊讶地说:“熊老弟,你也起义了?”

周总理哈哈大笑,对他们说:“今天给你们透露一个秘密,向晖同志不是起义而是归队。”

张治中听后说了一句经典的话:“以前只知道打仗,蒋先生不如毛泽东、周恩来;现在才知道搞特务工作,蒋先生也不如毛泽东、周恩来,焉能不败!”

我党的情工人员有八大特质:

一是忠诚。忠诚是对情工人员的本质要求,是我党情工人员的第一特征。隐蔽战线可以说是忠诚与否的考场和试金石。在这个严峻的考验中一些人叛变了,一些人脱党了,但大多数人在血雨腥风的白色恐怖中昂首挺胸,岿然不动。他们是真心英雄。

我党隐蔽战线的无名英雄是一个忠诚的集合体,为信仰而来,为信仰而战,为信仰而死。我听到许多原中调部的老同志讲,他们入部进行的第一堂业务课,就是要做好为革命事业献身的准备,“站着进来,横着出去”。

我党情工人员当中许多人出身于名门望族、达官显宦,但他们不留恋荣华富贵,积极投身革命,其中有蒋介石文胆陈布雷的女儿陈琏、女婿袁永熙(上图)。李敖的二姐称他们与父辈走的是幽明异路,胡耀邦称陈琏为“家庭叛逆,女中豪杰”。

有华北"剿总"司令傅作义的女儿傅冬梅。傅作义曾痛骂女儿不忠、不义。毛泽东则为其证明党籍。

有伪满洲国总理张景惠的儿子张梦实(上图左起为张景惠、儿子张梦实和侄子张绍维)。

有香港总商会会长、道亨银行董事长的女儿董慧(上图右一为其丈夫潘汉年)。

有民族资本家、金融巨子康心之的女儿康岱沙等(上图为康岱沙与邓颖超);他们许多人已经在敌人的营垒中功成名就,享受高官厚禄,但他们仍然义无反顾地投身革命工作。

叶剑英曾经担任过孙中山的卫士,蒋介石的爱将,但仍投身革命,曾参与领导我党我军的情报工作。

他们当中还有救过蒋介石的命,被蒋介石钦点列入黄埔系,号称“赏穿黄马褂的人”的韩练成中将。

有历任蒋介石侍从室主任、徐州司令部参谋长、国防部作战厅厅长、国民党军第22兵团司令等职,导致国民党军处处吃亏,为解放战争胜利作出重大贡献的郭汝瑰中将。

有国民党第十二战区作战处长,称“我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利益,帮助共产党消灭国民党”,被捕后写下:“人生自古谁无死,况复男儿失意时。多少头颅多少血,续成民主自由诗。”从容走向刑场,牺牲时年仅36岁的国民党谢士炎少将(上图)。

有台军参谋次长吴石中将(左),台军第四联勤部主任陈宝仓中将(右),

有蒋介石、宋美龄新生活运动秘书长阎宝航(上图为阎宝航与家人),

有国民党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西安绥靖公署主任,手握几十万重兵、指挥几个兵团的二级上将、“西北王“胡宗南的副官熊向晖(上图为熊向晖与妻子),

有李宗仁、白崇禧的秘书谢和赓(上图),

有傅作义的秘书阎又文,

还有率国民党五十九军两个师、七十七军一个半师共二万三千余官兵起义的“佩剑将军” 张克侠、何基沣(上图)等。

建国后,周恩来总理曾征求韩练成的意见,若以国民党起义将领论,你可授上将,若以共产党员论,你只能授中将,你是要上将,还是要共产党员?韩练成毫不犹豫地回答,我要共产党员。表现了我党情工人员淡泊名利、忠诚于党的品质。

二是无畏。忠诚要以无畏来体现,忠诚要以勇敢来护航,勇者无畏。

董必武同志曾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于是,我党情工人员不顾个人安危,深入龙潭虎穴,他们将生死置之度外,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

他们天天都要面临生死的考验,早上出去,晚上就不知能否再回来。他们不仅要承受心理上的巨大压力,天天要面对敌人的猜疑和叛徒的出卖。上图为与吴石将军同案遭杀害的聂曦烈士被押赴刑场。

而且还可能面对敌人的严刑拷打,身体摧残。老虎凳、辣椒水、竹签、电刑、断肢、裂肤,其残酷不亚于在战场与敌人生死搏杀,在他们身上表现出中国共产党人的另类坚贞。

例如北平五烈士。1946年,在与国民党谈判过程中,叶剑英和李克农等同志先后在国民党军事部门发展了丁行、谢士炎、朱建国、赵良璋、石淳等五位同志为我党的情工人员。

这五位同志当时在国民党要害部门身居要职,谢士炎时任国民党第十一战区长官司令部少将处长、丁行任该司令部少将副处长,其他几位同志也分别担任校、尉级高参,但他们不为高官厚禄所动,在极端危险的环境里为党提供了大量有价值的情报。

1947年底,他们所属的情报组织遭敌人破坏,谢士炎等五位同志相继被捕并被押往南京,历经敌人严刑拷打,坚贞不屈。1948年10月19日,蒋介石亲自下令将他们杀害。在刑场上,他们视死如归,大义凛然,怒斥敌人反共反人民的斑斑劣迹,表现了共产党人的浩然正气和铮铮铁骨(上图)。

再如钟琪、董健民夫妻烈士(上图)。1947年初,党中央为掌握东北战局,派钟琪夫妇携带通讯密码前往敌占区。在他们乘坐的商船被蒋军军舰发现的危急关头,钟琪、董健民夫妇毅然决然作出生死抉择,宁可牺牲全家人的生命,也绝不能让党的机密落入敌人手中。

他们把携带的秘密文件贴在胸前,抱起被敌人弹片击中、不满2岁的孩子,一家三口紧紧搂在一起,跳入波涛汹涌的大海,他们用自己的生命谱写了一曲“誓与密码共存亡”的壮丽悲歌。在浩瀚的大海中,他们的生命获得了永恒。他们的孩子无疑是隐蔽战线牺牲的最年轻的烈士。

还有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主人公李侠的原型李白烈士。他1925年入党,1930年参加红军。1937年受党组织派遣赴上海从事党的秘密电台工作。1948年12月30日,被国民党逮捕。

在狱中,李白拒绝了高官厚禄的利诱,经受了严刑拷打的摧残,但他始终坚贞不屈。1949年5月7日,被国民党秘密杀害,年仅39岁。

还有张露萍等七烈士。张露萍于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9年受党派遣,担任党在国民党军统局的地下党支部书记,在敌人最森严、最机密的特务首脑机关里,构建了党的“红色电台”,获取了许多重要情报。

1940年3月,地下党支部遭到破坏,张露萍等七人被捕,在通向刑场的路上,张露萍领着战友们高唱《国际歌》,悲壮激越的歌声表达了共产党员视死如归的大无畏气概。

临刑前,张露萍和战友们用尽全身的最后力气高呼:“打倒国民党反动派!”“中国共产党万岁!”党的好女儿张露萍壮烈牺牲,年仅24岁。

刘光典两次秘密潜入台湾,在敌人的搜捕中,掘地为穴,以野菜野果充饥,过着类似原始人的生活,在长达4年的时间里坚持斗争。后因叛徒出卖被捕,誓死不降。牺牲时,年仅37岁。

朱枫烈士被国民党特务捕获后,吞金自杀,以死明志。她那张在临行前视死如归的经典照片可称之为隐蔽战线无名英雄的真实写照。

三是奉献。古今中外无间道多为重金收买死士,唯独我党,在解放前,情报工作者大多是自谋职业,自筹资金为党工作。不仅如此,还有的毁家纾难,献出巨额资金做党的经费;

如获取了国民党军事情报部门收集和秘藏的有关德国闪击苏联、日本突袭珍珠港美军基地和日本关东军在中国东北设防部署等三大国际战略情报,并先后供给战时盟国苏联和美国的战略情报家闫宝航(上图右者)的闫家老店;

烈士刘光典生前向党捐黄金十两美金一千元;

于毅夫把家中十根黄金缠在腰上带出来交给党做经费;

王孚自费在自家后院挖地窖,买印刷机印制革命传单,并前后捐赠二十根金条为前线的战士们买金鸡纳霜;

隐藏在汪伪政权核心的“深喉”李时雨(上图)在准备撤离上海前,将家产一幢三层楼别墅和小汽车托赵朴初变卖成二十七根金条交张执一上交党费,这样事例不是少数,对比现在大批党员干部拿着高官厚禄还要贪赃枉法真是反差太大了。

四是慎独。情工人员大多是党组织布下的闲棋冷子,由于情报工作的特殊性、隐蔽性、神秘性、单联性、复杂性,许多情工人员单独深入龙潭虎穴,出入灯红酒绿,但他们出于污泥而不染,洁身自好,保持着共产党人的道德底线和党性自觉。

可以说,一旦当上了情工人员,也就意味着开始了一个与众不同的精神世界,他们每天都是伪装者,每天都要提防敌人的发现,甚至连痛苦也不能向家人倾诉。

如果成功,那就意味着一辈子都要隐姓埋名,没有人知晓他们的功绩。如果失败了,那就意味着牺牲的时候到了。就像无间道中的一句话——在无间地狱中,永生即是最大的痛苦。

为了保守党的机密和保存党中央文献资料的安全,隐蔽战线上的许多无名英雄默默地奉献着,有些人甚至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陈为人是1921年入党的老党员,曾任满洲省委临时省委书记。因工作需要,党组织决定让他负责保管中央文库,在白色恐怖极为严重的恶劣环境下,他带病工作,一度夫人韩慧英被捕,他又与组织失去了联系。在极端危险和困难的情况下,陈为人坚守自己的誓言:以生命来保护党的文献。

为了缩小目标,陈为人通宵达旦地整理文件,将空白纸边剪下来,厚纸换薄纸,大字改小字。为了避免被叛徒认出,陈为人同志不能外出找工作,就节衣缩食,甚至变卖御寒衣物和家中的物件,以支付房租。他克服了种种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终于把党中央文献完好无损地交给了组织。但陈为人同志却因长期缺乏营养,久病不医而献出了38岁的年轻的生命。

阎又文长期潜伏在傅作义身边,上图为1949年2月,阎又文(右一)随傅作义(右三)与周恩来合影。直到解放后都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

以致他的子女(上图)长期背负反动军官后代的恶名,政治前途和生活待遇都受到了很大的影响。阎又文去世35年后,党组织才公开了他的秘密党员身份,我父亲曾引用毛泽东的《咏梅》赞扬他,“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吴石将军潜伏台军高层多年,最后被叛徒出卖英勇就义(上图)。他的骨灰直到1994年才魂归故里。

我父亲为他题词:“要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

五是忍辱。周恩来同志是我党情报战线的卓越领导人,他对我党情工人员提出的要求是“有苦不说,有气不叫”,他不仅是这样说的,而且是这样做的,以自己毕生的经历践行了“相忍为党”的高风亮节。

在我党的历次运动中,几乎百分之百有我党的情工人员被审查,被甄别,我党发生的“冤假错案”也大多集中于情工人员。但他们无怨无悔,忠诚于党。

原南京大学党委书记兼校长匡亚明,在特科时期曾被我们的同志误伤,文革时期又被批斗(上图右一)。当党组织向他道歉时,他说,“没什么,共产党员不仅要在顺境中接受党的考验,更要在逆境中,特别是在误会中接受党的考验”。

潘汉年被冤枉致死,生前留下“天摇地动倒流水,但愿冬寒化早春”等诗句。

一些情工人员面对“冤假错案”以命相搏,以死抗争,以生命表白了对党的忠诚,维护了情工人员的尊严。

他们当中有邹大鹏、王蕴华、许明、关露等等,他们的赤诚之心感天动地,可昭日月。

六是机敏。苏洵的《权书·心术》称:“为将之道,当先治心,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然后可以制利害,可以待敌”。

1931年顾顺章叛变,党中央机关的安危系于千钧一发之际,打入到国民党特务核心部门的钱壮飞机智报警,李克农、陈赓沉着应对,周恩来运筹帷幄,陈云、聂荣臻临机处置,终于化险为夷,保证了党中央机关的安全。否则,中国革命的历史将会重写。

长期潜伏在敌人要害部门的熊向晖、沈安娜也多次遇险,但他们处乱不惊,措置裕如,终于转危为安,不仅保全了自己,而且坚守了阵地。

1963年我情报组织获取国民党特务预谋刺杀刘少奇主席的情报后,周恩来总理亲自指挥,

杨尚昆、孔原坐镇中南海,与前线情报、保卫人员协力合作,破获了“湘江案”,保护了刘主席的安全。上图为习仲勋(左三)与杨尚昆(左四)、孔原(右五)等合影。

在国家领导人出访的行列中,始终有情工、保卫人员如影相随。周恩来总理参加日内瓦会议时,冯铉(上图)就伴随左右。

七是能干。情工人员必须有一招过人的本领赢得敌人的信赖和工作的便利,同时为自己开展情报工作涂上保护色。

沈安娜凭着每分钟200字的记录速度和一手好字,很快就在浙江省政府机关站稳了脚跟,得到了当时国民党浙江省政府主席朱家骅的信任。

上图为1948年4月14日发表在南京《中央日报》上的照片显示,主席台中央正在讲话的是蒋介石,沈安娜就坐在他左后方埋头记录。

我党的情报“前三杰”(上图)和“后三杰”都是凭借自己出众的才华而打入敌人的核心机要部门。

李强正是凭着自己的学识,为我党制造出第一部电台。

涂作潮更是凭着过硬的业务技术,多次攻克难关,保证了我党永不消失电波的畅通(上图为涂作潮与家人)。

八是互助。陈云同志曾评价说,中央特科是在周恩来同志直接领导下的党的战斗堡垒,是一个有战斗力的白区党的地下组织。

我党的情报组织其实就是一个命运共同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如果没有无数烈士守口如瓶,舍生取义,舍己救人,就不会有我党情报事业的发展,我党的许多关键性情工人员就会有性命之忧。

比如,如果没有阎宝航的舍身相救,徐仲航在国民党的狱中就很难躲过一劫;同样如果没有徐仲航的舍命保护,沈安娜也很难全身而退。

同样,如果没有陈忠经、申键的扶持掩护,熊向晖也有可能暴露(上图为陈忠经、申键、熊向晖)。

正是在白色恐怖的严峻考验下,我党的情工人员结下了生死相依,患难与共的战友情谊,这种情谊不是亲人胜似亲人,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我党的情报队伍中会出现“我家的表叔数不尽”“假夫妻真同志”的现象,这既是一种掩护,也是一种过命的信托。

被毛泽东戏称为“我党特务头子”的吴德峰、戚元德夫妇(上图),是我的父母(罗青长、杜希健)进入情报生涯的引路人和婚姻的见证人,两家一直以表亲相称。

李克农省吃俭用,把自己节省下来的营养品分给我的大哥(上图左起罗青长、李克农和我大哥罗抗)。

我党情工人员的特质还有许多,我只能择其要者,归纳这么几点。

毛泽东曾对我父亲讲过,今后革命胜利了应该给我们情报战线的无名英雄们发一个大大的奖章。

很多无名英雄没能盼来这枚奖章就早早地离开了我们。他们的名字无人知晓,但他们的功绩永世长存!

原标题:罗援:在隐蔽战线靠什么铸就无名英雄

责编:宋雪娇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