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疆在线
林爱玥
在新浪微博中有时会写些时事评论,幸运的得到一些朋友的喜欢,如《中国公知十日谈》,《请做这个伟大时代的守护者》等,附庸风雅,喜欢舞文弄墨,通过文字表达守公正,斥邪恶的心声。
作者其他文章
警惕公知的制度幼稚病
来源:林爱玥微信公众号 2017/06/01 10:05:44 林爱玥
字号:AA+
警惕公知的制度幼稚病

导读: 当下有很多公知言必称“制度”,任何事情,只要发生在中国,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经过公知这么三转两倒一加工,最后都逃不开“制度问题”这个原罪。

警惕公知的制度幼稚病

当下有很多公知言必称“制度”,任何事情,只要发生在中国,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经过公知这么三转两倒一加工,最后都逃不开“制度问题”这个原罪。在公知的嘴里,“制度”仿佛就是灵丹妙药,好像只要有了他们心目中的“制度”,中国当前的一切问题都会在分分钟就解决了,只要有了“制度”从此就真的“十三亿神州尽舜尧”了,那么“制度”真的有那么神奇吗?

不管“制度”神奇不神奇,但是既然公知整天把“制度”挂在嘴边,似乎离开制度,他们就无法呼吸了,那么我们就来一起看看,这“制度”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人类社会的发展功分为五个阶段,即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社会主义社会是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在不同的社会阶段也有着不同的社会制度,公知们口中的制度想必不会是前三个阶段的制度,所以其实有意义的答案也就两个,资本主义制度和社会主义制度。而不管大小公知,只要一提起社会主义制度无一例外都咬牙切齿,所以很显然,他们口中的制度是资本主义制度,即他们念兹在兹的“宪政”。所以我们在这里只对资本主义制度进行简单的分析,看看这“宪政”是否如公知们所描绘的大饼那么美好。

所谓“宪政”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1、立法权、行政权和司法权的三权分立制度

这个制度可以说是“宪政”的核心内容,也是中国公知整天翻过来覆过去讲得最多的东西,可是事实上我们知道,任何时间,任何实行三权分立的国家都无法做到三权真正的“分立”,行政权对于立法权和司法权的影响和干涉是不可避免的。所以,公知们一再强调“司法独立”其实只是他们想独立而已,如果真像资本主义国家那样严格意义上的三权分立中的“司法独立”那样,林叔叔管保那些“死磕”律师会第一个跳出来哭爹喊娘,因为我们如果以为当前中国的腐败只存在于官商勾结那就太天真了,律师与法官勾结的黑幕同样让人触目惊心。近来曝光的越来越多的“死磕”律师两头通吃的案例已经再清楚不过的说明了这点。

2、“宪政”的形式

这里主要分为君主立宪制和共和制,而共和制又分为两种:议会制和总统制。

公知们每当听到红歌就会瞬间呼吸急促,恨不得在听到的那一秒就当场昏死过去,但是他们却对日本用《君之代》、英国用《天佑女王》这样赤裸裸的为皇权唱赞歌的歌曲作为国歌表现出了极大的宽容,也没见他们把那些唱国歌的日本人、英国人称为“奴才”。何况,众所周知,红歌并不全是歌颂主席和共产党的,一样有大量歌颂劳动人民的红歌,可惜,公知们对这一切视而不见,只要有人哪怕轻轻哼唱两句红歌,马上就会被他们扣上“文革余孽”的帽子,这种近乎人格分裂的双重标准让人不得不大呼不可思议。

至于共和制我们以总统制为例,无论是哪个美国总统,一律是中国公知舔菊的对象,可是他们却忘了,肯尼迪就是惨死在美国人自己的手里,是美国总统的安保有问题?显然不是,美国直到现在依然对肯尼迪的死讳莫如深,任何知道肯尼迪死因内情的人也一个接一个的“意外”死亡,只说明了一件事,美国总统只是前台的一个傀儡,他们听话的时候还好,如果不听话,将会被毫不留情的干掉,干掉他们就像杀死一条狗那样稀松平常。这样的总统,这样的总统制,不提也罢。[page]

3、“宪政”的政党制度

一般分为两类,两党制和多党制

公知们成天鼓吹多党制,其实简单概括起来就是“共产党下台,让我来”,但是无论是两党制还是多党制,这些真的就好吗?显然事实不是如此,更多时候,各个政党之间只是在比谁更烂而已,很多人以为多党制就解决贪腐问题了,林叔叔不能不鄙视他们见识太少了,他们竟然连贝卢斯科尼都没听过?如果真的没听过,那是无知,如果听过却假装没听过,那则是无耻。

4、“宪政”的选举制

这里就包含了很多人耳朵都听出茧子的“一人一票”,那么“一人一票”就真的那么神奇吗?事实上在大多数实行“一人一票”的国家,这“一人一票”的“票”是可以用“票子”直接衡量的,这样导致的结果简单明了,最后当选的要么是有钱人,要么是有钱人的代言人,而不可能有第三种可能。

所以,以上几点分析下来,这“宪政”显然没有那么公知们描绘的那么美好,但是话说回来,这样的制度设计,多少还是有一定优越性的,起码没人否认其比封建制度优越,但是这样的“制度”就能必然带来“民主、自由、人权”吗?这世界上难道真的有“普世的价值”吗?如果真的有“普世价值”,那么其与“制度”之间有必然的内在关联吗?

公知们只要一提资本主义国家的“美好”就离不开美国、日本等国家,却决口不会提印度、埃及、泰国等国家,只要一提“专制”制度的“罪恶”就离不开朝鲜、以及曾经的伊拉克等国家并借此影射中国(大多数公知和他们的粉丝不一样,他们实在是没有破口大骂的勇气和胆量)却决口不提沙特、阿联酋等国家,这里并不是公知们的眼神不好,而是实在是因为他们内心的虚弱,他们不是不愿把话说全,而是不敢,因为他们知道,只要把话说全了,说透了,他们鼓吹的那一套“民主宪政”“普世价值”就不得不寿终正寝了。其实,无论什么制度,都是由人制定更是由人实施的,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完美的制度的话,那前提是这个世界上有完美的人,而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理由很简单,因为如果说“制度”可以带来公知口中的“普世价值”的话,那按理印度就不应该成为一个“强奸之国”,更不会成为一个贪腐遍地的国家,贪腐作为全世界的难题和通病,而在公知的嘴里贪腐却是社会主义的“特产”,岂不是自欺欺人?

如果说“制度”可以带来“普世价值”,那么穆尔西到现在应该还是埃及的总统,就算他不是,那起码也不该是被“赶”下台,而应该是被“选”下台的。为何把总统赶下台在公知们的嘴里也是“民主的胜利”呢?如果军人通过政变上台是民主的胜利,是“宪政”精神的体现,那么卡扎菲却为何又成了公知口中的独裁者了呢?他是不是死的太冤了点?

我们再来看看现在的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历史上有几个不是强盗?美、英、法、德、日等国家,有一个算一个,哪一个不是在历史上对其他国家巧取豪夺,犯下过不可饶恕的罪行?居然有人天真的以为那些国家是因为“民主自由”而强大的,实在是让人齿冷啊。典型的如美国,直到今天,美国不依然是一副强盗嘴脸吗?哪来的“民主、自由、人权”啊?如果说美国公然侵略伊拉克和利比亚推翻萨达姆和卡扎菲政权是为了“民主自由”的话,那么伊拉克和利比亚今天只会比当初更乱更加民不聊生,美国怎么忙着撤军呢?这不是坑人吗?说好的“民主自由人权”的“普世价值”呢?[page]

可能有人又要说美国只是“对外狠,对内民主”,那么事实如此吗?如果美国真的对内“民主”,搞全民监听又该怎么解释?这一点上还是中国的茅于轼先生给予了美国政府最伟大的帮助,他替美国政府解释说这一切是为了反恐……茅于轼先生本以为这一舔舔到美国人的G点上了,但他恐怕想不到的是,如果美国政府真听到他这么说,非一大耳刮子抽死他不可,因为这样说不等于让美国政府承认他们把全体美国人都当成潜在的恐怖分子了吗?

其次,如果美国政府真的对内“民主”,可敬又可怜的斯诺登先生的遭遇又该如何解释?可怜的斯诺登先生就因为说了几句真话,竟然就被美国政府全球通缉和追杀,相信在将来斯诺登先生不出意外的会死于一场“意外”,这就是“民主、自由、人权”的号称“人类的希望”的美利坚政府的真实嘴脸,可叹中国的公知们还执意舔菊,至死方休,奈何中国公知的口号就是“专注舔菊,值得信赖”,可笑、可怜、可耻啊。

很多时候林叔叔真的很奇怪,身为中国人的公知们为何哪个国家都敢爱(朝鲜除外),就是绝不会爱中国?他们整日里高呼“卖国有理,爱国有罪”的动机到底是什么。

说到这里,我们再来说说这样的一个公知眼里能“挽救”中国的“宪政”在中国真的有可行性吗?

在中国,村一级的行政单位的村长选举可以被看作某种意义上的“一人一票”,那么按照公知们的理论,这些选出来的村长们是应该代表了投票给他们的群众了,然而事实如此吗?显然不是,这些年曝光了多少依靠金钱和暴力当选进而作威作福的村长?当然了,这只是冰山一角,因为没有被曝光的只会比已经曝光的要多得多。所以,显然,所谓的“一人一票”只是一个美丽的谎言而已。

其次多党制在中国行得通吗?很多无知无耻之徒总在说只要中国实行多党制就好了,他们竟然以为中国没有实行过多党制。所以,无耻与无知真的是孪生姊妹,在民国的时候,中国的多党制不是搞得很红火吗?结果如何呢?整个国家四分五裂,战火连绵,民不聊生,今天居然有人想重复那段历史,这样的人对国家的危害性可想而知。这些人不除,中国梦的实现恐怕永远只是痴人说梦。

林叔叔才疏学浅,关于这方面太多的话也不想说了,但就林叔叔这样一个见识浅薄,阅历有限的平庸之人都能知道资本主义那一套在中国行不通,那些自认为智商高人一等,不仅无限接近而是直接高达250的公知们居然会不知道?

那么现在林叔叔再来说说为何中国要走特色社会主义道路。

关于社会主义制度方面的理论林叔叔在这里就不介绍了,相信大家课本上学的远比林叔叔知道的要更加全面。当然,社会主义制度的形式也是很多样的,例如公知们提起来就咬牙切齿的朝鲜的社会主义制度,当然,朝鲜可能确实存在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但是沙特、阿联酋等国家就制度上来说,和朝鲜有什么区别呢?区别无非在于前者不愿意听美国的话,而后者因为愿意为美国鞍前马后一下子就从“专制”变为“民主、自由”的典范而已。这点在伊朗身上表现的不是最明显吗?上世纪70年代末期伊朗人推翻了独裁政府按理说是朝“自由民主”迈出了一大步,但奈何在美国眼里,却从一个“友邦”一下子变成了“邪恶国家”,讽刺啊。

因为资本主义在中国根本行不通,这是外因和内因两个方面决定的,所以中国必须走社会主义道路,而中国当前实行的是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之所以强调特色,是因为任何事物都需要因地制宜,不断的自我完善。这个世界上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无论是马克思主义还是毛泽东思想都应该与时俱进,所以改革就显得非常必要,但是既然是改革,就不能保证不犯错误,因此我们必须在坚持社会主义制度的前提下,不断的改革,并在改革的过程中坚持真理,修正错误。[page]

那么中国这么多年的改革效果如何呢?在林叔叔看来,改革的成就是有目共睹的,中国的经济突飞猛进,人民的生活水平有了极大的甚至质的提高,这是我们无论如何都应该肯定的成就,但是我们也不能因此就否认改革带来的一系列问题,如越来越严重的贪腐问题、两极分化问题等等,对于这些问题的解决与否将决定我们这个党的人心向背。特别是越来越高的房价,几乎已经高到让普通老百姓绝望的地步,虽然政府也一再强调要控制房价,奈何房价就像脱缰的野马那样,完全控制不了,让人不得不怀疑这房价是政府不能还是不想控制。而就在今年,房价刚刚出现点回落,人民刚刚看到点希望的时候,我们看到的却是从上到下的各个政府在忙着研究如何“救市”,这到底算个怎么回事?

既然我们爱这个国家,真心拥护这个主席缔造且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宗旨的党,我们就应该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该表扬的时候表扬,该批评的时候就批评。“奸臣”我们当然不做,但是更不能当一个只会歌功颂德的“弄臣”,因为本质上来讲,“弄臣”和“奸臣”并无区别,甚至比“奸臣”更坏。

在改革三十多年取得让世界瞩目的经济发展成果之后,我们是否该暂时停下来好好看看我们走过的路呢?在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之后,虽然“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不能动摇,但是是否也该考虑下比经济更重要的政治问题?林叔叔说要重视政治问题,并不是说要恢复前三十年那样的一切“政治挂帅”、“以阶级斗争为纲”等等,我们不能从一个极端走向另外一个极端,而是说应该好好静下心来处理下改革开放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当前中国意识形态领域混乱,信仰空洞缺失,所以中国当前最重要的不是什么GDP,而是“外争国权、内惩国贼”,因为后者关系到这个国家的生死存亡,也只有这样,改革开放的经济成果才能真正的惠及每一个普通民众。

不难想象,如果这个国家再对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国家一味低声下气的委曲求全,人民会对这个国家多么绝望。林叔叔直到现在依然不能理解救美国怎么就成了救中国了呢?美国从各个方面对中国颐指气使,围追堵截,就算不跟美国划清界限也起码应该虚与委蛇吧?当然比“外争国权”更重要的是“内惩国贼”,那么哪些人是国贼呢?首先毫无疑问贪官是国贼,这应该是共识,但贪官说破天了也就只是国家的蛀虫而已,虽然蛀虫有大有小,不惩处不足以平民愤,但贪官未必就都卖国,比不卖国的贪官更可恨也更应该清除的是那些卖国的贪官和那些吃里扒外,里通外国的公知,这些第五纵队一天到晚扇阴风点鬼火,居然没有任何代价,岂不怪哉?当今世界,惟一能容忍对自己国家的开国领袖、社会制度尽情谩骂侮辱的恐怕也就只有中国了,呜呼,可悲啊。

所以,那些以为“制度”可以“救”中国的人无疑患上了制度幼稚病,就算有制度可以“救”中国,当前来说,也是社会主义制度而不是所谓的“宪政”,但是这个社会主义制度应该是以追求共同富裕为目标的社会主义制度,而不是其他,社会主义的本质是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如果两极分化越来越严重,那还是社会主义制度吗?如果情势继续恶化,难免会让人民有“换换手气”的冲动,如果真有那天的话,中华民族将不得不面临又一次深重的苦难,但愿天佑中华,让社会主义的朗朗乾坤在中华大地早日恢复吧。

原标题:警惕制度幼稚病

责编:杜文俐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