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吉布提建补给基地面临的挑战及应对措施
来源:明危东非观察 2017/06/04 11:10:47 作者:姜恒昆 周军
字号:AA+

导读: 中国目前将吉布提基地定位为具有单一功能的“后勤基地”,这种界定主要出于保护中国的“海上”利益,但未来基地需要维护的利益及利益主体将渐趋多元化。

2016年初,中国宣布在吉布提建立首个海外后勤补给基地,引发广泛关注和争论。中国在吉布提建补给基地是综合考虑“天时、地利、人和”后做出的决定,天时即现有的护航和人道主义援助,地利即吉布提的特殊战略位置,人和即持实用主义的吉布提欢迎中国驻军。尽管如此,中国在吉布提建补给基地仍可能对中国与吉布提、非洲之角乃至有关大国间的关系产生较大影响,而这种影响也会对中国自身产生反作用。总体而言,中国在吉布提建设补给基地可能会面临一定的安全风险和不确定因素。

一、吉国内稳定但仍存安全风险

整体而言,吉布提国内国际环境相对稳定,我在吉建补给基地不存在重大安全风险。首先,吉布提政局比较稳定。虽然地处局势动荡的非洲之角,但吉布提却是“和平的绿洲”,其长期稳定的局势是吸引多国驻军的主要原因。独立以来吉布提仅在1991年发生过内战,即北部的阿法尔族因不满南部伊萨族的统治而发动的战争。1994年底全国和解后,吉布提的权力关系得到调整和确定(总统来自南部的伊萨族,总理来自北部的阿法尔族),前反叛组织也加入了由执政党“争取进步联盟”主导的“总统多数联盟”,这极大推动了吉布提的政治稳定。

其次,有关驻军国为吉布提提供安全保护。对小国吉布提而言,引入外国驻军很大程度上是出于自身安全的考虑。法、美、日多国军队的存在,本身就是吉布提防止外部入侵的重要保障。根据1977年与吉布提签署的军事合作协定,在吉布提的法国空军负责保卫吉布提空域主权和航空安全,同时培训吉布提安全部队,以此换取法国在吉布提驻军。吉布提军事基地是法国军队规模最大的海外基地,也是法国保持大国影响力的重要支撑;吉布提勒莫尼耶军营是美国在非洲的唯一永久性军事基地,是美国对“伊斯兰国”和索马里青年党等恐怖组织采取行动的战略支撑点。吉布提的稳定对法国和美国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此外,吉布提还拥有埃塞俄比亚的坚定支持。埃厄战争(1998-2000年)之后,埃塞失去了厄立特里亚的出海口,埃厄关系处于“不战不和”的状态,这使吉布提成为埃塞的唯一出海口。目前,埃塞85%的贸易都是经由吉布提港出口。随着吉埃铁路的贯通,吉布提对埃塞的重要性进一步提升。因此,埃塞不会允许对本国如此重要的国家出现内乱。

当然,吉布提也存在一定的安全风险,这主要源于其临近不稳定的非洲之角和也门及国际海运黄金水道。由于积极配合美国和法国的反恐行动,吉布提成为恐怖组织的眼中钉。2014年5月24日,吉布提市中心一处外国人常去的餐馆发生两起自杀性爆炸,造成1人死亡、多人受伤。索马里青年党宣称对此袭击事件负责,并表示将继续对吉布提本地人和外国人实施类似袭击。由于恐怖主义的袭击目标具有不确定性,即使补给基地本身遭恐怖袭击的可能性较小,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走进吉布提,中国企业和公民承受的恐怖袭击风险将会逐渐增大。

二、吉国内的政治不稳定因素

中国企业对吉布提政府走新加坡式发展道路起到了关键作用,这使吉布提政府和人民对中国持友好态度。尽管如此,中国在吉布提建设补给基地仍需谨慎对待吉国内的政治不稳定因素。吉布提的两大族群即伊萨人和阿法尔人之间的权力分配问题和经济发展不平衡,仍然是其最大的政治不稳定因素。吉布提的经济重心在位于南方的首都吉布提市及周围地区,北部地区的经济则相对落,这导致南部伊萨人和北部阿法尔人的关系长期敏感。在这种情况下,一旦外国驻军出现负面问题,很容易成为反对派批评现政府政策及执政能力的议题。

当然,对吉布提当地社区来说,中国海军在吉布提常驻不仅能给当地带来就业机会,而且可促进当地消费。因此,吉布提各族基本不会反对中国在吉建设军港。尽管如此,中国方面仍需多与当地社区互动,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为其提供帮助,从而提前化解可能的政治风险。

三、大国博弈带来的压力

一旦中国的保障基地建成,吉布提港口将集结联合国安理会五常中的三个成员(美、法、中)。另外,三个积极申请加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国家也在吉布提有自己的利益。日本自卫队已经在此驻军,德国海军经常停靠补给,而视印度洋为传统势力范围的印度则向来就对中国的军事力量保持高度关注。鉴于此,我们有理由相信吉布提将成为大国角力的新场所。

图片.png

中国海军入驻吉布提港并非特立独行。吉布提是美国在非洲之角和阿拉伯半岛反恐的大后方,是法国军事力量的训练和投放基地,是欧盟国家打击亚丁湾海盗的重要保障,也是日本维护海外利益的重要依托。由此看来,中国的行为与其他各国并无不同。此外,相关各方至少在维护该地区海洋通道安全上存在共同利益。

在吉布提设立补给基地给中国带来的挑战在于这一行为开启了中国外交的新时代,以及随之而来的一系列压力和不确定性。不管中国首个海外基地是“军事”基地还是“后勤保障”基地,这一行为本身会触动相关国家的“奶酪”,从而引发其对中国战略意图的担忧,及国际舆论对中国战略意图的猜测。对吉布提的前宗主国法国而言,中国驻军将进一步稀释法国的传统影响力;美国可能将中国在吉布提驻军视为中国在军事方面正式与美国展开全球影响力竞争;印度一直担心中国会在印度洋一带建立包围印度的“珍珠链”,并挑战印度在印度洋地区主导权,印方可能会将中国在吉布提建立基地与这一担忧挂钩;中日两国在打击海盗、维护亚丁湾和索马里海域安全方面存在共同利益,但中日在钓鱼岛等问题上的争端可能会转化为两国在海外各个领域的竞争,日方可能借此炒作中国军事威胁论,进一步解除对自卫队的限制。

这种战略利益上的冲突与功能领域的共同利益并存的局面,将导致中国与各相关国家的竞争与合作关系出现变数。至少可以确定,这些大国间的相互博弈会转化为国际舆论的竞争,一旦西方国家主导的国际媒体,特别是中国的潜在对手日本和印度对发动舆论攻势,中国至少在短期内会面对被动甚至不利局面。

四、应对措施

针对上述三方面的可能挑战,我需及早制定相关应对措施,有效化解潜在风险。

安全保障方面,虽然彼此存在战略利益上的冲突,但中国与美、法、日等国在打击海盗等功能领域存在共同利益。因此,中国可在功能领域加强与各驻军国家合作,同时利用自己的基地,为其他需求国提供便利,共担安全风险。

在与东道国及地区国家的关系方面,除加强与吉布提各政治力量的接触外,由于中国补给基地的存在不仅有利于埃塞的出海口安全,而且对维护中国在吉、埃两国的投资安全具有重要作用,中国可利用吉埃战略依赖关系及中埃友好关系,建立稳定的三方政治、经济和军事合作机制,从而形成牢固的中-吉-埃利益共同体。此外,中国应在中非安全合作框架下,积极支持非洲的和平与安全建设,并重点支持总部在埃塞的非盟,及总部在吉布提的东非政府间发展组织即“伊加特”,为中国的未来驻军创造良好的地区氛围。

大国关系方面,中方应加强与美、法等国的互动,主动通过各种双边和多边机制阐释中方观点,避免美、日、印结盟或出现共同对抗中国的局面。鉴于国际舆论压力是中国在吉布提建补给基地的主要不利因素,我应主动开展有关中国海外驻军的公共外交活动,重点争取非洲方面的支持。必要时,我应设立公共关系部门,致力于消除非洲方面的质疑。

媒体宣传上,中国媒体应主动与非洲媒体互动,加强中非媒体在安全议题上的交流与合作;针对国际舆论,我应更多发挥民间组织和学术机构的公共外交只能,通过联合研究、主题研讨等民间交流方式,解释并化解可能的国际舆论压力。

在满足他方需求方面,中国需要对基地功能的未来拓展做一长远规划,并积极考虑他国舰船的补给问题。中国目前将吉布提基地定位为具有单一功能的“后勤基地”,这种界定主要出于保护中国的“海上”利益,但未来基地需要维护的利益及利益主体将渐趋多元化。在如何满足他方的需求方面,美国的吉布提军事基地的发展历程可为中国提供有益的借鉴。

原标题:中国在吉布提建补给基地面临的挑战及应对措施

责编:胡玲莉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