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尼亚为何要关闭达达布难民营?
来源:明危东非观察 2017/06/06 15:06:07
字号:AA+

导读: 在肯尼亚达达布难民营存在这样一群人,他们没有国籍,既不属于出生地肯尼亚,也不属于祖籍地索马里,他们或许可以称为“联合国难民署的孩子”。

2016年5月,一则肯尼亚新闻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关注和争议。肯尼亚政府宣布,鉴于难民对肯尼亚经济、安全、环境等方面造成了严重负担,肯尼亚不会继续收容索马里难民,并计划于2016年11月30日关闭达达布(Dadaab)难民营。决定一出,招致国际社会大量批评。迫于压力,2016年11月,肯尼亚政府转而宣布,“基于人道主义”考虑,将达达布难民营关闭期限延迟6个月。可是,眼看离达达布难民营关闭的时间越来越近,国际社会和难民的忧虑再次加重。所幸,2017年2月肯尼亚高等法院的“一纸裁决”宣布“关闭计划”违宪,将继续保留此难民营,不会将难民营中的难民送回他们遭受战乱的家乡。至此,达达布难民营关闭风波暂时告一段落,不过该营地的存续问题将继续牵动各方的神经。

牵动各方的达达布难民营

在肯尼亚达达布难民营存在这样一群人,他们没有国籍,既不属于出生地肯尼亚,也不属于祖籍地索马里,他们或许可以称为“联合国难民署的孩子”。

这些人出生在肯尼亚,但不被肯尼亚所接受;这些人的父母来自索马里,但是不愿意返回冲突和动荡的索马里;这些人只能静静地等待着被联合国难民署安置:也许被安置到第三国,也许被要求搬离达达布难民营至别的难民营,也许重新被当地社区所接受,也许被命令必须迁回索马里。

总之,谁也不知道这群人的未来命运如何。这群人便是索马里难民,由于规模巨大,这些索马里难民牵动着各方的神经。

达达布难民营位于肯尼亚东北部的贫瘠地区,距离索马里边境90千米,由联合国难民署和肯尼亚政府于1992年合作设立。达达布难民营由5个庞大分营地组成,分别为哈加德拉营地(Hagadera)、达伽哈莱营地(Dagahaley)、伊福营地(Ifo)、伊福二区营地(Ifo 2)、坎比奥斯营地(Kambioos)。

其中哈加德拉营为最大的分营地,该难民营旨在为逃避索马里内战和饥荒的难民提供短期的庇护,最初设计接纳能力为9万人,但由于受到索马里内战的影响,大批难民为躲避战乱和旱灾涌入肯尼亚,人数最多时高达50万人,名副其实地成为全球第一大难民营。

为了减轻难民给肯尼亚带来的压力,肯尼亚政府于2013年与索马里和联合国难民署签订三方协议,决定将达达布难民营的索马里难民陆续遣返回国。自2014年12月8日至2017年3月15日,联合国下属机构通过陆路运输车队和救援航班帮助达达布难民营中约57329名索马里难民返乡。

尽管如此,达达布难民营难民规模依旧庞大。据联合国难民署2017年4月1日收集的最新数据显示,达达布难民营目前注册登记了24.5126万名索马里难民,共近56626户家庭。

肯尼亚政府为何要关闭达达布难民营

肯尼亚政府试图关闭达达布难民营,大体上出于安全、经济和社会三个方面的考虑。

安全原因。肯尼亚的国内安全和达达布难民营内的安全问题是肯尼亚政府考虑达达布难民营存续问题的最大顾虑。

首先,由索马里青年党组织的恐袭事件导致肯尼亚国内安全局势恶化。2013年9月,肯尼亚发生震惊世界的韦斯特盖特商场袭击案,2015年4月,青年党袭击了靠近索马里边境的加里萨大学。加里萨大学与达达布营地同属一个地区,加里萨大屠杀因此成为“关闭计划”的直接导火索。从“内罗毕枪击案”到“加里萨大屠杀”,肯尼亚政府对索马里难民的责难从未停止。肯尼亚政府将索马里青年党的威胁视为继续开放难民营的风险之一,为了防止极端组织以难民营为掩护而谋划袭击,肯尼亚政府坚持要关闭达达布难民营以保障国内安全。

其次,达达布难民营自身也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达达布难民营多年来一直不断有爆炸案发生。例如,2011年11月,两名来自“无国界医生组织”(MSF)的西班牙援助人员被绑架;同年12月,肯尼亚达达布难民营中一名索马里难民领导人在返回住所时遭到不明身份的人开枪射击,由于伤势过重,这名难民领导人在第二天早上送往肯尼亚首都内罗毕急救途中身亡;12月中旬,营地中又接连发生爆炸事件。

经济原因。2011年,肯尼亚经历了通货膨胀、货币贬值加剧的问题,经济发展受到严重影响。为解决严峻的通胀压力,肯尼亚多次提高贷款利率。2011年12月1日,肯尼亚央行将基准贷款利率从16.5%提高到18%,这距离上一次将基准贷款利率从11%大幅提高到16.5%仅相隔一个月。经济发展受挫的同时,对达达布难民营的安保和管理投入成本却只增不减。对肯尼亚政府而言,达达布难民营已成为肯尼亚经济发展的“拖油瓶”。因此,2012年,肯尼亚政府就曾以“经济”的考虑要关闭营地。

社会原因。首先,国际社会削减对达达布难民营难民的援助产生了严重的社会隐患。庞大的难民人口,加上严重的资金短缺,联合国机构已经无力承担长时间的救援服务。自2010年以来,联合国难民署对达达布难民营的资助已经从每年人均223美元下降到148美元(其中包含了食物部分)。2015年,世界粮食计划署将达达布难民营的口粮削减了30%。联合国机构削减资助和食品配额的做法使得难民营中那些依靠粮食援助维生的民众认为这是逼迫他们离开的方式之一,会产生非常严重的社会隐患。

其次,达达布难民营内有大量的年轻人没有工作,也没有技术,这些群体被肯尼亚政府认为是导致犯罪率升高的因素之一。另外,达达布难民营内缺乏干净的饮用水和卫生设施,生存空间拥挤、生存环境恶劣,疾病传播的风险大增。2015年12月,达达布难民营爆发霍乱疫情,导致10人死亡,近1000人感染。如若非卫生机构及卫生人员的及时控制,疫情将会在难民营内及国内其他地区大范围传播,后果不堪设想。

达达布难民营的存在给肯尼亚政府带来难以解决的安全困境和伦理困境。对于索马里难民而言,达达布难民营是他们的避难天堂,肯尼亚政府有道义上的责任接受这些难民。可是对于肯尼亚政府而言,达达布难民营不仅带来沉重的经济负担和社会问题,还成为青年党的温床和培养基地,严重威胁着肯尼亚的国家安全。出于人道主义、难民规模、稳定边境、国际舆论压力等考虑,肯尼亚政府短期内不会关闭达达布难民营。然而,从维护国家安全角度考虑,关闭达达布难民营可以极大缓解青年党的威胁,因而不排除肯尼亚政府采取逐步遣返索马里难民的做法。

原标题:肯尼亚为何要关闭达达布难民营?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