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00字长文告诉你们,为什么不要幻想推翻中国
来源:进击的熊儿子 2017/06/08 11:52:15 作者:进击的熊儿子
字号:AA+

导读: 中国向来不缺乏世界主义,我们向来以宽广的胸襟和平等多赢的态度去面对这个世界。但是,对于夹满私货,充斥着伪善和强权思维的“世界主义”,一眼将其识破并毫不留情地加以驳斥,也是我们义不容辞的事情。

想灭掉一个党派,可以很简单;想灭掉一个为民着想的党派,也不是没有可乘之机;但是,想灭掉一个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且时刻不忘自净的党派,恐怕就难以实现了。

想颠覆一个政府,或许并不难;想颠覆一个强有力的政府,或许…也可以实现;但是,想颠覆一个强有力且受人民拥护的政府,就远不是那样容易了。

征服一个国家也不难,征服一个强大国家历史上也不是没发生过。但,若想征服一个具有完整文化体系且站在时代的风口浪尖正在崛起的强大国家,历史上还很少有过实例。

消灭一个民族也不难,但消灭一个具有强大凝聚力的民族比较难,消灭一个集智慧与强大凝聚力的民族难上加难。

同样,让一种文化消失也不难,难的是摧毁一个文明。当然,如果你想摧毁的是一个具有优良传承性,且拥有强大包容性、凝聚力和生命力的文明,便是难于上青天了。

有人会问:如果上述这些【最难搞定】的条件聚集到了一起会怎么样呢?答案再简单不过——你将看到一个由难以搞定的民族建立的难以搞定的国家。

事实上,放眼全球,这样最难搞定的国家其实并不只有一个,但可以肯定的是,中国是其中之一。

但这毫不妨碍有人不遗余力地打着颠覆和推翻中国的算盘,原因同样非常简单——只有当你跪着的时候,这个世界才可以是一团和气的,因为那些挥刀宰割你的既得利益者皆是喜笑颜开,而你又不敢说什么。

当然,被宰割者没几个想拥有这样的“和气”,所以,其必然要竭力站起来,而在这一过程中,那些赚的盆满钵满的既得利益者也就必然要面对利益上的损害,这对他们而言是绝不能接受的:你翻身做主了,我们从谁身上攫取利益去?

于是,他们开始拿出各类手段变着花样打压你——在你挣扎着起身的时候,他们会不遗余力地把你按在地上;如果按不住,就用钞票和手腕制裁你,孤立你,同时试着利诱你。若再不得法,他们便会拿出扩音器唱衰你,说你的坏话,试图以这种方法让你自己失掉自信……一句话,他们万万不能看到有人在他们面前站起来。

而这些恰恰就是中国过去近两百年来所经历的东西。

但有趣的是,即便是在一众既得利益者胜算最大的时候,他们也终没能在中国的土地上取得彻底的成功;时至今日,这个国家挺过了几乎所有的打压手段,甚至连唱衰也愈发没有市场了——“中国要完”喊了几十年,非但没完,而且越喊中国越强,直到今天已经没人敢小瞧这个世界东方的大国了。

虽然那些想着把中国送进天堂的人依旧在不遗余力地重复着他们的一贯套路,还不时“推陈出新”一番,但除了在中国舆论场上掀起各种喧嚣之外,似乎并没有取得他们想看到的诸如在俄国和中东地区的效果,尽管他们在中国进行的这方面的投入并不少。当然不是说他们这一套在中国就全部奏效,但起码,距离他们的预期目标相差甚远。

那么,这是为什么?今天,我们就替那些想搞定我们的人动动脑子,想一想他们为什么一直没有成功,或者说,中国为什么如此“难搞”。

▌你们说的,我们都有,而且还可能更好

■ 如果说,50年前,那些不怀好意者还可以在他们最知名的刊物上大肆指责中国贫穷落后;

■ 那么到了30年前,他们便将话题的重点转向了中国同他们的经济差距上;

■ 10年前,经济唱衰也不奏效了,他们于是又拿技术领域的问题说事;

■ 当中国在科学技术领域奋起直追,乃至在一些领域确立领先地位和强大国际竞争力的时候,他们于是又吹嘘起了所谓的“国民素质”和“生活质量”,但没有多久再次被事实抽了脸蛋。

是的,中国一直在进步,创造了一系列令人瞩目的奇迹,这样他们可诟病的东西也就越来越少,虽然中国自身在发展过程中依旧会在客观上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是解决问题的速度和效率已是以往难以相比的了。

这就让他们越发觉得,靠咬死某一具体的事物不放来对中国进行唱衰并以此使中国人丧失自信力,沦为西方价值观的策略已经越来越不靠谱,而且极易于不久后在飞速发展的中国面前遭致无比的尴尬,毕竟,他们说我们没有的东西,我们很快便会拥有,甚至还会做的更好。

那怎么办?所幸,他们还剩一个极其稳妥的手段——在国际社会主导话语权。毕竟,生在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的他们,曾频频抓住绝佳的历史机遇,并由此一度主导国际秩序。

而这所带来的结果之一就是他们可以用自己的声音在这颗星球上定义什么是【民主】、什么是【自由】、什么是【人权】和【法治】,什么又是【政治正确】;尽管他们做的许多事情和他们定义的内容并没有太大关系,过去在风帆战列舰时代是这样,现在在这个遍布电子设备,特别方便进行各类监听活动的时代也是这样。

但这无关紧要,因为即便如此,也完全不妨碍他们和他们的追随者们去给他们不喜欢的人和让他们无从获利的人加以“不民主”、“不自由”、“无法治”、“奴才”等一系列罪名。

关键是这一系列东西还是万能的,毕竟只要有负面新闻就可以这样套上去,把一切归咎于攻击对象的“体制问题”。

如此岂不美哉?

事实上,这种惯用套路放到现在也是爷爷级别的了——当年他们对世界上第一批红色政权如此,之前对那些已经被颠覆的不听话的国家如此,如今对中国也是如此。

更何况,在经历了上世纪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国际共运陷入低潮后,他们的这一套路更是得到了进一步的强化,以至于进入了“灭国于无形”的境地。

“阿拉伯之春”招致的战火烧得正旺,乌克兰动荡的局势下又出现了他们的影子。以“民主自由”的名义,他们似乎总能颠覆一个又一个与他们价值观不符的国家。

但是,在中国这里,他们碰壁了。

以至于现在,他们在唱衰民生、经济、科学技术等而不得的情况下,遇事便高呼“不民主”、“不自由”、“体制问题”时,非但越来越没有市场,而且还招致了越来越多中国民众的反感。

为什么这种屡试不爽的套路在中国也开始碰壁?原因也不难想到,同样如本节小标题一样——你们说的,我们都有,而且还可能更好。

这句话在中国人对民主和自由的追求上同样适用。

在他们的论调中很常见的一点便是将“中国文化不具备民主的土壤”,“中国思想是奴性思想”,“中国人不具备公民意识”等作为中国应当全盘西化、完全套用西式民主的理由,于此对应自然称西式民主是真正的、唯一的民主,而支持西式民主,自然就是公民意识的提现。

他们甚至给出了这样一种理由:因为中国经历了极长时间的封建社会,故而奴化思想是根深蒂固的,不似西方社会那样“开化”,也就体会不到“民主”和“自由”。

然而事实上果真如此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只需对基本的历史知识稍加浏览便不难发现,中国人的内心世界里是从不缺乏对独立与自由的渴望的,而且,中国人民也从未甘愿做过奴隶。

正如那篇著名的知乎回答所述:

天破了,自己炼石来补;

洪水来了,不问先知,自己挖河渠疏通;

疾病流行,不求神迹,自己试药自己治;

在东海淹死了就把东海填平,被太阳暴晒的就把太阳射下来;

谁愿意做拣选的石子就让他去吧,谁愿意做俯伏的羔羊也让他去吧; 谁愿意跪天子跪权臣就让他去吧,谁想不问苍生问鬼神也让他去吧;

斧头劈开的天地之间,到处都是不愿做奴隶的人。

这就是这个民族不可亵渎的东西。

没错,这就是这个民族不可亵渎的东西——自爱自立,自强不息。

这种不可亵渎的东西,并不存在于某座神坛之上,也不存在于哪个帝王的宫殿中,更不存在于某些老爷们的宅邸里,那么它存在于何方?

我们也说不清楚,或许因为它无处不在吧:

■ 它可以存在于上古神话的天马行空里,也可以存在于文人墨客的笔走龙蛇间;

■ 它可以是竹林七贤的放荡轻狂,也可以是陶渊明的飘然闲适;

■ 它可以是范仲淹的忧与乐,也可以是文天祥的生与死;

■ 它可以是《石头记》满纸的荒唐言,也可以是《水浒传》豪迈的一声吼……

■ 它在由千千万万短衣帮们耕作出的广袤土地上生长,化作辛亥的一声炮响,又化作南昌的一面红旗;在这个国家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它聚则是中华民族最后一股元气,散则成足以燎原的漫天星火;到了黎明前最黑的夜,它便是启明星,是红色的激流,是那轮即将升起的红日……

一句话,在这片土地上长大的人们,他们多是不会看着别人的眼色弯下脊梁的,如果有,则必将成为众矢之的,为世世代代所不齿。

历史已经多次证明了这一点,这些人至今还被挂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就是因为他们亵渎了某种不能亵渎的东西。

诚然,中国经历了漫长的封建社会,也有过太多的皇帝和老爷,但是比起上述这些,他们算得了什么呢?他们虽然被尊为天子和大人,龙袍加身,冠冕齐整,也被扶上庙堂,加以顶礼膜拜,看上去那样的不可一世,也或许执掌生杀大权,无限接近于封神。

他们中也不乏有人自称天下是他自己的。

然而即便如此,有些话却仍被这些统治者们忌惮了千年之久,譬如“养民也惠”、“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上服度则六亲固”、“水可载舟,亦可覆舟”、“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云云。

故而他们大多数人虽是荣华富贵极尽奢靡,但却也有怕的东西,只不过他们将自己所怕的藏得很深,又包装了一番,以“仁”、“圣明”、“恩德”等面目示人。

但明眼人一看便知,这些不过他们是在极不情愿地守着那一丝赖以自保的底线,是他们对千千万万民众挥之不去的那一份敬畏。

当然有人着实突破了底线,将这般敬畏轻蔑地抹去,那么他的下场一定很惨,事实总是如此:

从武王伐纣到国人暴动,从“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到“苍天已死黄天当立”从“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到“譬如辽东死,斩头何所伤”;从“等贵贱,均田免粮”到“有田同耕,有钱同使”……无不可以看出,当人民的怒火烧起来的时候,纵使你世代为君,或权倾朝野,或富甲一方,又如何能够平息?

这是自古以来就已经存在的教训,警示着后世每一任执政者,千万别得罪了最普通的老百姓。

可以说,在任何时候,千千万万的中国人都没有甘愿去做一辈子奴隶,他们始终没有放弃靠斗争追求美好生活的权利,且在必要的时候行使它。中国,可以说是农民起义最频发的国家。

当然,由于时代的局限,当人民的怒火烧光了无道者的尸骸后,他们往往会选择下一个能肩负起大任的人来做下一个统治者;这样,封建的人治模式依然还在,下一个无道者总还有可能出现,但这不能归咎于这些来自于社会底层的中国人,毕竟奔走于田埂间的生活让他们对世界缺乏一种宏观的思考。

但同样,这种根植于灵魂深处永不为奴的精神与对美好生活的渴望,也让他们十分热衷于接受进步的事物。

这还要从那群海外归来的游子们振臂一呼说起:

那次他们回来,告诉了这群朴素的人什么是世界潮流,为什么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于是他们再次揭竿而起,给了风雨飘摇中的封建帝制最后一击。

后来,这群朴素的人也不尽然是农民了,他们有的走进了工厂,有的做起了小生意,这时候德先生和赛先生来了,告诉了他们理想的社会应当是怎样的,告诉了他们要为何而奋斗,告诉了他们皇帝虽然没有了,但是老爷和强盗仍在。

于是,他们勇敢地拿起了武器,同老爷和强盗们展开战斗。再后来,强盗也被赶走了,这群朴素的人也终汇聚为难以抵挡的红色激流,他们狂奔着,激荡着,碰撞着,冲垮阻挡在前面的一切。

看着那一堆又一堆在火中化作灰烬的地契,看着总统府上最后的刈旗,这群朴素的人,终于爽朗的笑了。是啊,他们才是这个国家历史的主体,皇帝、老爷和强盗们比起他们又算得了什么呢?

红色的激流,多么熟悉的字眼啊!原来,这群朴素的人,才是这个民族最不可亵渎的东西的承载者啊。

中国真的不适合民主吗?中国真的没有自由吗?中国人真的奴性十足吗?不不不,相反,孜孜不倦地追求这些这是刻在中国人灵魂深处不可磨灭的东西,只不过我们不将这些挂在嘴边,也不去将自己的价值观上升到“绝对的真理”再强加给别人。

我们有属于我们的表达方法,这是一种东方智慧、东方哲学,只不过由于二百年前的衰颓,我们错失了那次宝贵的历史机遇,让这种智慧被占据主流的话语遮盖了光芒,从而不那么耀眼罢了。

但是我们有胆量和魄力将我们关于反抗的故事写进自己的历史,作为一种荣耀向后人讲述。其实纵观中国历史,俨然就是一部反抗压迫,创造美好生活,然后再反抗,再创造美好生活的历史,而不是所谓“没有民主”、“不懂自由”的历史。

所以,这种发自灵魂深处的自信,又怎能是强行植入的虚荣和谄媚所能代替的?至于那些试图为我们植入这些思想的人所宣扬的关于奴性的“论据”,不过是当年的皇帝、老爷和强盗们试图给这个民族戴上的枷锁而已,比起这个国家的主体,这些又算得了什么?

很戏剧,不是吗?就连那些不怀好意者认为我们最不应该拥有的东西,我们居然也有,而且某种程度上还做得更好。

水可载舟,亦可覆舟,亦可赛艇。这个民族如水一般的灵魂,亦可赛艇啊……

▌可怕可敬的凝聚力:从治水谈起

有人一定会问,这个话题为什么要从治水开始?因为这是很多民族自古便经常从事的,极具代表性且可以反映诸多问题的大灾难应急处置活动。看一个民族治水,便可观其凝聚力与精神风貌。

在这个星球上,水永远是生命的源泉,最早建立文明的地方,往往都接受着大型水系的滋养。中华民族就是这样一个生于大河之畔的民族,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长江与黄河如一青一黄两条巨龙蜿蜒横亘,奔腾不息——这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千百年来,两条大河用其甘甜的乳汁,哺育着龙的儿女。

然而,龙有逆鳞,触之则怒,巨龙的怒气,恰是那滚滚而来的洪水。

这种怒气对于人类而言显得太过猛烈,洪水所经之处,无论城池,村庄还是农田,皆成一片泽国。看着养育自己的河水无情地将自己赖以为生的家园吞噬,人们起先多是无可奈何,唯有嗟伤,只得待洪水自行退去后再收拾残破的家园,然后在下一场洪灾中接着被击垮。直到四千年前,一个名叫禹的人出现,使得这样的情形从根本上发生了改变。

在禹所处的那个时代,洪水再次漫过河堤,当人们认为被毁灭的命运将再次降临的时候,禹却仍然保持着那份果敢。从他的口中,人们第一次听说洪水是可以被战胜的,人类在洪水面前不一定非要做待宰的羔羊。

深知洪水威力的人们一开始当然不敢相信,只是在绝望之后,为求舍命一搏,随禹一同举起了手中的铜镐。在治水的过程中,禹开始教授人们如何疏通河道,如何开源引流,如何加固堤坝……渐渐地,人们发现禹给出的方案开始奏效。

禹在外治水十三年,期间三过家门而不入,以至于他的孩子长大了却不知道父亲的模样,然而,洪水却在人们的抗击下一点点退去。

大禹治水或许是中国历史上有记载的第一项大型水利工程,它让这个民族就此明白了一个道理:面对洪水,人所扮演的角色远远不只是受害者,更可以使抵抗者、战斗者、改造者。

其实,并不是所有人都拥有大禹那般的胆魄。面对浩浩荡荡的河面,面对奔涌翻腾的浪花,人们时常会觉得自己太过渺小,也更愿意在这种时候将自然的喜怒归结于神的意志。这样的事例并不少见——古埃及人为祈求尼罗河可以给予他们肥沃的泥土,便将河中的鳄鱼奉为尊神加以膜拜,每逢节日,甚至会选取最美貌的少女投入河中,献祭河神。

几千年来,他们在河边修建了大大小小不计其数的神殿,然而尼罗河却并非全然如他们所愿。

但是,说起中华民族对于江河所做的,则远远不只是沉铁牛、修庙宇、燃香烛之类。在我们看来,这些更像是一种美好的祝福,而落到实处的,则是靠一斧一凿,一锨一镐在高山与大川之间錾刻下的属于这个民族的史诗。

中国人向来追求天人合一的境界,当天行无道,不再能够与人相合的时候,我们更乐意凭借自己的智慧与力量与之博弈,使之与人相合,恢复那种美妙的和谐,而不是一味求神拜佛。

这或许是中华民族最不可战胜的地方。这种极具胆略与气魄的思维,归根结底是由这个民族灵魂深处的自立与自强所支撑的。而将无形无色的水加以引导,借其势,趋其利,避其害,显然就是这种思想在实践中的成功运用。

所以,在很多年之后,大禹便成了这个民族的一座精神丰碑,治水的英雄们也始终没有在这片土地上绝迹,他们以超凡的智慧与精湛的技艺同喜怒无常的自然相搏击,守护着中华民族的安宁与幸福:

■ 李冰沉石江心修都江堰,昔日蛮荒的川蜀之地就此成为令人神往的天府之国;

■ 东汉王景开凿山阜,建立水门,一平鲁豫地区长达六十余年的黄河水患;

■ 苏东坡任职徐州期间,面对来势汹汹的洪水,筑长堤九百余丈,亲自带领军民抵御天灾……

同洪水的斗争,在中华民族的历史上贯穿始终。

当时间的车轮驶过1998年,凶猛的洪水再次裹挟着泥沙以空前的破坏力向这片土地发起了冲击。这一次,洪灾更猛,但治水的英雄仍在,而当洪水与英雄交锋的那一刻,这个国家的历史也就再次奏响动人心魄的壮歌。

这是在江汉大堤最危急的时刻,坚守在龙王庙闸口的16位党员用生命最为担保所立下的,那时他们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誓与大堤共存亡。

还记得穿行在泥浆中的那一抹有一抹迷彩绿吗?

在人们慌忙撤离的那些日子里,他们却义无返顾地冲上决口的堤坝。最美的逆行,总是在他们身上上演——他们始终铭记着自己肩负的使命。

■ 那年,重型设备还无法开到大堤上去,于是他们亲自跳到泥水中,用自己的身躯阻挡着洪水的冲击,靠手拿肩扛将防洪沙袋运到最需要的地方;

■ 那年,在洪水中挣扎的人们,因为他们的到来而看到了生的希望,事实上,这么多年来,他们走到哪里,就把生的希望带到了哪里。

■ 那些年,“万众一心、众志成城,不怕困难、顽强拼搏,坚韧不拔、敢于胜利”使他们用生命在捍卫的信条,风声雨声涛声,声声入耳;雨水血水汗水,水水相溶。

这是对他们的战斗最为精辟的总结。

“人还在,因为有人在换命!”一个当年参加过抗洪的老兵这样感叹。

谁说不是呢?他们就是那样一群换命的人?!

当他们离开的时候,一同离去的是肆虐已久的洪灾。这次,治水的英雄们再一次赢了,赢的是那样艰辛。与古时的先辈们相比,这群英雄更不愿意在大战告捷之前轻言撤兵,他们更乐意战斗到最后一个人。

一位老兵这样回忆他们离去时的情景:

“后来,洪水退了,部队撤回。那天,官兵告别嘉鱼城。街道上,赶来送行的百姓挤得水泄不通,车队动弹不得。我坐在一辆指挥车里,数不清的巴掌拍击着车窗。摇下车窗,数不清的手伸进来,往车里塞鸡蛋、苹果、面包……车窗打开,再难关上。当军车远离人群,我发现这些食物填满了后座,淹没了我的膝盖。下车时,腿都拔不出来。战车能载重,载不动,这多情。那是百姓们的一片心!军人用命换命,百姓以心换心。”

是的,他们的心始终与百姓在一起。

那次抗洪,还有一幅照片永远留在人们的记忆里。送别抗洪战士的站台上,军列就要出发,一名将军凝望车窗,看着身上泥巴还没有洗净的士兵们,情不自禁,泪光闪烁。

不禁想起在抗美援朝的时候,“联合国军”曾在他们印刷的传单上这样问我们:“拿人的身躯能把河流阻塞吗?”那时,他们认为自己就是河流,他们认为我们无法回答这个问题。或许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几十年后,他们所质问的这支军队给了他们一个再直接不过的答案——可以的,完全可以的,只要人民需要。

事实正是如此,在这个民族悠久的历史中,向来有不止一个治水的英雄,也有着千千万万自立自强,用于同天与地搏击的人民群众。

英雄本身也出自群众之中,受群众支持,又带领群众去改造这个世界。看看这群可爱的人儿吧,他们不盲从于神,但乐于对自身的命运发出美好祝福,他们不屈服于命,相信辛勤的劳动终能换来最丰满的收获,他们不固步自封,却又懂得知足常乐、应天合人的道理。

于是,他们也就拥有了可以雕刻山河的双手,也就有了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也就能够将一片泽国转化为万顷良田。他们并不是神,但是他们创造的一切,又远非神迹可以相比。

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

——毛泽东

在过去的一年里,洪水又一次对这个民族发起挑战,这次,治水的英雄们依旧如期出现,战斗在洪峰之上。

必须承认,观中华民族治水,足见其从不是一个喜欢单打独斗的民族,而是团结一致,举全国之力应对天灾。面对滚滚洪水,我们不蛮干,不冒进,不懈怠,不退缩,我们既有以命换命的勇气,也有疏堵结合的智慧,我们懂得顺应规律,却又饱含改造世界的热情。

总之,坐以待毙从不是这个民族能够轻言的字眼,面对难关,我们总能合力将主观能动性发挥到最大——若天真有绝人之路,那我们也非得自己走出一条不可。

治水如此,移山呢?也如此,灭火呢?当然也如此,防疫呢?抗震呢?御敌呢?怕都是如此吧。

想想吧,03年抗击非典,08年汶川地震,15年天津事件……这些事情犹如发生于昨日,再想想当年那些严阵以待的医生们,那些在废墟间穿梭的军人们,那些创造了最美逆行的消防员们,对了,还有带着厚厚纱布口罩严格执行消毒命令的我们、攥着零钱站在捐款箱前的我们、那一夜默默为同胞祈福的我们……灾难固然让人心痛,然而在痛定思痛后,我们发现,我们在灾难中表现出的一切又实在令人感动。

来看一组数据吧,以汶川地震为例:

地震发生后一小时,驻灾区附近的部队就出动16000余人,在第一时间担负抗灾救灾任务。

仅2008年5月13日一天,部队就组织出动22架军用运输机,调用民用客机12架,在恶劣气候条件下不间断飞行79架次,成功将1.1万多名官兵输送到成都附近的4个机场。

震后72小时之内,先后调集陆海空及武警部队,共14.6万人,多路多方向昼夜兼程向地震中心开进。军队在桥毁路断、余震不断的情况下跋山涉水向灾区挺近。

据民政局资料显示,仅地震后半年内,全国为5·12汶川地震灾区募集款物762.14亿元,其中捐款652亿元,超过了1996年至2007年全国接收的救灾捐赠款物的总和(累计557亿元,其中捐款420亿元),打破了中国捐赠史上的纪录。

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发表的《中国的减灾行动》白皮书显示,四川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后,中国公众、企业和社会组织参与紧急救援,深入灾区的国内外志愿者队伍达300万人以上,在后方参与抗震救灾的志愿者人数达1000万以上。合计1300万余人。

震后,中国政府宣布投入一万亿元人民币进行灾区重建。2012年,汶川地震灾后第四个年头,时任四川省省长蒋巨峰宣布灾区重建完成。

……

这里,每一组数据单独拿出来,都可以被称作是奇迹,如果这些数据放在一起,就是足以让所有人为之感动的奇迹。而这样的奇迹,中华民族创造过很多次。

还记得那名叫龚忠诚的乞丐吗?他被誉为“世上最感人的乞丐”。

当时在广州华乐街的支援抗震救灾募捐活动中,因小儿麻痹症导致残疾,靠行乞为生的龚忠诚来到现场说:“我要捐款。”他从碗中捐出几个硬币,因行动不便让警察帮他捐款,但警察似乎知道他捐钱意义不同,坚持让他亲手捐。现场工作人员担心他不够钱吃饭,告诉他可以不捐,他回答“我还行”、“我还有钱。”

随后,他又从口袋掏出了几十元,放在募捐箱。没想到,两天后他又来到捐赠现场,把身上的近10元零钱全部投入捐款箱。几天后,他又分别在火车站附近两次捐款。前后四次捐款,合计金额在100多元。可以肯定的是,他每次都是将当天乞讨所得全部拿出。

而在汶川地震后,如龚忠诚这样尽己所能慷慨捐助灾区的乞丐并不在少数。

如果在一场国难面前,连挣扎在温饱线上的行乞者都可以放弃一次吃饱饭的机会,为这个国家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的话,那么这整个国家所呈现出的,必然是数不清的诗史般的壮举。

这就是中国人面对难关时的样子:可怕而可敬。

由此向前,回望那段热情洋溢的岁月,那时尽管我们刚刚建国,甚至没有站稳脚跟,然而面对大军压境,我们就敢雄赳赳气昂昂地跨过鸭绿江,在严寒中同号称世界第一强的军队作战;

再向前,黑云压城的时候,原本势不两立的两支队伍就可以暂时放弃前嫌走向合作,在从林海雪原到热带丛林的广袤战场上同强敌展开了长达八年之久的厮杀。

那些年,我们并不强大,但我们仍旧创造着奇迹。

有人问:为什么中国会具有如此强大的动员力?我想这一切或许已经不能单纯的归结到一个国家的动员能力之上了,而是直接体现了一个国家公民们令人叹服的社会责任感与一个民族的强大凝聚力。否则,就是再高效的动员,也很难达到这般效果。

还记得那句古话吗?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一点,中国人真正做到了。

▌不愿称霸的人

一种很俗套的观点认为:【强】与【霸】似乎天生存在着某种必然的联系,一个国家强了,往往就要去称霸,去做些损人利己的事情,去以欺凌弱者的方式攫取暴利。且这种观点具有很强的事实依据:历史上凡实现了【强】的国家,基本随之走上了【霸】的道路。那些想方设法让中国倒下的不怀好意者如此,甚至中国古代的某些时期也会如此——去搞个会盟,顺便谋划一下逐鹿中原的事情。

于是基于这种很俗套的观点,不怀好意者又得出了另一个武断的观点:

■ 你强,那就是国强必霸;我强,那就是实力担当;

■ 你爱国,那就是民粹愤青;我爱国,那才叫情操高尚。

如果谈起我们把中东搅得一团糟,进行监听活动,和小弟们带头不遵守国际公约什么的,倒也无所谓,反正我们主导着国际社会的话语权嘛。

他们的这种论调,从本质上说是基于一种被他们称作“世界主义”的东西,听起来也是极伟光正的——做任何事情,都要打上为了世界,为了全人类的标签。这种大实话本身没什么毛病,但是作为当今国际秩序的主导者,他们想在其中夹带私货也是极其简单的,具体操作方法如下:

首先,打死都要坚称自己是站在全人类的利益上考虑问题,是代表了全人类的利益,然后,就可以堂而皇之地抢占道德的制高点,将符合自身利益需求的东西说成是“人类利益”,反之就是“和全世界作对”,就是“反人类”。

于是下面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既然我们无法消灭爱国主义,又无法除去你们的民族自信,让你们乖乖跪下,那我们就用这种办法在道德层面给你们定性,以全人类的名义给你们泼下一盆脏水。

■ 你们不是宣传爱国吗?好,你就是民粹;

■ 你们不是立场鲜明地维护国家利益吗?好,你们这就是不管别国死活;

■ 你们不是对我们表达不满吗?好,你们就是纳粹,就是法西斯,就是要挑战国际社会的公序良俗。

■ 除非你站在我们的立场上,多考虑考虑我们的利益,那我们也不会吝啬对你们的赞美的。

■ 于是,讲述共和国成长历程的兔漫,一言不合就可以给打成军国主义;

■ 一带一路的互利共赢战略规划,不假思索就可以给安上对外扩张的帽子;

■ 对非洲的援助与合作,就更可以按BBC的说法,直接说是中国单方面攫取利益……

谈爱国谈强国,一句话,你们都是纳粹主义。再问为什么,很简单——当年纳粹也宣传过爱国和民族自豪,所以宣传这些就是纳粹。

总之,这些“仁慈”的“世界主义者”认为,只要能激起你国民众斗志和民族自豪感的东西,那是万万要不得的,统统纳粹的干活。

他们为此找了一个看起来很体面的理由:我们是为了世界和平,我们是站在全人类的角度看待问题,所以说我们就比你国爱国主义层次高,你国这一套就是和全人类过不去。

至于兔漫的内容究竟传达的是什么,中国在奉行怎样的外交政策,中国是否进行过野心勃勃的扩张,闭口不谈就是,反正噱头已经造出来了,他们才不希望有人去仔细推敲呢;当然,如果有,一句“纳粹”或者“霸权”骂过去就行了。

先前搞的火热的帝吧出征FB,果不其然又让那波人歇斯底里了一番——

■ 中国青年素质低下,破坏他国网络环境;

■ 中国青年在外国网民丢脸;

■ 中国青年法西斯倾向严重

640 (1)

然而,现实情况大家都已经看到了,此次出征,我国大陆青年维护国家统一的决心被体现得淋漓尽致,他们敏捷的思维,让人叫绝的创意,朝气蓬勃的张力,让世界在网络上再一次认识了中国青年

而这恰恰是某些人所深恶痛绝的,然而他们发现,从打压到唱衰在这种时候都不好使了,于是,他们只好拿出这种虚伪的“世界主义视角”,试图挽回一点面子。

而他们所做的远不止这些。

前些日子,中国第二艘航母终于下水了,这本来是一件乐事,可有人非要说,从这艘新航母上,他们看到了累累白骨。他们的理由很简单,你造航母,你就是称霸,你就是侵略,你就是法西斯,你就是帝国主义……

他们甚至将德、日的失败同中国进行类比,认为中国追求自强的路就是法西斯帝国的膨胀之路,然而,他们从不去提这样一点:德、日的失败真正原因并不在于强,而在于其毫无底线的侵略与突破底线的杀戮最终引起了全人类的公愤,让所有人都起而诛之。

但是中国从来不是这样,过去不是,未来也不会是。我们并不是个喜欢侵略别人的国家,我们要做的,只是具备足够的能力以拒敌于国门之外。

■ 如果自强也可以作为走向侵略道路的标志,那二战时期为抵抗侵略而开足马力进行的工业生产算什么?

■ 如果制造航母也可以被视作法西斯国家的行为,那当年在太平洋上痛击法西斯的航母算什么?

■ 如果因为某种武器可以被用于侵略,就断定武器的使用者也具有强大侵略性,那拿着缴获日军步枪作战的八路军战士又算什么?

说到这里,或许不少看官们已经明白了,所谓“世界主义”,压根就不是真正意义的世界主义,说白了不就是那波人以前惯用的双重标准吗?只不过是新瓶装上旧酒,套了件“人类利益”的马甲,把“我和你”,换成了“全人类和你”而已。

可话又说回来了,全世界六七十亿人口,我国这十几亿就不包括在其中吗?让国家富强,让人们过上好日子,这等于给全世界五分之一的人解决了问题,所以你能说爱国主义求强求富和人类利益不是统一的吗?是是是,法西斯政权曾经是打着爱国强过得的幌子搞扩张侵略,然而你能说爱国强国就是法西斯吗?

全球没有哪个国家不赞同爱国主义吧,没哪个国家不愿意强大吧,更何况,我国在这条崛起之路上,可一直是坚持和平多边,互惠互利的对外方略,既不巧取豪夺,也不横行称霸。

所以,不是我们的锅,我们坚决不背,不管给我们扣锅的人是穿着“为了全人类”的马甲还是别的什么。

不过必须要说明的是,我们从来不反对真正意义上的世界主义的,相反,我们为这个世界做了很多好事,不信——

■ 看看我们派出的维和部队,军容之严整工作之高效历来广受好评;

■ 再看我们的“和平方舟”医院船,沿途每停一处,必悬壶济世行医救人;

■ 还有当年坚守在埃博拉病毒肆虐区的中国大夫们;

■ 还有大批大批援助非洲的食品和钢材,为世界上最贫穷的人解决燃眉之急……

如果这样都被称作是“法西斯”,“霸权”的话,那可真叫“我若为魔,天下无佛”了。

是的,我们就是一群不愿称霸的人,尽管我们在【强】的道路上高歌猛进,但和平崛起才是我们的发展模式。

中国向来不缺乏世界主义,我们向来以宽广的胸襟和平等多赢的态度去面对这个世界。但是,对于夹满私货,充斥着伪善和强权思维的“世界主义”,一眼将其识破并毫不留情地加以驳斥,也是我们义不容辞的事情。如果你问起最好的驳斥是什么,我觉得,那些得到中国各项援助的黑哥们的笑脸就是。

走在自强之路上,不能因为不怀好意者的说三道四就前后顾忌,自缚手脚。毕竟,他们永远也不会去为你多想一分——他们更多的是去考虑怎么盘剥你。那么我们要做的,就是偏不去如其所愿,偏要把腰杆挺得更直,更加自信的走下去。这样,他们在聒噪的同时,就只剩下无能为力了。

对了,突然想起蒙内铁路已经通车了。

不管某些人想不想看见这一幕,这都是事实。

为这一具有开创性的和平的发展模式欢呼吧!

原标题:【自信中国】12000字长文告诉你们,为什么不要幻想推翻中国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