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前官员罗思义:特雷莎·梅一定遇到了假的大选!
来源:观察者网 2017/06/11 09:58:37 作者:罗思义
字号:AA+

导读: 特雷莎·梅错误地认为,科尔宾所领导的工党的新左翼政策不得民心。因此,提前举行大选对她来说是胜券在握。但她的如意算盘都落空了。一直奉行新自由主义政策的盎格鲁-撒克逊国家——英美都在陷入重大政治动荡,危机的根源是经济缓慢增长。

特雷莎·梅的保守党在英国大选中输掉大多数议会席位,不仅将对欧洲国家和世界形势产生重大影响,而且对中国和国际政治而言,也有重要的警示意义。特别是:

这证明盎格鲁-撒克逊国家——英国和美国政治动荡仍在继续;

这将增加英国与欧盟就脱欧或脱欧后是否留在欧盟单一市场谈判的难度;

这印证了以英国工党党魁科尔宾为代表的西方左派的崛起;

这说明,经济形势对舆论的影响大于媒体。

因此,下文来分析英国大选结果,以了解这些教训的意义所在。

特雷莎·梅的地位将被削弱

特雷莎·梅提前举行大选,一方面是因为她想在议会中获取更大优势,增强她与欧盟就脱欧谈判的底气;另一方面,她想巩固自己的地位。她错误地认为,科尔宾所领导的工党的新左翼政策不得民心。因此,提前举行大选对她来说是胜券在握。但她的如意算盘都落空了。

保守党失去议会绝对多数席位,令其现在不得不依赖信奉基督教新教的极右翼政党——北爱尔兰的民主统一党(Democratic Unionist Party)。后者极端反对堕胎,支持诸如红手保卫者(Red Hand Commando)这样的新教恐怖组织。

即使民主统一党愿意与保守派结盟,组成新政府,两者席位加起来仅比650个议会席位的多数席位多7席;

欧盟领导人清楚地看到,特雷莎在选举中遭受重挫。因此,他们与特雷莎进行脱欧谈判时会有进一步讨价还价的余地。

科尔宾领导下的左翼的工党远非不受欢迎,本次选举他们获得的选票增加了10%,他们新增的席位也是从保守党手中抢得。

支持保守党的媒体在选后公开承认,特雷莎的地位将被削弱。如下所示,《泰晤士报》的头版标题是“梅的投票梦魇”(May's poll nightmare);《每日邮报》的标题则为“豪赌输了,梅的处境不妙”(Theresa on the ropes as her big gamble backfires);《每日星报》的标题为“梅的豪赌令保守党一败涂地 "(Mayhem as Tory gamble fails)。

《泰晤士报》的头版标题是“梅的投票梦魇”(May's poll nightmare)

《每日邮报》的标题则为“豪赌输了,梅的处境不妙”

《每日星报》的标题为“梅的豪赌令保守党一败涂地 "(Mayhem as Tory gamble fails)。

《太阳报》直接用特蕾莎的名字来调侃:特蕾莎·沮丧梅(Theresa Dismay)

盎格鲁-撒克逊国家政治动荡

英国大选后引发的新一波政治危机,只不过是盎格鲁-撒克逊国家——英国和美国新近的一系列政治危机的一个缩影而已。

英国去年举行脱欧公投是一种非理性的经济政策;

特朗普击败共和党心仪的人选成为该党总统候选人,令一直看衰他的大部分美国主流媒体和政治势力大跌眼镜,选后双方也一直水火不容。这引发了危机和冲突:从选前到现在美国情报机构和媒体一直指责俄罗斯干预大选,特朗普罢免联邦调查局(FBI)局长,美国国会调查特朗普亲信,《纽约时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等美国主要媒体抱团频频攻击特朗普,以逼迫后者下台;

特雷莎在大选中遭受惨败。

简言之,一直奉行新自由主义政策的盎格鲁-撒克逊国家陷入重大政治动荡。正如拙文《 IMF预言发达国家陷入大停滞 中国怎么走?》 所分析的,危机的根源是盎格鲁-撒克逊国家经济缓慢增长。

继马克龙成功击败反欧盟党派的勒庞当选法国总统,接下来几乎可以肯定默克尔会赢得即将到来的德国大选,盎格鲁-撒克逊国家新的危机会接踵而来。

G7峰会后默克尔和特朗普之间的公开冲突证实,德国无意屈服于美国的压力。随后,欧盟采取地缘政治措施巩固其地位:印度总理莫迪和中国总理李克强同一周内相继将到访德国,马克龙邀请俄罗斯总统普京访问法国(这是马克龙和默克尔共同协商的结果)。特雷莎在大选遭受重挫,也可视为德国的胜利。

美国国会针对特朗普的数起调查,以及美国媒体集体反对特朗普,说明美国政治动荡仍将继续。鉴于大选后保守党在议会只有微弱多数席位,英国政治动荡同样仍将继续。

特雷莎地位被削弱将影响她与欧盟的谈判

特雷莎地位被削弱,将对她与欧盟的谈判造成直接影响。考虑到有些中国读者对欧盟的组织结构,以及谈判中的一些关键问题缺乏了解,在此有必要解释一下。

欧盟的组织结构有两种。首先是欧盟的政治成员,欧盟成员国都有就欧盟政策投票的权利,相应地也应受欧盟决策的约束。自然而然地,每个成员国成为欧盟经济体一员——欧洲单一市场。目前,有28个国家拥有这种地位。

有些国家可能是欧洲单一市场的一员,也受欧盟决策约束,但他们不是欧盟的政治成员,没有在欧盟投票的权利。瑞士和挪威就属于此列。

相信这两种结构形式的解释,有助于大家了解媒体上所报道的”硬脱欧“的意义。“硬脱欧”意味着退出欧盟政治结构和欧洲单一市场,意即“硬脱欧”后的国家从此可以自主决定其经济政策。

“软脱欧”意味着退出欧盟政治结构,但仍是欧洲单一市场成员,这也意味着“软脱欧”的国家要受欧盟所有或大部分经济决策的约束。

特雷莎支持英国硬脱欧。但英国许多大企业希望留在欧盟或者软脱欧。至于政党方面,保守党支持硬脱欧,但自由民主党和工党支持留在欧盟或者软脱欧。欧盟则希望英国彻底留在欧盟或者软脱欧。

所以,英国大选结果增强了默克尔和马克龙等欧盟领导人与特雷莎的保守党谈判的底气。

西方左派开始崛起

英国大选结果也印证了左翼政治势力在西方主要国家的显著崛起:

2016年,自称为“社会主义者”的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成为近一个世纪以来美国历史上第一位获得最多支持的信奉社会主义的总统候选人。 整个民主党高层不得不合力对付他,以确保他们青睐的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击败他。民意调查显示,如果由他最终对擂特朗普,他的胜率将高于希拉里。

2017年的法国大选,左派总统候选人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在第一轮投票中获得19.6%的选票,在第二轮投票中仅以1.7%输给勒庞而未能更进一步。

2015年,工党内坚定的左派科尔宾当选工党党魁。他以反对伊拉克战争和美国军事干预叙利亚闻名。2016年他轻松地击败了党内右翼对他的挑战。

特雷莎原本认为,科尔宾的政策不得民心,结果大选结果是科尔宾的工党所获的投票大幅增加,投票份额增加10%,成为目前为止选举中最大的赢家。可以说,特雷莎的误判成就了工党本轮的胜利。

桑德斯/梅朗雄/科尔宾等类似势力的崛起,对中国具有重要意义,因为他们明确反对美国穷兵黩武。

苏格兰分裂主义者成最大输家

本次选举的另一个特点是,致力于苏格兰独立运动的苏格兰民族党成最大输家,其在议会中的席位下跌19席,从54席跌至35席。

经济因素对舆论的影响大于媒体

本次的英国大选和去年的美国总统大选有力地印证了上文的分析:经济因素对舆论的影响大于媒体。

在去年的美国大选中,绝大多数的主流媒体反对特朗普,但他最后赢得了选举。

在本次的英国大选中,绝大多数媒体再次支持特雷莎,甚至抱团反对科尔宾。尽管如此,科尔宾的工党成为本次选举的最大赢家。这个教训也适用于中国。

结论:英国大选结果对中国有借鉴意义

总的来说,世界第五大经济体、美国的重要盟友、欧洲的主要国家——英国的此次选举结果具有重要意义,也非常值得中国关注。但英国本次选举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其反映了西方国家的普遍趋势。

影响盎格鲁-撒克逊国家的重大政治动荡仍将继续;

欧盟轴心国德国/法国与美国之间的冲突值得关注,也仍将继续下去;

西方发达国家的左派大受欢迎而崛起的趋势仍将继续。

因此,英国大选结果有助于了解发达国家趋势,也将对中国自身产生重大影响。

原标题:英国前官员罗思义:特雷莎·梅一定遇到了假的大选!

责编:宋雪娇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