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疆在线
金一南
国防大学战略教研部副主任(副军)、教授。主要研究方向:国家安全战略,国际冲突与危机处理。 曾赴美国国防大学和英国皇家军事科学院学习,2001年3月代表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赴美国国防大学讲学。现为解放军报特约撰稿人,中央电视台特约军事评论员,中国军事统筹学会战略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
作者其他文章
金一南:如何在和平年代淬炼一名真正的战将
来源:晓伟看世界 2017/06/24 09:59:34 金一南
字号:AA+
金一南:如何在和平年代淬炼一名真正的战将

导读: 刘伯承元帅始终认为,要建设一支现代化的军队,最难的是干部的培养,而培养干部最难的又是高级干部的培养。我们说战争准备、装备准备、工事准备、经费准备、部队准备,刘帅讲最艰难的是军官的培养,这是最艰巨的战争准备。

金一南:如何在和平年代淬炼一名真正的战将

我们平常讲,没有打不倒的兵,兵败如山倒;但是就怕打不倒的将,强将手下无弱兵,打仗就是打将。对我们今天来说,这是颇有道理的,这也是一个难题,怎么样把最适合的将领培养选拔出来,这是世界性的难题。刘伯承元帅始终认为,要建设一支现代化的军队,最难的是干部的培养,而培养干部最难的又是高级干部的培养。我们说战争准备、装备准备、工事准备、经费准备、部队准备,刘帅讲最艰难的是军官的培养,这是最艰巨的战争准备。

“军事教育绝不单是基础教育,而是战争教育”

苏军国内战争时期,五名元帅,伏罗希洛夫、布琼尼、耶格罗夫、布雷赫尔、图哈切夫斯基,二战期间毫无建树,都没有贡献。国内革命战争时期,这些都是英雄啊,尤其是布琼尼,骑兵军太著名了,秋风扫落叶。保尔柯察金的梦想就是加入布琼尼的第一骑兵军,二战期间却毫无建树,五个元帅都毫无建树。二战发生之前,耶格罗夫、布雷赫尔、图哈切夫斯基三个元帅被枪毙,只剩下了两个元帅,弗洛修复、布琼尼,相当于国防部副部长、国防人民委员会副主任、人民委员。布琼尼是西南方面军前方总指挥,反对撤退,斯大林也反对撤退,导致了西南方面军全军覆没。

伏罗希洛夫

这些元帅很英勇不错,但作战经验过时了。教育,必须提升教育,哪怕原来卓有成效的指挥员。军事领域,特别是战争领域,成功不会简单的复制,过去的成功不一定意味着未来成功,这一点对我们来说特别重要。为什么要教育?如果我们不搞军事教育,如果我们过去是成功的,能保证我们未来的成功,那么搞军事教育干什么呢?

1979年自卫还击战,当时40军政治部副主任叫宋子佩。他后来写了本书叫《生死28天》,2014年出版。书中提到一句非常好,“走出虚幻战争,打赢未来战争,不要拿头脑里面的虚幻战争,以为未来战争就是过去那套一样,完全不一样。”军事教育,不同于地方教育,完全不同。军事教育绝不单是基础教育,而是战争教育,是War College,而不是军事教育,不是Military College;一定强调的是走出虚幻战争,打赢未来战争,这应该是军事教育的核心。

先看美军在和平时期对军人的教育。美军的几个军校:National War College、Army War College、Naval War College、Air Force War College。我们的标准翻译是:国家军事学院、陆军军事学院、海军军事学院、空军军事学院。但美军的真正叫法是:国家战争学院、陆军战争学院、海军战争学院、空军战争学院。

我问我们的外事处、外交学院,对方都是War College,都是战争学院,而为什么我们翻译为军事学院呢?得到的解释是军事比战争的外延更宽,战争就是打仗那点事,军事还包括和平、协调、管理等都是属于军事范围以内的事情。我说人家不是别的,是教战争的,我们却翻译成军事学院,对方在和平时期就叫战争学院,进行战争教育。

关于教育,邓小平同志讲了三个面向,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

美军的军事教育系统不是这样面向的,是面向战争、面向对手、面向未来。面向未来跟我们也不一样,美军是面向未来的对手,面向未来的战争。

英美的军事教育都是这样,英国的这些军校从资格最老的桑赫斯特皇家陆军学院开始,一入校都是战争教育。美军也是如此,美军的各种军校,从西点安纳波利斯海军学院,到空军官校、到陆军参谋学院、海军研究生院、陆军战争学院、海军战争学院、陆战队大学、空军大学、国防大学,全部都是战争教育,就是打赢教育。这是对方高度集中的地方。

在美军学院里面,对手是谁,和对手进行什么样的战争,未来战争的模式是什么,都在研究这个问题。我们很长时间对手是谁?回答,没有对手。国防大学隔壁是中央党校,2009、2010、2011年,我们有将军去中央党校讲课。讲完课,中央党校的教务处给我打电话,说金教授,赶紧派人来讲啊,你们的将军已经来讲过了,说我们的军队没有对手啊。美国不是,日本也不是,台湾是中国人打中国人也不行啊,哪有对手,没有对手。听得地方省部局干部目瞪口呆:军队没有对手了!那要军队干什么?!我们对手是谁?搞不清楚。跟对手打什么样的战争?也搞不太不清楚。军事教育是干什么的,与地方教育的区别在哪里?我们要特别注意这个问题。美军的教育,不是面向过去,不是面向和平,不是面向和谐。这一点我们要特别的注意。

“想学东西,到美国军校,想吃苦,到英国军校……”

有这么一句话,开玩笑的话,倒是有几分真实——你想学东西吗?到美国的军校真的能学到东西。你想吃苦吗?到英国军校,英国军校真的能吃苦。你想舒服吗?来中国军校,安排得都很宽松,很好。

举个例子。2000年,我到英国皇家军事科学院学习,谁管呀,就英国国防部转给咱们外办一个通知:你的军官2011年1月11号还是12号到皇家军事学院报到。怎么报到,不管。你来报到,是坐飞机,是坐火车,是怎么报到,不管。路费都是自理,什么都不管,到这里报到就行了。我们国家哪是啊,外军学员一来,在机场接,行李不用自己搬,公务员上来全把行李搬了。来了以后,防务学院一住,每周还组织去虹桥买商品,配翻译,和小贩侃价。他们学习完了,一个集装箱一个集装箱的拉东西走。我们再帮他们搞托运。外军谁管你啊,这些就你自己的事。

在皇家军事学院学习,毕业仪式很隆重,皇家军事科学院的院长,一个一个学员上来,他要求每个人握手一分钟,要录像,寒喧扯半天,一分钟之后,你就可以走了。怎么走啊?皇家军事学院也不帮你订票,订票是你自己的事情。你可以走了。你不走也可以住在这,但你住在这,明天晚上开始计价,收费很高,房费和吃饭都算上,因为你的补助截至到今天晚上12点为止,其他的明天开始,就商业化的管理,弄得你真是没有办法。而且说英国人在皇家军事学院跟着吃苦,我们班30名军官,来自于26个国家和地区都是高级军队,科威特都是准将,英军也是准将,我当时是大校,也给列为准将。准将住什么?一进门,床那么窄,翻身稍不注意就掉下来了,上面铺个毯子,屋里面没有卫生间,有洗脸池和一面镜子。这个与双规的囚室差不多。所有卫生间在走廊里,淋浴、盆塘都是在走廊里。所以科威特、阿曼、卡塔尔的军官都受不了,根本不在皇家军事学院这里住。我们这个皇家军事学院校区位置离伦敦西部160公里,他们住在伦敦五星级宾馆,租奔驰车,每天开车过来,160公里开来,晚上下课以后160公里开回去。科威特那帮军官的补助很高,很有钱,他们觉得这里太差了,什么玩意,不在这里住。

我们住在罗伯特大厦,到上课行走的路线,非常的远,远得够呛。英国人说,没有关系,15分钟就走到。英国人,人高马大,15分钟走到了,我们得快步走20分钟。课程安排非常满。为什么英国学习苦?上午五节课,一直到12点;下午上课一点,没有午休。12点到1点就一个小时,我们得20分钟急匆匆走过来吃饭,学习的地方没有餐厅,我们得走回到罗伯特大厦餐厅。20分钟赶紧吃完饭,必须搞定。你还得20分钟走回去,来回40分钟,吃饭20分钟,下午往那一坐,真的是惊慌未定,浑身出汗,上午的外语教学,下午又开始,脑袋都木了,肠胃在消化,本来脑袋就缺血,昏昏欲睡,教授讲什么,根本听不进去,已经没有反应了,力图想辨别英文单词讲的是什么意思,脑子已经听不出来了,就是这种强度。我们总讲外国人的教育是启发式、诱导式教育,中国是填鸭式教育、满堂灌,哪诱导启发我们了?上午五节课,下午三节课,哪诱导我们了,都是满堂灌,灌得我们晕头转向的。所以想吃苦到英军军校。

英军经费很有限,我们到伦敦去实习,皇家军事学院离伦敦160公里,一个大轿车把30名军官全部拉到英国外交部白厅下车了,然后开跑了。我们问,我们车怎么走了?回答说,伦敦停车费太贵,下午再来接你们。一上午到中午,参观外交部、国防部、联合作战指挥中心,英军参谋部参谋告诉我们都离得不远,咱们走路吧。远得够呛,伦敦那天细雨濛濛的,30多名高级军官在细雨濛濛中就跟一帮难民一样,一会儿走到这,一会儿走到那,一个单位参观完了又走到另一个单位,中午在联合参谋部指挥中心招待的午餐是什么呢?站在那,座位都没有,一个人一小块蛋糕,一个苹果,一杯橘汁就算午餐了。科威特的准将讲,就这一天,他一辈子没有走过这么多的路。这就是对方的军事效应,太不一样了。而我们,只要到课堂上课,只要下雨了,大轿车就开过来接了。有时雾霾太大,大轿车就开过来接了。在英国,没有这个可能。在美军,也没有这个可能。而在我们这里是可以的。

英军军校给我印象特别深的是什么?同样的校园里面,他的指挥装备是一体的,有坦克中心(Tank Shed)、全球安全研讨中心、联合军种指挥参谋学院、新材料中心(什么新材料?尼龙等避弹材料)、发动机与空气动力中心(英军最大的风洞)、火炮中心、地空导弹与地地导弹中心、计算机中心、灾难救助中心、联合作战条令及新概念中心、皇家军事学院校部、作战模拟中心(该中心是保护最严的地下中心。我问:为什么我们不能进?答:别说你们中国人,美军来了也不能进。)、英军联合作战指挥中心、防务管理中心、新型火药中心。我们正在防务管理中心开会研讨,跟英国讨论是否要加入欧盟,就听见外面“嘣”巨大的爆炸声,他们正在实验新型火药。皇家军事学院的校园,直升机停机坪。校园的道路上,挑战者Ⅱ型坦克履带压得印。这个氛围,就是军人与装备完全结合在一起。英军中校跟我们讲肩扛式地空发射导弹,非常熟练的分解、接合、分发和瞄准,非常的熟练。既在这里学战略,又在这里学习各种最先进的装备,这是技指合一,完全合一。

美国国防大学也是这样。1997年,我们到美国国防大学学习。2001年,去那里讲学。2003年、2008年几次陪校长去访问。美国人给我们的接待是,没有专车车队,也没有警车开道,完全没有这一套,他们是直升机,黑鹰直升机。

我们去了以后,他们校长陪着我们校长,我们随员另外还有两架黑鹰直升机,上了直升机就走了。那天雾非常大,我说直升机来不了吧?美方说,你们擦擦皮鞋,马上就来。哗……直升机很快来了,云雾中下来,很简单,舱门一放,准备,登机可以了。没有我们事先放警戒哨、调整哨,没有这些。而且我们上去以后,一看这个直升机,有很多的蒙皮,就是表面的漆皮都磨掉了,铝合金的本色都露出来了,直升机座位上一坐,刚把安全带一系,安全带都是毛边了。这说明是经常使用,绝不因为你的代表团来了,就更换全新的东西,没有。坐好了没?坐好了。就起飞了,舱门还没有关呢,就全起来了,斜着顺着河就飞。我们觉得这个是不安全因素啊,人家是没有这套东西。非常简洁,安全带没有系好是你的事,直升机起来了,一掀,马上你滚下去了,是你自己的事。动作非常快,非常利索,不像我们一接触装备、一接触技术,就小心谨慎,千万别出差错,他们的装备都用烂了。

“推动军事变革的不是军事思想,而是军事技术”

我们今天有一个问题,真正推动军事变革的不是军事思想,而是军事技术。《孙子兵法》和克劳塞维茨的《战争论》都写到了今天让世界军事日新月异的是技术。所以说,脱离军事技术就是脱离军事实践。我们对古典兵书,战法等研究得头头是道,但我们不接触先进武器。英国皇家学院,要求他的高级将官必须有一次乘坐战斗机的经验。他的高级军官必须完成乘坐战斗机,然后乘坐潜艇、乘坐装甲车和坦克等等,一定要与军事技术接触,一定要有感性认识。

我觉得,制约我们战法选择的不是军事谋略,而是技术。制约我们思维创新的,不是军事理论理解能力,而是技术理解能力。习主席长篇讲创新,怎么创新?学了理论,学了中央精神和军委决议,我们就创新了?对技术一窍不通,不知道技术带来的是天翻地覆的变化,怎么创新啊?我反复强调,理论理解力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技术理解力,一定要理解技术带来的天翻地覆的变化。不理解技术条件带来的天翻颠覆性的变化,不打破原有的习以为常的传统规则,就无法获得创新的必要条件,因为你无法超越旧有的思想藩篱。

我们很多的高级军官,一讲到装备就一点儿都不懂,不知道,不了解,不熟悉,甚至没有听说过。2001年、2002年、2003年、2004年,我们都发现过这样的问题大区副职领导登上人家的航母,竟然问别人:哟,这个飞机翅膀怎么都是断的啊!折叠机翼都不知道,这个很要命了。我们集团军的领导访问俄罗斯,竟然连装甲战斗车和装甲步兵输送车的区别都看不出来。对装备,我们很多领导一说都是理论,都是指示,都是文件。我们今天是缺乏理论培养吗?我们讲创新,开几个创新班,通过创新理论,学习各级的指示精神,我们就创新了?有那么简单吗?怎么样冲破传统思维藩篱?它是技术带来的变化。战斗力生成模式的转换,靠的是什么,靠的是技术条件。

我深刻的感觉这一点,我们今天最缺乏的不是理性的认识,而是感性认识。缺乏对现代先进装备的感性认识,你得摆弄它,枪支你得摆弄它、潜艇你得真跟它走一趟,飞机得坐坐,从空中感觉、从空中打击地面、俯瞰地面,从空中掌控地面的能力。我们没有感性认识,就无法建立有效的理性认识。美国人现在提出,现代战争形态的转换,正在由过去的大吃小,变成了今天的快吃慢,一定要快,怎么快?装备很快、通讯联络很快,远程投送很快了,技术条件带来的速度会造成很大的方便。

“一个非常强调现代化装备的军队,非常强调传统”

美军《军人守则》里强调,士兵不会相信那些远在后方、对部下漠不关心的领导,要想鼓舞和鼓动士兵,心甘情愿的接受苦难、剧痛、伤残和死亡,必须与士兵同甘共苦,才能让士兵信任你,相信你的判断。同时守则里还讲,指挥官在地上匍匐,或是在野外缩头缩脑,士兵们会纷纷效仿。鼓起勇气,主动承担风险,士兵也会表现出超乎想象的英勇。就这种先导作用、先期作用、榜样作用,对高级军官及其重要。

在美军,一个方面是现代化的教育,另外一个方面非常崇尚传统。美军的《军队守则》里规定高级军官的八个传统:

第一,荣誉传统。军官应超群脱俗,克服从事要求不高的职业的人们所具有的那些弱点。军官是个高尚的职业,有些职业人的弱点,是可以容忍的,军官不能容忍。

第二,公职传统。必须承受经常性的职业艰苦和职业风险,军官为了履行自己的公职可能付出生命的代价。

第三,忠诚传统。军官必须实实在在地忠诚,没有忠诚,就会失去信任,就可能毁掉其被委任或者是使用的价值。

第四,完成任务的传统。平时训练计划必须有效贯彻执行,规定时间内必须坚守岗位,军容严整,仪表端正,充满自豪感,战时,攻击目标必须拿下;防御目标必须守住。我们很多人认为美军是玩技术的,玩计算机和电脑。其实,美军非常重视军官的传统,荣誉、公职、忠诚、完成任务。

第五,领导传统。军官受训既是为了领导别人,也是为了接受他人领导,没有一个人能够平步青云,上升到不必对另外一个人负责的职位,军官必须具有与集体和友邻合作共事的能力。

第六,言语及契约传统。军官必须做到言为心声,陈述的无论口头还是书面,都必须做到深思熟虑、言而有据,结论合理。我们的军官在俄罗斯学习时,俄罗斯军官歧视我们,说我们的作战电文浩如烟海,你们跟我们一样—作战电文浩如烟海,什么都圈阅、什么都批示。俄军官讲,德军非常简练,一个电话过来,承诺,执行。电话过来,让你坚守阵地,在这守着,电话线都被炸断了,苏军被包围了,因为没有指示还在这守着。电话即承诺,口头即承诺,他就承认。我们有的时候没有批示,看不见那个字,责任是谁的,都难说。为什么作战电文都要圈阅,这是个责任问题。美军也简练地但是不如德军简练,但是他的作战电文比我军和苏军要简练。德军强调,言语即契约。我们讲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比如说,我让你干了?我没有说过,你有证明吗?没有说过。你有批示证明吗?德军是言语即契约,非常强调。这一点导致了什么,作战简练,而不是电文浩如烟海,没有批示,绝不行动,导致最后错过了时机。

第七,常备不懈的传统。随时做好驻地和任务突然改变的准备,能立即转入战时状态,率领部队奔赴战场。

第八,一视同仁的传统。以身作则是对所有的军官的要求,凡涉及品德、信誉或者是蓄意欺骗的过错,不论经久考验的高级军官或是新命令的下级军官,其性质同样严重。

一个非常强调现代化装备的军队,非常强调传统,用传统来保持军人的精神状态、行为习惯。

“战斗前挑选好指挥官,伤亡前得到最好的训练”

美国陆军最大的训练中心——欧文堡国家陆军训练中心,其格言是“成功的秘诀是在第一次战斗前挑选好并训练好指挥官,使他们在遭受伤亡前得到最好的训练”。战斗前挑选好指挥官,伤亡前得到最好的训练。

美军的训练的严酷性,给大家举一个欧文堡和利文沃斯堡陆军指挥与参谋学院的例子。2001年,我当时在美国国防大学讲完学,可以选一个地方参观作为回访。我选择去堪萨斯州的利文沃斯堡,沙漠里面的一个指挥学院。为什么选这个呢?这里是海湾战争方案的提出地。到了以后我才知道,这是美国陆军的地狱,以训练严酷著称。外行人动辄就知道是西点军校,美军内部动辄则是利文沃斯堡陆军指挥与参谋学院,以要求严格、纪律严酷著称,军官之间竞争十分激烈,平均每年有一位学员自杀,以至于陆军部曾想关掉这所学院。这是魔鬼学院,训练太严格、标准太高,又在沙漠,很多人受不了,老有学员自杀。正是因严谨著名,它出了一批优秀军官,马歇尔、艾森豪威尔、麦克阿瑟、李奇微、施瓦茨科普夫、彼得雷乌斯,美军的名将几乎全部来自利文沃斯堡,就是这种严格的训练培育出了美军内部最多一批战将。

举一位利文沃斯堡最杰出人物——艾森豪威尔,美国人总结他:一是,出身第一穷。家里七八个孩子,大学上不了,一点儿背景没有。二是,晋升第一快。三是,统帅第一广。欧洲盟军总司令,美国第一次统治整个欧洲大陆的力量。四是,地位第一高,最后当了美国总统。

艾森豪威尔,当年上军校根本不是立志从军,是家里实在没有钱,哥哥和他都考上了大学,父亲说艾森豪威尔你得打工供你哥哥上学。他打工一年多,发现军校免费,考入西点。在西点学习成绩平平,整天想打橄榄球,打四分位挺猛的,一次严重受伤,不能再打了,学习成绩也差,球队也不要他了,一度在西点混不下去,退学申请都交上去了,硬是被周围几个同学拦下来了。

艾森豪威尔

转机来自两点,利文沃斯堡的训练和第二次世界大战。里文沃斯给艾森豪威尔提供了非常严酷的训练,他讲了两个:我一生最严酷的训练,第一来自我母亲,第二是利文沃斯堡。因为家里孩子太多,母亲的训练太严格,没有别的招,就是打。有一次艾森豪威尔和哥哥给在铁路上工作的父亲送饭,要过一条河,恰逢涨水。忘了送饭这事了,几个小伙伴找了条船,划船时船又翻了,兄弟几个都掉水里了,爬出来了,饭盒掉水里面了,没有饭了。他父亲在铁路工作那么辛苦,中午饭没有吃上。母亲知道后,让他和哥哥在墙角站好,拿藤条抽,一面抽,一句话都没有。抽,印象非常深刻。艾森豪威尔总结说,“我的战役战术是利文沃斯堡给的,战略是我母亲给的。”在竞争严酷、激烈,每年平均一名学员自杀的利文沃斯堡,艾森豪威尔以第一名成绩毕业。被西点淘汰的艾森豪威尔,到利文沃斯堡,硬是被挤压出来了。

1941年,二战开始,艾森豪威尔为陆军上校,到1945年,晋升为五星上将,4年晋升5级。

1916年至1941年,艾森豪威尔从陆军上尉到上校,用了25年时间晋升了5级。

李奇微,给我们志愿军带来灾难家伙,把我军琢磨透了,也受过里文沃斯的严酷的训练。第五次战役的180师就遭遇了李奇微的“磁性”战术袭击。李奇微接替麦克阿瑟出任美国驻朝第八集团军司令、联合国军总司令。当时大家都认为不行了,顶不住了,麦克阿瑟就讲过,朝鲜半岛如果不用原子弹就必须退回日本,李奇微去了顶住了。

李奇微

李奇微就第二次战役、第三次战役韩国军队的溃退讲:“我站在吉普车上拿着自动步枪卡宾枪朝天开枪,都无法阻止韩国军队狂潮一般的崩溃、往后跑。我截住韩国的两个师长,不要退了,阻止部队不要退了。韩军师长告诉我,中国人来赶紧跑吧。他们把中国人看作天兵天将,吓破了胆。”李奇微没有办法,制止不住部队,但是很快把我志愿军琢磨透了。

李奇微发现志愿军攻击特点:攻击时间都是八天,不会持续时间很长。李奇微判定,中国志愿军只能发动“礼拜”攻势。他还发现了,志愿军后勤保障能力差、装备落后,随声携带粮弹七天,后勤靠人挑肩扛牲口驮,只够七天,只能发动礼拜攻势。对付志愿军最好的办法是,当他们进攻,就后退,尤其到了晚上,一定要跟志愿军保持25-30公里的距离,这就是一晚上行军的距离。志愿军为了躲避美军的袭击,基本都是在晚上攻击,这是规律。所以李奇微让他们的部队和志愿军的接触老是保持25-30公里,然后打到第六天、第七天,志愿军粮弹已尽,果断反击,这就是“磁性”战术。

对方琢磨你,把你琢磨透了,这是严酷的训练给他带来的,大家都觉得朝鲜战场不行了,肯定全丢了,李奇微发现了志愿军的弱点,把美军的被动局势转过来了。

再看利文沃斯堡陆军指挥与参谋学院在海湾战争中发挥的作用。1991年,海湾战争38天空袭,然后100小时地面战斗,美第7集团军采用大纵深迂回的战术。美军以往作战都是一线平推,全部是用装备火力优势占领阵地,没有战法,但在海湾战争中却打出了花样,与德军和我军作战颇有类似的地方。东方讲军事行动,是“Art of War”,就是军事艺术;美国讲军事行动,是“Operation”,就是操作,就是工程,就是混凝土、弹药、堆积、覆盖、占领。1991年,美军在海湾战争中的作战行动有一点艺术的味道,哪里来的?就来自利文沃斯堡。左勾拳方案的提出者,竟然不是美军的参联会作战处,而是利文沃斯堡的一伙捷迪骑士,就是星球大战中的离经叛道者。利文沃斯堡,一方面教育非常严酷,另一方面军事探讨非常宽松。时任美军参联会主席的鲍威尔讲,捷迪骑士提出作战计划,利用伊拉克军队暴露的问题完成行动。

“阅历非常关键,你干过什么,没干过什么,非常的关键”

18世纪,法国萨克斯元帅提出,战争是一种充满阴影的科学,在这种阴影之下,一个人在行动时是很难有把握的。所有的科学都有原理,唯独战争没有。很难把军事作为一个类别,军事是自然科学还是社会科学?自然科学通过实验得到结果,社会科学通过积累完成过程,军事近于自然和社会科学之间。我们通过兵棋推演出全部的作战成果吗?也不行。通过积累完成所有的战术研判,也不行。所以,军事既不是简单的文科,也不是理科,是界于两者之间的,是一个没有原理的、没有基本规律的学科。这一点就看出了不管怎么教育,不管怎么训练,阅历极其重要。就像美国著名的军事家亚历山大贝文讲的,一切伟大思想都是简单明了的,诀窍在于赶在别人之前明白它。怎么样赶在别人之前,这种阅历非常关键,你干过什么,没干过什么,非常的关键。

五角大楼曾经对美军一批军官做过这样的调查,军官的经验、阅历和才智在军官表现中占多大的比例。最后发现当压力比较轻的时候,军官的表现好坏几乎全部来自于才智,就是智商、学历、聪明不聪明等等。但是随着压力的增大,才智占用的比例逐步减少,阅历的比例逐步增大,当压力达到一个足够的量级,军官表现好坏,几乎全部来自于阅历,几乎与才智不相关。当压力达到足够的量级的时候,军官表现的好坏,与才智毫不相关,都是阅历。你的经验,你干过和没有干过,这是关键的,而不是学富五车,跟博士硕士都毫不相关,你的本能来自于阅历的反应。

我们看美军要求航空母舰的舰长基本条件:第一,飞行员出身,任职舰载机中队长以上。第二,航母上起降800次或者是飞行4000小时以上。第三,当过舰长、在复杂情况下进出港口五十次以上。全是经验,没有学历指标,没有规定必须博士才能当舰长的。按照我们一年飞一百小时,4000小时飞40年,都退役了。但是美国可以飞的时间长,一年可以飞200小时以上。美军的军官设三等十级,尉级三尉,校级三级,将级四级,三等十级。这十级里,一个是学历教育,另外是经验的问题,怎么样通过晋升完成对最富经验的人的筛选?晋升的比例,任何军队都是这样的,金字塔比例,越往上空间越小,选择越严。

美军的考核非常注重军人的阅历。从中尉到上校这一级,都归美国的军官晋升选升委员会审选,然后军总参谋长上报,国防部长批准。上校升将军这一级,不用通过军官晋升选升委员会审选,需要国防部长审批上报,总统批准。到了中将、上将的晋升选拔,总统都批准不了,只能总统提名,参议院批准。这种严格的筛选程序,使大多数军官在达到将级以前都要经过审选委员会。美军没有固定的干部部门,审选委员会不是编制机构,都是每年临时搭配组合,像法庭陪审员一样。一批品德、资历都优异的军官组成审选委员会的后备人选,每年到军官晋升时,计算机筛选,调出并通知:今年你成为审选委员了,你能参加一系列的军官的审选。成为军官审选委员会成员的条件,第一,少校以上军衔,并且高于审选对象。第二,本人不在该年度的晋升审选范围内。第三,审选委员会军官中无审选对象亲属。第四,上一年未任过同级同类的审选委员会。第五,本人不属于即将退出现役的军官。

美军军官审选优先条件,首先优先的是海外驻防。在总部服役、首长身边的经历,起不了作用,最关键是海外驻防。同级别、同资历、同等晋升条件的,海外驻防优先,即在中央总部、大西洋总部、太平洋总部、南方总部驻防的。第二个优先,是驻防期间进入过危险地带的优先。如果去过伊拉克,要优先;到过阿富汗,要优先;刚去过乌克兰,也要优先。因为,这些经历代表其本人进入过危险地带。第三个优先,是接触过敌对火力的优先。对方向我射击,我还还击过,叫接触过敌对火力,更优先。最高等的优先,是负过战伤,负过战伤的军官在审选时是第一等优先。

审选委员会对审选优先条件的排序是:负过战伤的是第一等;接触过敌对火力的是第二等;进入过危险地带的是第三等;海外驻防第四等。呆在后方,在总部工作的是最后一等。这完全体现了美军选拔人才时对阅历的看重。

如今,很多美军军官一毕业都主动想去前方服役任职,不愿意在后方呆,因为呆在后方没有晋升机会,机会在前方。美军通过这样的形式一步一步遴选出高级领导军官,而且每年一度的军官晋升开始之前都要在名单里面注明晋升名额、优先晋升的条件,审选委员会召开具体的日期,都在军队报刊杂志上、网络上公布,哪些军官列入晋选名单了,条件是什么,审选委员会有哪些人,哪天召开,甚至要在国际互联网上公布,允许国内外人访问浏览、留言。美军考核选拔人才是公开的。同时,美军会在军官晋升过程中开展个人查漏监督,官兵投诉监督和监察机构监督,对各种人事腐败案件进行全面的监督和防范。美军制定严格的法规、制定规范的措施,组织集中晋升,就是为了防范滥用职权。无论是高级将领,还是功勋显赫的军中元老,如果一旦被查处营私舞弊,绝不偏袒,一律给予严厉审查。军官晋升,对于我们来说,是最神秘的;美军军官晋升,是最透明、最开放的,让大家都看到,才能服众,才能真正的把有价值的军事人才选上来。

原标题:金一南:如何在和平年代淬炼一名真正的战将

责编:杜文俐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