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的追思会,为何开到了故宫里?
来源:政知局 2017/06/25 10:43:49
字号:AA+

导读: 在故宫举办个人的追思会不是第一次了,但6月22日的这次追思会还是吸引了许多人的关注,甚至登上了6月23日《人民日报》的文化版。2月23日,“郑孝夑先生追思会”在北京故宫博物院召开,这个追思会是由中国文物学会发起,中国文物学会、中国城市规划学会、中国建筑学会、中国紫禁城学会四家学术团体共同主办。

在故宫举办个人的追思会不是第一次了,但6月22日的这次追思会还是吸引了许多人的关注,甚至登上了6月23日《人民日报》的文化版。

先来看看通常情况下谁去世之后会在故宫举行追思会,举个比较近的例子。

2月23日,“郑孝夑先生追思会”在北京故宫博物院召开,这个追思会是由中国文物学会发起,中国文物学会、中国城市规划学会、中国建筑学会、中国紫禁城学会四家学术团体共同主办。值得注意的是,中国文物学会会长也正是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

那场追思会上,不仅来了包括单霁翔在内的40多位专家学者,还来了在文保领域素有“三驾马车”之称的郑孝燮、罗哲文、单士元后人。这就涉及到郑孝燮的功绩了。郑孝燮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原理事长,同时也是我国著名城市规划专家、古建筑保护专家。他于1月24日在北京逝世,享年101岁。追思会的举行是在一个月之后。

郑孝夑先生追思会现场

2月18日的时候,单霁翔就曾在《人民日报》发表长文表示对郑孝燮的怀念之情,其中不仅提到已经离去的“三驾马车”20多年间在文物保护领域的奔走和疾呼,还提到郑孝燮对故宫的毕生关注,以及对故宫整体保护的见解。

不难看出,能够有资格在故宫举办追思会的人,都是在文保领域、文化领域作出过突出贡献的知名人士。而6月22日的这次追思会,是为了一个农民,他没有头衔,没有职务,也并不知名。

何刚

他叫何刚。是河南省商水县固墙乡固墙村人,已经54岁了还在山东济南的工地打工,5月30日因为工地事故不幸遇难。得知消息后,故宫博物院于6月16日在官网发布消息,表示深切悼念,并决定举办追思会,还向何刚的故乡商水县委宣传部了解情况。此前何刚的家庭屡遭变故,生活遇到极大困难,故宫博物院曾先后两次给予资助。这次何刚遇难,故宫博物院决定再次提供10万元的困难补助。

何刚同志追思会现场

到了6月22日,“何刚同志追思会”在故宫建福宫花园敬胜斋举办。建福宫花园敬胜斋是故宫里面一个经常举办活动的场所,纪录电影《我在故宫修文物》的新闻发布会就是在这里举行的。此前“郑孝夑先生追思会”是在建福宫举行,属于同一区域。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多说一句,可能有些读者知道,在1923年6月,故宫起了一场大火,起火原因不明,损失珍宝无数,那场火就是烧在了建福宫区域,当时那里是堆放珍宝的库房,最初起火地是敬胜斋。大火过后,一片灰烬。到了1999年,国务院批准了建福宫花园复建工程,工程于2006年竣工,成为古建修复的典范。

建福宫的位置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注意到,在追思会上,国家文物局、故宫博物院、河南省文化厅、河南省商水县委都有人员到场。单霁翔讲了话,何刚之子致了答谢词。那么,何刚当年究竟做了什么事呢?

原来,何刚在32年前做了一件大事。1985年,他在老家挖地基的时候挖出了一口大缸,里面有19件银器。消息不胫而走,文物贩子也接踵而至。何刚并没有为钱所动,而是找到了村支书刘红恩,二人想到了故宫,于是来北京找到在故宫博物院保卫处工作的老乡崔保贤。崔保贤带他们见了当时故宫博物院文物管理处处长,经过院里的专家合议,鉴定为元代银器。这次追思会上,刘红恩和崔保贤都到了。

何刚把19件银器和存放银器的缸都捐赠给了故宫博物院,故宫奖励了他8000元,还有1000元的交通费。

当年的凭证

经过鉴定,该批银器被定为二级甲文物1件、二级乙文物11件、三级文物5件、一般文物2件。而且,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元代遗存银器较少,何刚的捐献可谓是填补了空白,这些文物在之后的展览中被多次使用。

何刚捐献的文物

何刚的名字也上了“景仁榜”。

说到“景仁榜”,就要说到景仁宫。那里曾经在明清两代是妃嫔的居所,也是康熙的诞生之地,而现在这里是专门陈列捐献文物的展馆。

景仁宫的位置

2005年4月,“景仁榜”镌刻完成,取景仁宫“景仰仁德”之意,将故宫博物院自从1939年接收第一笔捐赠至今的所有捐赠者姓名都镌刻在“景仁榜”上。政知君也曾来到景仁宫,看到许许多多捐赠者的名字,心头涌起敬意。

何刚的名字在“景仁榜”上

正如故宫博物院原院长郑欣淼在“景仁榜”前言中写的那样:“自一九三九年肇始,至二零零五年二月,已有六百八十二人次,将三万三千四百多件个人藏品无偿捐给了故宫……他们献出的不只是一器一物,更从中体现了爱我中华的仁心义举,展示了天下为公的佳德懿操。”

“景仁榜”里面有不少知名人士,包括张伯驹、马衡、郑振铎、王世襄等等,甚至还包括著名作家沈从文。沈从文曾在50年代到60年代,先后将他珍藏的二十件文物捐赠给故宫博物院。

这里面还有故宫的工作人员,比如孙瀛洲,他曾是古董商人,解放后将收藏捐献给故宫并接受聘请成为一名工作人员。1956年,孙瀛洲向故宫博物院捐赠了2375件文物。孙瀛洲在生活上抠门,在收藏上大方,曾用40根金条买下明成化斗彩三秋杯。在文物鉴定方面,孙瀛洲有“真功夫”,其中有这样一件趣事。一次,他拿出一件哥窑瓷器,又拿出一件明代和清代的仿品。他背过身让人把器物翻过来并打乱次序,然后闭着眼睛用手摸器足,并辨认出哪个是宋代的、哪个是明代的、哪个是清代的,众人都惊呆了。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注意到“景仁榜”里有一名云南省昆明市离休干部,他叫浦汉英。他于1988年将两幅清初画家的作品无偿捐献给故宫博物院,此前还有过多次捐赠。政知君惊讶于这名离休干部的文物鉴赏水平为何如此之高,仔细一看老先生的经历似乎明白了一些,他在解放前曾以收购古字画为掩护,从事地下工作。

如今在这个数字化时代,“景仁榜”不只是景仁宫中有,在故宫博物院的网站上也有,从中也可以查询到“何刚”的名字,其中写道,“这种自觉保护出土文物的行动值得我们大力弘扬”。

值得注意的是,景仁宫中的“景仁榜”仍留有空余地方,以便将今后捐赠者的名字陆续刻上去,以示后人。

原标题:农民的追思会,为何开到了故宫里?

责编:杜文俐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