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破坏环境为代价 特朗普正在建立一个新的世界秩序吗?
来源:环球视野 2017/06/27 15:16:28 作者:迈克尔·克拉雷 魏文
字号:AA+

导读: 特朗普在利雅得时谈到密切美国能源部门的企业与大部分由这个国家的王室家族控制的沙特石油工业之间的关系。特朗普总统迈出的第三个步骤是美国正式宣布退出(关于气候变化的)巴黎协议,这是他在回到白宫时在罗塞达尔举行的一次仪式上宣布的。

未来的战线

托姆·恩格尔哈特的引言

某一天,美国环境保护局(EPA)局长斯科特·普鲁特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他在美国全国广播公司“会见记者”的节目中说:“从去年第四季度起直到那不久之前,我们在煤炭工业创造了近5万个新的就业岗位。仅在5月份就创造了近7000个就业岗位”。我们说在特朗普政府的头四个月也许创造了1000个就业岗位。为了准确,我们对这个总数补充某些数字。根据美国能源部的数据,多年来一直在破坏就业的煤炭工业,今天在有54000工人在煤矿工作,总计雇佣了约16万人。从结构上说,在这个国家仅在用煤炭发电的工业雇佣--部分时间或全天工作--37.3万人;即使这样只代表美国能源生产的一小部分,尽管正在迅速增加。

不久前,“谢拉俱乐部”(美国环保组织)分析了能源部就业的数字,发现“全国范围内在清洁能源的工作岗位与整个石化燃料工业总体的就业是分离的,是一个2.5比1 的关系,而在煤炭和天然气部门所有的就业岗位是5比1 的关系”。此外,在一次按每个州验证全国能源部门就业的数字时,报告指出“41个州和华盛顿特区(占全国总数的80%)在清洁能源部门的就业多于石化燃料部门所有形式的就业”。同样,根据保卫环境资助气候单位计划的报告,“与太阳能和风能有联系的就业比美国经济其他部门的增长高出12倍以上”。

正如当今迈克尔·克拉雷所指出的,清洁能源是能源经济部门的重要部门,唐纳德·特朗普--自称是“就业的总统”(“我将是创造最重要的就业的总统,这是上帝在所有的时代创造的”)--想关闭这个部门。换句话说,他已经准备将地球上创造就业最大的机构之一--估计在世界上可更新能源已经为810万人提供了工作--让给中国人、德国人和其他越来越走向绿色的国家。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将克拉雷的分析看作是可以达到拥有特朗普新的秩序的描述,这个秩序围绕着特朗普着魔的石化燃料组成,这就是这个新秩序对我们所有的人意味着的事情。

石油大国反对绿色

关于国际事务,唐纳德·特朗普是巨大的破坏者,在(美国)建制派中间这已经变成一个共同点。媒体已经告诉我们,特朗普总统让北大西洋公约组织难堪,退出了巴黎气候协议,他正在瓦解美国前总统富兰克林·D.罗斯福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建立的宽容的世界秩序。

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主要的出版物《国外事务》杂志在最近一期舆论版面上的一篇报道题目是“破坏的时刻?”。类似的标题还可以在《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上看到。但是这些对全球紧迫无序的预言忽视了一个关键的问题:唐纳德·特朗普以他的吉诃德方式不仅正在试图完全破坏现存的世界秩序,而且还企图建设一个新秩序的基础,在这个世界的秩序中石化燃料的大国将与支持绿色能源代替煤炭的国家为了绝对的权力进行竞争。

这个庞大的战略计划实际上在每件事情上都是明显的,特朗普已经在国内领域和在国外都这样做了。在国内他尽其所能阻止巩固可选择的能源,使美国的经济长期以煤炭为基础。在国外,特朗普正在寻求建立一个石化燃料生产国的联盟--由美国、俄罗斯和沙特阿拉伯领导--同时企图孤立正在选择可更新能源的大国如德国和中国。如果特朗普的全球重新结盟的计划如他想象的那样取得进展,世界将很快分成两个阵营,它们中每一个都为权力、财富和影响力而竞争:一方是使用煤炭的,另一方是后煤炭的绿色。

正如《国外事务》所指出的,这是一个非常不同于威尔逊国际主义者曾经有过的制度的视角,威尔逊国际主义者的视角继续把世界看成是一个分为“可以容忍的民主”(由美国和它的欧洲盟国领导)和吝啬的专制制度(今天以弗科基米尔·普京的俄罗斯为首)的世界。令人吃惊的是,这与已经去世的政治学家哈佛·塞缪尔·享廷顿的弟子们所描写的制度也没有很大的差别,享廷顿是《文明的冲突》一书的作者,他描述了一个根据属于不同“文明”破裂的路线而分解的世界,主要是伊斯兰和犹太--基督教的西方之间的冲突。显然特朗普的没有耐心装不下这些视角中的第一种;这是确实的,尽管在竞选运动中和执政后的头几个月他利用了反对伊斯兰的感情,看来他对享廷顿的论点似乎也没有热情。他的忠诚好像特别留给石化燃料的生产国家,同时他的藐视特别指向支持清洁能源的国家。

一个人的视角当涉及美国对外政策的形式的时候确实是重要的。如果支持威尔逊(作者用“威尔逊的”一词指美国前总统伍德罗·威尔逊,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他试图建立公正和持久和平的基础。--原译者注)的观点(如同大部分美国外交官们所做的那样),主要的目标是加强美国与英国、法国、德国和其他具有类似思想的民主国家的关系,同时试图限制吝啬的专制制度国家的影响力,如俄罗斯和土耳其等。相反,如果坚持享廷顿的视角(如特朗普的许多追随者、顾问和他任命的官员们所做的那样)目的将是抵抗运动的传播,不论是那些得到伊朗大多数什叶派支持的国家,还是得到沙特阿拉伯大多数逊尼派支持的国家。但是,如果像特朗普所做的那样,对世界的观点是由偏爱能源部门决定的,其他考虑中的任何一项都无关紧要;代替它的首先是支持拥抱石化燃料的国家,惩罚那些支持可选择的能源的国家。

为一个新的世界秩序准备场地

特朗普在实现他的庞大计划中对能源进行的博弈在最近对中东和欧洲的访问中完全表现出来了,还表现在他决定让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上。在沙特阿拉伯,特朗普和国王、埃米尔以及掌握石油的亲王们跳舞,共进晚餐;在欧洲特朗普轻视别人,对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和倾向于可更新能源的欧盟缺乏尊重;回到美国,他承诺将消灭对增加石化燃料出现的任何障碍,这是对地球判罪。对他的批评者来说,所有这一切是破坏性人格的不同表现,但是从另外的方式观察这件事情,可能被看作是在下一场为了全球统治地位的斗争中走向加强煤炭业的前景已经计算好的步骤。

这个进程的第一个步骤是恢复美国和沙特阿拉伯的历史性联盟,沙特阿拉伯是世界上主要的石油生产国。几十年来这个联盟是美国在中东的政策的基石,致力于在该地区保持保守的政治秩序,确保美国得到波斯湾的原油。奥巴马总统在提出不合时宜的人权问题和与伊朗谈判它的浓缩铀计划的时候,让这个联盟衰落了。5月份特朗普到了利雅得,为的是向沙特王室确认在相互关系中对人权的担心已经不再是一个刺激性的问题,在本地区反对伊朗的影响的争夺中华盛顿将与沙特人团结在一起。

特朗普坚持说,“我们在这里不是为了训斥人,不是为了对你们说应当如何生活,应当做什么,应当如何办或应当如何祷告。绝不是这些事情;我们在这里是为了提供一种合作”。作为这种“合作”的一部分,特朗普和沙特人签署了一项出售1100亿美元美国武器的协议。在未来10年补充销售的总额可能达到3500亿美元。一旦移交以后这些武器的很大部分将被沙特人用于他们残暴地轰炸也门反叛者团体的运动。沙特人认为这些反叛者(他们大部分是也门北部干旱地区的胡塞人)收到伊朗的武器;沙特人以这种方式为他们的空中打击进行辩解,但是大多数观察家们认为,伊朗人的援助是相当有限的。与此同时,沙特人的空中侵袭已经造成大量也门平民死亡,造成一场人道主义危机,造成出现严重的霍乱病和大规模饥饿的威胁。

特朗普在利雅得时谈到密切美国能源部门的企业与大部分由这个国家的王室家族控制的沙特石油工业之间的关系。特朗普在与沙特国王萨尔曼的一份联合声明中指出,“两位领导人强调由两国的企业在能源部门投资的重要性,以及需要协调政策确保市场的稳定和供应丰富的重要性”。

在这个进程中第二个步骤是削弱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和欧盟--欧盟的大多数成员国大力支持巴黎的气候协议--,改善美国和世界第二大原油生产国俄罗斯的关系。直到现在特朗普在这些目标中的第二个目标不能有很大进展,原因是在华盛顿发生的关于指控俄罗斯干涉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的混乱状况,尽管特朗普在第一个目标上取得了令人注目的成功;这事发生在特朗普5月25日在布鲁塞尔访问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总部期间。甚至当他在最后时刻修改了自己的演说时,让他的顾问们本人很生气。他拒绝承诺与大西洋组织(北约)的其他成员达成一项互相保卫的协议。关于华盛顿对原则--“一国为了所有的国家和所有的国家为了一国”--的承诺,特朗普拒绝让他的同事们安定,该原则已写入北约章程的第五章,迫使所有的成员国在受到攻击时求助于其他任何成员国的帮助(尽管晚些时候在白宫的一次记者招待会上美国清楚地承诺这一章)。此外,特朗普以威胁的方式指责(北约伙伴)没有拨出适当的资金用于共同防卫这一事实。其他的美国总统曾经表示过类似的抱怨,但是从来没有以这类蔑视的语调说话,这件事情拉大了与关键的盟国的距离。如果这还少的话,特朗普给人的印象是,他与北约最重要的官员们关于网络攻击和政治干涉对对联盟的团结提出的威胁有分歧,特朗普认为这并不是一个重要问题。

特朗普后来的举止使他自己与欧洲的领导人分开更远;这发生在他访问的最后一站陶尔米纳(意大利西西里),在当时与七国集团主要的经济体的一次会议上。根据媒体的报道,以最近当选法国总统的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和德国总理安赫拉·默克尔为首的欧洲人试图说服特朗普:留在巴黎气候协议是紧迫的事情,强调关于欧洲--大西洋团结一致的重要性。默克尔警告说,“如果世界上最大的经济大国退出(巴黎协议),它的地位将由中国人占据”。但是特朗普固执地坚持己见,对他来说在美国创造就业比任何对环境的考虑分量更重。马克龙难过地说,“现在中国在领导”。这个评论是可以预见的。

特朗普总统迈出的第三个步骤是美国正式宣布退出(关于气候变化的)巴黎协议,这是他在回到白宫时在罗塞达尔举行的一次仪式上宣布的。如同现在已经提出的那样,这项协议需要美国大幅度减少二氧化碳和其他温室效应气体的排放,主要是通过制约石化燃料的使用。为了履行这项义务,前总统奥巴马曾承诺将在发电方面减少温室效应气体的排放,实施清洁能源的计划,如果全部实现的话,将无情地在全国减少利用烟煤。特朗普还指示改善使用内燃发动机的汽车的效率。特朗普谴责巴黎协议,希望--反对所有的反对派--对国家的煤炭工业赋予新的生命(在这个时候遭到天然气、风能和太阳能的冲击),关于燃料的消费应还原对更有效的汽车和卡车的倾向,这增加对石油的需要。

当特朗普总统宣布他的决定时--尽管是错误-- 辩解说巴黎协议可能允许其他国家,其中有中国和印度继续建设使用煤炭的发电厂,同时阻止美国开发自己的石化燃料,这将有利于它们的经济,而费用由美国出。特朗普说,“我们的石油和类似的储备处在世界上最丰富的国家中间,足以让这个国家数百万贫困的劳动者摆脱贫困。即使这样,在这个协议的框架内我们确实正在锁住这些储备,阻止我们的国家享用这种巨大的财富”。

当特朗普谈到他想开发丰富的能源储备的时候,他当然不是指没有限制的风能和太阳能,而是指煤炭和天然气。他自我吹嘘说煤矿再次“正在开始运转”,强调他取消对在联邦的土地上钻探新的油井以便开采原油和天然气所有限制的意图。

没有任何疑问,为撰写调控规则、司法操纵,与美国国会和国际社会谈判需要多年,直到白宫能够完全实现它支持煤炭的目标。即使这样,已经宣布的步骤确保阻止石化燃料消费增加的准则结果将被取消,这将消灭为了生产可更新能源所有类型的设施。

新的三角形

我们不应当忘记,这些只不过是特朗普总统想实施的第一批步骤。在长期之内,特朗普似乎正指向创造一个由对能源的偏爱统治的新的世界秩序。从这个前景来说,一个由俄罗斯、沙特阿拉伯和美国组成的联盟才有意义。在第一种情况下,一些有独裁思想的领导人憎恨人道主义的思想,企图将“煤炭的年龄”持久化,今天他们统治着三个国家。它们同时在世界的能源生产中发挥一种突出的作用。这是三个主要的石油生产国,占世界原油开采约38%。美国和俄罗斯还是主要的天然气生产国。它们与沙特阿拉伯一起,三个国家占世界上天然气生产的41%。

另一方面,这三个国家中的每一个都与其他的石油和天然气重要生产国有密切联系:美国与加拿大;沙特阿拉伯与波斯湾的酋长国(其中小国卡塔尔有巨大的天然气田,正是在这个时候沙特阿拉伯的王室正试图严厉地制服卡塔尔);俄罗斯与中亚的前苏联共和国。所有这一切只是为这个强有力的三边联盟的优势地位增加更大的分量;当所有这些国家包括阿塞拜疆、哈萨克斯坦、科威特、阿曼、卡塔尔、土库曼斯坦、阿联酋等生产的原油和天然气补充到三个大国的生产中的时候,这种结合的结果控制着世界原油生产的约57%和天然气生产的59%。因为现在石油继续是世界贸易最宝贵的原料,石油和天然气加在一起占世界能源供应的60%,这代表着经济和地缘政治权力巨大的集中。

特朗普和他主要的助手的班子已经拟定一个庞大的战略的视角,目的是加强美国与其他石油大国在能源、外交和武装部队领域的联系。这意味着加强能源部门的美国企业与可能的联盟的其他成员国的能源企业的联系,增加外交上的协调和改善军事关系。还意味着和它们站在一起反对它们宣布的“敌人”,如特朗普已经承诺在沙特阿拉伯与伊朗的争夺中支持前者(特朗普期待以同样的方式在叙利亚反对达埃什的战争中与俄罗斯合作,但是如今在华盛顿出现的政治情况使得这项目标现在不能确定)。

令人吃惊的是,这个联盟的美国--沙特的臂膀已经在起作用。当然特朗普在进入白宫的时候,曾期望与俄罗斯取得类似的进展,尽管他的虚假步骤(特朗普最亲近的合作者中有他的女婿贾德·库斯纳)已经阻止了任何的进展。在担任总统之后,他的班子的成员立即指示国务院开始探讨取消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的方式(制裁是俄罗斯将克里米亚并入的后果),美国的制裁阻止美国和俄罗斯能源部门的企业之间增加相互合作。直到2月担任美国制裁政策协调员的丹·弗里德对雅虎新闻说,“白宫一直在严肃考虑取消(对俄罗斯的)制裁”。

当得知刚任命的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在竞选运动期间私下与俄罗斯驻美国大使谢尔盖·基斯利亚克谈及缓解制裁的可能性,但是关于此事他对副总统耐克·朋斯及其他人说谎的时候,这些行动遭到挫折。但是,特朗普没有掩盖他相信与俄罗斯联系的丑闻与他的选举运动的组织不会没有正当的理由,如果与莫斯科的关系大幅度改善,会更好地服务于美国的利益。

如果有人问关于这个刚开始的联盟的三角性质,普京总统当时在莫斯科会见了沙特阿拉伯国防部长穆罕默德·本·萨尔曼(王室的第二亲王)。几天以后,穆罕默德亲王在利雅得会见了特朗普。据俄罗斯国家通讯社塔斯社报道,亲王说,“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之间的关系处在最好的时期”。关于特朗普对利雅得的访问,在能源部门的合作是俄罗斯--沙特阿拉伯对话的关键事务。普京说,“在能源问题上的协议对我们两个国家是非常重要的”。

当然,特朗普与三边联盟的关系以石油为基础的计划应当克服许多障碍。尽管与俄罗斯和沙特阿拉伯有很多共同的利益--特别是在能源领域,这两个国家都企图减少开采以便保卫价格--也在许多问题上有分歧。比如,俄罗斯在叙利亚支持巴沙尔·阿萨德政权,与此同时沙特人宁愿看到他被打败;俄罗斯人以同样的方式是伊朗武器重要的供应者,而伊朗是沙特人企图孤立的国家。但是,在特朗普访问利雅得期间普京会见穆罕默德亲王暗示这些障碍是可以克服的。

一个可能的新世界秩序总的路线

塞缪尔·亨廷顿在1993年著名的《文明的冲突》论文中写道,“文明之间(技术上的)失败将是未来战斗的阵线”;所有这些战斗中最明显的是在伊斯兰和西方之间存在的战斗。特朗普的许多支持者狂怒地拥抱这个观点,但是特朗普本人不是这样(尽管很明显他不是穆斯林的朋友)。

特朗普通过建立一个石化燃料生产国的联盟,其中某些是伊斯兰国家,希望加强世界上支持煤炭的国家的力量。具有讽刺意义的是,直到现在他旨在削弱任何刚出现的未来的绿色联盟的滑稽广言行产生了一种飞去来器的后果,使未来可能的绿色大国有生气,增加它们的合作关系,推动它们以更大的力量接受未来可选择能源对世界的统治。在这个意义上,特朗普似乎创造了他自己将去实现的预言,事实是支持清洁能源的国家正在密切它们的关系。

让我们记住德国总理默克尔在七国集团首脑会议上对特朗普做出的评论。她说,如果美国要退出巴黎协议,“它的地位将由中国人占领”。特朗普确实退出了巴黎协议,对默克尔来说还没有时间将目光投向中国。五天以后,她邀请中国总理李克强在柏林对话。李克强后来与欧盟的领导人进行讨论。据报道,他们支持巴黎气候协议的相互承诺是这次讨论的中心。

北京大学国际研究系的副教授王东评论说,“在中国—美国—欧盟的三角形关系中我们可能看到一个重要的转向,在这个三角形中中国和欧盟更多接近,与此同时美国和欧盟可能拉开距离”。“李总理和默克尔总理有可能重申他们对保卫巴黎协议的承诺”。

热情地承担在可更新能源生产中的世界领导地位,中国已经在发展和建设风能和太阳能的生产设施方面迈出了巨大的步伐。正如《纽约时报》的基思·布拉德舍最近报道了有关中国建立太阳能电池板大型浮动岛的进展(一项可能被其他试图扩大它们在在可更新能源中独立的国家采纳的技术),“这项计划是中国在可更新能源的领域重建世界秩序的努力的一个榜样,同时这被美国放弃”。“这类技术的实践经验将是有兴趣达到它们的气候目标的国家必需的基础设施的脊柱,在能源问题上这件事情使中国成为许多国家选择的伙伴”。

印度也正在试图与清洁能源领导集团联合。一旦考虑到对任何协议如巴黎协议的阻碍是因为它的发电厂一部分是用煤炭发电,印度现在为发展可更新能源正迈出巨人的步伐。根据公认的环境网页“碳追踪”报道,现在期待到2022年—在计划之前8年—它40%的电力通过绿色能源获得。作这这个进程的一部分,正在取消许多使用煤炭发电的新电厂建设计划。

印度正在迅速行动,以便重申它发展清洁能源的领导地位也引起德国默克尔总理的关注,她邀请印度总理莫迪5月到柏林,在两天的会晤中会谈集中在改善经济合作。

我们还处在开始的阶段,但是一个可能的世界新秩序总的路线似乎正在显现。在一个世界居民的一部分越来越多清楚地转向自己的清洁能源(它意味着是创造就业的一台庞大机器)的技术的时代,与使用石化燃料的国家争夺保持其统治地位。特朗普总统执政后头两个月的事件已经向我们提供了许多材料,以便思索在能源领域关于新的两极世界的可能性;这里铭记着一种仔细思考的打破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意图,一个为了形成美国—俄罗斯联盟的努力夭折的时期,华盛顿对沙特阿拉伯的地区霸权的一种认可,出现一个可能的中国—德国的联盟。必须保持睁大双眼,以便在这个意义上上未来的行动不逃出我们的目光。

有一件事情是清楚的:在这个地球上全世界都将受到这种将要形成的联盟重组和对立的方式的影响。一个由石油大国统治的世界将是一个石油丰富,天空将被有毒的雾遮盖,气候的规则将是不可预见的,海岸将被淹没,旱灾将是一个经常的危险的世界。在这个地球上,随着国家和人民为一些越来越减少的供应—特别是粮食、水和可耕地—而斗争,任何战争的可能性都可能增加。

相反,一个绿色的大国占有优势地位,受战争的破坏和极端气候变化产生的危害更少的世界是可能的,因为可更新的能源是更可以得到的,将被所有的人支配。有些人—比如特朗普—倾向于一个被石油淹没的地球,他们将为实现他们地狱般的视角而斗争。与此同时,那些对一个绿色的未来已经做出承诺的人们将为其实现而努力,甚至超过巴黎协议的目标。即使是在美国,一些州、城市和公司(其中有苹果、谷歌、特斯拉、塔杰特、易趣、阿迪达斯、脸书和耐克等)在整体上正从事共同的事业,这令人吃惊,它们加入了名为“我们仍在其中(指巴黎协议)”的努力,以便有效地实现美国对气候协议的承诺,而不取决于华盛顿说什么和做什么。选择是我们的:或是允许唐纳德·特朗普反乌托邦的视角,或是我们与那些试图为他们自己和未来的几代人有一个体面的未来的人们团结在一起。(作者迈克尔·T.克拉雷是托姆迪斯帕奇网的撰稿人。汉普郡(英国南部一郡)学院世界和平与安全教授,最近出版的《剩下的比赛》一书的作者)

原标题:西媒:以破坏环境为代价 特朗普正在建立一个新的世界秩序吗?

责编:杜文俐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