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在寅见特朗普,安倍却放起了避难广告
来源:观察者网 2017/06/29 14:56:34 作者:陈洋
字号:AA+

导读: 在朝鲜问题上,韩国政府与日本政府正在以不同的方式来谋求影响特朗普政权。与文在寅努力寻求缓和局势不同,安倍晋三似乎更加推崇制造紧张氛围,以此来敦促特朗普政权进行更严厉的制裁或军事打击。

在朝鲜问题上,韩国政府与日本政府正在以不同的方式来谋求影响特朗普政权。

6月28日-7月2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将访问美国,并与特朗普总统举行首次韩美首脑会谈。尽管还无法确定双方的具体会谈内容,但至少可以肯定朝核问题与“萨德”问题将是主要议题。由于文在寅20日接受《华盛顿邮报》专访时曾表示,“为了解决朝核问题,我们必须在现在仅有制裁和施加压力的菜单中,加入对话”,这也就意味着韩美首脑会谈期间,文在寅将会努力说服特朗普总统以谈判对话的方式解决朝核问题。

与文在寅努力寻求缓和局势不同,安倍晋三似乎更加推崇制造紧张氛围,以此来敦促特朗普政权进行更严厉的制裁或军事打击。

从6月23日至7月9日,日本政府在全国各大报纸、主要民营电视台以及门户网站投放内容为“弹道导弹落入时如何避难”的平面与视频公共广告。在该公共广告中,日本政府告诫日本民众如果有弹道导弹落入日本境内:(1)躲入牢固的建筑物或进行地下避难;(2)在附近没有建筑物的情况下,选择在物体的背阴处倒地抱头;(3)在屋内的话,或者远离窗户避难,或者躲入没有窗户的房间。这则广告只有30秒,里面的动画小人却一副“日本人不高兴”的模样:

眼下日本并没有明显的战争威胁,这则广告的发布时机实在令人匪夷所思。然而仔细品味,尽管广告中并没有出现“北朝鲜”的字样,但其针对性却不言自明。根据日本媒体的推算,该广告的制作与投放预计将花费4亿日元。安倍政权的这一举动不仅是在浪费公帑,而且也是在变相地收买日本媒体。

事实上,除了此次大规模投放广告外,早在4月21日,内阁官房(内阁总理大臣的辅佐机构,相当于秘书处或办公厅)与总务省就在东京召开说明会,要求各都道府县的相关负责人组织“导弹避难逃生”训练。此后,内阁官房还先后对秋田县、山口县、广岛县等进行特别避难指导。

诚然,日本人的认真仔细、考虑周全值得肯定,但在当前的背景下安倍政权这样高调举动并没有任何意义。首先,日本目前有两层反导系统,即陆基版“宙斯盾”防御系统和升级版的“爱国者-3”型导弹,这两层反导系统完全具备拦击朝鲜导弹的能力。其次,即使朝鲜方面真的对日本进行军事打击,那么首要的攻击对象也将是首都东京、主要大城市以及核电站,而不会是沿日本海的各县市。最后,在日美安保同盟框架下,日本列岛受到驻日美军的保护,而朝鲜官方媒体至少从两三年前开始就点名驻日美军基地是首要打击对象。因此,安倍政权可以针对特定地方、特定场所加强避难训练,而没有必要将这一训练推广至全国。当前这样急匆匆地向日本全国发布避难公共广告,无疑是在煽动日本国内的紧张情绪。

安倍政权这样积极地炒作“朝鲜威胁”,其最直接的诉求是为修改宪法营造舆论氛围,但在笔者看来更深层次的目的,则是借炒作“朝鲜威胁”来搅局东亚、制造混乱局势。

观察近期中美日韩俄在朝鲜问题上的看法可以发现,日本与其它四国的分歧日益凸显。比如,安倍政权一直认为“为了对话而对话没有意义”,即不主张与朝鲜对话,而强调军事应对;中国政府一贯坚持通过对话来解决半岛核问题,态度从未发生任何改变;俄罗斯虽然与朝鲜有领土接壤,但普京政权似乎更加关注欧洲事务,而非东亚问题,因此不会推崇军事方式解决;韩国方面,此前的朴槿惠政权主张对朝强硬,但今年5月成立的文在寅政权则主张通过谈判的方式来进行解决。

特朗普政权在1月成立之后,尽管曾对朝鲜表现出过强硬姿态,但观察近期特朗普总统的一些言行,似乎表明他逐渐放弃对朝鲜进行军事打击。毕竟如近期刊登在《大西洋月刊》的《朝核困局:当今最棘手的问题》分析的那样——美国对朝鲜进行先发制人的军事打击后,将会造成极其惨重的伤亡,而随之而来的混乱或将让美国“怀恋金正恩大腹便便的高视阔步”。相信特朗普总统并不会轻易对朝鲜采取军事打击。

鉴于特朗普总统的朝鲜认知在发生摇摆,这也就意味着特朗普政权的朝鲜政策或亚太政策不会立即形成,但也不会拖延得很长。因此,对韩日两国领导人而言,尽快向特朗普总统表达观点看法,进而影响其最终的决策才是当务之急。人权律师出身的文在寅若能借助此次访美成功说服商人出身的特朗普的话,那么韩国对美国的话语权将会超越日本,而且在今后处理朝鲜问题上韩国将会扮演更为重要的角色。

同时,特朗普总统如果接受了文在寅的主张,那么朝鲜半岛的局势也将有很大程度的缓和,但恐怕这不是安倍政权所真正希望看到的。毕竟参考日本在南海问题上的搅局就可以发现,只有当地区局势混乱的时候,日本才能获得利益最大化。

比如,日本政府近年来以维护南海稳定为由,相继向菲律宾、越南赠送了多艘巡逻舰或海监船,这不仅强化了日本与菲、越的关系,而且也刷新了日本在东南亚地区的存在感。而且借由炒作南海问题,日本还与澳大利亚签署了《物资劳务相互提供协定(ACSA)》修订版,进而强化了两国的军事合作关系。

因此,安倍政权通过煽动“朝鲜威胁”来引导舆论,并借助于民意诉求来推动具体外交政策的形成,以此作为“日本的诉求”来敦促特朗普政权采取强硬的对朝政策。安倍政权当下的搅局就像此前在南海问题上搅浑水一样——在拉拢并推动美国扮演主要角色的同时,夸大局势的紧迫感、制造对立,趁机谋取利益的最大化。

除了引导舆论外,笔者认为安倍政权选择此时煽动日本国内紧张情绪,也是为接下来7月7-8日G20峰会的斡旋做准备。根据朝日新闻的报道,在本次的G20峰会期间,安倍晋三将与文在寅举行首次日韩首脑会谈,还将与特朗普总统举行首次美日韩首脑会谈。不论是双边会谈,还是三边会谈,预计朝鲜问题都将成为主要的探讨议题。鉴于文在寅政权主张对朝实施“阳光政策”、特朗普政权的朝鲜政策处于摇摆期,所以预计安倍首相必将借助这两场首脑会谈来大谈“朝鲜威胁”,进而说服美韩领导人继续对朝施压等。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朝鲜驻印度大使桂春英在6月19日接受印度媒体采访时表示,“如果美国能够全面暂停,或者永久停止大规模军事演习,那么我们也可以暂停试验,让我们就和平解决朝鲜半岛问题展开对话”。在G20峰会前夕,朝鲜方面这样的表态,不仅为美朝会谈增加了可能性,而且也为当前的半岛局势增添了转机,甚至还将会影响日韩首脑会谈、美日韩首脑会谈的议题内容。

因此,安倍政权选择6月23日-7月9日期间在日本全国播发“弹道导弹落入时如何避难”的广告,其时间点正是桂春英表态之后、G20峰会结束之际。预计煽动起来的民众恐惧情绪将成为安倍首相最主要的谈判筹码。

再者,虽然在G20峰会期间能否举行中日首脑会谈还不明朗,但年内举行中日韩领导人会谈似乎已经可以确定了。根据此前共同社的报道,安倍晋三拟将朝鲜问题作为中日韩领导人会谈的主要议题。由于安倍首相希望能在7月下旬举行三国领导人会谈,所以此时煽动日本民众的对朝恐慌情绪,似乎也是为中日韩领导人会谈布局,借民意来向中国施压,要求中国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

然而,安倍政权此次高调地煽动紧张兴趣的做法无疑是杞人忧天,令人遗憾。最近几年,朝鲜在进行导弹发射试验的时候,几乎都是向日本海一侧发射。不得不说,这样的反复多次发射令大多数时常受到“地”震威胁的日本人开始愈发担忧“天”上会掉下来什么。诚然,如克劳塞维茨所说“战争是政治的延续”,但在笔者看来战争是外交的失败。时至今日,朝鲜政府依然与中美俄韩有着一定的沟通管道,这就说明了外交手段虽然有时遇挫,却并没有完全失败,而距离安倍政权所渲染的“朝鲜威胁”依然有着非常遥远的距离。

原标题:陈洋:朝鲜半岛还没打起来呢,日本就开始防空演习了

责编:杜文俐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