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移民政令与“白人至上”
来源:环球杂志 2017/07/01 14:35:51 作者:吴美娜
字号:AA+

导读: 这“一紧一松”的移民政策并不令人意外,它延续了美国的“移民国策”,即根据国情变化,在满足美国需求的前提下,吸收能为美国创造更大价值的人群。

“墨西哥人,连同其他说西班牙语的人,正在制造美国社会政治结构的分叉,几乎接近于民族分裂……”这是美国社会学家莫里斯 雅诺威茨上世纪80年代对美国墨西哥裔移民群体做出的判断。30多年后的今天,美国总统特朗普似乎也认可这一判断,从他自参加美国大选以来多次发表的针对外国移民的强硬言论就可见一斑。

1488849274629049.jpg

不遗余力打击非法移民

2016年8月31日晚,特朗普的竞选团队公布了其移民政策“十大措施”:在美国南部边境修一道墙;取消对偷渡入境者“捉了就放”的做法,非法入境的移民会被羁押与驱逐出境;对移民犯罪零容忍;不发经费给包庇非法移民的“避难城”;取消违反宪法的行政命令,即取消奥巴马“暂缓遣返令”,并实行所有移民法律;验明身份之前,不发某些特定国家的签证申请;确认被遣返非法移民的国家接收了非法移民;完善“生物识别出入签证追踪系统”,来追查逾期居留的外国人;拒绝为非法移民提供工作;改革移民法,保障美国及美国工人的利益。

2017年1月27日,履新刚一周的特朗普签署行政令,宣布将在120天内暂停所有难民入境;在90天内暂停伊朗、苏丹、叙利亚、利比亚、索马里、也门和伊拉克7国公民入境;无限期禁止叙利亚难民进入美国。此后,全美各地抗议示威活动不断。

2月初,这份行政令被位于华盛顿州的地区联邦法院冻结。后来,特朗普又在3月签署第二份行政令,将伊拉克移出限制入境国名单,但再次先后被地区联邦法院和巡回上诉法院冻结。最终结果将在最高法院见分晓。

在上述行政令受争议之际,6月15日晚,特朗普政府又发声明,宣布将取消奥巴马任内推出的“美国人父母暂缓遣返”计划(DAPA)。美联社评论说,考虑到“美国人父母暂缓遣返”计划自公布以来几乎从未真正施行过,因此特朗普宣布取消该计划“在很大程度上仅仅是一个象征性的姿态”。不过,这仍然让特朗普有机会向外界展示他在积极兑现严厉打击非法移民的竞选承诺。

此前一天,即在6月14日晚发布的声明中,特朗普政府还宣布了奥巴马政府时期推出的另一项移民改革政策“童年抵美者暂缓遣返”计划(DACA)的命运,表示该计划将会保留。不过,15日特朗普政府又改口称尚未做出决定。

特朗普移民政令背后的逻辑

据悉,特朗普上任这几个月来,美国境内被捕的无证移民人数增多,但被遣返离境的人数有所减少(随着政策陆续出台,有增多可能),难民入境美国的人数也明显下降。

国际救援委员会表示,特朗普政府基于对难民以及难民重置系统的错误资讯和错误概念,制定出有害的政策;“伊斯兰国”领导层则宣称,“特朗普禁令”有利于他们招募新成员;欧洲右翼势力崛起并喊出类似宣言,和特朗普遥相呼应。

目前,特朗普移民政令总体处于搁浅状态,但从美国社会“撕裂”的整体国内局势和恐怖主义升温的国际形势来看,相关政令加紧实施的可能性依然存在。

首先,路透/益普索针对特朗普禁令的民调结果是:49%支持,41%反对;而盖洛普民调则是:42%支持,55%反对。

尽管特朗普多次对其移民政令进行解释,宣称其“与宗教无关,只是一份事关恐怖威胁和国家安全的命令”,但相关政令体现的“白人至上”思想倾向依然非常明显。这也是随着全球化的推进,美国社会内部认知错乱升级的体现。

以“文明冲突论”著称的美国政治学家亨廷顿在2004年出版的《我们是谁?——美国国家特性面临的挑战》一书中,曾对相关问题进行过分析。这本著作堪称亨廷顿“文明冲突论”的国内版,它对拉美裔(特别是墨西哥裔)移民的涌入以及多元文化主义的盛行对美国国家特性(盎格鲁-新教文化)构成的挑战表示担忧。

不少人秉持“美国本身是一个移民国家,因此美国政府对移民的打压政策不尽如人意”的看法,而在亨廷顿看来,奠定美国基业的盎格鲁-新教文化群体是“定居者”,和此后一批又一批的“移民”在身份上有着本质区别。他说,“如果同化移民的努力归于失败,美国便会成为一个分裂的国家,并存在内部冲突和由此造成分裂的潜在可能。”

亨廷顿之所以对墨西哥裔特别“警惕”,是因为在他看来,墨西哥裔移民不仅数量庞大,更重要的是其族群特质决定了他们很难被同化,甚至会“严重威胁”美国社会的未来面貌。一些美国政治学家和社会学家同亨廷顿有着类似的担忧,特朗普移民政策与这些担忧不无联系。

分析人士认为,特朗普移民政策也有美国“孤立主义”的影子,即美国自身实力不振时“闭关修炼”、自我保护。自美国建国以来,这种孤立主义就如影随形,变着花样出现。布鲁金斯学会研究员托马斯 怀特指出,“在特朗普的领导下,美国可能成为一个更加褊狭和混乱之地。”

商人思维的“移民国策”

特朗普政府的移民政策中,引发最大关注的是非法移民问题。而其他移民政策的变动也在进行中,比如H1B工作签证和投资移民,即EB-5。

H1B签证是外国留学生获得美国合法身份的最主要渠道。但是,由于外国留学生人数众多,而每年H1B的名额有限,外国留学生必须通过抽签方式才能有幸获得。很多高科技公司一直都在游说国会,希望增加这一签证类别的年度总配额。特朗普4月18日颁布“买美国货、雇美国人”行政令。有分析称,在这一理念支配下,增加配额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6月14日,美国移民局更新EB-5投资移民政策备忘录:当投资人拿到条件绿卡后,继续维持EB-5投资的必要期限是自投资人拿到条件绿卡之日后算起的两年时间,新政自公布之日起立即生效。移民机构人士指出,新政的实施反映出美国移民局推动EB-5改革的决心。另外,EB-5投资者不必等到I-829获批才能收回投资款,还款时间提前了将近3年,大大降低了EB-5投资者的资金占用成本和风险。

这“一紧一松”的移民政策并不令人意外,它延续了美国的“移民国策”,即根据国情变化,在满足美国需求的前提下,吸收能为美国创造更大价值的人群。美国在殖民地时期至19世纪末,曾采取鼓励自由移民的政策,以获取急需的劳动力。从19世纪末至今,逐步推出限制和选择移民的政策,以缓解日益庞大的移民群体给美国社会造成的压力,同时,聚拢全球“精英”造福美国。相关理念的吸收,对有着典型商人思维模式的特朗普而言,显然不在话下。

原标题:特朗普移民政令与“白人至上”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