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学者“论民主灯塔的倒掉”
来源:参考消息 2017/07/02 10:25:14 作者:拉尔夫·基施施泰因
字号:AA+

导读: 美国的安全指数非常不“均匀”,差别极其大,并且安全系数与金钱息息相关。

美国赫芬顿邮报网站近日刊发德国政治评论家拉尔夫·基施施泰因的文章《为什么世界最终会感谢特朗普总统》称,美国早已从国际秩序的规范者演变成世界骚乱的制造者,欧洲不能随波逐流,必须开始走自己的路。文章如下:

我们已经知道,美国正在衰落当中。只是,我们不愿正视这一点。对大多数人来说,美国是自由的安全屋,是自由民主制度的招牌。

世界骚乱的制造者

如今我们更加清楚了。是对石油资源支配权的迫切需要导致了伊拉克战争。针对这个第三世界国家的第二场战争只能用化学武器这样卑劣的谎言来为美国遮羞。

20170627194802943813097-size640x417.jpeg

▲资料图片:2003 年 11 月,美军坦克部队士兵在伊拉克首都巴格达著名的胜利拱门前拍照。(维基百科)

整个中东地区则因为人为推动的“阿拉伯之春”而陷入彻底的动荡与混乱。

美国早已从国际秩序的规范者演变成世界骚乱的制造者。就这样,美国在世贸中心遭到袭击后从受到伤害、令人同情的美国变成了自我陶醉、无法预计和咄咄逼人的美国,如今它给人的印象则是彻头彻尾地不负责任。

在小布什任总统时期人们还有这种感觉,他至少会受顾问人员的影响,而现在这位世界影响力最大的人物却完全不为人所动。那我们为什么要感谢他?

1498791399642798.jpg

▲资料图片:3 月 17 日,特朗普在白宫会见德国总理默克尔,并共同会见记者。(NBC)

因为唐纳德·特朗普让最后一批还不相信的人亲眼看到,帝国主义大国美国正在绝望地为其世界地位而挣扎。

公然宣称不负责任

国内页岩油的开采令中东对美国日益失去吸引力。对于实力很弱的对手,帝国主义的威胁姿态已经过时——但是人们也不应忘记卡尔 · 冯 · 克劳塞维茨的这个经典理论:“内政有问题的话就制造一个外敌。”

ktpycuvppsahfnt4nxbh0bh6s_104.jpg

▲普鲁士将军,军事理论家卡尔 · 冯 · 克劳塞维茨(维基百科)

只有这样,对无足轻重国家的不断挑衅以及一直维持在爆发边缘的危机策源地才能得到解释。这与这一理念相符。

美国对石油的争夺和对美国政治地位下降的恐惧令中东陷入混乱动荡,并且美国把结果抛给了欧洲——难民危机,还有恐怖主义。

美国对此并不感兴趣,尽管我们的这场危机要“归功”于美国。可是难民的船只永远都不会抵达美国。

ktpycuvppsahfnt4nxbh0bh6s_105.jpg

▲资料图片:5 月 27 日,一艘载有 1449 名非洲难民的轮船停靠在意大利西西里港。由于意大利正举行 G7 峰会,该船被迫推迟一天停泊。(欧洲新闻社)

特朗普并没有利用外交手腕来委婉地表示这种不负责任,而是非常公然地表现出来:“美国优先”——其他一切都无所谓。

“上层阶级”不要民主

亚里士多德在2500年前就描述了十分强大的民主的进一步发展:紧随(强大)民主之后的是寡头政治。人们可以非常精准地在美国看到这一进程。

起初民主因为民众普遍和广泛地接受教育而得到增强。在1950至1965年的美国,人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这点,这是一个几乎受到全世界喜爱和钦佩的美国。

随着教育水平进一步差异化,一个“上层阶级”诞生,他们不愿再听命于民主规则,因为他们认为自己更加优越,最能表现这点的表述就是“超级经理人”。

因此而产生了寡头化的趋势。目前人们已经不可能实现从“洗碗工到百万富翁”的美国梦。

美国对地球上几乎所有国家的贸易赤字说到底只表明了一点:美国依赖世界其他地方,而并非反过来。美国靠世界其他地方生活和消费。

因为贸易赤字意味着一个社会的进口多于出口,消费多于产出。这和希腊的问题一模一样,只不过规模完全不同。因此下一场金融和经济危机是不可避免的。

因此我们要再次“感谢唐纳德”,你让我们所有人都清楚地看到了美国的这个问题。尽管自身存在认同危机,但欧洲现在必须显示自身力量,而以欧洲在世界上的地位来说这种力量是理应具备的。

眼下欧洲必须走自己的路,不是盲目地跟在美国模式的身后,走上所谓的新自由主义道路,而是创造一个关注社会福利的自由欧洲。

原标题:德学者“论民主灯塔的倒掉”

责编:胡玲莉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