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平等和贫困增加:“美国梦”彻底破灭了吗
来源:环球视野 2017/07/11 10:32:24 作者:卡洛尔·格拉哈姆 魏文
字号:AA+

导读: 一些研究表明,美国穷人相信努力地工作将获得成功是类似的拉丁美洲人成功的二十分之一。“美国梦”以个人的努力为基础,这个事实使得公共支持的网络比其他国家脆弱。美国白人是特别悲观的,比黑人和拉丁美洲裔美国人更悲观,这些少数族群对困境已经习惯了。

一些研究表明,美国穷人相信努力地工作将获得成功是类似的拉丁美洲人成功的二十分之一。“美国梦”以个人的努力为基础,这个事实使得公共支持的网络比其他国家脆弱。美国白人是特别悲观的,比黑人和拉丁美洲裔美国人更悲观,这些少数族群对困境已经习惯了。

美国赢得了对经济的不平等例外地忍受的“名气”。这是由于社会活动的高水平。这些因素支撑着由托马斯·杰斐逊构思的“美国梦”;所有的公民有权过一种特定类型的生活、自由和幸福。

“美国梦”的概念没有围着实现清楚的目标转,而是围着寻找机会的概念转。19世纪的作家霍雷肖·阿尔及尔Jr善于创作体现这个概念的人物:由于他们的努力和进取精神,实现从贫困走向财富,或至少变成中产阶级成员的工人阶级的青年。

但是,现在生活在“美国梦”中的可能性与几十年前相比更遥远了。在上个世纪40年代出生的人与他们的父辈相比,在90%实现改善他们的经济地位的同时,80年代出生的人只有40%实现提升他们的社会层级。

公民围绕着不平等的观念也变了。2001年公布的一项研究的结论是,面对不平等的增加,唯一表明更加不满意水平的美国人是富裕的美国人,与此同时美国的穷人感受到这种不平等如同是未来一个成功的机会。

自从这项研究公布以后,乐观主义减少了。2016年只有38%的美国人认为他们的孩子将比他们自己生活得更好。与此同时围绕着不平等的公共辩论已经没有注意到“美国梦”概念的一个关键因素:命运。

以同样的方式在阿尔及尔的许多讲述中,主角的成功是由于捐助者们慷慨的帮助,在美国漫长的历史上已经有无数真实的事例表明命运的因素起着关键的作用。但是,最近几年社会对更少走运的人的支持下降了,特别是对没有找到全日制就业的穷人。一切似乎表明这种支持将继续减少。

总之,最新的研究注意到福利的新格律似乎得出结论:“美国梦”正在崩溃。

白人的绝望少数族群的希望

我开始研究将在美国和拉丁美洲围绕着社会活动人们的态度进行比较。拉丁美洲是一个因为它的不平等和贫困的高指数人所共知的地区(虽然最近几十年已经取得进展)。我注意到在盖洛普的民意调查中关于“美国梦”一个经典的提问:“在这个国家一个努力工作的人能够成功吗?”在美国富人的回答与穷人的回答之间的差别像深渊一般(接受盖洛普调查的是国内最富有的人和最穷的人各20%)。这与在拉丁美洲得到的结果截然不同,在拉丁美洲并不看重受调查者收入水平的重大差别。

美国穷人认为努力工作将会前进的可能性只是相似的拉丁美洲人机遇的二十分之一,尽管如果我们关注拉丁美洲人拥有的物质状况,他们的地位更糟糕很多。

在民意调查中的另外一个提问是被调查者是否每天处于紧张状态。紧张状态是健康状况不好的一个指数。穷人感受的紧张状态的类型,“不好的紧张状态”一般来说是由于消极的状况逃出他们的控制,比“良好的紧张状态”更加糟糕很多,后者与那些感觉到能控制自己前途的人实现所确定的目标相结合。

一般来说,拉丁美洲人日常感到的紧张状态更少一些,他们比美国人更经常地笑。在这方面在美国富人与穷人之间的差距与拉丁美洲相比要大得多(1.5倍)。美国的穷人比富人感到更紧张,比拉丁美洲的穷人更紧张。

美国富人和穷人的前景和感觉之间的差别也比亚洲和欧洲(其他被研究的地区)其他许多国家的差别受到更多的指控。一切都似乎表明,在一个很富有和严重不平等、对成为一种精英政治而自豪的国家,成为穷人对那些落在后面的人没有帮助,这变成了高水平的紧张状态和绝望。

我的研究还表明其他许多令人吃惊的事情。以对努力工作的价值低水平的信任和最贫穷的接受调查的美国人之间的紧张状态为出发点。我将接受调查的不同种族的穷人面对未来表现出来的乐观主义的水平进行比较。我的基础是盖洛普向美国接受调查的人提出的一个问题。问的是他们认为在五年之内在满意的十个级别从零到10当中自己将在哪一级。

我发现最贫穷的少数族群特别是非洲裔美国人与白人穷人相比,对自己的未来更加乐观。事实上,接受调查的黑人穷人对他们的未来表示更加乐观的可能性三倍高于受到调查的白人穷人的可能性。对未来更加乐观的拉美裔美国穷人是白人的1.5倍。在接受调查的前一天,白人穷人感受到紧张状态的可能性是黑人的两倍。拉美裔美国穷人在调查前一天感受到紧张状态的可能性比白人低25%。

为什么在传统上遭到歧视和更为贫困的少数族群表现得更加乐观呢?这有一些因素。其中之一是更加脆弱的少数族群与美国白人不同,在他们的周围总是有非正规的支持和帮助的网络,比如家庭和教会。心理学家也指出,少数族群的成员具有更强的克服逆境的能力,与白人相比感到沮丧或是自杀的倾向更少,也许是因为在漫长的历史上他们必须面对困难和严重激情的冲击给他们造成的不幸。

另外一个因素是应当注意到白人工人阶级生活在国家工业化的州,最近几年他们看到对自己成功的可能性的威胁。在这些州里,在矿业和工厂里许多工作岗位已经消失了。琼斯·霍普金斯大学安德鲁·切尔森的一项研究得出的结论是,与白人穷人相比,他们认为生活比自己的父辈更糟糕了,贫穷的拉美裔美国人和黑人认为已经成功了。白人穷人是受到“美国梦”消失影响最大的人群。

美国的问题是什么

这种形势有什么重要性?十年前我进行的调查受到后来的研究确认,允许我证实用乐观主义对待他们的未来的人一般享受更好的健康和有更好的劳动前景。对前途抱有希望的人一般为他们的前途投资,他们与那些日复一日对付紧张状态、困难和绝望的人不同。后者缺乏必要的手段建设他们的未来,而且他们也不相信值得去做出努力。

在美国人的生活中绝望最多的破坏性指数是最近十年过早死亡的大幅度增加。自杀和因为消费毒品和酗酒造成的死亡增加了。最近几十年对预防心血管疾病和肺癌取得的进步已经停滞了。主要受到损害的人尽管他们不是唯一的,是中年的白人,但没有进行高级的研究。黑人和拉美裔美国人的死亡率虽然平均高于白人的死亡率,但是最近十年已经下降。

形成这种趋势有许多因素。搞到特定的毒品比如鸦片剂、海洛因和芬太尼(止痛剂)越来越容易的事实与在工业部门工作岗位的消失发生在同一时期,这主要是因为技术革命。15%处在工作年龄的男子没有工作,预计到2050年失业率将上升到25%。与少数族群相比,在工业部门工作的白人为了在其他部门工作似乎有更大的困难。虽然现在其他部门有工作的新机会,比如在医疗部门,白人男子与属于少数族群的男人相比为了再培训有更大的困难。

绝望也是一个使死亡率上升的一个因素,正如我与塞尔希奥·平托进行的最新研究表明的那样。平均说来,表现更绝望的人们一般生活在大都市有统计数字的地区,那里的死亡率在45至54岁的中年人中间最高。

绝望的人有过早死亡更大的可能性。生活在过早死亡的人周围希望也受到损害。生活在大都市地区过早死亡率更低的人们表明更高水平的乐观主义。一般来说是种族更加多样化的地区,有更好的卫生习惯(如同只有很少的被调查者抽烟或是过一种隐居的生活),一般是有更大的经济活力的城市地区。

在美国成为穷人代价很高

技术的进步不仅影响美国和美国没有专业资格的劳动者。对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CDE)的国家大多数没有专业资格的劳动者来说这是一个挑战。但是,在这些国家过早死亡的指数没有增加,比如在美国。也许这是由于以下事实:这些国家的大多数有更加牢靠的社会保险制度,社会对所有落伍的人都有责任,有一项更复杂的制度。

具有讽刺意义的是,“美国梦”可能是问题的一部分。工业部门的白人的父辈曾经历过“美国梦”,他们曾希望自己的孩子也经历“美国梦”,他们是受这个事实影响最大的人们,这种梦想已经逐渐消散。令人吃惊的是他们一般投票反对政府的社会保险计划。相反,经历了多年贫困的少数族群的成员已经知道有完全不同的工作,也知道要求他们的家人和社会在他们需要的时候提供帮助。他们有更强大的克服逆境的能力,表明更有希望,因为他们相信自己还可能成功。

在美国成为穷人的代价很高。对于胜者来说他们过得很好;对于败者则是毁灭性的。事实是“美国梦”建立在个人努力的基础之上,在一种所谓的精英政治中使得公共支持的网络与其他国家相比变得更加脆弱。在这些国家对处境不利经历运气不好的人们存在保护、培训和社会支持的系统。这类措施比任何时候都更加需要,特别是在霍拉蒂奥·阿尔及尔虚构的人物生活的那些州。很久以来这类人的运气已经耗尽了。

链接:乔姆斯基:所谓“美国梦”已经是一个幻想

美国著名的语言学家和政治家诺姆·乔姆斯基认为,所谓“美国梦”已经是一个幻想,因为在美国生活的标准正在受到破坏。

乔姆斯基在接受美国“挖掘真相”信息门户网站采访时确认,所谓“美国梦”过去一部分是由神话支撑的,“一部分是由现实支撑的”。他解释说,从19世纪初到不久之前,工人阶级也包括移民相信在美国社会他们的生活通过艰苦的劳动会改善。虽然不排除在许多情况下这类前景实现了,但对于非洲裔美国人、移民和妇女来说,只是在很久以后才是可能的事情。他认为“现在情况完全不同了”。

乔姆斯基说,“现在收入的停滞,生活标准的下降,学生的债务水平……在许多美国人中间制造了一种绝望的感觉,他们开始怀念回顾过去”。

对这位美国政治家来说,这种社会形势“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出现了像唐纳德·特朗普这样的人物当选美国的总统,有的人如伯尼·桑德斯(美国总统选举民主党的预备候选人)的政治信息吸引了年轻人。

在去年11月大选之前,乔姆斯基说过,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的支持率来自“恐惧”,这是一个因为新自由主义而“破碎的社会”:“人们感到孤立、无依无靠,成为更强大的势力的受害者,他们不理解也不能施加影响”。

选举后不到一个月,一项民意调查清楚地表明美国的青年对他们在选举中的选择很不满意,几乎23%的人宁愿一个巨大的陨石破坏地球,看特朗普或希拉里·克林顿(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下场如何。无论如何特朗普因得到更多的选票而获胜,希拉里得到更多民众的选票。特朗普的胜利在全美国引起大量公众的抗议,参加抗议的大多数是青年、妇女和少数族群。

(《环球视野》摘译自西班牙《起义报》)

原标题:不平等和贫困增加:“美国梦”彻底破灭了吗

责编:宋雪娇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