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与普京会面后,美俄交易开始起变化,谁将是牺牲品?
来源:占豪 2017/07/11 11:19:46 作者:占豪
字号:AA+

导读: 如果美国和俄罗斯交易,叙利亚也会是牺牲品,因为那意味着叙利亚也将是事实的分类状态,北部将会有部分领土归库尔德人和亲土耳其的武装高度自治,对此叙利亚政府也得接受。不过,对巴沙尔政府来说却也算不上太坏,因为美俄交易意味着美国放弃推翻巴沙尔政权,至少叙利亚政府暂时安全了。叙利亚损失的是国土、国民。美俄交易正在起变化,小国再次成为筹码,未来到底会不会发展成大规模的代理人战争呢?我们在未来的一段时间继续密切观察。

德国G20峰会,曾经互送秋波大半年、最近半年关系有些僵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俄罗斯总统普京终于实现了会见。特朗普这次没有使用其握手神功,而是主动伸手轻轻握住后晃动了一下。很显然,特朗普很尊重这个对手,而普京显然也是有备而来。

特朗普与普京会面后,美俄交易开始起变化,谁将是牺牲品?

本来打算35分钟的会面,最终时长达到两个多小时,白宫官员叫都叫不走。这次会见,谈不上历史性会见,但也有可能对两国关系、叙利亚局势、乌克兰局势产生重大影响。

可能是担心泄密或被对手抓住把柄而影响到自己的计划,过去一段时间里特朗普经常进行“善变”的表态,包括白宫有时候都对其言论很难捉摸。在会见普京前,美国刚刚制裁过俄罗斯,并称俄罗斯可能干涉了美大选,特朗普还将这一责任归于奥巴马。之后,在与普京会见时,特朗普说他两次质问普京是否干涉美大选,普京都否认了。

很显然,特朗普这是有意瞒天过海,然后在实质问题上暗度陈仓。之所以这么说,原因在于,连白宫都不清楚特朗普竟然会和普京会面这么久,于是派第一夫人去催都催不走。更为有趣的是,特朗普在后来还让其女儿伊万卡代其与普京、默克尔进行会谈。

显然,伊万卡代特朗普与普京、默克尔会谈是不合外交常规和礼仪的,但这也表明两点:

一、普京和特朗普的会见“意犹未尽”,二人在重大问题上有共识且与欧洲有关。这一点,从默克尔加入即可知。与欧洲有关的事无非就是北约与俄罗斯的关系及乌克兰问题,很显然这事大概率是乌克兰问题。

二、只要涉及到乌克兰问题,则美俄必然在叙利亚问题上有某种共识。

事实证明,上述两点在现实中的的确确是存在的。关于二人的会见,特朗普在推特上说:“我们磋商了将救人性命的叙利亚局部停火协议。现在是时候翻篇,与俄罗斯建设性地合作了。”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则表示,俄美总统普京与特朗普的会谈具有建设性,并确定双方有意寻求互惠互利的共识。

“特普惠”会见后,马上发生了两件事:

一、叙利亚南部实现停火。

所谓叙利亚南部,就是叙利亚南部靠近以色列和约旦的方向,这次停火则是由俄罗斯、美国和约旦三方达成的停火协议,并且从7月9日即开始执行。叙利亚政府方面则表示对停火协议表示欢迎。

二、蒂勒森将访问乌克兰。

就在叙利亚南部实现停火的同一天,“特普会”在场的唯一美国官员、美国国务卿蒂勒森抵达了乌克兰,对乌克兰进行正式访问,与蒂勒森同行的是近期刚被任命的乌克兰问题特使、前美国驻北约大使库尔特·沃尔克。媒体报道,沃尔克此前是美国中情局分析师,现在是麦凯恩研究所的主任,而麦凯恩研究所一直是美国外交事务上的鹰派代表。

这两件事一定是在一起谈的,俄罗斯不可能单纯与美国谈叙利亚问题,对俄罗斯来说两者不可分割,因为俄罗斯手里的筹码太少。在“特普会”后,叙利亚立刻停火,并且蒂勒森立刻访问乌克兰,显然美国和俄罗斯都是想先把局势稳下来,然后再看看有没有交易空间。而特朗普的表态,显然会让乌克兰心里发毛。因此,在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看来,蒂勒森访问乌克兰一方面是要安抚乌克兰,避免美俄还没怎么交易先乱了乌克兰;另一方面,则是要摸一下乌克兰的态度,看看美俄能在乌克兰问题上做怎样的交易。在占豪看来,美国很可能是准备加入到俄罗斯和欧洲国家关于乌克兰的会谈当中。

事实上,在乌克兰问题上,俄罗斯的态度很明确,就是乌克兰现政府接纳松散联邦制,如此就能既缓和乌克兰局势,俄罗斯又能保持对东乌克兰的影响力。但是,过去以来,乌克兰政府从来不同意。所以,美俄交易,乌克兰政府的态度也是困难之一。

那么,为何此时特朗普主动和普京聊“交易”呢?双方能否达成更多共识,进行更大笔的交易呢?谁又可能是美俄交易的牺牲品呢?

在占豪看来,特朗普之所以此时主动要和普京交易,原因有四个方面:

一、特朗普战略需要美俄关系正常化。

在特朗普上任之前,特朗普的战略本来是和俄罗斯缓和关系,向中国施压。结果,国内的政治压力迫使其断了上任后立刻与俄罗斯改善关系的念想,不得已快速与中国缓和关系。但是,特朗普未来的战略重心在中东,目标是要激化伊斯兰什叶派和逊尼派之间的矛盾并引发大规模的代理人战争,这一战略目标如果没有俄罗斯的配合,一方面不太可能,如果迎来的结果就是风险不可控。在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看来,特朗普若想在控制风险的情况下,激发出中东的大规模代理人战争,非得和俄罗斯合作不可。

因此,特朗普在国家战略上需要美俄关系正常化。只有两国关系逐渐正常化之后,双方才能深入沟通在中东的合作。

二、以色列的国家安全及美国的中东战略需求。

如果大家注意会发现,自俄罗斯、伊朗、土耳其在叙利亚北部设立“冲突降级区”后,叙利亚政府军的攻势在叙利亚北部基本上就剩下对美国支持的反对派了。为了阻挡叙利亚政府军的攻势,4月份美国曾恐袭叙利亚政府军,并且之后又击落叙利亚战机,叙利亚不得不在北部暂停攻势。

暂停叙利亚北部的攻势后,政府军开始在南部清剿反政府武装,为此和曾与以色列发生交火。虽然,之后叙利亚政府军单方面宣布停火4天,但进一步交火并且爆发更大规模战争的可能性依然存在。战火由北向南烧,烧到以色列边境,这对以色列来说不是好事,因为一旦由此再激起巴以矛盾,一定会影响到以色列的国家安全和美国的中东战略。而且,特朗普与美国犹太人集团有很深的关系,总统特别助理、权力甚至大过国务卿的女婿库什纳就是犹太人。

所以,在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看来,特朗普在G20峰会上与普京深入谈合作缓和关系,与以色列的国家安全及美国的中东战略需求密切相关。

三、重要的时间窗口。

特朗普与普京在G20峰会上会面的决定是G20峰会即将开会前不就才做出的。之所以如此,原因是美国国内的舆论压力太大,“俄罗斯干扰美国大选门”与“通俄门”把特朗普折腾得够呛。这一切,直到特朗普5月20日访问沙特,获得了1100亿美元+未来10年3500亿美元军售合同后才真正开始发生变化。之后的一个月,是特朗普国内政治打翻身仗的一个月,包括CNN在内的多家媒体被特朗普攻击,CNN甚至不得已被迫辞掉三个涉“编造通俄门”的骨干。

有了特朗普这个国内政治舆论的“翻身仗”,特朗普才能在G20峰会上见普京。而之前强化对俄罗斯的制裁,其中原因之一应该就是堵上反对者的嘴。然而,如果这个时间窗口不能实现会面,接下来如果舆论环境再变差,特朗普和普京的会面就又遥遥无期了。所以,特朗普这次是抓住了机会,把本来35分钟的象征性会面变成了2小时15分钟的深入会谈。

四、为了对冲中俄关系进一步走近。

特朗普最初的国家战略是“联俄制华”,是打算分化中俄关系的。结果,由于国内政治压力,节奏被打乱,不但没能实现分化中俄,中俄关系反而越来越紧密。就在G20峰会召开前,中国元首就是先访俄罗斯,然后再访德国,沟通协调的目的非常明显。中国元首在普京授予俄罗斯最高勋章时明确表示,“我和普京总统商定,无论外部环境如何变化,中俄关系都不会受到影响。”

这句话是非常给力和掷地有声的。因为,对俄罗斯来说,依托中国才能和美国博弈,没有中国经济支持,俄罗斯过去三年多时间挺不过去。对中国来说,单独面对美国压力也太大了,有俄罗斯冲在前面,中国战略压力会小很多。所以,中俄背靠背对彼此来说都战略意义重大。但对美国来说,这却并不是什么好消息,所以美国需要和俄罗斯缓和关系,平衡美中俄的大三角关系。

那么,如果美俄进一步交易,谁会是交易的牺牲品呢?

在占豪看来,两个国家牺牲是必然的:

一、乌克兰。

如果美俄进一步达成交易,乌克兰必然是最大的牺牲品。因为,这意味着美国在乌克兰问题上向俄罗斯让步,即同意乌克兰实施松散的联邦制。一旦如此,乌克兰紧张局势缓和,东乌克兰维持高度自治,俄罗斯在乌克兰的军事投入就会减少,经济压力就会降低。

但是,对乌克兰来说,则意味着克里米亚彻底失去和几乎失去对东乌克兰的控制权。面对这种状况,乌克兰却没有什么话语权,一切都在美俄的交易盘算当中。

二、叙利亚。

当然,如果美国和俄罗斯交易,叙利亚也会是牺牲品,因为那意味着叙利亚也将是事实的分类状态,北部将会有部分领土归库尔德人和亲土耳其的武装高度自治,对此叙利亚政府也得接受。不过,对巴沙尔政府来说却也算不上太坏,因为美俄交易意味着美国放弃推翻巴沙尔政权,至少叙利亚政府暂时安全了。叙利亚损失的是国土、国民。

美俄交易正在起变化,小国再次成为筹码,未来到底会不会发展成大规模的代理人战争呢?我们在未来的一段时间继续密切观察。

特朗普与普京会面后,美俄交易开始起变化,谁将是牺牲品?

特朗普:乌克兰和叙利亚都在我手上,普弟想要哪个就拿去,哥系大方银。普京:都想要咋办?

原标题:特朗普与普京会面后,美俄交易开始起变化,谁将是牺牲品?

责编:宋雪娇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