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的毒手:从“章莹颖案”透视美国法律和刑侦
来源:凤凰网 2017/07/14 11:16:10 作者:刘铁侠
字号:AA+

导读: “章莹颖案”在国内外舆论一片哗然,尤其在中国国内关注案情的民众群情激奋,一片质疑和谴责声。从美国的警方和联邦调查局的办案无能、包庇,到美国法律制度的腐朽、没落。。。

美丽可爱的中国女留学生章莹颖6月9日绑架案,牵动几亿中国人的心,嫌犯为同校白人助教克里斯滕森,在6月30日,他28岁生日的前一天被正式逮捕。介入调查的美国联邦调查局声称,留学生章莹颖已经遇难,嫌犯将被控以绑架罪,在联邦法庭受审,最高刑期终身监禁。因为到目前为止,留学生章莹颖的遗体还没有发现,美国联邦法庭无法起诉嫌犯的杀人罪,来判处他死刑。

一个如花似玉、青春年少美丽生命本来应该前途无量,灿烂的人生刚刚开始,却惨遭变态毒手,香消玉殒。虽然嫌犯已经以绑架罪被捕十多天,到笔者写此文为止,美国警方及联邦调查局仍无法得知遇难留学生章莹颖的遗体的下落。

于是,在国内外舆论一片哗然,尤其在中国国内关注案情的民众群情激奋,一片质疑和谴责声。从美国的警方和联邦调查局的办案无能、包庇,到美国法律制度的腐朽、没落。。。

而所有的不满和谴责主要是两大点:

1、为什么无法让这个嫌犯交代犯罪事实和受害者下落?

2、美国警方和联邦调查局,根据事发的日程表,尽管三天后就锁定嫌疑犯,为什么要拖延到到6月30日,章莹颖被绑架的21天后,才逮捕了嫌犯?这样岂不是白白浪费了救人的宝贵时间?

根据笔者在美国多年对美国法律和犯罪刑侦的研究,而不是在评述美国司法制度和执法程序的利弊,给大家稍作简单的解释:

在美国法律的层面,美国的法律规定,任何一个犯罪分子,仅仅是个嫌犯,在他被法庭定罪之前。美国法律精神的名言:每个人在没有被证明有罪前都是无辜的(Everybody is assumed innocent until proven guilty)。而这个证明有罪不是美国的法官来决定, 而是通过漫长复杂的审理和庭诉、由12个不同族裔的陪审团来决定的(当然,也有很多案列嫌犯自己“坦白”认罪以求“宽大处理”-获取较轻的指控和刑期)。而法官的功用仅仅是在法庭的审理和庭诉过程中,确保嫌犯的宪法权利没有遭到侵犯和剥夺、及根据量刑范畴来宣判刑期, 但是美国的法官有刑期上的“独裁”权。

所以,到目前为止,这个绑架留学生章莹颖的变态摧花手,仅仅是个嫌疑犯,还不是绑架罪犯。

美国的法律规定,在执法机构逮捕任何一个嫌疑犯的时候,必须向嫌疑犯宣读他的宪法权利,也就是闻名全球的米兰达权利(MirandaRights):嫌疑犯有权保持沉默,否则任何他所说的话可以用来作为对他的指控和犯罪证明,嫌疑犯有权请律师,如果嫌疑犯请不起律师,政府会委派律师给他。

也就是说,虽然这个绑架嫌犯克里斯滕森已经身陷囹圄,关押在联邦拘留中心,并且两次听证都被法官拒绝保释监外候审,但是美国的联邦调查局和警方都无法使他坦白“犯罪事实”,嫌犯有保持沉默的“权利”!而且警方和联邦调查局-按照“法律”,是不准对他进行“逼供讯”的。

美国的执法机构对犯人真的这样“仁慈宽大”吗?未必。

美国的执法机构对犯人的审问过程,虽然比较文明,但是在关键的案子中,尤其是与时间赛跑、事关人命关天、或者涉及国家安全的时候,他们绝对是有“办法”让嫌犯开口的。这就是为什么会有很多嫌疑犯、在押的“恐怖分子”在羁押期间“离奇”死亡。

尤其在美国的情报机构,对嫌犯进行“动粗”是个常用的“劝说”和公开的秘密。美国911之后发明的臭名远扬的“水刑”(就是将嫌疑犯蒙上布或者毛巾往脸上灌水使他无法呼吸)已经是很“文明”的刑讯。2003年美国小布什总统正式签署法令,容许美国执法机构对嫌疑犯“动刑”(harshinterrogation)。尽管美国的执法机构对犯人“动刑”不是一个创新和发明,但是这样的法令无疑就是给动刑的执法机构一个定心丸,尽管动手吧,你们没有法律的责任和后果。试想一下,如果美国的执法机构从来都是“文明审讯”,需要总统签发这样的“尚方宝剑-保护令”吗?当然,美国政府的借口是这样的法令主要是针对美国国家的敌人-“恐怖分子”。

好,回到留学生章莹颖绑架案的审讯结果,很多人不明白、也非常愤怒,为什么美国联邦调查局无法使这个绑架嫌疑犯交代出受害者的下落呢?

因为美国联邦调查局相信,有非常合乎逻辑的推理,章莹颖已经惨遭毒手。

而且,章莹颖是中国留学生,是个国际刑案,中国的外交部和领事馆在嫌疑犯被逮捕前,几乎天天跟美国联邦调查局保持联系,催问办案进展,敦促尽快破案、严惩凶犯。而且,几亿中国人民每天关注着留学生章莹颖的生死危安,同样给了美国政府巨大的压力。一个变态嫌疑犯的普通绑架案件,上升到有关美国的“国家形象”的高度,所以美国联邦调查局变得小心翼翼,生怕在审理过程中出什么纰漏,将来被嫌疑犯的律师找到什么技术“把柄和漏洞”,为以后对嫌疑犯定罪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和不利,成为国际笑柄,大损民主、法制、公平的形象。

如果,通过刑讯或者其他相似的手段来逼嫌疑犯“招供的话,明显在法律的框架下-违宪、甚至犯法。而美国的法律规定,通过非法手段获取的“罪证”,在法庭的庭诉中是不能被采用的。如果有法官容许此类“罪证”的话,在以后的嫌疑犯上诉中,高等法院可以宣布“流庭、流审”,即检察起诉方的起诉无效,必须重新起诉。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检方要重新起诉的话,那就必须上呈新的、没有公开过的犯罪证据。也就是说,第一次在庭诉中使用过的证据不能再次使用。

这是因为美国的宪法第五修正案有明确禁止“双重灾难”(doublejeopardy)的条款。就是美国政府的公诉方(检察官)不能用同样的证据,对嫌疑犯进行两次诉讼,有效保护美国的嫌疑犯不会冒第二次(两次被同样的罪证)被判有罪的“灾难”。而嫌犯是不是犯罪反而显得不重要。所以,对很多人来说,美国的法律有时让人觉得匪夷所思,审理的过程、采集证据的方法是不是合法,比嫌犯的犯罪事实还来得重要。

最典型的例子,九十年代中国青岛美女纪然冰案子,当时在美国的华人社区引起巨大的轰动。纪然冰小姐结识台湾亿万富商(号称有两亿美金身价)彭某,同居并生子。后来彭某将纪然冰母子移居美国洛杉矶的富人社区,金窝藏娇,因为彭某已有家室。几个月后,震惊华人社区的血案爆发,纪然冰母子双双在家中被残暴杀死。

在纪然冰的遗体身上的,警方发现了深深的牙印。凶手不仅残暴杀死母子,还在纪然冰手臂与肩部处狠狠咬了一口,仇恨犯罪显而易见。警方根据牙印上的DNA作为罪证,逮捕了杀害纪然冰母子的凶手-彭某居住在美国的台湾发妻。

在羁押间,彭某探监的时候,彭某的发妻偷偷向自己老公“坦白”犯罪过程和事实。没想到,“坦白”的谈话内容被拘留所的警方录音,后来作为主要证据把彭某的发妻定了罪,最后判处无期徒刑。正义,似乎得到了伸张。

但是,彭某失去心爱的情妇和儿子,又要失去自己的发妻,当然也不愿意。于是,他展开了一场长达六年的“救妻”活动。他聘请了洛杉矶最优秀的犯罪律师团队,前后有消息说花费高达2千万美金的律师费,向州法院及联邦法院上诉,理由是他的杀人犯发妻在被定罪的审理过程中,嫌犯的宪法权利受到了侵犯:就是他发妻向他的犯罪“坦白”,作为“罪证”,是在不知道被录音的情况下“录音”的,所以此类的“坦白”变成“非自愿性”(involuntary)。

后来,美国联邦法庭裁决彭某发妻的犯罪“坦白”录音违宪,不能作为庭审定罪的证据,必须重新发回下级法院重审。那就是说,检方需要重新用新的证据,来起诉双命杀人罪。

有什么证据比嫌疑犯的“坦白”和“供认”来得更有说服力?但是,在迫于新证据缺乏、县政府财力、人力双重压力下,美国检方决定不予重新起诉彭某发妻,而是仅仅以向政府撒谎这一个罪名,达成改判6年的协议。而因为彭某的发妻已经在狱中被羁押和服刑超过6年,于是,彭某的发妻被当庭释放。

这样的例子在美国枚不胜举,由于代表政府的检方或者法官的“疏忽”而犯下技术性过失,给了嫌疑犯将来翻案的机会的例子层出不穷,这里不一一举例说明。但是有一点要说明的,美国的联邦调查局及警方在处理这个案子过程中,正在美国法律的框架下,努力“不犯错”。

第二:在刑侦过程中为什么美国联邦调查局没有及时逮捕嫌疑犯的疑点。

章莹颖在6月9日被绑架,嫌疑犯的犯罪车辆是黑色的“土星”厢型车,就是中国所谓的“商务车”。根据厂商制造记录,这款车子只有在2008和2009年生产,而且, 在伊利诺州注册的只有6辆。

多简单的事情!在美国监控摄像密布的街道和公路上,这样的排查应该只需要几个小时。尽管如此,美国的警方还是迟迟地在6月12日,根据嫌疑犯车子摄像中的破损部位,与嫌疑犯克里斯滕森的车子“吻合”,而确定了克里斯滕森就是驾驶人-嫌疑犯-绑架犯。

于是,警方6月12日上门“拜访”了他,进行“例行”盘问调查。嫌疑犯说自己6月9日那天在自己的公寓睡觉,不,他还补充说,打游戏。

根据监控录像,明明自己的车子已经被美国联邦调查局确认就是载上中国女留学生的“罪车”,说自己在家里睡觉或者打游戏这样的谎话,能骗过美国“觉悟高超”的警察和联邦调查局探员吗?岂不是越描越黑?

于是,美国警方不动声色地离开。在两天后6月14日又回来重新盘问嫌疑犯的时候,已经带来了搜查令,并且直接问他:载上的女孩子中国留学生章莹颖在哪里?

嫌疑犯似乎早有心理提防,准备好了答案:搭车的女孩子赶着要去什么地方,她几个街口后因为我转错了弯,就下车了。这位曾经的物理博士生嫌疑犯,似乎对美国的公民隐私自信太足,难道他不知道他说的中国留学生下车的街口,会没有监控摄像吗?!中国女留学生有没有下车美国执法机构不也就是一目了然的嘛。

美国警方和联邦调查局还是不动声色,但是却“没收”了嫌疑犯的黑色“土星”商务车,带回联邦调查局进行进一步侦查,并暗中得到法庭许可,对嫌疑犯进行全方位的监控。于是,谁是绑架章莹颖的疑云马上水落石出:嫌疑犯车子的右边的乘客座位(美国的驾驶人是坐左手边),已经经过彻底细致的清洗。根据联邦调查局内部的技术人员的精密检查后的结论:毫无疑问的是嫌疑犯已经比警方快了一步,提前进行了毁灭证据的防范动作。

好,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应该说克里斯滕森是绑架罪犯“环境条件证据”(Circumstantialevidence)已经确凿,但是现在公众的质疑就是在这里,为什么不马上进行抓捕、也许可以赢得时间,挽救章莹颖的生命?

这里的理由是:

1、嫌疑犯虽然在执法机构的眼中, 似乎已经是“犯罪证据确凿”,但是, 在检察官的眼里,可能仅仅要用这些“环境条件证据”来定他罪、判他无期徒刑,显然有点苍白无力,尤其是要说服12个陪审团的每一位, 而不是大多数。在美国刑事判决中只要有一位陪审团拒绝定罪,审判就会变成“流判”(hung juror),案件必须重审。

2、最重要的因素没有马上抓捕嫌疑犯的理由, 在那个时候,就是刚刚“没收”了嫌疑犯“犯罪车辆”的时候,离开章莹颖被绑架的6月9日才区区5天,美国警方和联邦调查局对章莹颖的生还,抱有巨大的希望。他们不想打草惊蛇,是想通过对嫌疑犯行踪的“严密监控”, 来追查到失踪留学生章莹颖的下落。

3、通常的绑架案有三个目的:

A:是为了赎金,而章莹颖是个刚刚到美国的“穷学生”,家里也不是中国的富豪,显然这样的动机不符合。

B:为了与某些人交换东西或者人,章莹颖一不涉及商业非法买卖,二没有与黑社会之类有任何牵连,这个可能一样被排除。

C:最后的可能和目的, 就是变态的“色魔”把章莹颖掳走,囚禁起来,成为自己性虐、满足自己性幻想的“性奴”。加上章莹颖美若天仙,风华正茂,含苞欲放,哪个“色魔”看到不垂涎三尺?

根据联邦调查局对性犯罪的统计和研究调查,大部分变态的“色魔”对受害者进行“性虐待”的“猎物”,会保留一段时间,即把受害者“禁锢”在某一个地点,一般会在偏僻山林里、偏远的山区小屋、或者自己家里的地窖,以供长期的“淫乐”和“享受”。。。谁愿意把一个长期精心策划、冒着巨大风险而“捕获”的猎物很快轻易摧残掉?有的罪犯把受害者“囚禁”长达几个月,有的甚至被“禁锢”几年、几十年的都有。。。

加上,嫌疑犯已经有家室,租在学校附近十分钟车程的公寓,也是有室友的。至于这个室友到底是什么角色我们到目前还无法确认,非常可能已经被警方内定位证人。而且,嫌疑犯的老婆对自己老公一个星期洗了两次车的“古怪行为”也已经有所“怀疑”。所以,嫌疑犯长期“禁锢”章莹颖在附近区域的可能不大。

如果当时“贸然”抓捕嫌疑犯的话,虽然美国的警方和联邦调查局已经确认这个克里斯滕森就是绑架犯,但是他们担心,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贸然妄动,嫌疑犯可以拒不合作,保持沉默的话,反而会耽搁营救章莹颖的宝贵时间。假设章莹颖是被囚禁在某一个地方,美国警方和联邦调查局希望通过嫌疑犯“引路”,而去救人质的话,受害者需要的是水和食物来维持生命,每一分钟都是生死存亡的关键。

由于上述的理由,美国警方和联邦调查局怀着美好的、但是一厢情愿的愿望,等待嫌疑犯出动,在下一次“会晤”他猎物的时候,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举当场“擒获”嫌疑犯,解救出被绑架的中国女留学生。

所以,联邦调查局一直不动声色,对媒体三缄其口,不肯吐露案件侦查的真情,仅仅表示在继续对嫌疑车辆的排查,调查工作进展缓慢,联邦调查局的工作人员人手有限,绑架章莹颖的嫌犯极有可能是她所认识等等的“烟幕弹”,来麻痺嫌疑犯。

尽管当时美国警方和联邦调查局在新闻发布上如此的“不负责任”的公布案情,引起了美国司法界、法律界、尤其是在美国的中国华侨团体、章莹颖亲属及同学、还有中国政府、芝加哥领事馆的极大的不满,但是又非常无奈,你又不能强制美国国邦调查局来改变办案方法。

而美国执法机构当时的唯一的目的,可以这样认为,就是希望嫌疑犯克里斯滕森会放松警惕,侥幸出击,去“相会”他的被禁锢的受害者-引导早就虎视眈眈、摩拳擦掌的美国警方和联邦调查局,来解救被绑架的留学生章莹颖。

随着时间的无情地流逝,被监视的嫌疑犯还是镇定自若,竟然还参加伊利诺大学为章莹颖举办的寻找章莹颖的追思和筹款活动。美国警方和联邦调查局的办案人员开始沉不住气啦,从开始的希望到失望到绝望,到了6月30日,也就是嫌疑犯绑架了章莹颖的整整21天后,再也按捺不住焦急的心情,逮捕了嫌疑犯克里斯滕森。

根据联邦调查局的经验和分析推断,被嫌疑犯绑架的这个整整21天里面,留学生章莹颖是无法存活的,于是他们对外宣布章莹颖已经遇难的结论。

原标题:魔鬼的毒手:从“章莹颖案”透视美国法律和刑侦

责编:宋雪娇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