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建军元勋谈南昌起义
来源:中国组织人事报 2017/07/20 10:14:30 作者:张治宇
字号:AA+

导读: 周恩来:“今天我就不题了,这个任务我带回去,我要写经验和教训寄给你们。”

周恩来:“今天我就不题了,这个任务我带回去,我要写经验和教训寄给你们。”

1961年9月18日下午,周恩来来到南昌,破例参观了八一起义纪念馆。会议大厅旁边的一套客房,是参谋团的办公室。参谋团当时是前委领导下的军事指挥机关。周恩来将参谋团成员的名字一一告诉了询问的同志,还说:“参谋团主任不是我,是伯承同志。开始,参谋团没有人任参谋长,我就指定刘伯承同志做,起初他谦虚不肯答应,后来我说,一定要你做,他才担任这个职务。”

当参观到起义军南征时,周恩来默默地走到一座沙盘前,第一次谈到了自己。周恩来手指着沙盘的东部,说:“南昌起义后,要是不向南,而是向东,就地发展就好了。假使就地革命,不一定能保住南昌,但湘鄂赣三省的形势就会不同。这也是没有经验,只晓得生搬硬套苏联的经验,共产国际指示要建立根据地,而我们就只想建立城市根据地,搞大城市起义,没有认识到要搞农村起义。我们走了,人民群众是不高兴的。在农村建立根据地,当时毛主席已提出来。因此,南昌起义的宣传,一定要讲到井冈山。起义失败后,当年党中央开了个会,就是责备一顿,没有总结什么经验。现在我们回过头来看,有很多教训要吸取。”

参观结束时,纪念馆的同志请周恩来题词。周恩来诚恳地说:“今天我就不题了,这个任务我带回去,我要写经验和教训寄给你们。”

朱德:“南昌起义的一幅油画,把周恩来和我们几个都安排在这里宣布起义,这是艺术家的想象吧!”

1961年2月16日,朱德来到了八一起义纪念馆。在纪念馆门前台阶上,朱德微笑着说:“南昌起义的一幅油画,把周恩来和我们几个都安排在这里宣布起义,这是艺术家的想象吧!”杨尚奎回答说:“艺术源于生活而又高于生活,应该说是一种艺术概括。”说完,大家一起笑了起来。

纪念馆的同志说:“每当我们向观众介绍您在天心圩的讲话时,观众都很受感动。”朱德笑了笑,说:“那时的形势,真困难呀,开小差的很多。这时,我把一些同志请来,向大家讲了几句心里话,说:‘只要有十几、二十几个人,我也要干下去,中国革命是一定会胜利的。’会后,大家的情绪很高,坚持干下去的有七八百人。”停了一下,朱德又说:“部队真正得到巩固,还是在以后的几次整顿。那时我们不急于打仗,而是花力气把队伍的组织纪律搞好。到了上堡,才算稳住了脚,部队按游击战的要求进行了整训。我们原来不知道上山,开始上山搞了个把月,才觉得上山有出路。这时,我们与毛泽东同志的队伍建立了联系,又通过与范石生搞统一战线,使部队得到给养补充,因此,以后进入湘南,就能很快打开新局面。”

贺龙:“这样介绍不全面,那时在这里指挥的不是我一个人。”

1959年1月18日,贺龙参观了当年他战斗过的地方——二十军指挥部。

旧地重游,贺龙特别兴奋,他站在礼堂中央,看了看四周说:“这是战士开会的地方,还是原样子。”身边的同志问:“那时召开军官会议,宣布起义也是在这里吗?”贺龙点了点头说:“是这里,那是7月31日下午4点,我把营以上军官都找了来,讲了四点:一是国民党已经叛变了革命,国民党已经死了;二是只有跟着共产党走,中国才有希望;三是党已决心领导武装暴动,解放人民;四是我已下决心跟共产党走了,愿意跟党走的,可以留下继续革命,不愿意的也可以走。”接着,贺龙笑了笑说:“结果大家都愿意参加起义。”

台阶上的一块说明牌,写着“贺龙同志在此指挥战斗”。贺龙读过后,对大家说:“这样介绍不全面,那时在这里指挥的不是我一个人,还有刘伯承和周逸群。那时我还没入党,他们代表党来二十军工作,帮助了我,改造了部队,这场战斗是我们一起指挥的。”

陈毅:“南昌起义我只参加了后一半,今天来,是想向同志们学习,了解一点当时的情况。”

1958年9月5日,陈毅来到了八一起义纪念馆参观。陈毅说:“南昌起义我只参加了后一半,今天来,是想向同志们学习,了解一点当时的情况。”一名工作人员说:“我们有许多问题要向您请教呢。”陈毅摆摆手说:“不敢,我在南昌起义中经历的事情,可以写几个小故事,但能够上版面的材料不多。”几句话,说得大家都笑了起来。

陈毅告诉纪念馆的同志:这是他第三次来南昌。第一次来南昌就是赶来参加八一起义。陈毅说:“来南昌那一段,还是蛮紧张、蛮有意思的哩!我们连夜从九江出发。一路上,敌人武装盘查很严,家家关门闭户,旅店也不敢收留当兵的。我们抄小路向南昌方向走,一口气走了100多里,才在一个小镇找到一条船。经鄱阳湖向南昌。6号晚上,我到了南昌,叶、贺已经走了,满街都是张发奎的兵,到处喊要杀共产党,我有几处接头地点,但在这种情况下,根本不敢去问。当晚我和几个同伴没有住处,不敢投店,也没有熟人,非常危险,决定连夜出城去追部队。在城外10多里的渡口上,遇到了一个回乡隐蔽的参加学联会的学生,在看守渡船。我们把情况向他说了,他很同情我们,把船划到江心,让我们平安睡了一觉。第二天,又叫船夫把我们送到离临川不远的李家渡。”

离开陈列室,陈毅欣然挥笔疾书,一口气写下了200多字的题词,并应纪念馆同志的要求,给纪念馆题写了“南昌八一起义纪念馆”馆名。(张治宇)

原标题:建军元勋谈南昌起义

责编:宋雪娇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