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康克清:参加了三大主力长征的女红军
来源:中国组织人事报 2017/07/25 09:57:20 作者:卢振国
字号:AA+

导读: 从童养媳到红军战士再到红军总司令部警卫连政治指导员,红军学校女子义勇队队长,红军总部交通大队政治委员,中革军委直属队政治指导员,她都是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的。她参加了中央苏区的历次反“围剿”斗争和中央红军的长征。长征中,她曾担任红军总司令部直属队政治指导员,后为红四方面军党校党总支书记。

作为红军总司令朱德的妻子,康克清并不是凭借总司令的权威而显赫起来的。从童养媳到红军战士再到红军总司令部警卫连政治指导员,红军学校女子义勇队队长,红军总部交通大队政治委员,中革军委直属队政治指导员,她都是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的。她参加了中央苏区的历次反“围剿”斗争和中央红军的长征。长征中,她曾担任红军总司令部直属队政治指导员,后为红四方面军党校党总支书记。

邓颖超曾这样述说:“长征队伍中的女同志同男同志一样坚定勇敢……康克清同志,是一直在部队担任政治工作的,她身穿戎装,脚穿草鞋.腰间配着短枪,完全和部队战士一起行动。”

身为总司令夫人,康克清在艰苦异常的长征中,也并未获得什么特别的优越享受或照应,仍像普通战士一样随军行动。康克清曾对美国女作家尼姆·威尔斯如是叙述:“在长征中,我一直跟朱德在一起,我们每天见面,但我从未关心他。穿的吃的等等事情,这是他的勤务兵的工作。朱德并不喜欢女人只做家务。我当时忙得不可开交,连自己的衣服都没工夫洗。我在长征中有时也骑马,但大部分的时间,却跟别人一样步行,除背负着自己的行李外,有时还帮着身体较弱的人背负重物。我时常挽着三四支步枪,想借此鼓励别人,朱德亦常常这样。他骑马和步行的时间各占一半,给别人做个榜样。我们穿的只是草鞋。一到夜里,大家便一道宿营,各个领袖,如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都聚在一起。”

美国作家哈里森·索尔兹伯里在《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一书中写道:“长征结束后,她(指康克清)对海伦·斯诺说,她觉得长征并不十分艰难,‘就像每天出去散步一样’。”岁月流逝了近半个世纪,康克清对于长征的感受,却一直没有改变。1984年11月2日,康克清在接受索尔兹伯里采访时说:“我确实对海伦·斯诺说过,长征就像在野外散步一样。”

长征途中,康克清事实上也吃够了苦头,饱受疾病折磨,尤其是恶劣的自然环境之苦。艰苦而又曲折的漫漫征途,怎么说也不会“像在野外散步一样”!康克清也曾这样述说:“我想在长征中,最困难的地方该是四川的卓克基和毛尔盖。在这两个地方,我们一点儿吃的东西都没有,只好用生麦、青草和树皮充饥。……在草原上,蛮子的骑兵时作袭击,我们的战士又因天气奇冷,不能发挥战斗能力,在这时候,许多身体衰弱的都死去了。”

这一段口述实录,指的是1935年7月,红一、四方面军懋功会师后,由两河口爬雪山到卓克基,再由卓克基经黑水芦花到毛尔盖,部队连日在人烟稀少的藏民地区艰苦行军,时值青黄不接之际,粮食奇缺,指战员受到严重的饥饿威胁。

为了谋求数万大军的生存,朱德不只是以身作则收割青稞,他还组织了一个“野菜调查小组”,带领大家到野外寻找一些认识的、可吃的野菜,采集回来,洗干净,煮着吃。同时又动员大家去找挖野菜,以弥补粮秣不济之急。1936年继续长征北上时,朱德还曾组建了一个“野菜委员会”,吸收医务、炊事人员和当地老农参加,由他亲自领导带队,寻找出可供食用的野菜20多种,并编写成《吃野菜须知》的小册子发至连队。同时要求基层连队组织成立了野菜组、捕鱼组、打猎组,想尽一切办法同饥饿作斗争。他还身体力行,带头撕羊毛、捻毛线、织毛衣毛袜等御寒衣物,千方百计地克服自然环境所造成的困难,战胜康藏高原上的风雪严寒。

跟随朱德南下川康边的康克清,当时也摆脱不了饥寒交迫的艰难困境。先后两次翻越夹金山的情景,就足以使她感受到长征中的辛酸苦辣。1935年6月,第一次翻越夹金山时,由于高原反应严重,她是在李伯钊等人的扶助下,双手拉着一头骡子的尾巴,一路上摇摇晃晃、跌跌撞撞,总算是翻过积雪茫茫的夹金山。第二次翻越夹金山时,正是1936年初春时节,高原上冰天雪地.冷得出奇。红军在向甘孜地区转移的途中,经达维、懋功至丹巴,翻越终年积雪的夹金山。不巧的是,康克清这时突然病倒了,一连数日高烧不退,昏迷不醒,一步也不能走动。更为严重的是,张国焘的一个亲信要将她留在当地的一户老百姓家中,名义上说是照顾她“休息养病”,实际上是要将她与总司令彻底分开,排除出红军的战斗队列。朱德决定让她跟着部队走,走不动就抬,用担架抬着走。翻越夹金山时,因为山路陡峭冰雪载道而不能抬担架,可她又昏昏沉沉、虚弱无力,也不能骑乘牲口,无奈之下,就只好采取马拉雪橇的办法,让她躺在担架上,由一头骡子拖着翻过了夹金山。过了夹金山,又以同样的方法,翻过了丹巴至道孚之间更为高峻艰险的,被当地藏民称为“神山”的折多山主峰党岭。

仅此而言,能说康克清没有吃过“爬雪山过草地”之苦,“像在野外散步一样”轻松愉快吗?而康克清,却怀着十分乐观的心态,一面以革命者无所畏惧的战斗精神,沉着冷静应对眼前的艰难困境、凶险敌情;一面又以坚定的信念和快乐的情趣,在行军沿途观察和欣赏美好的风光景色。

康克清曾向索尔兹伯里坦然相告:“我很善于走路和骑马。我总走在一群人前面几十米,这群人中有蔡畅和几位留过学的党员。他们整天谈论他们的经历,谈论在国外的学习情况,吃过的好东西以及去过的地方。他们每天谈呀,笑呀,还开玩笑。和他们在一起感到鼓舞。他们不断地说笑,有时还唱《马赛曲》。我确实对海伦·斯诺说过,长征就像在野外散步一样。与这么多有意思的人在一起,我还能说什么呢?”

红军爬雪山过草地的艰苦情景,对朱德来说,也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在长征路上,朱德身体强健,一路上就没病过,他“只有一个担子,一个人,一匹马,一个马夫,四个特务员。每天差不多是走一半路。骑一半马。人还是感觉得很爽快,不感觉如何愁闷”。他“没有坐过担架,一直到草地,才害了一次感冒病,坐了五里的担架,坐得不舒服,就下来骑马了”。他的“脑筋也是与身体相同,问题就从来没有放松过,处处想得到,也想得远。就是怎样困难,也解决得开。从来就没有认为什么是没有办法的,相当的乐观”。

原标题:康克清:参加了三大主力长征的女红军

责编:谭莹莹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