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徐海东:对中国革命有大功的人
来源:党史文汇 2017/07/25 09:58:59 作者:周春燕
字号:AA+

导读: 从土地革命到抗日战争,他驰骋疆场,组织指挥了同国民党反动派和日军的无数次战役和战斗,打败了数倍于我之敌,威震敌胆,被誉为虎将。毛泽东高度赞扬他是“对中国革命有大功的人”“工人阶级的一面旗帜”;邓小平称赞他“对党是一颗红心”;江泽民为他的纪念文集题词:“大公无私,光明磊落”。

未标题-1.jpg

1936 年8 月斯诺为徐海东拍摄的照片

徐海东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十大大将之一,我军卓越的无产阶级军事家。他在美国作家埃德加·斯诺的笔下,是一位“大名鼎鼎”的神秘的人物。从土地革命到抗日战争,他驰骋疆场,组织指挥了同国民党反动派和日军的无数次战役和战斗,打败了数倍于我之敌,威震敌胆,被誉为虎将。毛泽东高度赞扬他是“对中国革命有大功的人”“工人阶级的一面旗帜”;邓小平称赞他“对党是一颗红心”;江泽民为他的纪念文集题词:“大公无私,光明磊落”。

转战鄂豫皖

徐海东,湖北省大悟县人,1900年生。1925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翌年,受党组织指派参加北伐战争。1927年6月任黄陂县河口区农民自卫军队长并率队参加了黄麻起义。1930年春他领导的游击队被编入红军。从此他成为红军中的一名正规指挥员。1年后他先任中共鄂豫皖军委警卫二团团长,后改任红四军第十三师三十八团团长。

1931年4月上旬,徐海东率领红三十八团英勇投入第二次反“围剿”斗争。在一次反击战中他身负重伤。被抬下战场后因失血过多在包扎所昏迷了一天一夜,随后被送进红军医院。事后他回忆说:大概一个月后,自己的身体还未完全康复就去找师长陈赓报到。没想到的是,因战事吃紧原先的三十八团已重新配备了一个团长,而且政委也配齐了,只有一个副团长的位置,暂时无法安置。师政委让他先在师部休息,把伤好好养一养,等待分配。这时他急了:“那我去当副团长。”师政委吃惊地望着他。

“这有什么?”徐海东无所谓地说:“团长、副团长不是一样领兵打仗吗?再说,我们闹革命又不是争官当。”在他再三要求下,师里同意其请求。他又回到三十八团当起了副团长。1931年11月,红四方面军成立,徐海东调任红十二师三十六团团长。

在第三次反“围剿”斗争中徐海东已经成为红四方面军的一员猛将了。1932年1月,他率团参加黄安战役后,立即奉命随红十二师北返豫东南,投入了商潢战役的战斗。在关键性的豆腐店阻击战中他指挥红三十六团担负正面阻击任务。2月8日,战斗打响后,红三十六团苦战一昼夜,打退敌人11个团的轮番进攻,但三十六团损失也很大,营连排干部大部伤亡。战斗最激烈时他身先士卒挥舞着大刀高喊:“是共产党员的,即使牺牲了也要向前倒!”红军指战员在他激励下连续奋战三昼夜,顶住了敌人密集炮火的轰炸,打退了敌军20多次进攻,出色完成任务。此役,红军共毙伤俘虏敌人4000余人,缴枪2000多支,使刚刚投入鄂豫皖的蒋介石嫡系第二师遭到毁灭性打击,侥幸逃脱的师长汤恩伯被撤职。

1932年6月12日,红四方面军又发起了潢光战役,红十二师奉命围歼驻守双柳树之敌。在兵力对比并未占绝对优势的情况下,陈赓采取“三面包围、网开一面”的战法,击毙敌旅长范龙章,全歼逃敌两个团。徐海东率领所部指战员在战斗中英勇杀敌,势不可挡,歼敌8个团近1万人。以善打硬仗而出名的“徐老虎”已成为杰出的红军指挥员。在共和国十员大将中曾在红十二师战斗过的就有陈赓和徐海东。许多年后陈赓幽默地说:“我这一辈子挺光荣的一件事,就是当了几天徐海东的领导,他是著名的‘徐老虎’,我当他领导,他没咬我,却帮我打了许多硬仗。”

1932年10月,红四方面军的主力实行战略转移。已任红九军二十七师师长的徐海东带领七十九团掩护主力转移。在与主力红军失联且遭敌“围剿”分割的情况下,他率部顽强奋战,摆脱了数十倍于自身的敌人的围追堵截,与皖西北道委及部分地方武装会合,继续坚持根据地斗争。11月29日,中共鄂豫皖省委在檀树岗召开军事会议,决定将根据地各个红军主力团统一组织起来,重组红二十五军,吴焕先任军长,王平章任政委,徐海东任七十四师师长。1933年2月,徐海东升任红二十五军副军长。该军分兵活动两个月,打破了敌人的划区“清剿”,随后根据省委决定集中行动,以捕捉有利战机大量歼灭敌人。

1933年10月11日,中共皖西北道委在南溪东北吕家大院召开会议,决定第二次组建红二十八军,徐海东任军长,郭述申任政委。全军下辖第二十八师和第八十四师,共2300余人。10月下旬,敌军重兵合围商城熊家河。徐率领红八十四师连夜跳出包围圈,远去罗田,甩掉敌人后又转回熊家河,灵活机动的游击战术把敌人弄得晕头转向。11月初,徐率领红八十四师在商城石门口与敌独立四十旅遭遇。乘敌不备,在赤城第二路游击师的配合下,向敌人发起猛烈进攻,歼敌1个团,俘敌1000余人,缴获长短枪800余支、迫击炮3门、大衣700多件。

未标题-1.jpg

徐海东(右)与吴焕先1935 年于陕南。

11月25日,红八十二师从南溪突围后,北上商城熊家河与徐海东率领的红八十四师会合。这时,道委书记郭述申病重,根据地的党政军工作全由徐海东主持。他肩负重任,指挥部队以商城为中心,广泛地开展游击战争,发动群众,建立农会和基层政权,成立自卫武装,巩固和扩大了革命根据地。

徐海东在鄂豫皖身经百战的实践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往往与敌人一接火就能判断出对手的兵力和火力情况,并运用灵活机动的战术打胜仗。1934年1月,解决根据地军民吃穿困难后,部队战斗情绪高涨,都渴望打大仗。但敌兵十分强大,该从哪儿入手呢?徐胸有成竹地确定了作战方针:“打不了不打,打不胜不打,不打则已,要打就打歼灭战。”于是,他率领红二十八军在敌人包围圈中跳来跳去,主动寻找有利战机歼灭敌人。1月10日上午,红二十八军在商城苏仙石伏击敌军运输部队,截获大批物资。下午,敌人两个团从皂靴河赶来,企图抢回被截物资。红二十八军又在高家畈附近设伏,一举将敌击溃,缴获大批武器弹药。接着,红二十八军再度深入固始县境频频打击敌人。11日,奔袭樟柏岭,歼敌四十五师和民团各一部;14日,袭击段集和武庙集西南的王家岭;17日,袭击顺河店和陈集;22日,袭击黎家集,全歼民团1个中队。红二十八军这一系列行动,袭扰了敌四十五师的后方,使叶集与潢川、固始之间的交通受到严重威胁。

在大别山,徐海东英勇善战的传奇事迹广为流传。战士们也都深感他胸中有一部活“兵书”。连敌人也不得不承认他有胆有识,有勇有谋。南溪一战,活捉了保定军官学校出身的敌五十四师代理师长刘树春。当这个骄横跋扈、不可一世的国民党军官听说徐海东既不是黄埔军校生、保定军官学校生,而是在山区长大的烧窑工时,惊讶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4月16日,红二十五军和红二十八军在商城东南的豹子岩会师。17日,两军合编为红二十五军,徐海东任军长,吴焕先任政委。这时,敌人“围剿”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总兵力已达16个师又4个旅共约20多万人。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徐海东提出:避敌锋芒,击敌之首。5月6日,率红二十五军远程奔袭敌五十四师后方罗田县城,一举歼敌1000余人,缴获大批弹药物资。从此,他率领这支英雄部队纵横驰骋大别山,设伏高山寨、突击长岭岗、远袭太湖城、激战斛山寨……充分展示了他卓越的军事指挥才能。

浴血长征路

1934年11月11日,鄂豫皖省委在花山寨举行会议,作出挥师长征向桐柏山、伏牛山转移的战略决策。会上,徐海东顾全大局主动向省委提出:请中央派来的程子华任红二十五军军长,我改任副军长。他诚恳地对省委书记徐宝珊说:“我这人打仗有瘾,走路也有瘾,以前喝酒也有瘾,就是没有官瘾。干什么不是为了革命呢?想一想从前我还是个窑花子呢!”他第二次让官。

花山寨会议后,红二十五军移驻罗山县殷家湾、何家冲一带,立即整编部队,作好长征准备。部队撤销了师一级建制,由原来的两个师缩编为4个团;筹备了行军物资,每名红军战士准备3天干粮、两双草鞋。16日晚,徐海东和他的3000余名战友们启程向桐柏山区行进。谁知,蒋介石获悉红二十五军转移的消息后,急令“鄂豫皖三省追剿纵队”5个支队和东北军第一一五师跟踪追击;令驻南阳的庞炳勋的第四十六军和驻湖北老河口的萧之楚的第四十四师迎头堵截,企图乘红二十五军脱离根据地、孤军远出之际,加以包围消灭。大敌当前,徐海东在军部研究敌情时胸有成竹地说:“我们这些山大王,总是离不开山的哟,桐柏山不行就进伏牛山。”这个正确意见得到吴焕先、程子华的一致赞同。于是,红二十五军确立了北上伏牛山的战略转移目标。不料,红二十五军转向北上后,敌人判断红军有“经象牙关及独树镇、保安寨之西窜企图”,再次急调重兵围堵红二十五军。当红二十五军到达方城县独树镇附近时,庞炳勋部已抢先占领了独树镇附近的七里岗、砚山铺一线,并在此构筑工事,准备以逸待劳,堵击红军。红二十五军到达独树镇后,首尾受敌,处境十分危险。

26日,适逢寒潮,气温骤降,全军指战员衣服单薄、十分疲劳,步步艰难。这时,部队距许南公路只有25公里,过公路就可以进入伏牛山区。为防敌追堵合围,使部队有回旋余地,争取顺利通过公路,吴焕先和程子华率领前梯队走在前面,与徐海东率领的后梯队拉开了距离。下午,敌四十军一一五旅和骑兵团突然向红军猛烈攻击。因天气寒冷红军战士们手指被冻僵拉不开枪栓,抵抗不及被迫后撤。敌人乘机猛烈冲击,并从两翼对我军实施包围,形势十分险恶。紧要关头,徐海东率领后梯队跑步赶到。他迅速部署部队就地坚守,并找到一盒保存较好的干火柴,点燃了路边的一个草垛,让战士们抓紧时间烤手、烤枪……接着亲率排成一列横队的红军60多名机枪射手向敌阵冲去。随着他一声令下:“打!”红军的60多挺机枪一齐怒吼起来,猛烈的火力网横扫敌军。顿时把敌人打得抱头逃窜。独树镇战斗是红二十五军在长征途中一次极为险恶的战斗,徐海东在这次战斗的紧要时刻力挽狂澜,为全军化险为夷建立了卓越功勋。

独树镇战斗后,红二十五军进入伏牛山区。我军发现这里地域狭窄,人烟稀少,反动势力强,难以立足发展。省委当机立断:继续西进,直奔陕南,相机创造新的根据地。于是,全军日夜兼程经栾川等地向豫陕边界挺进,12月4日到达卢氏附近。这时,敌军前有重兵在卢氏县城以南的朱阳关一带构筑工事封锁了入陕大道,后有5个旅的兵力跟踪追来,红军面临前堵后截的危险境地。危急时刻,徐海东率先头部队找到一个货郎小贩带路,沿着一条崎岖山路从卢氏城南直插豫陕交界的铁锁关,击溃守关民团,掩护全军胜利入陕。8日下午,红军先头部队进至陕南三要司,遇到敌军1个营在九泉山凭险抵抗,强攻几次均未成功。徐海东观察地形、分析敌情后,命令一部从九泉山东南侧攀登陡崖,实施正面攻击,其余部队从两侧迂回进攻。他指挥红军勇猛夹击顽抗之敌,全歼九泉山守敌。

1935年4月20日,蒋介石命令东北军王以哲部以“进剿”部队的名义由河南开到陕北,加上杨虎城的“驻剿”部队,“围剿”总兵力达到30多个团。为充分调动陕西地方武装的积极性,蒋介石还明令:“30个团统统由杨虎城指挥,时间以3个月为限。”

面对敌人的重兵,徐海东建议“先疲后打”,“敌动我先不动,部队进行动员,准备草鞋、干粮,待敌人两路或三路接近时,我们向敌人空虚的地方突出去,把敌人甩在后面拖着圈子转,拖到一定的程度,哪一路先进就先打哪一路。求得将东北军歼灭一两个师或将杨虎城的部队消灭一两个旅,可以粉碎敌人的‘围剿’计划”。为了拖垮敌人,红军先是北上商县,虚晃一枪,又急转南下,直取敌人的心脏紫荆关。当敌人发现红军去向全部向紫荆关涌去时我军又快速向西挺进,在崇山峻岭间转辗数十天,拖得敌人筋疲力尽,叫苦连天;打得敌人损兵折将,溃不成军。

7月12日,红二十五军从商县杨家斜出发,经过石嘴子等地,北出终南山。13日,徐海东从一份《大公报》上获悉,中央红军和红四方面军已在川西会师并有北上动向。15日,原中共鄂豫皖省委交通员石健民从上海经西安到达军部驻地,带来了中共中央数月前发出的几份文件,也带来了中央红军和红四方面军已在川陕会师并向北行动的消息。当晚,省委召开紧急会议,徐海东坚决主张部队西征北上,不惜一切代价迎接党中央。他紧握拳头说:“能牵制敌人,保证中央顺利北上,对全国革命也有意义。在这次行动中,即使我们3000多人牺牲了,也是光荣的!”会议作出了西进北上挺进陕甘迎接党中央的战略决策,并决定郑位三任中共鄂豫陕特委书记,留下陈先瑞等率地方武装力量,继续坚持鄂豫陕根据地的斗争。

16日,红二十五军全体指战员怀着到党中央身边去的迫切愿望,又踏上了第二阶段长征的光荣征程。8月吴焕先牺牲,程子华负伤未愈,军政委和省委书记均由徐海东兼任。9月7日,红二十五军到达陕北豹子川。鄂豫陕省委在此召开会议,决定徐海东任红二十五军军长,程子华任军政委。15日,徐海东和程子华率部到达延川县永坪镇与刘志丹领导的陕北红军胜利会师,成为第一支到达陕北的红军长征队伍。18日,红二十五军与陕北红军合编为红十五军团,徐海东任军团长。他率部参加了陕北革命根据地的第三次反“围剿”斗争,连续取得崂山战役和榆林战役的胜利,为迎接党中央和中央红军到来,把中国革命的大本营安放在陕北,做出了重大贡献。

投入抗日洪流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1937年8月25日,红十五军团改编为八路军第一一五师第三四四旅,徐海东任旅长。改编后,徐即率领三四四旅东渡黄河奔赴华北抗日前线。9月25日,他率领第六八七团参加著名的平型关战斗。师长交给第六八七团的任务是在主战场东侧小寨附近助攻和阻援。他带着几个参谋察看地形,把三个营的位置都看了,强调团里的干部要到六营协助指挥,给营、连长交代任务。25日7时战斗打响后。第六八七团从早晨打到黄昏,狠狠地打击了日军。

八路军撤出平型关战场后,守卫在平型关正面的国民党军已撤退,平型关又落入日军之手。10月中旬,徐海东指挥第六八七团向盘踞平型关的日军发动突袭,经过激战,收复了平型关,再次将日军后方运输线截断。此战,毛泽东称之为“二次收复平型关”。徐海东在10月25日接受英国记者贝特兰采访时,饶有兴致地介绍了两次平型关战斗的情况。

平型关战斗结束后,徐海东随朱德、彭德怀参加晋东南粉碎日军“九路围攻”的战斗。12月,根据党中央指示,与王震一起率部再次深入华北敌后开展山地游击战。

1938年6月底,日军第二十五师团经晋城、阳城西犯。日军驻晋城一零八师团工藤联队西行运送战争物资,以町店为中心的芦苇河谷是必经之地。八路军总部侦悉情况后,为配合友军在晋南作战,命令徐海东、黄克诚统一指挥八路军一一五师三四四旅两个团和一二九师三八六旅一个团的主力,由上党地区昼夜行军,抢先于7月1日进至町店以北地区隐蔽设伏,打一场伏击战。

徐海东迅速率部抵达町店北山。7月2日,他在指挥部驻地苏家岭主持召开战前军事会议,进行了战前动员部署。3日晨,敌机在町店一带盘旋侦察过后,他马上接到敌情报告:敌机械化联队及汽车辎重已渡过沁河,其先头骑兵已进入黄崖休息,其余日军即将进至义城、町店。他迅速命令各部在芦苇河两侧高地预设阵地准备战斗。午时许,敌首、尾前后进入我军伏击圈内的黄崖、町店、义城等河套地区。因骄阳似火,酷热难当,日军架起枪支下河洗澡。徐海东一声令下,埋伏在河谷两岸的我军向敌猛烈开火,河中大批日军被击毙,军车被炸,浓烟滚滚。仓惶余敌迅速集结反抗,我军指战员如猛虎下山,持刺刀冲向赤身裸体之敌,并予以分割包围,致敌死伤大半。

当夜,徐海东分析判断,敌人必然会组织反扑,遂令我军一个团继续在町店附近隐蔽待命,阻击来犯之敌,其余部队虚张北撤,以迷惑敌人。不出所料,4日凌晨,数百余敌渡过沁河反扑过来。当日军大队人马行至黄崖、八里湾附近时,我军在此打响阻击战。排子枪、集束手榴弹一齐向敌倾泻,猛烈的火力再次重创敌人,敌30余辆汽车毁于炮火之中。次此战斗共毙伤敌1000余人,有力地配合了友军反攻侯马战役。徐海东因长期征战劳累过度,在此次战斗中不断吐血,最后病倒在战场上。对此,中央电令他回延安修养。

1939年9月,徐海东随中原局书记刘少奇离开延安,于11月中旬到达华中。他被任命为新四军江北指挥部副指挥兼第四支队司令员,同时任中共中央中原局委员。期间,先后指挥所属部队取得了周家岗和定远战斗的胜利。

12月18日,侦察人员报告:日军第六师团长谷寿夫纠集南京、明光、蚌埠等地的日伪军2000余人,集结于滁县、沙河集、全椒等地准备分3路从东、南和北面对新四军进行“扫荡”。徐海东决定先诱敌深入,把敌人牵到周家岗一带,再打伏击。翌日晚,驻全椒的日伪军一路1000余人经东旺集向大马厂进攻,另一路300多人经石沛桥、枣岭集窜犯周家岗。驻滁县的日伪军700余人也分两路出发,一路经赤湖铺、关山店、珠龙桥进攻施家集,另一路经官庄、占领施家集后攻击周家岗。这次“扫荡”之敌配有九二步兵炮和山炮10余门,运送炮弹的骡马辎重紧紧随后,并有骑兵配合。一心想和新四军作战的狡猾日军却落入徐海东布下的天罗地网中。战斗从21日打响,连续激战3昼夜,新四军以极小代价,粉碎了日伪军对新四军的3路“扫荡”,毙伤俘敌160余人,击毙日军中队长毛高千穗,生俘敌分队长1人,还缴获了大量武器、弹药和军用物资。战斗胜利结束后,当地军民欢欣鼓舞,奔走相告:“新四军四支队打了大胜仗!徐司令一到,四支队就翻了身!真是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1940年1月,由于紧张的战斗生活,加上劳累过度,徐海东旧病复发,病倒在皖东战场上。从此,他一直在担架上随部队行动。5月,毛泽东亲自给他发来电报,最后8个字是:“静心养病,天塌不管。”徐海东手拿电文,顿时泪流满面,感慨万千。严重的疾病将驰骋疆场的将军长期束缚在病床上。

解放战争期间,徐海东先后被转移到山东、大连,无论病情多么严重他依然心系战场,关心祖国的解放事业。

未标题-1.jpg

徐海东在天安门城楼上。

1955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实行军衔制。经毛泽东主席提议,中央决定授予徐海东大将军衔。正在大连养病的徐海东听说后却深感不安。他觉得从1940年病倒在战场后,几乎未能为党做更多的工作,大将军衔受之有愧。于是,他专门找到周恩来汇报说:“我长期生病,为党工作太少,授我大将军衔太高了,我心里愧得慌。”周恩来动情地说:“海东同志,授你大将,是根据你对革命的贡献决定的,要我看,不高,也不低,恰当!”就这样1955年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次授衔时,徐海东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大将军衔,荣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和一级解放勋章。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history/info_19290.html

原标题:徐海东:对中国革命有大功的人

责编:谭莹莹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