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梅尔涉险闯关保住总统职位
来源:文汇报 2017/08/04 10:01:59 作者:张峻榕
字号:AA+

导读: 事实证明,特梅尔在国会休会前夕寻求延期投票的策略效果显著,最终投票不仅彰显了他在政府和国会的影响力,也体现了巴西政界对这场持续了近四年的政坛危机的疲惫和厌倦。巴西民众亦然,不同于先前弹劾罗塞夫时每天游行示威喧嚣不断,2日的巴西利亚出奇的平静,除了零星的抗议者外再无声势浩大的游行队伍。

经过多次延期后,当地时间8月2日,巴西众议院就总统特梅尔涉嫌受贿案是否提交联邦最高法院审理举行投票。最终513名众议员中有492人实际到场参加投票,其中263人反对,227人支持,2人弃权。这意味着受贿案将不会被提交至最高法院,特梅尔将继续担任总统一职。

投票结果出炉后,特梅尔发表了长达七分半钟的公开讲话,表示投票的最终结果并非“个人的胜利”,而是“民主和法制的胜利”,自己对此表示尊重。特梅尔称,众议员们在投票中所持立场“明确而坚定”,所得结果“使国家能继续向前迈进”,政府将继续努力,拯救国家早日脱离严重的经济危机。

消息人士称,此次投票的结果与预期基本一致。巴西众议院自7月17日起休会,而就是在这难得的两周假期中,各方力量之间的争夺与较量才真正到了白热化阶段,休会前后的力量对比使得形势全面反转。对于调查、起诉、投票等一系列不利事件,特梅尔最初打法为“速战速决”,希望能凭借在恢复经济和推进改革等方面取得的成果以及执政联盟的支持尽快渡过难关。特别是在选举法院裁定2014年“贿选案”不成立后,特梅尔更欲乘胜追击,一举通过司法调查。

然而问题在于,随着形势变化,原本立场一致的执政联盟已经不再牢固,经济金融界的态度在劳工改革法案获准通过后也开始发生变化:与其继续支持麻烦缠身的现任总统,不如另推他人。

其中,特梅尔的最大盟党社民党内率先发生分歧,志在2018年总统大选的“选举派”为求尽快与“危局总统”脱离关系,转而支持为人低调的众议长马亚,希望后者能在特梅尔倒台后通过间接选举继任总统。而经济金融界则是在劳工改革法案初步通过后,认为特梅尔已不具备平稳推动、落实改革的能力与环境,同样希望马亚能成为改革的护航者。

在此不利形势下,特梅尔最终决定延期举行投票,并同时凭借三方面优势改变局势。

首先是其本人的政治影响力仍强,足以整顿力量,重建联盟。凭借在国会和政府内部依旧留存的影响力,特梅尔及民运党继续联络政治盟友。而与以往不同的是,民运党不再将已经产生分歧的社民党作为核心争取对象,而是在稳固现存盟友的同时争取小型政党的支持,这一支力量在最终的投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另一方面,众议长马亚的态度尽管颇显暧昧,但仍保持着对特梅尔的基本支持,对各方力量“推马代特”的主张未作出回应,使得特梅尔的危险系数大大降低。

其次是改革推进力仍足,足以有所作为,彰显价值。作为劳工、福利制度改革的最初发起者和坚定推动者,特梅尔身为改革者的勇气和魄力终归得到了各界的认可。尽管改革政策一度遭到民众反对,但巴西政界、学界和工商界普遍知晓改革的合理性和必要性,也对进一步推进相关制度调整持支持态度。在劳工改革法案获准通过后,特梅尔立即提出其他几项改革方案,向工商界展现了自己无可替代的地位。此前工商界还在考虑寻找其他替代人选,但经过综合考量后,认为在承担改革的非议和后果方面没有人比特梅尔的意志更坚定、心理准备更充足。

三是控制局势的能力仍在,足以善用环境,趋利避害。与政府派专心致志寻求支持不同,作为反对派主力的劳工党等左派政党,在前总统、党派领袖卢拉获刑后阵脚微乱,一方面要维持对特梅尔的进攻,另一方面还要想方设法助卢拉脱困。此外,分歧反对派在斗争策略上亦存在分歧,温和派主张延期投票以争取更多时间,激进派则主张干扰投票进程以争取有利形势,分歧使得反对派力量进一步分散。与此同时,很多曾作为领头人的“大佬级”人物纷纷隐于幕后,反对派一度陷入群龙无首的状况,为政府派疏通各方意见、寻求广泛支持提供了更加有利的环境。

事实证明,特梅尔在国会休会前夕寻求延期投票的策略效果显著,最终投票不仅彰显了他在政府和国会的影响力,也体现了巴西政界对这场持续了近四年的政坛危机的疲惫和厌倦。巴西民众亦然,不同于先前弹劾罗塞夫时每天游行示威喧嚣不断,2日的巴西利亚出奇的平静,除了零星的抗议者外再无声势浩大的游行队伍。

当地媒体2日晚报道称,这场持续已久的政治危机或已接近尾声。此前巴西总检察长雅诺特曾声称自己手上还握有足以发起二次起诉的重磅证据,但他作为总检察长的任期将在9月上旬结束。分析人士认为,政治危机期间,仅仅一天甚至一个小时便足以让形势发生颠覆性的改变,但巴西人是否还具备继续“折腾”的意愿和余力已经很难确言。

原标题:特梅尔涉险闯关保住总统职位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