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邓小平“南巡讲话”公开报道前后
来源:中国组织人事报 2017/08/11 10:15:55 作者:张松平
字号:AA+

导读: 1992年,我国改革发展的重要关头,邓小平同志亲临南方视察并发表重要讲话。陈锡添马上驱车赶到市里,宣传部负责人告诉他:明天一早邓小平同志抵深圳视察,市里决定全市媒体只选派你一位文字记者全程跟随采访。

1992年,我国改革发展的重要关头,邓小平同志亲临南方视察并发表重要讲话。对此,党内人士一般是从中央文件中知悉的。而很多中国老百姓则是通过阅读一篇题为《东方风来满眼春》的新闻通讯,才了解到的。

唯一一位文字记者

1992年1月18日下午5时许,时任《深圳特区报》副总编的陈锡添在办公室接到电话通知:速到市委接受一个特别采访任务。

陈锡添马上驱车赶到市里,宣传部负责人告诉他:明天一早邓小平同志抵深圳视察,市里决定全市媒体只选派你一位文字记者全程跟随采访。

“记者的职业敏感使我意识到这是一项非常重大的采访任务。”陈锡添说,当时的形势特点是:思想领域在大做如何反和平演变的文章,不断提醒国人应该如何认真吸取前苏联的教训,力避重蹈覆辙。具体行动中,由于受姓“资”姓“社”问题的束缚,每出台一项改革的新举措都显得步履艰难。先行尝试进入市场经济运作的深圳在这方面遇到的阻力更大一些。不少人甚至因此对改革开放的前途表示担忧。“在这样的背景下听说小平同志要来深圳视察,我觉得他此行意义非同一般。深圳是小平同志亲自设计的中国改革的试验场。从小平同志上次视察深圳至今,已经过去8年,8年间深圳是进步了还是倒退了?是否像有些人说的那样完全变成了资本主义?一向倡导实事求是的小平同志此番前来,亲眼看、亲耳听是一方面,肯定还会发表关系我国改革开放走向的重要观感。”

后来发生的一切果然印证了陈锡添的猜测和判断。

针对当时争论最多的关于深圳以及其他地方类似于深圳的做法到底是姓“资”还是姓“社”的问题,邓小平同志旗帜鲜明地说:

对办特区,从一开始就有不同意见,担心是不是搞资本主义。深圳的建设成就,明确回答了那些有这样那样担心的人。特区姓“社”不姓“资”。

邓小平的这番话,使深圳人如沐春风,使随后通过各种途径听到讲话精神传达的人,尤其是热情支持并直接参与改革事业者欢呼雀跃。

从1月19日至23日,陈锡添每天都是凌晨2时以后才入睡,同当时任市委宣传部副部长的吴松营(现任《深圳特区报》社长、总编辑)一起整理记录。对自己临时不在小平同志身边的有些场合,他还要趁此机会找当时在场的有关领导追访,对重要言论及时进行补记。“一定要慎之又慎,这样的报道绝对不能有丝毫的马虎。”

但当深圳人送别小平同志后,关于他视察的消息却被有关方面告知“暂不作公开报道”。

不久,党内通过中央文件的形式对小平同志视察南方发表的系列重要言论进行了传达。这令陈锡添为之一喜。于是,他更留意对有关采访记录的整理和核实,为日后正式动笔写作《东方风来满眼春》一文不断做着充分的准备。

1.1万字的通讯边写边发排

3月22日,陈锡添从《南方日报》上看到一则记写邓小平同志视察深圳的报道《小平同志在“先科”人中间》,不由得眼前一亮:这是否意味着自己精心整理的那些关于小平同志在深圳的纪实材料也同样可以公开见报了?

陈锡添的这一想法获得当时报社主要领导的支持。为抢时效,他们采取边写边发排边内部由社长区汇文同志审阅的特殊运作方式。

24日,1.1万字的长篇通讯一气呵成。陈锡添说:“东方风来满眼春”摘自唐朝诗人李贺的诗,表达了诗人对无限春光的热烈欢呼之情。

3月26日,《深圳特区报》一版头条突出刊登了长篇通讯《东方风来满眼春》。此时的陈锡添非但不敢欣欣然,反而不由生出几丝惶恐。他对那些虽经自己反复核实过的材料和一些较敏感的问题表述是否准确仍有些不放心,心想,如果出一点纰漏,影响就大了。同日下午,《羊城晚报》送到,陈锡添发现该报以少有的规格几乎全文摘发了自己的报道时,“心里悬着的一块石头才算落了地”。

次日开始,全国几乎所有省市区的主要报纸都在一版显要位置刊发了《东方风来满眼春》。新华社也于30日正式向全世界播发了该文。

江总书记回答有关提问

《东方风来满眼春》不寻常反响,也引来对中国兴趣愈来愈浓的国外新闻界的关注。

(路透社北京3月30日电)自从中国的资深领导人邓小平掀起加强改革运动以来,中国的宣传媒介今天向全国11亿人口宣传了他发出的这一信息。虽然邓小平的方针已经成了得到政治局支持的党的正式路线,但是,(在有关他的深圳之行所发表言论公开报道以前)绝大多数中国老百姓过去还只是间接地听到邓小平的讲话。

(美联社北京3月30日电)今天,新华社、国家电视台新闻节目和两家北京报纸都第一次发表了邓小平1月份在华南的讲话。

88岁高龄的邓小平坦率地说,担心中国会变成资本主义的人“连基本常识都没有”。他说,中国应该选择行之有效的方法,而不用担心它们是资本主义还是社会主义的方法。

……

即将访日的江泽民总书记,在4月1日会见日本驻华记者时,被问及他对日前发表的《东方风来满眼春》一文的评价,江总书记回答十分肯定:“……邓小平同志视察南方时的重要讲话,早已在全党和全国传达。现在发表邓小平同志视察深圳的报道,可以使全国人民更好地了解他的谈话精神,以便全面地贯彻落实。”

外国同行打探“内幕”

1993年3至5月,以陈锡添为副团长的中国新闻代表团应邀访美。当美国记者得知他就是《东方风来满眼春》一文的作者时,对他给予了格外关注。

“请问,当时邓小平先生已没有职务,他的话为什么还有这么大的影响?”

“这是因为,曾作为中国主要领导人之一的邓小平,在中国长期革命和建设中建立了显赫的功勋,在中国人民中享有崇高的威信,加上他的谈话高瞻远瞩、实事求是,对中国的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有很大的指导意义。”陈锡添回答。

“是否有谁要求或暗示你写这篇报道?”

“没有。”陈锡添语气肯定。

陈锡添说,文章之所以广受关注,一方面在于它涉猎了一个重大的题材,记录了一位伟大人物的活动;更重要的是通过该文表达出来的贯穿邓小平同志在深圳所有谈话始终的实事求是的思想。(张松平)

原标题:邓小平“南巡讲话”公开报道前后

责编:宋雪娇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