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外国人必须学习中国历史
来源:观察者网 2017/08/13 09:59:33
字号:AA+

导读: 迄今为止,21世纪还远远没有迎来“国际新秩序”,相反,它充斥着各种动荡的不确定性。

迄今为止,21世纪还远远没有迎来“国际新秩序”,相反,它充斥着各种动荡的不确定性。即使在最关键的问题上,全球也极少达成共识,比如,未来会不会爆发战争?如果会,谁将是冲突方?不过有一件事看起来无可争辩:那就是中国不再像19和20世纪那样,在全球事务中扮演被动而边缘的角色,而将在21世纪发挥根本性作用。这一点无须进一步阐述。而中国究竟将发挥什么作用,或哪些作用,又是另一个完全不同的话题了。

西方国家应该为他们对中国的无知自大感到警醒 (插图:Craig Stephens)

在中国崛起大背景下,西方还对中国持有——并很可能继续持有傲慢态度的事实,实在令人沮丧,也值得警醒。随便讲几件小事吧。

每年,我在欧洲与中国之间至少要飞数十次。我一向乘坐商务舱,这里的大多数乘客永远是中年白人男性高管。他们醒着的时候,要么在看弱智视频,要么在看架空电影,没人去读一读有关中国哲学、中国历史、儒家文化、中国文学的书,他们甚至连讲中国经济的书都不看。

这种对视频上瘾、对知识过敏的现象,有着极其恶劣的影响。我在瑞士洛桑为企业高层管理人员上课时,常常要从“扫盲”阶段开始,提一些与中国相关的非常基础的问题,测试结果一向很糟糕。注意,这些真的是非常基础的问题。

海南文昌孔子庙一角。儒家对欧洲启蒙哲学家如康德都有着影响 (图:Simon Song)

最近,两位去中国公干的英国企业高管向我承认,他们从没听说过鸦片战争,或者听说过也想不起来那是怎么回事。今年一月份,我给100位即将访问中国(并且大部分是第一次)“学习交流”的管理人员上了一堂筹备课程,期间我强调:要了解中国未来将去向何方,首先要知晓它来自哪里。于是我在课堂上带领大家回溯儒家文化,包括它对康德等欧洲启蒙哲学家的影响;去发掘中国传统里的天下观,从而理解它如何认识自己在世界上的位置;去了解郑和七下西洋的重要意义;当然还包括一些当代的问题,比如怎样看待台湾的地位。由于这只是一堂四小时的讲座,每个问题都来不及仔细讲解分析,所以我列出了许多拓展阅读的资料,其中包括一些中国小说。

这堂课相当不受欢迎。学生们纷纷投诉我没有讲那些“与时事相关的东西”。有人在给我的评语里写道:“他为什么要给我们那些我们中至少有90%的人绝对不会看的书?”

在我发表演讲时,我还没有读过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傅好文(Howard French)那本名为《天下万物:历史如何帮助中国力争成为全球强国》的著作。French提出了一个很重要的观点,那就是在当下,我们不仅要了解中国历史,还要了解中国如何看待它的历史。在过去的两个世纪,一直都是西方的历史观在主导着世界。“观点”的定义告诉我们,它是存在偏见和选择性的。而既然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中国蓬勃发展的时代,就要多留心French的论点了。

来上我的MBA课程的学生有中国人,也有西方人,而我发现听说过门罗教义的中国学生要比西方学生多。为什么会这样?表面上看,门罗教义与中国一点关系都没有。我曾经(为那可能感兴趣的10%的人)推荐过Geoff Dyer的著作《世纪之争:与中国竞争的新时代》,这里面就强调了这个问题。

我必须指出,这不是要去抉择历史观的对错。但是了解他们的观点真的很重要。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中期,我正在东亚闲逛,无拘无束,自由自在。这正好是日本战后经济奇迹期——1964年还举办了东京奥运会。为什么日本会成为唯一一个在19世纪成功实现工业化和现代化的非欧洲国家呢?我对此十分感兴趣、于是我去了牛津,写了一篇关于明治日本(1868-1912)转变的博士论文,同时出版了《现代日本之源》。

日本封闭了两个世纪,19世纪中期,当西方威胁者开始出现在他们的海岸线上时,排外派的政策就是“驱逐野蛮人”。而进步派认为,恰恰相反,如果要生存,那么日本应该打开大门,学习西方,这是不得不走的强国之路。1871-73年,历史上最震撼的国际学习考察队——岩仓使团起航了。该考察行动以全权大使岩仓具视命名。

岩仓使团

日本的明治叙事特点显著,并且与这个时期高度相关。这是对达尔文“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最生动的阐述。在为了军事和经济上变得强大而向西方学习的过程中,日本的文化也得到了极大的丰富,涌现了画家黑田清辉和作家夏目漱石等人。(日本当代的困境,部分归咎于社会失去了“明治精神”,转为内向型)

因此,深入了解中国还能得到物质回报。布鲁金斯学会的一项研究估测会有88%的亿万富翁诞生于亚太地区。而学习中国哲学、历史、音乐、绘画、书法和文学也可获得充沛的精神享受。

依我看来,香港去可以去努力成为中国文化的世界传输中心。

当然,我绝不建议我们脱离其他社会来了解中国。了解印度和印度人如何看待世界,还有印度尼西亚人,越南人,阿拉伯人,尼日利亚人,秘鲁人等,都是十分有趣,令人着迷。但在全球战略和教育中,中国占有绝对的优先权。

原标题:让·皮埃尔·莱曼:为什么外国人必须学习中国历史

责编:杜文俐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