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基金,你真的欢迎质疑吗?
来源:天下说法 2017/08/13 10:04:35 作者:吴法天
字号:AA+

导读: 昨天下午,壹基金官网和官方微博同时发布了《壹基金秘书长致全国壹家人的一封信》(以下简称《一封信》)。这就是壹基金发起人李连杰正式回应我们质疑的全文,一字不差,一字未改。

昨天下午,壹基金官网和官方微博同时发布了《壹基金秘书长致全国壹家人的一封信》(以下简称《一封信》)。在这封信中,其实通篇都在说我前天发的文章,却又不敢提这篇文章《地震当前,我为什么不想给壹基金捐款?》,只是很笼统地说“一封来自网络的质疑信”。所有人都知道在说我,因此立马有很多人转发给我了。

全文不到三千字,有14处地方提到了质疑。“对质疑者当初提出的所有问题进行了正式回应”、“这次提出的质疑没有超出当年的范围”、“文章反复质疑芦山地震救灾资金的开支问题”、“文章反复质疑壹基金的财务管理问题”、“还有质疑壹基金的公益机构培训项目开支”,很显然,这些内容提到的质疑者就是说我,质疑文章就是我写的。

壹基金认为自己对质疑的是开放的,用壹基金秘书长李劲本人的话说就是:“在壹基金,各种质疑都受到欢迎,而实际上过去十年以来,壹基金就是在各种质疑与批评中成长起来的。质疑与批评正是壹基金成长的营养和前进的动力之一。”看得我都产生了错觉,以为壹基金会欢迎并积极对待我的质疑,感谢我的监督与批评。

但是,有一些更为刺眼的字眼没有逃过读者的眼睛,那就是扣给我的指控,“谣言”、“误导”、“欺骗”、“臆断”、“阴谋论”、“腹黑”、“恶意”、“重伤”、“诽谤”。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啊,说好的欢迎各种质疑,也说了我是质疑者,怎么就一下子给质疑者扣了这么多帽子呢?那么,壹基金怎么评价自己的呢?用的词是“楷模”、“样板”、“尊敬”、“卓越”、“专业”。然后,这个自称楷模和样板的组织,决定对前述的质疑者绝不姑息,要予以追究。

这不是现代版的“叶公好龙”的故事吗?

我要的正面回应在哪儿呢?炒丢啦?扒拉出锅啦?让你给造啦?给我一个完美的解释!

2014年4月质疑之初,李连杰的正面回应是:

我真的真的很想很想贪污深圳壹基金的善款3个亿,问题是我既没有财务章,又没有签字权,钱是在国家的银行里面,怎么办能转到我的银行户口里呢?而且转出后不被媒体发现,银行也不知道,也没人追我,又不会被抓到监狱里,怎么做呢,谁能教教我吗,我还真是没想通,谁能教教我,这个事怎么做呢?

如果不是我一个人贪污的,那就是深圳壹基金贪污的啊,要是深圳壹基金贪污的,那就是说壹基金的理事会成员们―马化腾、马云、王石、冯仑、柳传志、牛根生、马蔚华等十几个哥们一起贪污这三个亿,恐怕也不够分啊!因为每个人的公司少说也都是几十上百亿,多的都上千亿了,贪污这三亿,那哥几个也分赃不均啊,根本不够分啊!

媒体朋友、微博、来往、微信的所有朋友,请你们帮着想想办法,哥几个怎么分这点钱呢,怎么分啊?

这就是壹基金发起人李连杰正式回应我们质疑的全文,一字不差,一字未改。

我要的是壹基金正面回应财务问题,不是跟我显摆那些大佬多有钱。这次质疑的文章中提出的问题,大约有十几个,但《一封信》中却几乎都没有正面回应,没有解释,而简单地以“谣言”来概括。可是,这些数据都是从你们壹基金自己发布的年报、财务报表或公开信息中获得,怎么就成了捏造的“谣言”了呢?难道是你们自己发布的数据不实?

《一封信》中提到的“2014年9月23日即按政府管理部门的要求,对质疑者当初提出的所有问题进行了正式回应”,我找了一下午,没有在其官网和官微上找到,问了一圈,也没有人看到过。既然你们是要解决问题,为什么不直接在这封公开信文末把当初的正式回应帖一下呢,哪怕给一个链接?是找不到了呢?还是压根儿就没发布过?

很显然,2014年4月提出的质疑,针对的是媒体公布的2013年壹基金就雅安地震募款额4亿多元中为何只支出了4532万元。《一封信》中回应的却是壹基金2013年度公益事业支出占上一年度总收入的比例为197.68%,说的完全不是一个概念。2014年4月22日,媒体报道的原文是:“截止到2014年4月20日8点02分,全国219家基金会参与雅安地震募捐,接收社会捐款16.96亿元,目前已支出款物6.45亿元,占总收入的38%。壹基金一家独大收了近4个亿的捐款,目前拨付4千多万,仅占9%。”雅安地震的时间是2013年4月20日8时02分,到2014年4月20日8点02分正好是一年,壹基金在雅安地震中募得近4亿是事实,一年时间仅支出4千多万也是事实。在媒体质疑以后,壹基金秘书长杨鹏才表态,壹基金计划2014年总支出预算1.9486亿元,实际支出是220481332.30 元,其中包含包含1000多万的工资福利和行政开支。上一年度2013年收入是518848411.29元。也就是说,在媒体质疑后,壹基金加快了支出进程,依然没有达到“每年用于从事章程规定的公益事业支出,不得低于上一年总收入的70%”的规定。《基金会管理条例》规定的“总收入”是无差别的,没有区分限定性收入和非限定性收入。至于2013年度支出占2012年度的比例,并不在当时的质疑之列。2013年支出1.3亿多,上一年度2012年收入4.4亿多,也没达到70%的规定。这197.68%是怎么来的?

《一封信》中提到“反复质疑芦山地震救灾资金的开支问题”,解释自2014年以来,壹基金每年都专门制定芦山地震救灾项目的专项年度报告和审计报告,今年已经是第四个年头,大体能在5周年之际按照规划完成。是否可以这样理解,在2014年我们发出质疑之后,壹基金才开始每年制定芦山地震救灾款的支出计划,而且要到2018年4月20日才有可能大体完成。那么捐款人凭什么不能质疑这个进度?

壹基金说自己在公益方面非常专业,说我们质疑者不专业,没关系啊,我们就是吃瓜群众,想听听专业的正面的解释。募捐者把自己的钱捐给你,想听一下解释都不可以吗?既然《一封信》中壹基金也承认自己肯定会存在毛病,我们帮你找一下毛病呗,找得不对的地方,咱们有理说理,别动不动就扣造谣诽谤的帽子好不好?当初你们怎么质疑红会,我们就怎么质疑壹基金行不?(我对红会也没有什么好感,官僚主义坑爹坑自己坑队友,所以我也不想替它说话) 哦,错了,当初那些人是捏造事实造谣红会,也没见红会起诉网友啊,怎么我现在就拿你壹基金的数据质疑你,就变成造谣诽谤了呢?这是双重标准不?造谣诽谤是我捏造事实,可数据都是从壹基金自己发布的公开数据来的,你不能说根据你的数据进行分析构成造谣吧?

在《一封信》中,壹基金根本没有进一步回答我的质疑,反而以一种高姿态表明自己各方面都很专业,“了解公益行业的人都知道,政府职能部门对包括壹基金在内的公益组织监管非常严格与规范,如果壹基金的资金管理真如文中反复提及的那样‘混乱’,恐怕早就混不下去了。而事实刚好相反,壹基金的专业性,特别是在项目管理,财务管理和风险管理等方面,在行业内一直都是楷模之一,是诸多公益同行愿意学习和交流的样板。”这个逻辑就是,如果管理混乱,早就混不下去了,而壹基金一直存在,说明没有问题。把这里的“壹基金”替换成“红十字会”,不知道那些质疑红十字会的人是否同意?红十字会如果像你们说的那样“混乱”,恐怕早就混不下去了……因此它也是没有问题的。善心汇传销组织在遭受质疑时,好像也是这种逻辑,如果它像你们质疑者说的那样“敛财”,它早就混不下去了,张天明如果涉嫌诈骗,早就被抓了,没有被抓,说明善心汇的模式没有问题。当然,现在我们看到结果了。

针对我质疑的可能存在关联交易或利益输送的部分,《一封信》说这些项目是一个公益机构与自身合作伙伴的正常而必要的资金来往,壹基金与它的合作伙伴具有密切且相互信任的关系,正是机构业务成熟稳定的表现之一。但怎么解释为何把钱捐给王石为会长的登山协会,为什么把钱捐给王振耀为院长的研究机构,为什么把大量的资金拨付给壹基金救援联盟总干事私下与人开的小公司,为什么把钱拨付给壹基金联合救灾联盟总指挥长老婆的组织?如果这不是依靠裙带关系,那为何不对这些项目进行公开招投标?壹基金说我披露这些牵扯到“许多令人尊敬的机构和伙伴”,怎么跟你壹基金合作的机构和伙伴就不能被公开、被查询、被质疑,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吗?

壹基金公布的年报中,2013年的管理费用是248万,员工工资616万,2014年的管理费用是424万,但工作人员工资福利和行政办公支出就飙升到1000多万。2015年呢,管理费用涨到548万,员工工资还是维持在1000多万居高不下。2016年,员工工资已经上升到将近1400万!你们自己统计的,员工工资每月一万多。说实话,这比我在帝都211重点大学拿到的每月所有收入还要多(我上个月的工资奖金补贴加班费福利待遇所有加在一起才9000多)!从经济收入来讲,我不当大学教授去做公益可能会更好。

壹基金口口声声说“欢迎公众监督”,却又把我的监督、质疑定性为“阴谋论”、“腹黑”,请问我阴谋什么了呢?我无非就是希望对财务上存在疑问的一些账目进行解释,我不算公众的一分子吗?质疑你壹基金,怎么就“不仅伤害一家公益组织,而且伤害整个公益行业”,把整个公益行业绑在你壹基金的战车上?当初质疑红十字会,怎么就不说“不仅伤害一家公益组织,而且伤害整个公益行业”呢?《一封信》说,大难当前,这样的质疑,“实际上伤害的是全国成千上万热爱公益的公众的爱心”,你们怎么就那么笃定,全国成千上万热爱公益的公众,不想知道真相呢?我觉得你们不直面质疑,才会伤害他们的爱心呢!

你们自己也说,截至2017年8月10日下午22时,壹基金已收到四川九寨沟7.0级地震的善款捐赠超过1300万元,其中来自公众的善款近7成,普通公众参与人次超过401,681人次。看来,质疑丝毫没有影响壹基金的募款,这些捐款的人希望看到的是,他们所有的善款都能用在需要救助的灾区,不希望某些明星某些富豪某些财团,打着慈善的口号,背弃他们的初心!因此,我真诚地希望壹基金可以直面质疑,直面问题,而不是讳疾忌医。你们曾经在2014年就通过律师发过律师函要告四月网,但一直没有等到。动不动就威胁要起诉要追究质疑者的责任,并不是一种好的应对舆论危机的方法,解决问题比解决提问题的人更重要。

这个视频报道中,“上诉”一词显然是媒体错用

最后,我善意提醒一句,慎用“家人”这个词。它现在已经被各种传销组织用滥了,“善心汇”就是以“家人”称传销组织成员的。真心善待捐款者,比用这种肉麻的词,更好。

不要忘了你们的初心。

祈福九寨沟人民平安!

原标题:吴法天:壹基金,你真的欢迎质疑吗?

责编:杜文俐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