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狼2》中的雇佣军在非洲是怎样一种存在
来源:观察者网 2017/08/13 10:27:41 作者:沈诗伟
字号:AA+

导读: 1961年1月,刚果(利)开国总理帕里斯·卢蒙巴(Patrice Lumumba)在派系斗争、大国干预和雇佣兵搅局中,死于叛军之手。

超燃的《战狼2》稳坐中国电影最高票房。

从《战狼1》到《战狼2》,雇佣兵的身影始终是条主线。电影中的非洲某国,欧洲雇佣兵从介入内战帮助叛军,到反水杀掉叛军头领攻击联合国的飞机,可谓将雇佣兵在非洲多国的历史浓缩到一部大剧当中。

为了矿山!推翻政权裂国土,处决开国总理

“我不会告诉你陈博士在哪里的”

砰!砰!砰!

叛军头子枪杀总理,血洗总理府。

极富冲击力的电影画面,远不及历史来得更加血腥。

1961年1月,刚果(利)开国总理帕里斯·卢蒙巴(Patrice Lumumba)在派系斗争、大国干预和雇佣兵搅局中,死于叛军之手。

刚果(利)开国总理卢蒙巴被捕

倒转时间到1960年7月初。

新生十余天的刚果共和国(利奥波德维尔)[Republic of the Congo (Leopoldville)] [今刚果(金)]面临外部武装干涉和国内分裂,卢蒙巴总理请求联合国出兵。此时,原宗主国比利时议会通过2.7亿比郎秘密拨款,扶植刚果反对派,资助雇佣兵。

刚果(利)开国总理卢蒙巴,背景是早期国旗

7月10日,比军从欧洲空中奔袭刚果,在未经刚方同意的情况下实施干预。次日,亲西方的科纳卡特党(CONAKAT)领导人莫伊兹·冲伯(Moise Kapenda Tshombe)宣布加丹加省(Katanga)独立为“加丹加共和国”并自任政府首脑。

在这种情况下,冲伯高薪聘请欧洲雇佣军助战。

比利时种植园主雅克·施拉姆应邀组建了现代非洲历史上最早的雇佣兵武装——第十突击队。此外,原比利时政府军上校拉·莫林、原法国职业军人罗杰·福尔奎斯、前英国军官迈克·霍尔和约翰·彼得斯以及德纳尔也成为冲伯的得力援手。这六人被史学家称为非洲雇佣兵集团的“前六杰”。

美国《时代》周刊封面加丹加的冲伯(1961年12月22日非洲版)

寻求“独立”的加丹加省坐拥几乎世界上大部分铜、绝大多数钴(新能源汽车重要部件)和大量铀(二战末投到日本的原子弹所用铀产自加丹加),矿业收入几乎是全部中央财政收入。

已经营两三百年的比利时、法国和美国等矿业公司绝不放手,这些国家至今仍是刚果东南部高品位矿区的主角。

刚果(金)行政区划

7月14日,由美国包办费用的联合国军队开赴刚果。不过首先不是帮助平叛,打击雇佣兵,而是解除了卢蒙巴总理领导的国民军武装。

9月,联合国军以保护为名软禁了卢蒙巴总理。11月,卢蒙巴在逃往斯坦利维尔(Stanleyville)(今基桑加尼Kisangani)合法政府首都的途中,遭到绑架,随后被“转交”给政敌、分裂加丹加省的冲伯集团及其雇佣兵。次年遭处决。

这段故事在中国改编成七集话剧《赤道战鼓》,反响强烈。

60年代话剧《赤道战鼓》海报

几年后,冲伯在挽救自身败局的时候,高价从南部非洲白人种族政权招募雇佣兵。这批身着某国军装,驾驶美国提供的B-26轻型轰炸机的雇佣兵,同冲伯此前安置在安哥拉的雇佣军继续作战,最终未能挽回败局。

而域外大国假借叛军之手处决开国总理的事。直到40多年后,卢蒙巴的家人和刚果(金)人民才收到迟来的正式道歉。2002年2月5日,时任比利时外交大臣路易斯·米歇尔(Louis Michel)在议会表示,“当年比利时政府对刚果总理卢蒙巴之死负有责任”,并向卢蒙巴的家人和刚果(金)人民正式表示道歉。这是根据2001年11月,比利时议会调查委员会对卢蒙巴事件的调查报告中认为,当年比利时政府部分成员应对1961年1月17日卢蒙巴之死负有“政治和道德责任”(报告使用“political and moral responsibility”)。

打垮叛军左右政局,雇佣军=实际掌权人?

“杀了他,你就是这个国家的新国王”“是的,主人。”《战狼2》中,站在叛军一头的雇佣兵头子,直接干掉了叛军头子,随意指派另一位叛军当领导。这种雇佣兵卷入内战左右政局的场面,曾在一场场战争中表现的淋漓尽致。

“如果你想长寿,永远别碰钻石。”(If you want long life, never touch the diamond.)。莱昂纳多出演的电影《血钻》(Blood Diamond),将深刻卷入钻石王国塞拉利昂内战的私营雇佣军公司推上台面。

电影《血钻》海报

1991年3月,福迪·桑科领导“革命联合阵线”(Revolutionary United Front, RUF)首先发难。

裹挟着利比里亚、布基纳法索和利比亚等国雇佣兵的“联阵”军势如破竹,时任利比里亚总统泰勒曾在记者招待会上承认有3000多名利比里亚人在塞拉利昂作战。电影《战争之王》中的某国军阀和持黄金AK的儿子,原型就是泰勒。

《战争之王》中以泰勒为原型的军阀

“联阵”在控制的钻石产地非法开采钻石,走私到邻国利比里亚,贴上利国原产地标签出口谋取暴利,补充军火,兵锋直指首都弗里敦(Freetown)。

首都方面,1992年政变上台的全国临时执政委员会(National Provisional Ruling Council)难抵“联阵”攻势,目光逐渐投向私营雇佣军公司。

1995年初至3月,单纯由廓尔喀保安公司(Gurkha Security Guards Ltd)训练的塞拉利昂军队而非主动出战,仍无法抵挡“联阵”对首都的进攻。

随后接手的南非万能公司(Executive Outcome Ltd)很快展现其在安哥拉打垮号称“非洲最骁勇善战的游击队”“安盟”的气势。

5月,击溃围攻首都的“联阵”部队,8月夺回钻石矿区,11月夺回红金石矿区,塞拉利昂战局迅速扭转。次年11月,急转的战局迫使“联阵”和新当选的卡巴政府签署《阿比让和平协定》。“联阵”的条件之一就是南非万能公司必须撤出塞拉利昂。然而,力量羸弱而又难以承担高昂雇佣兵费用的塞政府终止合同的失误再次打破政治平衡。万能公司撤离3个月后政权更迭。

流亡到几内亚的塞国政府雇佣英国桑德莱恩国际公司(Sandline International Ltd)提供战术情报、武器装备和运兵,争取西共体维和力量的干预,打回塞拉利昂。然而,桑德莱恩公司违反联合国武器禁运的安理会决议遭到英国议会调查,震惊英国朝野和国际社会的“桑德莱恩丑闻”爆发。

雇佣兵的政变,劫持一个国家

利用雇佣兵策划政变,进而控制能源,在近些年也发生过。

2004年5月16日,据英国《星期日独立报》披露,涉嫌参与当年3月赤道几内亚未遂军事政变的雇佣兵近日供认,53岁的英国商人格雷格·韦尔斯是政变的幕后主使。

此前,有的雇佣兵已经承认,他们的后台老板英国、美国和西班牙情报部门让他们在赤道几内亚发动军事政变,推翻赤几总统奥比昂政府,以控制当地丰富的石油资源。

历史上,在东南非洲的岛国科摩罗。老资格的法国雇佣兵、前科摩罗总统卫队队长鲍勃·德纳尔(Bob Denard)如雷贯耳。他还有另一个名字,赛义德·穆斯塔法·穆瓦乔(Said Mustapha Mahdjoub)。三十多年的雇佣兵生涯中,穿梭在非洲大陆的各个战场。

鲍勃·德纳尔(Bob Denard)

1995年9月28日,德纳尔在科摩罗再度发动政变扣押总统,虽然政变很快被法军扑灭,但外界更加认识了这种玩弄政权于鼓掌之间的外籍雇佣兵。毕竟德纳尔曾在1975年和1978年两次在科摩罗发动政变。

科摩罗的位置

不同的是,1975年政变是推翻了艾哈迈德·阿卜杜拉政府,1978年政变是艾哈迈德·阿卜杜拉扶上宝座。直到十年后阿卜杜拉神秘死去,德纳尔领导的总统卫队一直是科摩罗的实际统治者,德纳尔在1989年法军出兵科摩罗后被迫流亡南非。

1978年政变后恢复权力的阿卜杜拉总统(右一)

翻看历史,德纳尔作战的凶狠从刚果的加丹加战争崭露头角,随后在也门内战期间担任保皇党武装的顾问,在刚果(金)、加蓬、安哥拉等担任军事顾问,1970年率领法国雇佣兵袭扰加纳边境。1977年,德纳尔在法国招兵买马并策动针对贝宁政府的未遂军事政变。按照审判德纳尔的法官说,“德纳尔的一生都在搞政变”。

虽然雇佣兵对军力弱小的国家维持安定,打击叛军有很大作用,但当地付出的代价也是惨痛的。60至70年代雇佣兵对当地主权、经济和地区稳定的巨大破坏力,使国际社会反雇佣兵的声浪高涨。

1977年日内瓦公约附加议定书规定,外国雇佣兵不是合法的战斗员,他们不应享有作为战斗员或成为战俘的权利。1980年,第35届联合国大会通过决议,禁止征募、使用、资助和训练雇佣兵。

如今,雇佣兵因主要国家的反对和恶名远洋,一些早已进行转型成安私营军事公司或军事承包商,为在高风险地区追逐利润的企业提供安保服务,甚至替政府军完成某些工作。不过,动荡的西亚和非洲如科特迪瓦内战和利比亚冲突,仍然活跃着“为钱捐躯”或为某些国家出头的外国雇佣兵。

原标题:沈诗伟:《战狼2》中的雇佣军在非洲是怎样一种存在

责编:杜文俐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