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战狼2》,这部电影同样值得中国人热泪盈眶
来源:参考消息网 2017/08/15 10:55:20 作者:杜薇
字号:AA+

导读: 和还在朋友圈里“刷屏”的《战狼2》不同,它没有激烈的视觉冲击,没有震撼的音效制作,它没有大喜、大悲,只有一群老人如聊天般地诉说。然而,总有一种平静足够令人泪流满面。这或许正是历史的力量。

刚刚过去的一天,如果你知道它是什么日子,或许会走进电影院,观看下面这部影片——

它叫《二十二》。

准确地说,这是一部纪录片,讲述了中国幸存“慰安妇”的故事。

和还在朋友圈里“刷屏”的《战狼2》不同,它没有激烈的视觉冲击,没有震撼的音效制作,它没有大喜、大悲,只有一群老人如聊天般地诉说。

电影《二十二》官方剧照

然而,总有一种平静足够令人泪流满面。这或许正是历史的力量。

如果说《战狼2》激发了人们直抒胸臆式的爱国情怀,那么《二十二》则提供了个体对国家感受的另一个维度:

倘若历史没有被铭记,还有什么资格谈论“爱国”?!

相同题材,中韩两部电影“待遇”相差悬殊

8月14日,世界“慰安妇”纪念日,《二十二》正式全国公映。

历史题材的纪录片在电影院线看来颇为“小众”。就在《二十二》公映的前一天下午,著名导演冯小刚在微博上为它“发声”。

冯小刚转发了《二十二》出资人之一、演员张歆艺写给自己的一封信。她告诉冯小刚:“《二十二》8月14日要上映了,排片少。片子本身值得关注,题材值得关注,排片更应该被保护。”

冯小刚微博转发张歆艺的信

锐参考查询后发现,仅在北京,以今天(15日)为例,除了个别影院为《二十二》安排了全天各时间段的播放场次外,大多数影院只安排了中午至下午两三个时间段的播放场次:

北京部分影院排片显示

在微博上,各地网友都在抱怨“排片太少、买不到票”。

下面这张票房统计数据图更直观展现了《二十二》的排片有多低——截至14日下午17时,已经上映19天、累计票房超过46亿元的《战狼2》仍高居排片榜首位(41.2%);而目前上座率最高的《二十二》的排片占比只有1.5%。

“猫眼专业版”实时票房统计截图

《二十二》在院线的“遇冷”,令人联想到韩国的一部同题材电影《鬼乡》。

《鬼乡》从2008年剧本创作完成,到2016年电影上映,先后历经了8年时间。这部低成本、题材不被看好、没有明星阵容的电影,却一度成为韩国周末票房榜的冠军。

据当时的媒体报道,该片首周末(2016年2月26日-2月28日)在韩国通过793块银幕放映8956场,周末观众数76.6万人次,累计观众数106.1万人次,市场占有率高达30.4%。

韩国电影《鬼乡》海报

相较于《鬼乡》上映后的成功,《二十二》的票房“前途”着实堪忧。

《二十二》诞生艰难险夭折,3万人众筹得以上映

听闻纪录片《二十二》即将在中国上映,《鬼乡》导演赵正莱还亲自出镜,透过视频对曾关注过《鬼乡》的中国观众表示感谢,并给予了《二十二》极高的评价。

《二十二》导演郭柯与韩国导演赵正莱

不过很多人不了解的是,《二十二》与《鬼乡》的诞生过程一样,都堪称“艰难”。

年轻的郭柯导演并不是第一次拍摄“慰安妇”题材影片。

2012年,郭柯曾拍过一部纪录短片《三十二》,讲述了中国一位92岁高龄的“慰安妇”和她年近70岁的日本儿子的人生故事。这部短片,曾获得2014年英国万像国际华语电影节“最佳纪录片奖”。

其实在《三十二》拍完后,郭柯已有计划拍摄《二十二》,然而他苦于拉不到投资,只能眼睁睁看着一位位战争亲历者相继离世。

后来,演员张歆艺向他伸出援手,借给了郭柯100万元,《二十二》这才有了拍摄资金。

郭柯坦言,《二十二》的拍摄就是在和时间战斗。他和摄制团队走了5省、29个地区,完成了22位幸存“慰安妇”老人的拍摄。

《二十二》摄制组与片中受访老人

除了拍摄时的艰苦与争分夺秒,电影最终能上映也堪称“奇迹”。2015年10月,《二十二》就拿到了公映许可证,但到今年才依靠3万多人的众筹凑得宣发费用,从而定下上映档期。

片方曾坦言,希望等电影上映时能有超过20万人次观影。而电影后产品销售收益及票房收益,将全部捐献给上海师范大学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用于对“慰安妇”历史研究及幸存者的资助。

这部电影,或将成为记录中国“慰安妇”的绝唱

至《二十二》上映时,目前登记在册的中国大陆“慰安妇”幸存者仅剩14人;而影片中的22位讲述者,也只剩下了8位。

其中一位讲述者黄有良,就在影片上映的两天前(8月12日),刚刚去世。

她也是最后一位向东京地方法院起诉日本政府的“慰安妇”老人,终年90岁。

黄有良老人

自1995年起,中国大陆24位日军“慰安妇”幸存者、4个起诉案控告日本政府。黄有良等8名中国“慰安妇”幸存者于2001年7月向日本政府提起诉讼,要求日本政府谢罪以恢复她们的名誉。

经过长达近10年的对日诉讼之路,幸存者们在反复上诉与被驳回之间挣扎,最终均以败诉告终。

由此,在黄有良老人离世的最后一刻,她也没有等到正义的审判,甚至没有得到一句道歉。

2001年,黄有良老人(左一)在东京出席听证会。

“历史的痕迹,越来越淡。”《二十二》在预告片中这样写道。

“慰安妇”幸存者的逐渐凋零,于曾经遭受过日本侵略的国家和地区而言,这都是历史发展的沉重与现实。

8月13日,台湾地区民间团体发起“一人一心,一人一信”活动,要求日本政府正视“慰安妇”议题,尽速兑现道歉、赔偿等各项民众诉求。

同一天,为迎接第五个世界“慰安妇”纪念日,韩国首尔市在5辆公交车上安装了“慰安妇”少女像。设计者称,希望以这样的方式提醒民众勿忘历史。

8月14日,在韩国首尔,人们乘坐载有“慰安妇”少女像的151路公交车。(新华社发)

郭柯则在接受采访时公开表示,他希望借助影片《二十二》,让观众与老人们实现“温柔的”对话。

“你提到‘慰安妇’时想象到的苦难、泪水似乎都与她们无关,她们的脸上布满皱纹,你终将被她们在生活中的一举一动所打动,甚至她蹒跚着脚走一段路,她颤颤巍巍地拿起一个碗,你都会热泪盈眶,她们是那么朴素而寻常,‘慰安妇’这三个字其实是我们强加给她们的,走不出历史的是我们。我真的想让大家看看她们姓什么、叫什么、她们住在哪里,过着怎样的生活。”郭柯如是说。

有评论认为,这部电影,将成为记录中国“慰安妇”的绝唱。

原标题:锐参考 | 相比《战狼2》,这部电影同样值得中国人热泪盈眶——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