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美越关系有硬伤,亲密程度有上限
来源:海疆在线 2017/08/16 10:25:01 作者:爱兰
字号:AA+

导读: 在2014年越南国内针对中国的游行示威中,主要召集者——越南改革党的总部就设在美国,其纲领是在越南“建立民主”。

8月8日,应邀访美的越南国防部长吴春历与美国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会谈。五角大楼宣布,明年将派一艘航空母舰访问越南,这将是1975年越南战争结束后美国航母首次访问越南,对两国关系意义重大。

越战后:美越关系越走越近

看似突然的事情,其实早有预兆,当前美越两国关系越走越近,符合冷战后美越关系发展的主流。越南战争之后,两国关系长期紧张,80年代末期,随着世界形势的巨大转变,美越两国都认识到彼此敌视的政策 不利于两国现实利益的发展,改善关系具有了必要性。

90年代初,美国在其《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明确指出,“只有通过柬埔寨冲突的解决,我们才能有希望恢复同这个陷入困境的国家和越南的正常关系。”1991年10月巴黎国际会议期间,越南和柬埔寨全国最高委员会签订《柬埔寨冲突全面政治解决协定》,结束了长达 13 年的柬埔寨战争。之后,两国就处理越南战争期间美军战俘及失踪人员问题达成了一系列共识,种种努力为美越发展正常的外交关系扫除了障碍,次年,两国建交。

之后,两国关系逐步向前发展。2000年,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访问越南,系越南战争后首次访问越南的总统;同年,时任美国防长科恩访问越南,打破了越战后两国军事交流隔绝的状态;2001年,《美越贸易协定》签署,两国经贸关系发展;2006年,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访问越南,同年,美越两国就越南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达成共识,越南成为世贸组织的正式成员国,这对越南经济发展影响深远。

金融危机后,美国经济遭受重创,亚太经济蓬勃发展,加上反恐战争结束,美国有机会将目光重新投向亚太,越南成为美国遏制中国的重点扶植对象,美越关系在奥巴马任期发展迅速,尤其体现在防务合作方面。长期以来,美国不愿全面放开对越杀伤性武器禁售是美越关系发展的最大障碍之一。2011年,美国部分修改了《武器出口条例》,为向越南出口武器扫清了法律上的障碍,同年,两国签署《防务合作备忘录》;2014年,美国部分解除对越南的武器销售禁令,允许对越出售与海上安全相关的防务装备;2015年,美越两国签署《防务关系联合愿景声明》;2016年5月,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访越期间宣布,美国将全面解除对越南的武器销售禁令,越南国家主席陈大光对此表示赞赏,称这显示出两国关系已经完全正常化;今年五月,美国海岸警卫队已向越方移交7艘二手巡逻艇。据美国副总统彭斯4月宣布,美国总统特朗普将在今年11月访问越南,参加亚太经济合作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种种事实表明,近年来美越关系一年一个脚印,走在更加亲近的路上。

美越关系有硬伤,亲密关系有上限

中国发展是美越关系持续向好的重要粘合剂,南海问题是美越两国的利益交汇点。对于越南来说,保持中、美、日、印等国际和地区大国力量在东南亚地区尤其是南海海域同时存在是其“大国平衡外交”的内核,这一逻辑符合学者沃尔特提出的“威胁均衡”理论。即虽然中越关系和美越关系都存在历史创伤,且越南与中美两国的实力都存在着巨大的差距,但是由于越南紧邻中国,且两国之间存在着海域争端,因此越南对中国的威胁感知要高于对美国的威胁感知,故而会选择“远交近攻”的方式来发展外交关系,这一点从越南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态度就可见一斑。在2013年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后,新加坡、文莱、柬埔寨等东盟国家纷纷对此表示欢迎,然而越南不仅未对此事做出正面表态,其国营的官方主流媒体——越南国家通讯社还利用“981”钻井平台等事件大肆抨击这一倡议。虽然之后越南对该倡议表示了支持,但越南社会科学翰林院政治研究所所长朱德勇表示,“中国对‘一带一路’的阐述过于宏观、不够清晰,且‘一带一路’政策的制订过程主要是基于中国而非世界的角度,并未考虑他国的感受。”

这种担忧和距离感为美越两国靠近创造了机会。越南的金兰湾是世界上最好的深水港之一,能够停泊航空母舰,而且,该港位于沟通太平洋和印度洋的重要水路上,距离两洋航程不过数小时,战略位置极其重要。在菲律宾对华转向之后,美国失去了在南海问题上发力的马前卒,越南的地理位置及其在南海争端中的强硬态度符合美国搅动南海局势,维护“航行自由”并向中国发难的需要。这恰好与越南平衡“海丝”倡议提升的中国影响力、增加自身南海争端谈判筹码、提升防务能力的需求不谋而合。2014 年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就美国将部分解除长期以来针对越南武器禁运问题时表示,“美方此举是为支持越南改善其海上管辖能力和海上安全能力所做的努力。”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美越关系有其天生的硬伤——政治制度与意识形态分歧,制约了两国关系朝着更深入的方向发展。事实上,尽管从布什到特朗普,美国历任政府都在强化与越南的关系,但是“颠覆越南现政权,扶植亲美政府”始终是美国对越政策中不变的一抹颜色。在2014年越南国内针对中国的游行示威中,主要召集者——越南改革党的总部就设在美国,其纲领是在越南“建立民主”。毫无疑问,这种直接危及政权存亡的“生死”问题必然会成为美越关系进一步发展的核心掣肘,美越亲密关系更多是特定时期里特定领域的“繁荣”,这种亲密程度是有上限的,中国可以据此加以利用,努力使越南的“平衡木”更偏向中国。

版权声明:凡海疆在线拥有版权或使用权的作品均标注有版权声明,如需转载请点击获取合法授权,未经本网授权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责编:邢美杰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