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长征 传说还是传奇?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7/09/04 10:39:30
字号:AA+

导读: 90年来,我们的人民子弟兵不仅创造了辉煌的战绩,也催生了无数耳熟能详、感人肺腑的动人故事。

江界河战斗遗址

如今乌江边的竹林

朱德的扁担、贺龙的两把菜刀、彭老总把胃药让给老乡……

90年来,我们的人民子弟兵不仅创造了辉煌的战绩,也催生了无数耳熟能详、感人肺腑的动人故事。

苦难辉煌

“长征时候您都干吗呀?”邓小平说:“跟着走。”

回顾建军90周年,无论如何绕不过去的是长征,无论你说它“苦难”也好,说它“辉煌”也罢。这几十年,我先后至少5次分段走过长征路,有两次是和参加过长征的领导人,有一次是和走过长征路的普通士兵。断断续续重走长征路的过程中,我对长征有了一些新的发现和思考。我感到,只有两年时间的长征,却是对于锻造我们这支军队的灵魂和信念、建立人民军队的宗旨和原则、养成部队的意志和作风非常重要的两年。

有人说,长征还不简单吗?三件事:走路、开会、打仗。仔细想想这倒也不完全是信口开河。

“走”,这其中的含义也很深刻。25000里当然是走出来的,有各种各样的“走”。邓小平的女儿毛毛曾经问她父亲:“长征时候您都干吗呀?”邓小平说了三个字:“跟着走。”有的人是在为这支队伍的前途命运而奔走,有时候是超乎人类生理和心理极限的走。我采访过几个参加过“飞夺泸定桥”的老兵,他们跟我说:“飞夺泸定桥,其实不是飞过那个桥,而是我们一天一夜跑了240里路,就像飞一样。”他们用这样的速度,完成了他们必须完成的任务。

再说“开会”。老同志都知道,那时有一句俗话“国民党的税多,共产党的会多”。爱国将领续范亭曾经有一首打油诗,说“开会开会又开会,只因不开就不会。小米小米又小米,延安小米胜大米……”这个话当时在延安也曾经很流行。长征路上的会,几乎每一次都是决定着这些人的前途和命运的会。

比如大家都知道的“通道会议”,就是要决定这个队伍往哪里走。本来计划是北上,去湘西和贺龙、萧克的部队会合,在那里建立根据地。但是到了“通道”这个地方,周恩来把尚无主要话语权的毛泽东请到“通道会议”上,毛泽东根据自己的判断,明确提出,改变前进方向,停止继续北上而转向西走,到敌人力量薄弱的贵州去。红军得以转兵向西,这才有了后来的黎平政治局会议,才有了突破乌江,北上遵义,才召开了具有历史意义的遵义会议……长征过程中有记载的会议,几乎每一次会上都有激烈的争论和斗争,而决定我们的路线方针和政策,所以长征路上的会,的确是关系到路线方向问题的会。

打仗就不用多说了。长征路上的仗,有大大小小数百次,成规模的仗大概也能数上几十次。大家耳熟能详的湘江之战、强渡嘉陵江、突破乌江、激战娄山关、强渡大渡河、血染独树镇……这一仗又一仗,这支部队经过了极其残酷的磨炼,无论从战略战术上、战斗精神上都有了一个极大的提升。

如果说,我重走长征路的感受,可以从三个方面说:第一,验证传奇;第二,寻求真相;第三,长征初心。

验证传奇

一百多名红军战士跳崖,比小说更传奇

和我同龄的一代人,对“长征”这个词不陌生,小学语文、中学历史课本上,涉及长征的课文最少也不下七八篇。长征当中的那样一些节点,在我们心目中已经成为传奇,甚至已经成为神话。一代代传下去,时间越久远,这些故事就越变成传说甚至神话了。

其实,长征中更多的传奇是我们没有听到过的。我们都听说过狼牙山五壮士,但是我却不知道,长征途中,还有过百名红军集体跳崖的壮举。五位壮士从狼牙山上跳下来已经成为传说,成为传奇,成为英雄传奇。这一百多名红军战士跳崖的悲壮故事,却依然还在困牛山的荒山野岭之中。

红六军团作为长征探路的先遣队,当到达贵州省石阡县境内的时候,被国民党军二十多个团给切成三截,军团部突出重围时,红六军团政委王震拿一把大砍刀在前面开路,军团长萧克挥枪殿后,才冲出来的。红十八师几乎全师覆没,师长龙云英勇牺牲。最后有一百多名官兵,被敌人追到了困牛山这个地方。

翻山越岭,我们到达了那个一百多名红军战士跳崖的地方。到了这里,我们看到的和狼牙山那个地方完全是两回事!这里地形相当奇特,他们跳崖的地方是在一个沟里面,在山沟里再往下去,有着两三百米高的这样一个悬崖,如果在山上往下看,你根本看不到这个地方还有悬崖。我们往下爬了一段,越往下走,觉得越可怕,下面是深不见底的呀,边上长了萋萋青草,但你永远看不到底下是什么……这一百多名红军战士,面对上面和左右两侧包抄来的敌人,他们面前只有一道悬崖。在这种情况下,官长带头,士兵一个接一个地跳了下去,想想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景啊?一位红军战士的后代,在此复述他的父亲跳崖的经历,依然泪水涟涟……我在那儿驻留了很久,我想这种英雄传奇少有人知道,比一般虚构的小说还要更传奇。

类似这样的传奇,我可以拎出很多。时间关系,我不能把那些催人泪下的细节再展开去重复一遍,将来大家都会慢慢看到。我就觉得经过这样的验证,可以发现不少称为传奇的东西,它也会走入我们记忆,成为我们民族的记忆,成为我们这支军队的记忆。

验证传奇

做竹筏过乌江,红军“割一棵留一棵,老百姓就凭这点儿竹子在生存”

当年我采访过耿飚将军和杨成武将军,突破乌江时他们两个一个是团长一个是政委。在过乌江这个问题上,一度高层、特别是博古很犹豫,“刚过一个湘江过得那么惨,再一个乌江再过不去,我们这个队伍就彻底没了”。但毛泽东他们就认为一定要过乌江。怎么过呢?中央军委把任务亲自交给了耿飚和杨成武,说你们无论如何要把这个江过去,过去了这个江,我们红军才能存活下来,如果过不去,我们可能就在这儿被覆灭了。

两位老人都问过我,你去过乌江吗?我说没有去过,只是看过电影,他们都告诉我,“不去乌江那个地方,你怎么知道乌江天险呢?还是要到现场去看看。”去年我终于有机会,和不忘初心再长征的记者们一起,乘坐汽车走了几百公里赶到那个地方,真的让我大失所望。传说中的“江水咆哮,吼声如雷”全然不见踪影,因为修水库,乌江被拦腰一截,原来那么高的落差不复存在,变成一个很平静的乌江。江界河渡口现在变成了一个旅游景点,旅游公司的大船就停在岸边,老百姓在江边开了好多小酒店,根本就没有乌江的感觉了。我们想找当年耿飚、杨成武他们指挥作战的那个地方,叫老虎洞,当地人说“根本没法找,在一百多米深的水下了”。

再找当年红军做筏子的竹林。竹林倒是有,但肯定也不是那个时候的竹林。当时我们有一个工兵专家,叫把原本一层竹筏子做成两层、三层的,最后才过了乌江。耿飚、杨成武两位老人对这个印象都极其深刻。我们找到一片竹林,真叫茂林修竹,郁郁葱葱,竹子非常好。当年红军为了做筏子,砍了大量的竹子。当地一个耄耋老人说,这个竹子有公的有母的,你如果把母竹子全部砍掉的话,这片竹林很快就都垮了。如果你把公的全砍了,它也会垮。但是更要紧的是母的竹子你不能砍。当年红军在这个地方做筏子的时候,他们把母的竹子是隔一棵留一棵,因为老百姓就凭这点儿竹子在生存。如果你要都给砍掉的话,这个地方老百姓就活不下去了。现在这里之所以还能够生出竹林来,和当时红军的这个举动有着直接的关系。

这让我觉得那个时候的红军,真真正正的是“人民军队”,它一切都在为老百姓着想。这个事情,无论杨成武将军还是耿飚将军,都没有跟我说起过。我想他们如果知道有这样的事,一定是会感到很欣慰的。

类似这样的故事,我觉得为什么不可以续写它呢?都是传奇嘛。

寻求真相

没有地图怎么走?传教士翻译外国地图,红六军团连蒙带猜

长征给我们留下了无数个谜。有的是难以解释的谜,有的是搞不清楚的谜,还有的是特别蹊跷的谜。

仅仅是地图就能说出很多很蹊跷的事情来。红军西征的时候,没地图。萧克将军对我说,他们红六军团,给红军长征探路,却没有地图。行军打仗没有地图怎么走?他说他用的是小学地理课本上的一张图。照着这个图去走路还能打仗吗?不吃败仗才怪!到了贵州境内,在一个教堂里边发现了一张地图,有一平方米那么大。这可是宝贝啊,但是地图上全是外文,不是英语也不是日语,这可怎么办呢?他想到前些天在路上曾经抓了一个传教士,中文名字叫薄复礼。把他请来看看吧,结果,他还真懂,那是法文。于是,他们干了一个通宵,先请这位传教士把地图上的外文用中国话说出来,他们一个一个的对。外国人说中国话很蹩脚的,只能边听边猜,一个一个把河流、道路、村庄都标了出来。红六军团西征的地图就只有这一张,所以他们称之为救命图,也成就了一个中国将军和一位传教士的佳话。

中央红军到云南省曲靖之后,也没有地图。朱总司令他们手里的地图比例尺太大,根本没法用。要想摆脱国民党军的围追堵截,就只能找向导。各种各样的向导都有,有的向导很好,有的向导很坏。仅仅靠向导不行,怎么办呢?朱总司令说,一定要设法找到一张军用地图。恰恰在这个时候,他们在离曲靖很近的一条公路上,侦察分队截了一辆国民党的汽车,这个汽车里装得很满,宣威火腿啊,云南白药啊,还有一捆一捆的地图,好几捆,云南、贵州、四川的地图都有,而且是十万分之一的地图。朱老总看了这个地图之后高兴得不得了。就这个图,现在有各种各样的说法,有人说,本来这些图是要用飞机运给追剿红军的部队的,飞机不能起飞,才改用汽车运。也有人说这是云南军阀龙云为了捣蒋介石的鬼,故意找那个机会把图送给红军的……

类似各种各样的谜,会慢慢地揭开,我们能够尽量地让它接近历史的真相,甚至找到所谓终极的真相,是我们这些人的责任。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些事情会越来越扑朔迷离。与其那样,我们不如做一点追寻真相的事情。

长征初心

两种力量拧成一股绳,才有了长征

大家都知道长征路上那么艰苦那么困难、随时都可能掉脑袋,这样一种状态下,为什么他们能够走下来?究竟这些人,他们参加长征的原动力是什么?有的人说长征是不可复制的征程,为什么它能够成功?应该是我们这些人要认真思索的问题。

当年董必武老人曾经说:“长征这个事情,人要没有一点儿意志,走你都走不下来,也没有人跟你走。”这些都是说得实实在在的话。有的人说得非常简单:革命理想高于天,他们都是革命理想在那儿起作用,革命理想有着无限的力量。我觉得这么说,是一种最懒的办法,其实他并没有去认真思考到底为什么会这样。你总说那些大话空话其实是没有意义的。习主席说,发扬长征精神“不忘初心,继续前进”。当年这些参加长征的人,他们的初心到底是什么?

我觉得有两个层次。

我们经常会听到这样的话,“从那天开始,他树立了远大的革命理想”。理想信念是个大问题,实际上并非那么简单。有的人确实是有那种非常远大的理想,比如共产党早期的一个主要领导人瞿秋白,对于共产主义,他是笃信无疑的。他被国民党军抓住后,很多国民党的要人来劝降,各种威逼利诱,都被他顶了回去。最后蒋介石要枪毙他的时候,他来到福建龙岩(现在的“秋白同志就义处”),高唱着自己翻译的《国际歌》,面对着皎洁的月光,说“此处甚好”,于是席地而坐,直面敌人的屠刀,说来吧!如果不是一个信仰极其坚定的人,绝对做不到。设身处地想一想,我们哪个人能做得到?这种人,是真正的有理想信念的人。

但是作为普通的战士、一个民工,说他一开始就有那种崇高的共产主义理想,我觉得未必。我重走长征路时访问到了一个百岁的老人,当地的同志说他在红军渡湘江的时候给红军划过船。我到了山村老人家里,我问他:“老人家,那时候你给红军划船,怕死不怕?”他说:“当然我怕了。谁都怕死,飞机来了,不跑就给炸死了。”我又问:“那你为什么还去给红军划船?”他说:“红军给我钱啊,划一天船给一块大洋。”当时在场的许多年轻同志都很惊讶。我又问:“那个时候一块大洋可买什么?”他答:“一块大洋能买一头牛。我一共划了七天船,红军给了我七块大洋。”我又问:“你说红军好还是白军好?”他说:“当然红军好了,国军不光不给钱,还用枪督着你划……”我觉得这个老人说得就非常实在,他也没有说那些大话空话。

作为普通的红军战士,基层的官兵,他们不会像瞿秋白、方志敏那样,有着那么崇高的理想。我觉得,在那时候他们大多数是抱着六个字走完长征路的,这六个字就是“图生存、求解放”。我曾经问过开国上将洪学智,“长征那么艰苦,为什么您那么坚决?”他说:“年轻人,你不知道,像我这样当了红军的,我要是不跟着我这个队伍走,要回到老家去,回去就叫白匪抓去杀了。”我问另一位老红军将领:“在长征路上那么多的艰难险阻,你能坚持下来靠什么呀?”他说:“靠什么呀,我当时就想,跟着这个队伍走,我可能还有一线生机,如果不跟这个队伍走,我很可能就没了。你看,我们走下来对了吧?”这都说得多实在啊。绝对不是在那儿说大话。

所以我认为,有这么一批“图生存、求解放”的人,这么一批泥腿子,他们和那些真正有着崇高信仰的人结合到一块儿,产生的力量可以说是无穷大的。这两种力量拧成一股绳,才有了两万五千里长征,才有了钢铁般的部队。

原标题:长征 传说还是传奇?

责编:谭莹莹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