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王震将军,我们想念您!
来源:青年力 2017/09/06 11:27:42 作者:胖哒
字号:AA+

导读: 当代社会,有着许多咄咄怪事:一边是马步芳公馆接受无数俗气看客的驻足欣赏;一边是刘亚楼旧居一夜之间被夷为平地。

对敌人,万不可心慈手软!

当代社会,有着许多咄咄怪事:一边是马步芳公馆接受无数俗气看客的驻足欣赏;一边是刘亚楼旧居一夜之间被夷为平地。

▲2016年8月,位于哈尔滨的刘亚楼旧居被强拆成废墟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过往的诸多凡尘往事也终会被碾压至尘埃。

的确,多少记忆伴随着历史的洪流逝去,但有些经验教训却万万不可忘却:“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或许,身处盛世的我们很难体会到生逢乱世的先烈所经历过的那段历史到底有多艰辛,但“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

无论过往或是现在,只要稍稍了解历史的人都知道,马步芳其人“惨无人道、荒淫无度”。

说他惨无人道是因为,对待被俘者,马步芳大多予以屠杀,或剖腹抽肠,或挖眼,约5600名红军官兵被其以活埋、扒心、取胆、割舌等残忍手段杀害。至于女红军被俘后的命运则更为悲惨,“他们(马步芳部队)把俘虏的女同志,集体轮奸以后,把衣服裤子脱下来,阴道上插高粱杆,捆到树上示众……”

说他荒淫无度是因为,马步芳曾公开说过“生我、我生者外无不奸”,部属的妻女、胞妹、侄女、兄嫂、弟媳都难逃他的魔爪;甚至于,他的外孙女都难免遭其强奸的厄运。

1949年3月,正是西柏坡莺歌燕舞、春意盎然的时期。此时,中共中央正在召开七届二中全会,并决定兵发大西北等还没有解放的地区。

时任中央候补委员的王震找到毛泽东,主动要求进军最为艰苦的新疆。毛泽东同意了他的请求,并于4月21日连同朱德总司令一起发出《向全国进军的命令》。

5月,第一野战军在彭德怀的指挥下,向国民党西北残敌发起攻势,而彼时的国民党在历经三大战役过后,自知自己大势已去,于是蒋介石赶忙密令胡宗南部放弃西安,退守秦岭、汉中。5月18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兵不血刃解放西安。

而此时,坐镇西宁的马步芳是既怕又喜:他怕的是人民解放军乘胜进攻其盘踞了四十年的青海和陇西,喜的是他可以拿对抗共产党军队作为要挟,向蒋介石提出担任西北军政长官和索要巨额军费的要求,并借此实现他梦寐以求的当“西北王”的夙愿。

蒋介石当时自然是大喜过望,当即同意马步芳的要求,任命其代替张治中担任西北军政长官,并拨给军费8000万美金让其用来扩充军队购买枪炮。1949年7月,陆军中将加上将衔,马步芳最终实现了自己“西北王”的夙愿。

可是好景不长,虽然在加冕“西北王”的同时,马步芳任命其独子马继援为国民党青海兵团中将司令官兼第82军军长,率敌六万余人杀气腾腾地从彬县、乾县窜到礼泉一带,企图攻占咸阳,但彼时的人民解放军早已不再是当年的西路军——在历经八年抗战和三年解放战争的洗礼之后,解放军早已今非昔比,不但武器弹药比马家军精良,人数也远占优势。

因而,以卵击石的“马家军”其下场自然不难得知:或是被毙,或是被俘,总之,马家部队一路溃败,残兵败将狼狈西逃,马步芳父子更是携家眷及亲信乘机逃至香港。

▲马步芳

终于,在王震率领下的第一兵团连续攻克宝鸡、天水,饮马甘南,强渡洮河、黄河,沿途席卷阻击之敌,于那年今日解放西宁之后,马步芳在青海长达四十年的黑暗统治也随之结束了。

然而有些事情却没那么容易结束。

虽然马步芳撤离了青海,但其留有的后手却着实可恶:在临行之前,马继援派其亲信副官给尚留存青海的旅长以上的心腹军官每人二根金条、一封密信,详细部署好以后卷土重来的应变措施。

9月12日,原青马部高级将领82军副军长赵遂、参谋长马文鼎等人在解放军保证其人身安全的许诺之下,纷纷在归降书上签名表示愿意投诚;9月17日,赵遂等数十名青马军将校带领3000余部众回到西宁向人民解放军正式投诚。

话说这解放军当时也真是心慈:对下级军官士兵,一个不留,全部遣散;校以上的300名军官,则编为“解放军官训练班”集中培训。

但正如毛泽东在西征前做出的指示那般,“坚决歼灭(马步芳),只接受其无条件投降,而决不容许其来什么‘起义’或‘改编’”,人民解放军对“马家军”是决不能来得半点心慈手软的,“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毛泽东

实际上,当时投诚过来的青马军将领其内心是极不情愿的,从高官厚禄、大权在握一下子跌落至俘虏,并不是他们想得到的结果。因而在向投诚之前,他们早已将枪支弹药等军用军火物资埋藏地下,打算伺机而动。

而后来的一野主力部队奉命平叛新疆也确实给了他们机会。

就在解放军准备挺军入疆之际,原马步芳第82军旅长马云山、国民党青海省参议长马元海等高级将领悄悄逃离西宁,四散至青海、甘肃召集旧部,搜罗枪支弹药,约定在青海各处举事,发动武装暴乱。

一时间,狼烟四起,叛乱的匪军迅速组织并发起各种叛乱,严重威胁群众干部的生命财产安全。

烧杀抢掠炸,叛匪几乎无恶不作。终于,在付出了近2000人牺牲的沉重代价之后,至1951年底,曾经在青海各地猖狂一时的青马叛匪终于被人民解放军全部肃清。

板荡之后,而念老臣;播迁之余,而思奇俊。王震将军,我们想念您!

责编:施成德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