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在38军当讲解员的日子
来源:金色池塘 2017/09/08 09:23:11 作者:刘敏
字号:AA+

导读: 我不能忘记第一次走进38军“毛泽东思想展览馆”当讲解员时的青涩与腼腆,不能忘记第一次讲解的不安,更不能忘记那扇为我打开的人生的大门里展现出的精美世界。虽然那个精美的世界,可能只是一句词,一首歌,一场电影,一次演出,却影响了我的一生。

惊喜地看到38军老战友开掘的“金色池塘”这个地方,心脏狂跳了一通,老激动了!

四十多年前的前尘往事竟一下子翻涌上来,一桩桩一件件,清晰再现。原本指定要带进坟墓的这些东东,竟然还能有地方去说道说道,一时间就想感谢,感谢谁呢?当然是要感谢创办池塘的战友啦。你没忘了我们,我也没忘了大家!

可是当年经历的事情多多,从哪里说起一时间也无头绪,激动了半天又放下了。今日整理旧物,一张照片不知道为什么不在影集里,倒和一堆明信片在一起,拿起一看,又老激动了,那是什么,那是1970年底的事情……

那天,正在三所病房值班,周钟山所长一脸严肃通知我到院部去一趟。

“啥……啥事儿呀?”我有点懵,到院部去?当兵一年了,那三宝殿我可从来没单独进去过。

贾政委在办公室里一边踱着步,一边上下打量我,仿佛不认识我似的。看得我心里只发毛。

我立刻想到,星期天和同班的好友李敏一起上街,在定县十字街的供销社里,看到一盒天津生产的叫“郁美净”的抹脸霜,一人买了一盒,想替换一直使用的蛤蜊油。那盒“资产阶级”的东西,现在还藏在床头柜里边,没敢动呢。难道被发现了?

终于,政委不踱步了,走到我面前“嘿嘿”两声。

“刘敏呀,你把工作交接一下,明天到保定军部报到去。”

军部?!我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喜从天降哇!原来,我所在的38军军部刚刚竣工了一座“毛泽东思想展览馆”,需要从全军所属的112师、113师、114师挑选8位女兵担任讲解员,还从38军的104野战医院调来一个女兵排长负责讲解员的日常管理。这项光荣的任务不知怎么的居然落在了我的身上。

那一年,我当兵一年整,已经是38军114师医院半新不旧的小老兵啦。经过了一年的野战部队的生活磨练,心气正高,情绪大好。然而日复一日刻板的部队生活,似乎又缺了点什么?没曾想,正瞌睡来了枕头!

1.webp

38军军部竣工了一座“毛泽东思想展览馆”,从全军所属的112师、113师、114师挑选女兵担任讲解员。

我从小生活在野战军营,跟着从军的父亲从东北到华北,伴着军号声长大。野战部队的驻地,都远离大中城市。一听要调我去军部,心里别提多高兴啦。

保定好啊,与我们师所在的定县城关镇相比,无疑是座大城市!军部好啊,不说别的,单就生活而言,我们告别了基层部队每天四毛五分钱的伙食,吃上了军部招待所的饭,每顿至少四菜一汤!简直是从糠箩子跳进了米箩子!

至于讲解员的具体工作,虽说是第一次干,可也没啥难的,那时年轻、好学,记性也好,有背诵“老三篇”的底子,别出错就行。诸如“是毛主席给我们开辟了长征路,是毛泽东思想的红旗指引我们开始了新的长征,毛泽东思想照耀着我们前进的道路,我们要做一辈子长征人,走一辈子长征路……”云云,只要将那些讲解词的套话背下来,来一拨人讲一拨就行。什么抑扬顿挫、字正腔圆的专业要求,统统没有。

最让我们一群小丫头兴奋的是,军部里好玩儿的太多了,生活简直就是丰富多彩。

2.webp

哈哈,那年,到军部当讲解员这项光荣的任务居然落在了我的身上。

先说看电影。但凡北京军区电影工作站调拨部队的电影,什么阿尔巴尼亚拍摄的《海岸风雷》、《宁死不屈》、《第八个是铜像》,朝鲜电影《看不见的战线》、《一个护士的故事》、《金姬和银姬的命运》等,军大礼堂总是先睹为快。不光是每星期在大礼堂按部就班放映的片子,还有不少供内部放映的电影,我们也是近水楼台。如日本拍的《山本五十六》、《虎,虎,虎》、《啊,海军》等,当时我们的头衔和政治紧密挂钩,毛泽东思想展览馆的讲解员多光荣多高尚啊,所以当然应该比别人“多受教育”。因此,每逢有此类内部片子,都会组织我们去看。这在基层部队简直是做梦也没有的事儿。

到如今,我能记住的只有《山本五十六》这部日本片,记住了老山本在飞机被袭击的时候拄着他的日本军刀有点慷慨赴义的样子(那时可不敢这么说)。还记住了片中不知道为了什么剧情的需要,出现了穿和服的女人,这对当时看惯全国一片灰黄服装的我们是一个不小的视觉冲击。那些女演员明明是化过妆的脸颊,我们当时哪晓得这些,还以为日本人真是天生丽质。看完电影好多天了,还感叹人家的好皮肤和好模样。哪里会想到十几年后,本人站到日本街头才明白,天生丽质敢情是咱中国人,她们都是靠化妆捯饬的。

3.webp

说完看电影再说看文艺节目。在军部我们的宿舍和大礼堂一道相隔,故而演啥不演啥门清。那时候中央音乐学院、北京电影学院、中国青年艺术剧院和中国铁路文工团等4个中央级文艺团体,被整体下放38军各师接受“再教育”,对外统称北京军区文艺某连。当时交响乐《沙家浜》最为流行,114师文艺连即中央音乐学院搞交响乐是行家里手。他们来军部汇报演出时,就和我们同在军招待所用餐。尽管当年他们是下放接受“再教育”的身份,可我们这些小女兵心里对他们还是充满敬仰。中央音乐学院的师生在礼堂排练时,我们只要没有讲解任务就跑到坐席观看,大名鼎鼎的女指挥郑小瑛等国内一流的指挥家、演奏家和歌唱家,当年我们可是随便免费的看她们NN次演出哦。

4.webp

1970年,著名指挥家郑小瑛率中央音乐学院师生为38军官兵演出。

最激动人心的是,大概是1970年的年底,《红灯记》剧组到了38军!我们这些讲解员临时担任了军招待所的服务员,每天剧组人员吃饭的时候我们负责上菜。为此还临时接受了小小的训练,比如怎么能够一手端两个盘子。

当时的那个兴奋劲就别提了,这可是大名鼎鼎的《红灯记》剧组啊!刘长瑜、高玉倩、钱浩亮……那些以往只能在银幕上、画片上见过的著名演员,一个个大活人,近在咫尺!当年,这些人物的名头比后来的偶像天王可一点也不逊色。

《红灯记》剧组只在保定演三场,另加一场彩排。38军有多少人啊,保定又有多少人啊,谁不想亲眼看到活的《红灯记》演出呢。于是一票难求难于上青天。

5.webp

《红灯记》剧组来到38军!我们这些讲解员临时担任了军招待所的服务员,为他们端盘子,一个个还美滋滋的。

可笑可气又有趣的事情就发生了。

这天,军宣传处白处长把我们这些临时“服务员”集合起来,对我们二十几个姑娘小伙子说道:鉴于《红灯记》一票难求,我们不能集体组织看演出了,希望大家八仙过海各显其能,谁搞到票谁去。还特别强调,除了开饭时端盘子工作,去找票看演出不用请假。

听惯了集合站队有事报告请假销假的我们,对这个放羊般的通知,一时间有点发懵,所以到了下午,大家还是保持了团队合作和集体行动,穿梭在军部办公楼的各大办公室里,去纠缠我们认为能搞到票或有权利让我们看到演出的首长们,死乞白赖地高呼坚决要看样板戏,坚决要看样板戏!

6.webp

刘长瑜、高玉倩、钱浩亮……那些以往只能在银幕上、画片上见过的著名演员,一个个大活人,近在咫尺!

别说还真有效果,据说是不知道哪位军首长很是为我们的诉求感动,发了话:就让讲解员小鬼们站到剧场座椅两边过道看彩排吧。

可是彩排毕竟是排不是演,而且还有三场正式演出哪,我们这些实打实地为剧组服务过的“服务员”,岂是一场彩排就能打发了?!于是第二天决定各自为战,除了开饭时间为《红灯记》剧组上菜端盘子不敢稍有差池,其它时间讲解员们一个个都神龙见首不见尾地玩起了失踪。其实无非是投亲靠友,有缝就钻,目的就一个,搞票!

鱼有鱼路,虾有虾路,功夫不负有心人,本人竟连看了两场鲜活的真人版《红灯记》。其中一场的票是时任保定某单位支左负责人的QINGLING爸爸给的,另一场记不起来怎么钻进的剧场。在军大礼堂里,八仙过海的讲解员们自然总能撞脸,互相见了挤眉弄眼一番,票从何来,恕不奉告。NN年过去了回想起看《红灯记》的劲头还是哑然失笑……

7.webp

38军指战员为《红灯记》剧组展示了精彩的刺杀表演,赢得刘长瑜(左三)等演员的热烈鼓掌。

8.webp

李奶奶的扮演者高玉倩痛说革命家史。

9.webp

鸠山的扮演者袁世海为38军指战员演唱。

10.webp

演兵场上,刘长瑜、高玉倩、袁世海等演员在听教员讲解射击要领。

四十五年过去了,我从一个涉世不深的黄毛丫头,已经到了“俱往矣”的年岁。今天,我倘佯在老战友的金色池塘边,望一池金粼,心潮逐浪,那些早已飘渺无踪的情景又浮现在眼前。原来,人生中的许多东西并没有离我远去,它一直在我看不见的地方伴随着我。

我不能忘记第一次走进38军“毛泽东思想展览馆”当讲解员时的青涩与腼腆,不能忘记第一次讲解的不安,更不能忘记那扇为我打开的人生的大门里展现出的精美世界。虽然那个精美的世界,可能只是一句词,一首歌,一场电影,一次演出,却影响了我的一生。

原标题:在38军当讲解员的日子

责编:谭莹莹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