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走近日本受降地——昨日荣光今在否?
来源:海疆在线 2017/09/11 15:21:25 作者:泰哥
字号:AA+

导读: 作者逐一介绍了12处日军在中国受降地的历史与现状,提出侵华日军受降遗址见证并承载着抗战胜利的伟大荣光,是珍贵的历史文物,因此,有必要对现存的侵华日军受降遗址加以全面保护并对公众开放,使其成为爱国主义教育的大课堂。

1945年9月9日,中国战区侵华日军投降仪式在南京举行,自此,拉开了中国战区日军受降的序幕。当年中国战区共设立了16个受降区,时光飞逝,72年过去了,这些当年见证了中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胜利与荣光的受降地如今面貌如何?下面,笔者就按照日军受降的时间顺序,逐一带您走近它们。

1、中国战区侵华日军受降地——南京

举世瞩目的中国战区侵华日军受降仪式,在位于南京市黄埔路的原中央陆军军官学校举行。需要说明的是,在这里举行的是整个中国战区的受降仪式,它并不包含在16个受降区之中。南京陷落时,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曾被日寇侵占并设立“东部地区警备司令部”。南京光复后,中国军方在此设立中国陆军总司令部前方司令部。该旧址位于南京市玄武区原南京军区大院内,为南京军区司令部军史馆,现归属东部战区。这幢建筑坐北朝南,平面呈长方形,高二层,钢筋混凝土结构,占地面积1530平方米。建筑样式借鉴了法国文艺复兴时期宫殿式风格,中央门廊前矗立着八根爱奥尼亚式巨柱,门廊顶部有钟楼,即使现在看起来也很有气派。2014年8月被列为首批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名录。因其属于军事设施,未对公众开放。

中国战区侵华日军受降仪式

 6_副本

南京日军受降遗址今貌

2、南浔地区日军受降地——南昌

继在南京举行中国战区日军受降仪式后,16个指定受降区的受降行动陆续开始。第一个举行受降仪式的是第9战区。9月14日12时,南浔地区日军受降仪式在南昌市中山路中央银行大楼举行。受第9战区司令长官薛岳上将委派,第9战区前进指挥所主任、第58军军长鲁道源中将,在此接受了日本第11军司令笠原幸雄中将的签字投降,鲁道源也是16个受降区的主受降官中级别最低的一位。这里曾是日寇宪兵队驻地,是残杀中华爱国志士的魔窟。鲁道源选择在此受降,就是要洗尽民族的奇耻大辱。该旧址位于南昌八一起义纪念馆的斜对面,原建筑已被后来建的高楼大厦所取代。

微信图片_20170911213041

笠原幸雄向鲁道源呈递投降书

南昌起义纪念馆周边_副本

南昌起义纪念馆周边 

3、长衡地区日军受降地——长沙

  9月15日,在长沙市湖南大学科学馆二楼,第4方面军司令王耀武中将主持日军投降签字仪式,日军第20军司令坂西一良中将、参谋长伊知川庸治少将出席,坂西一良签字。该建筑当时是湖南大学理学院和工学院教室。旧址至今仍在,位于长沙市岳麓山脚下的东方红广场南侧。原建筑为两层,抗战胜利后又加建一层。现为湖南大学学校机关办公楼。这里是中国战区唯一在大学举办的受降仪式,也使这座建筑更具纪念意义。

微信图片_20170911213624

在湖南大学举行日军受降仪式

长沙市湖南大学行政楼

现湖南大学学校机关办公楼

4、广州海南岛地区日军受降地——广州

9月16日10时,在广州市中山纪念堂举行了日军投降签字仪式,第2方面军司令张发奎上将主持,日军第23军司令田中久一中将签字,第23军参谋长富田直亮少将、海南警备府参谋肥后市次海军大佐出席。中山纪念堂是广州人民和海外华侨为纪念孙中山先生,于1929年集资兴建的,位于广州市越秀区东风中路。其建筑风格以中国传统的宫殿式与近代西洋平面设计手法相结合,建筑面积3700平方米,高49米。它是广州的标致性建筑,也是广州市大型集会和演出的重要场所,见证了广州的许多历史大事。现保存完好,面向公众开放。

 

广州市中山纪念堂举行日军投降签字

广州中山堂今貌_副本

广州中山纪念堂今貌

5、武汉地区日军受降地——汉口

9月18日,第6战区司令长官孙蔚如上将在汉口中山公园张公祠主持日军投降签字仪式,日军第6方面军司令冈部直三郎大将签字,参谋长中山贞武少将、第2课长冈田芳政大佐等出席。中山公园位于武汉市汉口解放大道,是武汉最著名的人民公园之一,该旧址位于中山公园西侧,属西式厅堂建筑,旁边立有一座“受降碑”,碑上镌刻着孙蔚如将军亲自撰写的铭文,现对公众开放。

孙蔚如上将在汉口中山公园张公祠主持日军投降签字仪式

汉口中山公园张公祠今貌_副本

汉口中山公园张公祠现貌

汉口中山公园受降碑(背面)_副本

汉口中山公园受降碑(背面)

6、郾城地区日军受降地——漯河

9月20日,第5战区长官刘峙上将在河南省郾城县漯河镇山西会馆主持日军投降签字仪式,日军投降代表是第12军司令鹰森孝中将、第115师团长杉浦英吉中将等,鹰森孝签字。山西会馆旧址仍存,现位于漯河市西大街25号漯河二中院内,未对公众开放。

 

漯河山西会馆今貌_副本

 漯河山西会馆现貌

7、新汴地区日军受降地——郑州

9月22日9时,第1战区司令长官胡宗南中将在郑州圣公会堂,主持日军投降签字仪式,日军第12军司令鹰森孝签字。该旧址位于郑州长春路(今二七路),但原址已在上世纪80年代的城市建设中被拆除了。据说,郑州市二七纪念塔对面的商城大厦,就是当年受降仪式所在地。

 

1

 日军第12军司令鹰森孝签字投降

 郑州二七纪念塔周边

 郑州市二七纪念塔周边

8、徐海地区日军受降地——蚌埠

9月24日下午3时,在安徽省蚌埠市二马路省府会议厅,第10战区长官李品仙上将主持日军投降签字仪式,日军代表有第6军司令十川次郎中将、参谋长工藤良一、第70师团长内田孝行等,十川次郎签字。东西走向的二马路是百年来蚌埠最繁华的片区,曾经是蚌埠市的经济、文化中心,今天这里汇集着许多商场和市场,令人遗憾的是,当年的受降仪式旧址已经不复存在了。

李品仙上将主持日军投降签字仪式

9、潮汕地区日军受降地——汕头

9月28日9时,在汕头市外马路131号原国际俱乐部,潮汕前进指挥所所在地,第7战区前进指挥所主任徐景唐代表第7战区长官兼第12集团军总司令余汉谋上将主持受降。日军第23军司令田中久一的代表、军参谋长富田直亮少将签字。这处旧址是一幢三层楼的西式建筑,现归“汕头市晨星公益慈善与服务中心”使用。此处建筑作为全国为数极少的现存日军受降遗址,目前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妥善保护。

5

汕头日军受降旧址

10、平津保地区日军受降地——北平

10月10日,在北平市故宫太和殿前广场,第11战区长官孙连仲上将主持日军投降签字仪式,美国海军陆战队第3两栖军长洛基(K. E. Rockey)中将出席。日军代表22人,华北方面军司令兼驻蒙军司令根本博中将签字。北平是全面抗战爆发的地方,1945年秋,抗战胜利的消息传来时,古都北平全城沸腾。10月10日,秋高气爽,主受降官孙连仲步入太和殿广场,在司仪的宣读声中,日方代表根本博在降书上签字后呈交孙连仲,随后又举行了献刀仪式,日军投降代表依次呈献了21把军刀。当日观礼群众超过10万人,整个太和殿广场被挤得水泄不通。北平的受降典礼,在故宫太和殿广场举办,其地点在中国战区所有受降地中最为高大上,就典礼的规模和隆重程度来说也是无人能比的。同样是受降仪式,刘峙在漯河连当地县官都未许参加,平民百姓更无法靠前;而北平则为倍受日本侵略、欺辱的老百姓提供了一个见证中国人扬眉吐气的历史时刻。所以这里必须要给以隆重受降仪式来扬国威、提士气、振民心的孙连仲将军点赞!

北平日军投降签字仪式现场 

2 

故宫太和殿广场举行日军受降仪式场面

 北京故宫太和殿广场今貌_副本

 北京故宫太和殿广场今貌

11、台湾地区日军受降地——台北

10月25日,中国战区台湾省接受日军投降典礼在台北公会堂举行。台湾省行政长官兼台湾警备总司令陈仪上将主持,日方投降代表第10方面军司令兼台湾总督、台湾军管区司令安藤利吉大将、参谋长諌山春树中将,高雄警备府参谋长中泽佑海军少将等5人出席,安藤利吉在投降书上签字。台湾自甲午战争后已离开祖国怀抱50年,所以这次日军受降很受中国军民重视。台北公会堂位于台北市中正区延平南路98号,所谓“公会堂”,是日本专为都市举办集会活动所设计的公共建筑。该建筑宽60米半,长113米,共四层楼,建筑面积4000平方米。采取1930年代流行的现代折衷主义样式,不过两柱与门面,仍采用古典图案装饰。台湾光复后改称中山堂,现为台北市政府文化局所有与管理,是台北演艺界的重要表演场所之一。

台湾省受降典礼会场

4

台北中山堂

12、青岛济南地区日军受降地——济南

12月27日,济南举行了日军受降仪式,这是中国战区最后一个日军受降的地区,选择这一天举行受降仪式,是因为这是8年前日军占领济南日子,实际上济南、青岛两地的日军早在11月底已经缴械了。第11战区副长官李延年中将在济南市大明湖山东省图书馆,主持了日军投降签字仪式,这里在抗战胜利后成为第11战区副司令长官司令部大礼堂。日军第43军司令细川忠康中将签字,第43军参谋长寒川吉溢、第47师团长渡边洋等五人出席。如今,在济南市大明湖南岸,一座名为“奎虚书藏”的红色建筑静静地矗立着,这里就是济南当年举行日军受降仪式的地点。

日军受降代表寒川吉溢向李延年呈献降书 

7_副本

济南日军受降仪式旧址

当年中国战区的16个受降区中,境外有一处,即越南河内,另外15个均在中国境内,其中京沪、山西、杭州厦门、包绥四个受降区未举行正式受降仪式,举行正式受降仪式的除南京外另有11个受降地。而其他受降地因受降级别低于以上受降区,在此就不一一例举了。中国战区共接受投降日军总数为131.6万,其中陆军120.8万、海军10.8万。需要指出的是,由于当时国民党政府不允许八路军、新四军及华南抗日纵队接受日本投降,所以在其指定的16个受降区中都没有共产党军队参与。

中国战区侵华日军投降,是中华民族由贫弱到振兴的转折点,洗刷了百年民族耻辱,中国人民喜大普奔!这些侵华日军受降仪式旧址,见证并承载着中华民族自鸦片战争以来,中国人民第一次取得完全胜利的民族解放战争的历史。令人遗憾的是,这些珍贵的抗战遗址,有的已经不复存在,至今在中国大陆保存下来的受降遗址仅剩7处。而这些至今尚存的遗址,有的未按文物保护,有的未对公众开放。笔者曾在武汉中山公园做了一个调查,受访者多数不知道日军受降处在哪里。北京故宫和广州中山纪念堂每天游人如织,可知道那里曾经见证了日军投降的又有多少人?


    因此,为了让国人充分感受抗战胜利的伟大荣光,有必要对现存的侵华日军受降遗址加以全面保护,并对公众开放,即使遗址已经破坏的,也有必要在原址上立碑纪念。通过采取一系列有效措施,使日军受降遗址成为爱国主义教育的大课堂,使国人特别是青少年,铭记历史,不忘国耻,把抗战精神转化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强大动力!

版权声明:凡海疆在线拥有版权或使用权的作品均标注有版权声明,如需转载请点击获取合法授权,未经本网授权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责编:华植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