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尔德人独立公投为何牵动大国神经?
来源:李光满冰点时评 2017/09/13 10:11:48 作者:李光满
字号:AA+

导读: 库尔德人所居住的土耳其、伊拉克、伊朗、叙利亚四国都是库尔德人独立建国的坚定反对者。

2017年6月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政府主席巴尔扎尼宣布,将于9月25日就库尔德自治区独立问题举行公投,参加公投地区不限于库区政府管辖三省,还包括目前由库尔德人控制的与伊拉克中央政府存在争议的地区,伊拉克基尔库克省议会29日通过议案,决定参加将于9月举行的库尔德自治区(库区)独立公投。消息一出,立即引发世界舆论广泛关注。现在距离公投时间不到半个月,对于有数千年历史却从来没有建立过国家、世界上最悲催的库尔德人来说,他们要独立建国的梦想和行动为何可能引发中东地区空前的灾难?库尔德人独立建国与美国有什么关系?对中国一带一路和亚欧大陆经济融合大战略又有何影响?且让我们进行深度分析。

世界上只有两个种族的命运与库尔德人相似,一个是犹太人,一个是印第安人。犹太人数千年前曾生活在西亚希伯来地区,并在这里建立犹太人国家,但后来在与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战争中失败而被赶出西亚地区,由此在全世界流浪达两千多年之久,遭遇了许多的歧视、屠杀和苦难,一直到1948年犹太人在现在的以色列复国。据说犹太人和库尔德人都是米底人的后代,有着相近的血缘关系。生活在北美的印第安人最多时曾经有3000万到5000万人之多,自欧洲人进入北美大陆后,生活在北美的印第安人被屠杀得仅剩下80万人并被驱赶到“保留地”居住,从此失去了他们自己的家园。

库尔德人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民族之一,有共同的语言,自古便被称为“勇士”,是一个有血性和战斗精神的民族。3000万左右的库尔德人中现在有1540万人生活在土耳其,130万人生活在叙利亚,680万人生活在伊朗,430万人生活在伊拉克,在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境内还有一小部分,库尔德人是中东地区仅次于阿拉伯人、土耳其人、波斯人的第四大民族。

然而无论是土尔其的奥斯曼帝国、波斯人的波斯帝国还是阿拉伯人的阿拉伯帝国都曾有过辉煌而灿烂的历史记忆,只有库尔德人始终没有自己的国家,除了苦难,他们从来没有辉煌和骄傲的体验。库尔德人的悲剧或许是因为他们所居住的地区正处于中东地区通往东西南北各个方向的战略要地和交通要冲,是各大帝国相互征伐的十字路口,从公元前6世纪中期开始,这个地区就被波斯帝国的居鲁士大帝征服,随后又随各大帝国的轮替而先后被塞琉古王朝、安息帝国、罗马帝国、萨珊波斯征服和统治,直到公元7世纪,阿拉伯人横扫西亚,库尔德人所在地区被阿拉伯人征服并开始信奉伊斯兰教。1231年库尔德地区被蒙古帝国征服,1639年,奥斯曼帝国和波斯萨非王朝签署“林堡合约”,其“库尔德斯坦”的大部分归属奥斯曼帝国,少部分归属萨菲王朝,这是“库尔德斯坦”第一次被瓜分。1918年奥斯曼帝国战败,协约国与奥斯曼帝国于1920年8月正式签订《色佛尔条约》,条约中规定库尔德人占多数的地区,如果该地区大多数居民要求独立便可独立建国,这是库尔德人第一次与建立独立国家如此之近。然而随后爆发的凯末尔革命,使土耳其改变了对库尔德人的态度,1923年7月新的《洛桑条约》取代了并未执行的《色佛尔条约》。《洛桑条约》再次将剩下的“库尔德斯坦”瓜分,将15万平方公里的库尔德人聚集区划归伊朗,将约8万平方公里的库尔德人聚集区划归伊拉克,加上1920年划归叙利亚的2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于是库尔德斯坦被分割到了土耳其、伊拉克、叙利亚、伊朗四个国家。此后分居各国的库尔德人举行了无数次武装起义、游击战争、政治运动,却因没有统一领导又分属于不同国家,所有争取独立建国的努力最后均告失败。

转折来自于“两伊战争”,伊朗出于打击伊拉克的需要对伊拉克境内的库尔德人给予支持,伊拉克境内的库尔德力量重新恢复。海湾战争后,美国在伊拉克北部设立禁飞区保护伊拉克库尔德人,使库尔德人重新萌生独立建国的梦想。1992年伊拉克境内库尔德人单方面成立自治政府,2003年萨达姆政权垮台后,伊拉克库尔德人在美国支持下获得了政府承认的自治权,拥有了自己的军队、司法、议会、财政、税收甚至某种意义上的外交权,库尔德力量开始进入人们视野并走上国际政治舞台。2011年叙利亚危机爆发,美国利用和支持库尔德人参与打击ISIS,使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的库尔德武装得到空前发展,伊拉克库尔德武装趁ISIS与伊拉克政府军混战之机占领并控制了石油重镇基尔库克及周边地区。在伊拉克和叙利亚政府军即将取得对ISIS打击的决定性胜利的关键时刻,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政府宣布举行独立公投,不能不说这是一个极好的时机。

大家十分好奇的是,如此神勇的库尔德人历经数千年为什么始终无法建立一个独立的属于他们自己的国家呢?我想这也许就是这个民族的宿命,这种宿命会在21世纪得到改变吗?他们独立建国的梦想到底能否实现呢?我感觉美国制造的中东乱局虽然给库尔德人建国提供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但由于库尔德人实际上只是大国角力的一枚棋子,库尔德人建国既要看他们自己一代又一代人坚持不懈地抗争,还要看周边国家和美、俄、中等大国的态度,库尔德人很可能又会变成大国博弈的牺牲品,继续延续他们的千年梦想。要理解这一判断,需要从以下几个方面分析。

首先,库尔德人所居住的土耳其、伊拉克、伊朗、叙利亚四国都是库尔德人独立建国的坚定反对者。一旦伊拉克库尔德人独立建国成功,不仅会造成伊拉克的国家分裂,而且必然产生溢出效应,对其它三国的库尔德人产生冲击,如果出现连锁反应,出现四个国家都分裂的局面,那可能会使整个中东地理格局重新洗牌。任何一个国家的领导人和政治家都不愿意在历史上留下一个国家分裂的骂名,因此这四个国家对伊拉克库尔德人独立公投的反对将是空前强烈的,不排除他们单个或联合采取军事手段进行干预。库族占人口五分之一的土耳其一旦受伊拉克境内库尔德人影响也掀起独立浪潮,那么土耳其将面临被肢解的可能,埃尔多安政权将无法向民众和历史交待,因此土耳其的反击将是最激烈的,完全可能军事干预伊拉克库族的独立公投。同时伊朗、伊拉克、叙利亚都是以什叶派穆斯林为主体的国家,有共同宗教信仰,且有共同利害关系,他们可能与土耳其联合起来组成一个军事联盟进入伊拉克库区,这将使库尔德人独立公投演变成一场战争。

其次,周边国家的态度或许还不是库族独立公投能否成功的决定性因素,决定性因素还在域外大国的态度,主要是美国的态度。目前美国表面反对实则暗中支持库尔德人独立建国,美国从1991年海湾战争开始就一直持续不断地支持库尔德人,向库尔德人提供了大量武器装备,使库族成为中东地区一个强大的政治和军事力量,库族虽然不是一个国家,但其实力和影响力甚至超过一个国家。

美国支持库尔德人独立建国主要有以下几个目的。

一是为了遏制土耳其在中东扩大影响。美国本想利用土耳其遏制俄罗斯在中东的影响力,所以才发生了土耳其击落俄罗斯军机的事件,但美国人对土耳其做得太过火,在利用土耳其的同时又从政治上对埃尔多安总统不信任,暗中支持土国内反对势力发动军事政变,埃尔多安由此投靠俄罗斯,与俄罗斯由恶转好,成为中东盟国,此时美国必须采取其它方式打击土耳其,而通过库尔德独立建国分裂土耳其、削弱土的影响力是一步再好不过的棋。

二是削弱伊朗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现在经过美国一轮又一轮的军事打击和颜色革命,中东地区有影响力的大国都已经被美国搞得一片狼籍,只剩下一个伊朗。而且伊朗一直不放弃核能研究,使得伊朗成为美国在中东保持霸主地位的最大障碍,特朗普上任后一直希望重新恢复对伊制裁,现在伊拉克库族举行独立公投,给美国分袭伊朗提供了一个机会,因此美国希望伊拉克库族公投的溢出效应能够辐射到伊朗,这样美国就可以最小的代价肢解分裂伊朗,削弱伊朗的影响力。

三是可以在以色列之外在中东扎下另一根受美国控制的楔子,使美国不费太多成本就能继续控制中东地区。库尔德人是在美国的支持下走到今天这一步的,如果能够独立建国,他们必然继续依赖美国的支持,成为美国在中东地区的“勇士”。如果在中东有以色列和“库尔德斯坦”两个受美国控制的铁杆战斗民族为美国站岗,那么美国控制中东的战略将无忧矣。

四是沉重打击俄罗斯的中东战略。如果伊拉克和叙利亚甚至伊朗等国的库族联合独立建国成功,那么对俄罗斯在中东构建的“什叶派之弧”将是一个重大打击,因为“库尔德斯坦”区域正在这条“什叶派之弧”的七寸之处,俄罗斯控制中东的战略将受到极大限制和考验,因此库族独立建国将是俄罗斯中东战略的噩梦。

第三、库族独立建国将会给中国的一带一路和亚欧大陆战略产生哪些重大负面影响?我们可以思考一下前不久特朗普决定向阿富汗增兵一事,美国明知阿富汗是“帝国的坟场”,阿富汗战争已经打了十七年造成了数千美国大兵死亡仍未有结果,却为何依然坚持继续增兵阿富汗?主要是为了对付中国,是为了提前在欧亚大陆布局。中国倡导的一带一路已经完全改变了世界政治博弈方向,当美国在西太平洋围堵中国的时候,中国却在向西一路狂奔,而阿富汗正是中国向西狂奔的一个重要路径,如果美国在阿富汗给中国设下埋伏,那么在中国与伊朗之间就扎下了一个钉子,这一点美国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同理,“库尔德斯坦”不仅在历史上就是一个各大帝国争夺的战略要地,现在也已经成为解决中东问题的一个关键因素,如果库尔德人成功独立建国,那么对美国来说,对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和欧亚经济大融合将是一个极佳的狙击哨位,在中国与伊朗之间的阿富汗和在伊朗与土耳其之间的“库尔德斯坦”,或者说在中国与欧洲的穿越道路上有阿富汗和库尔德这两个卡口紧紧卡住中国战略的咽喉,那么给中国带来的负面影响将是战略性的。同时中东继续乱下去并不符合中国的利益,中国要整合亚欧大陆,就必须有一个安全和安定的环境,如果中东继续乱下去,中国的一带一路和亚欧大陆经济融合战略都将难以持续推进。

从国际外交来看,无论是土耳其等四个当事国还是俄罗斯和中国都不希望在中东出现一个像以色列一样的“库尔德斯坦”的国家,如果在以色列之外再出现一个“库尔德斯坦”,那无疑是土耳其、伊拉克、伊朗、叙利亚四国的千年梦魇,它所分裂的将不是一个国家而是四个国家,同时还将给整个中东地区带来永无休止的战争威胁。如果库尔德人独立建国,将极大削弱俄罗斯在叙利亚通过战争获得的地缘政治影响力,而中国通过一带一路整合欧亚大陆政治秩序、融合欧亚大陆经济秩序,将美国、日本等国边缘化的努力也会受到重大影响。因此真正支持库尔德建国的只有两个国家,一个是美国,一个是以色列,从目前表现来看,也正是这两个国家一直在或明或暗地支持库尔德人独立建国。

库尔德人独立公投这件事可能只是一只南美蝴蝶舞动了一下翅膀,但带给世界的可能会是一场巨大的风暴。库尔德人这次公投或许只是要测试一下世界各大国的表情包和心理阴影响面积,但很显然的是,一旦俄罗斯在叙利亚的战事结束,一旦伊拉克最后打败了ISIS,统一了全国,那么库尔德人的独立建国梦想可能就此破灭。对于库尔德人来说,现在可能是他们能抓住的唯一的一次最好的机会,在有美国支持的情况下,“库尔德斯坦”或许真的能够实现,但美国这次所放出来的是不是一群潘多拉魔鬼可就难说了,库尔德人一旦独立建国,并引发持续不断的大规模血腥战争,中东乃至世界可能会因此而长期得不到安宁,那么就达到了美国打击土耳其、伊朗、俄罗斯和中国在中东影响力的目的,这简单是一箭四雕。

对于中国来说,如果支持库尔德人独立建国,不仅会得罪俄罗斯、土耳其、伊朗、伊拉克和叙利亚,不符合中国在中东的战略利益,而且也不符合中国一带一路和亚欧大陆经济融合的大战略。中国可以与俄罗斯甚至欧洲一起选择支持中东现有各国保持“领土完整”,反对美国暗中支持的库尔德独立建国目标。由于美国也没有公开支持,中国在这件事上宜采取低调策略,仅作为背后力量让四个当事国自己去处理。库尔德独立公投是一件容易被忽视、却可能影响世界历史进程的大事,中国应有一个明确而清晰的策略。

原标题:第二个以色列?这个悲催民族的独立公投为何牵动大国神经?

责编:杜文俐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