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政坛“新生代”正悄然崛起
来源:文汇报 2017/09/13 11:02:53 作者:刘畅
字号:AA+

导读: 来自12个国家的28名国家观察员前往俄各地监督选举。俄政府对选举暴力“零容忍”的态度早已预示此次选举不会出什么岔子。选举结果事实上也早已毫无悬念,总体来说,俄罗斯的选举机制对现任执政团体“十分偏爱”。

9月10日是俄罗斯的全国“统一投票日”,俄举行大规模地方选举,选民依法选出国家杜马(议会下院)两个空缺席位的议席、16个联邦主体的行政长官和6个联邦主体议会的议员。此外,俄联邦主体和自治机构总共要举行5800场不同级别的选举,选出相应的议员和行政长官。

本次投票覆盖俄罗斯82个联邦主体,将选举产生3.6万名代表,约4600万人参加投票,几乎占全国选民人数的一半。塔斯社报道称,这次选举标志着俄罗斯进入新一轮“选举政治周期”,被视为2018年俄罗斯总统大选的“总彩排”。

据今日俄罗斯电视台11日报道,根据选举结果统计,赢得本次选举的16个联邦主体的行政长官全部来自执政党———统一俄罗斯党(简称“统俄党”)。而在6个联邦主体议会共309个议席中,统俄党赢得了239个议席。

来自12个国家的28名国家观察员前往俄各地监督选举。俄政府对选举暴力“零容忍”的态度早已预示此次选举不会出什么岔子。选举结果事实上也早已毫无悬念,总体来说,俄罗斯的选举机制对现任执政团体“十分偏爱”。

首先,俄罗斯的选举法律和规则不停在改变,每次改变在制度保障上都向着既得利益者倾斜,甚至包括投票日期,比如此次选举的投票日设在“城市日”这天,利用人们庆祝节日的情绪来分散对投票的注意力;第二,俄罗斯选举法赋予选举委员会充分的权力,比如它可以拒绝一些人登记成为候选人;第三,在俄罗斯,从登记成为候选人到正式投票日的时间非常短,仅仅3个月的时间,对政治新手来说,根本没有充分的时间进行宣传、拉票。因为选举委员会认为,还没有宣布选举正式开始就进行拉票是非法的。第四,执政党的候选人拥有垄断性的媒体资源,而反对派的候选人缺乏足够的政治资金去宣传造势。他们可能只能依赖于一些私人的捐款,却得不到大财阀的支持。事实上俄罗斯的政商关系十分复杂,某个大企业支持反对派几乎意味着跟政府作对。

在这样的选举机制下,现任执政团体拥有绝对优势的选举资源,统俄党压倒性地赢得地方选举也就不足为奇了。

尽管在本次选举中,统俄党大获全胜,但是在地方议会层面,依旧能看到两大趋势在逐渐显现:

第一,“新生代”正在崛起。《莫斯科时报》 报道称,在莫斯科市议会的竞选中,青年候选人比例达到俄罗斯独立以来的峰值:35岁以下的候选人占候选人总数的36.89%,而这个数据在2012年是32%,在2008年只有25%。

俄政治学家尼古拉·马洛诺夫认为,新生代政治力量迅速成长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对于有政治抱负的年轻人而言,他们根本没有办法直接进入上层,而地区层面的选举是进入政治生活的唯一机会。“我们没有通道走进上层,但是希望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自己的生活带来些改变。”秉持着这样的信念,身为两个孩子妈妈的尤利娅·谢尔别科娃在选区内挨家挨户地拜票。

第二,“反对派”的政治可能性正在增加。此次地方选举最为引入注目的人物要数德米特里·古德科夫。现年36岁的古德科夫是一位名副其实的“80后反对派”。出身于政治世家、毕业于莫斯科大学新闻系的古德科夫2005年起就投身青年政治运动,2012年成为“反普京运动”的领导人物之一。

俄国际文传电讯社11日引用古德科夫的话称,在莫斯科市议会的选举中,由他本人积极联合的包括“亚博卢”、人民自由党、俄罗斯共产党和独立候选人在内的统一民主党赢得了266席,占全部1502席的17.7%。尽管统俄党占据着77%的绝对票选优势,但对古德科夫而言,这一结果已经标志着阶段性的胜利,“我的目标是赢得明年的莫斯科市长选举,当然我更想通过个人的努力改变当前的政治模式和整个政治文化氛围。”

很明显,古德科夫把此次地方选举看做是实现他政治理想的第一步。有人把这种理想称为“政治优步”(Political Uber):在智能化的时代里,每个人都可以选择成为出租车司机;同样在新的政治时代,每个人也都有政治参与的自由权利。

事实上,以上两种趋势是并肩而行的,“苏联解体后的一代”正在成长为俄罗斯政治生活的新生力量,“老派”的政治家已很难吸引到他们,而以古德科夫为代表的“反对派”却往往能成为他们的“代言人”。

原标题:俄政坛“新生代”正悄然崛起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