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察网:被飓风掀开的新自由主义顽疾
来源:察网 2017/09/13 11:46:21 作者:王跃
字号:AA+

导读: 新自由主义认为一切跟“国家”、“政府”、“公有”相关的部门都缺乏效率、干涉自由、导致腐败,只有市场、私人企业才具有最高的合理性。于是国家、政府成为大公司的工具,而人民和地方政府在需要帮助时,却看不到国家的身影,除了政客的作秀,得不到实质帮助。另一方面,对富人减税,削减财政支出,一些涉及民生安全的公共设施和社会安全福利机制日益退化;包庇、放任、助长私人资本、公司无休止的牟利,不惜民众健康长期遭受损害,在灾难来临时无处逃避。

“哈维”“艾尔玛”,接连而至的飓风给美国民众造成了巨大灾难,也暴露出了许多社会问题。

被飓风掀开的新自由主义顽疾——贫富分化、资本至上与政府缺位

贫富两重天:富人在楼上看风景,穷人在风中听天由命

在4级飓风“艾尔玛”肆虐的美国佛罗里达州,逾百万民居及商铺停电,佛州政府下达了疏散命令。然而在人们纷纷逃难之际,却也有部分人要留在当地,其原因却截然相反:富有的家庭防灾设备充足,贫穷人家却无处可逃,只能守在简陋的家里跟飓风搏斗。灾难面前,并非人人平等,相反,大风掀掉了平日里盖在社会阶梯上的遮羞布,将社会不平等赤裸裸地暴露出来,呈现出一个贫富两重天的世界。

佛州东南面的迈阿密滩是首当其冲的重灾区,属于强制疏散令涵盖的地区,但据报道,住在这里的一些富豪(如一些公司老板)却不准备撤离,因为他们的住所安装了高强度的玻璃窗,可抵御时速达249公里的风力,家中储存有足够支撑多日的粮食,并且有发电机供电。风暴来临前,有恃无恐的富豪还从容地前往高尔夫球场打球。

被飓风掀开的新自由主义顽疾——贫富分化、资本至上与政府缺位

迈阿密滩

然而在以黑人居民为主的迈阿密自由城,就是另外一番天地。当地人有一半生活在贫穷线以下,穷人无力购买富人家中那样的防灾设备,但也没有别的去处,只能待在租住的简陋房屋内听天由命。一名被采访的55岁黑人和其他租客一起,用一些夹板将其住所的两扇窗户勉强封住,但另外8个窗子只能任由风吹雨打。这名黑人表示:“如果窗户破裂就用床垫挡住,若没有效果我就会躲到浴室。”

据美国人口普查局2015年公布的数据,迈阿密在美国50个生活最艰难城市中位于榜首,房价高,人均收入很低,同时贫富差距却很惊人。据统计,迈阿密大都会区收入前1%的居民有200万美元的年收入,较其余99%居民的平均年收入多45倍[1]。

气候灾难下的社会分化

美国的贫富差距问题日益凸显,而飓风则每每将这一切掀开。

今年的“艾尔玛”暴露了迈阿密的贫富差距问题,2012年的飓风“桑迪”则暴露了纽约的问题。

正如历次灾难一样,在那次飓风过后,富人能投入时间、金钱保护自己和家人,穷人却无法办到,也没有地方可去。有车有钱的人能够跑到别处避难,或者住宾馆,有稳定工作的人可以请假不上班,而一些底层服务者如厨师、门童、维修工、出租车司机和仆人,只能继续工作,将亲人留在家中。当有钱人在停电时惊慌失措时,那些底层的服务人群始终留在岗位上,为前者提供帮助。在这些无处可去的底层劳动者当中,移民占大多数。正是因为他们的坚守和牺牲,位于财富顶端的人们才得以在飓风前后维持自己和家人的生活。

据调查,纽约最富裕的曼哈顿地区,同时也是分化最严重的地区,其不平等程度堪比非洲撒哈拉以南的非洲,最有钱的20%居民收入是最穷的20%居民的40倍。只有极少数最落后的国家如纳米比亚和塞拉利昂等,才会有如此高的贫富差距。

被飓风掀开的新自由主义顽疾——贫富分化、资本至上与政府缺位

气候灾难会暴露社会分化,同时由于资本主义社会的马太效应,也会进一步加剧社会分化。《科学》杂志的一篇论文详细分析了气候变化对社会经济的影响,其结果显示:相对贫穷的美国南部和中西部地区遭受经济损失的风险最大,气候变化更有可能增大美国不同地区间的贫富差距,加剧经济不平等问题。如果现有全球变暖趋势继续,那么到本世纪末,美国最贫穷的1/3的地区所承受的经济损失将可能占其收入的20%;相反,较富裕、不易受高温影响的美国北部及西部一些地区可能会有小幅经济增益,原因是农业收入增加、能源需求减少以及健康情况改善。

新自由主义带来的社会问题:政府为能源化工巨头放行,只顾资本利益,不顾人民死活

美国政府采取放任政策,在民生问题上所做的远远不够。虽然总统不断做出救灾承诺,做出亲民爱民举动,但实际上,从底层民众的切身经验来看,政府的救援是非常缺位的,否则就不会有无处可逃的穷人听天由命,用木板来抵御飓风。

就在最近受灾的迈阿密城区,政府除了做出撤离命令,并没有实质的救援,只能由一些社区活动家组织群众进行自救。在贫民聚集的自由城社区,一位协助组织紧急应变中心的活跃人士说:“一直以来城市、县(政府)和大型机构都不会回应我们社区诉求,我们没预期艾尔玛吹袭后3天会有任何援助。”[2]

在前几年的暴风雪灾害中,美国政府也暴露出严重的缺位问题。除了封路、禁行,做一些幼儿园教师式的忠告,别无实质性的改进措施。基础设施老化,数十万人停电,政府却继续将一切交给承包商,由万能的市场说了算;事关民生大事的基础资源、社会安全设施建设维护,成为资本逐利的游戏。

在普通民众遭难的同时,能源化工巨头却丝毫不受限制,给民众岌岌可危的安全再补一刀。据美国媒体报道,在前不久“哈维”飓风冲击下,德克萨斯州休斯敦城的100多座石油、天然气和化学设施中,有许多被洪水淹没或被迫关闭,短期释放了超过500万磅的空气污染物,加剧了飓风给民众带来的灾难。而这跟特朗普政府为了保护能源巨头的利益,撤销或搁置了一些环境法规有关[3]。

被飓风掀开的新自由主义顽疾——贫富分化、资本至上与政府缺位

在奥巴马执政的末期,为了降低环境污染,保护高污染行业聚集的少数族裔地区,曾制定了多项环保法规。然而,这些法规的实施效果十分有限,奥巴马明知无法挑战石油化工集团的利益,也不过是做做“政治正确”的样子。实际层面,跟石油化工巨头有勾结的美国环保局局长Scott Pruitt一直致力于消除这些法规,为资本利益放行。

在“哈维”冲击下,位于休斯敦的阿科玛化工厂(Arkema,总部位于法国的大型跨国公司)里,一些高度挥发性的有机氧化物开始升温、爆炸。虽然工厂附近的居民被疏散,但至少有15名急救人员在吸入这些化学物质后被送入医院。但是,包括医生在内的公众却无法确切知道他们接触了哪些有毒物质及其潜在影响。因为根据现行法律,阿科玛等化工厂不需要透露它们储存和使用的化学品。

如果对奥巴马2016年颁布的风险管理计划的修正案实施到位,阿科玛将不得不对其周边地区的化学品排放进行监控和报告,并花钱采取更安全的存储方法。这样,附近的居民就会了解到自己身边有哪些危险因素,在灾难来临前如何保护自己、是否需要疏散,而救援人员也会及时做出反应,减少居民与救援队伍自身的危险。然而,在美国石油学会和包括壳牌、雪佛龙、埃克森美孚等化工行业巨头的游说下,急剧右转的特朗普政府在今年6月推翻了这些修正案,奥巴马政府为了限制温室气体排放而推出的“新能源绩效标准”也被叫停,用其他绩效标准来代替。这样,民众对与自身生命安全息息相关的环境问题就丧失了知情权,任由能源化工巨头为了牟利而损害民众健康、践踏社会民主。

被飓风掀开的新自由主义顽疾——贫富分化、资本至上与政府缺位

据8月下旬的一次检测显示,休斯敦的几个化工厂在8天内就有超过150万磅(680公吨)的异常排放。而在这些化工厂、炼油厂迅速关闭时,往往会释放出更为过量、剧毒的空气污染物。奥巴马政府在2015年通过的一项法案要求化工厂在关停或紧急排放前,必须检查、维护相关设施,以免造成过多污染。但是,美国石油协会取消这一标准后,环保局局长也力图撤销这一规定,相关排放要求到现在尚且悬而未决。在这次“哈维”的冲击下,埃克森美孚等公司的工厂为了避免更多损失,都启动了紧急关闭。结果,短时间内有超过200万磅的空气污染物排放出来,其中许多如苯和乙醛都是高度致癌物。

气候变化带来的灾难很大程度上是由石油化工公司加剧的,而这些公司在灾难前和灾难中,只顾对利益的谋求和止损,丝毫不顾民众健康。这也进一步暴露了奉行新自由主义政策的美国政府、社会体制的弊病。

被飓风掀开的新自由主义顽疾——贫富分化、资本至上与政府缺位

新自由主义的代表人——撒切尔夫人

新自由主义认为一切跟“国家”、“政府”、“公有”相关的部门都缺乏效率、干涉自由、导致腐败,只有市场、私人企业才具有最高的合理性。于是国家、政府成为大公司的工具,而人民和地方政府在需要帮助时,却看不到国家的身影,除了政客的作秀,得不到实质帮助。另一方面,对富人减税,削减财政支出,一些涉及民生安全的公共设施和社会安全福利机制日益退化;包庇、放任、助长私人资本、公司无休止的牟利,不惜民众健康长期遭受损害,在灾难来临时无处逃避。

面对灾难,富人的富有,穷人的穷困,更加显明;而灾难过后,经过一轮“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社会达尔文主义的洗牌,富人欲富,穷人愈穷。而这时,政府还蹒跚在路上,等着神一样的市场之手自动抹平一切。

与美国不同,在建立新中国以来,我国逐渐形成了一套完善的政府救灾体系,党领导的解放军战士永远冲在抗灾救灾的最前线。如果我国也像西方国家那样,按照新自由主义的路线,纯粹靠“市场之手”来应对地震、洪灾等自然灾害,政府不出手,仅仅依靠某基金等收钱不做事的所谓慈善组织,等待那些认钱不认祖国更不认同胞,随时准备卷钱出逃的资本大鳄发善心,那会如何?

原标题:被飓风掀开的新自由主义顽疾——贫富分化、资本至上与政府缺位

责编:施成德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