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香港院校政治化 教协煽风点火难辞其咎
来源:大公网 2017/09/16 11:26:19 作者:冼国强 龚学鸣
字号:AA+

导读: 教协口口声声“反对洗脑”,自己却一直藉通识科教材向学生“洗脑”。教协早于2009年便制作一系列片面抹黑国家的短片,供学校用作通识及历史科教材,为学生埋下仇恨国家的种子。2013年,教协理事、通识科老师方景乐制作一套有关“占领中环”的教材,上载至教协网站,并在引言中清楚表明,“占领中环”是通识科“绝佳教材”。

图:“珍惜群组”成员呼吁教育局介入遏止校园播“独”歪风

“港独”标语风波冲击香港的大学校园,在正义师生和社会各界群起谴责,正本清“独”之际,作为全港最大教师工会的“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简称“教协”)不但不予谴责,反而在煽风点火之后,反咬一口说“政治归政治,教育归教育”,并发表题为“勿让院校成为政治角力战场”的声明。然而回归以来,校园内最大的政治力量不是别人,正是教协。教协不仅在反国教、非法“占中”等事件中推波助澜,更公然藉“中学生好书榜”向心智未成熟的中学生“播独”。当了20年教协会长的张文光和现任议员叶建源,已经成功把教协转营为政治团体,还侈谈什么“让政治远离校园”!

2012年,在教育界和社会经广泛咨询并取得共识的“德育及国民教育科”准备开展时,过去要求政府“重视学生德育和国民教育”的教协,竟出尔反尔带头反对国教科,将鼓励学生加深认识国家的教材抹黑为“洗脑”。

热衷制作洗脑抹黑教材

教协口口声声“反对洗脑”,自己却一直藉通识科教材向学生“洗脑”。教协早于2009年便制作一系列片面抹黑国家的短片,供学校用作通识及历史科教材,为学生埋下仇恨国家的种子。2013年,教协理事、通识科老师方景乐制作一套有关“占领中环”的教材,上载至教协网站,并在引言中清楚表明,“占领中环”是通识科“绝佳教材”。

2014年非法“占中”爆发,教协虽不是站在最前面,但在幕后推波助澜可谓不遗馀力,不仅向旗下教师派发“黄丝带”,呼吁教师及学生在课堂上佩戴,声称“唤醒学生关心社运”云云,更以资助形式,安排专车接送师生到罢课集会现场,间接将心智未成熟的中学生送上街头。

借出户口为DQ议员筹款

在“九二八”警方尝试驱散聚集金钟一带的“占中者”后,教协竟公开鼓动大中小学无限期罢课罢教。教协副会长、教育界立法会议员叶建源,亦在金钟清场时参演反对派“被捕骚”。

“占中”之后,“港独”横行,鸠呜、旺暴乱象丛生,教协亦是“功不可没”。2015年3月,《大公报》独家踢爆,由教协每年主办,号称“推广阅读风气”的“中学生好书龙虎榜”活动中,鼓吹“港独”的陈云所着《香港城邦论Ⅱ光复本土》赫然列于60本候选书目榜上。尽管该书最后因“港独”不得人心而未入选十大,教协会长冯伟华仍“死撑”60本好书都具可读性,“后生仔、小朋友都有兴趣阅读”,教协“播独”之心昭然若揭。

教协更与反对派政党眉来眼去,早前再度被《大公报》踢爆,为了帮助被取消立法会议员资格(DQ)的罗冠聪、梁国雄、刘小丽、姚松炎筹措讼费,这个教师工会理事会决定外借其恒生银行户口,甘冒户口被用作洗黑钱的风险,可见双方关系非同一般。

如今校园宣“独”,惹来本港各界的强烈声讨,教协对“港独”流毒校园的“政治”不置一语,却反而针对要求正本清“独”的师生之声、舆论之声酸溜溜地说“不要让校园成为政治角力场所”,其立场站在哪一边是显而易见的。在一再鼓吹政治,搞乱教育界的教协心目中,摒除一切反对声的播“独”自由,才是其最想见到的理想。

市民吁取缔播“独”场所

近期多间大学学生会民主墙先后出现“港独”标语,情况令人关注。“珍惜群组”昨日到教育局九龙塘教育服务中心示威,促请教育局介入,要求大学立刻清除校内有关分裂国家的横额及单张、取消对鼓吹“港独”和失德学生提供资助,以及拆除大学民主墙。

10多名“珍惜群组”成员带同写上“黄独罪恶根源”、“校园中毒,教育局有责”等标语示威。示威者形容,现时大学“恶过黑社会”,警察需要学校通知才能进入校园执法,如同“九龙城寨翻版”,十分荒谬。示威者又指出,民主墙不允许涉及粗言秽语和人身攻击等言论,还需要在单张写上姓名以承担发表责任。然而,现时有不知名人士在大学校园高挂“港独”横额,贴上叛国和分裂国家的违法单张,但学生会竟然以言论自由为藉口,守护鼓吹“港独”的人士,是颠倒黑白的行为。

“珍惜群组”批评,教协、支联会和部分基督教组织以“洗脑”形式,在校园内散播仇视国家、政府和警察的书本和资料;亦有学校老师误导学生,让他们参与违法“占中”,但教育局一直对上述问题视而不见,对此予以强烈谴责。“珍惜群组”要求教育局立刻收回误导学生的教科书,不要让政治进入校园。

教协以政乱教不择手段

教协前会长张文光声言不要将政治带入校园,但过去最多介入政治活动的教育团体,非教协莫属!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会长黄均瑜直言,违法“占中”期间,呼吁老师和学生罢课罢教的,正是教协。教育评议会主席何汉权直斥教协在2012年“国教风波”时,要求学界表态,现在更将户口借作从事政治活动,与民主党的关系“水洗都唔清”。

黄均瑜直言:“中小学生未成年,绝不应该被政治团体用作政治工具。可惜教协作为教育界团体,过去多次在学界鼓励参与政治活动,近期最严重是违法‘占中’期间,教协呼吁老师和学生罢课罢教。当时形势危急,教联会即时发声明呼吁师生谨守岗位,尽力减轻香港教育界的混乱。”

黄均瑜说,当时学界衍生出浓浓的政治气氛,影响全港所有学生,不论是否有政治取态,都无一幸免。他强调,会尊重不同团体有各自的政治主张,但必须有底线,不应向学生进行政治煽动,更绝不能利用学生达到政治目的,学校是社会最安全稳定、让学生追求学术的地方,应好好守护。

何汉权忆述,学民思潮在“国教风波”期间,向学界派发丝带间接逼学生表态。教协当时为学民思潮“助攻”,发信到全港学校要求老师签署所谓的“良心约章”,以“良心”为名,变相逼老师进行政治表态。“现在教协前会长张文光竟称,不要将政治带入校园。我希望教协不要得个讲字。”何汉权直言,张文光现在并非教协会长,现任教协会长冯伟华在2011年加入民主党,在2012年出选立法会教育界功能组别议席,过去不少政治议题教协都很快发出声明回应,反而近日的校园出现“港独”大字报事件,就不见教协有明确表态,而且近日教协更明目张胆,将户口借作从事政治活动,教协种种行径,令它与民主党的关系“水洗都唔清”。

何汉权说,既然张文光都不希望将政治带入校园,冯伟华应走出来,先检视过去所作的政治行动,逐点列出,再向社会大众鞠躬道歉,才能够展望将来,让教育远离政治。

评论:面对“港独”言行 大学校长应持什么立场?

文 | 屠海鸣

“港独”标语在大学校园悬挂至今,校方无人敢拆、无人能拆,甚至无人想拆;而“港独”言行在校园内肆意横行、氾滥成灾,校方无人敢管、无人能管,甚至无人想管。过去两周以来发生的种种事例,让公众看到一个不作为、不敢作为、不想作为的大学管理层的普遍存在。不作为,以“言论自由”为藉口;不敢作为,以“学生自治”为理由;不想作为,以“让政治远离学校”为託词。面对违宪违法、破坏校园宁静的“港独”沉渣和势力,上至大学校长,下至学系主任,听之任之,罕有能站出来直斥其非者,更遑论果断採取遏制行动。然而,在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的大是大非立场面前,在维护学生前途和利益的原则性问题面前,大学校长具有无可推卸的责任,绝对没有任何妥协的馀地。

公众强烈质疑的是,在面对“港独”的威胁与挑衅之下,香港八间大学的校长到底应持什么样的立场?是明哲保身、娇惯放纵、懦弱无能,还是勇于担当、恪守教规、坚定有为?一间大学的校长,如果在原则性问题面前畏惧、退缩甚至投降,所害的不只是当下的学生,而是整个社会的法治和福祉。公众期待,校长们拿出魄力,果断遏“独”,还校园以应有的环境。

每一间大学都有自己的校训,校训本身所承载的既是办学宗旨,亦是歷史传承的需要,更是大学之于社会的责任体现。所谓“止于至善”、“明德格物”、“开物成物”、“敬业乐群”,无一例外,都是导人以善。然而,当前在大学出现的极端现象,“港独”肆虐作乱的问题,不仅严重违背各大学的校训,更与学生、学校、社会的利益南辕北辙。身为大学校长,岂能对此视若无睹?

“娇惯放纵”还是“恪守教规”

不作为、不敢作为、不想作为,往往有很多理由与藉口。在此次风波中,最常出现的就是“保护学生”与“言论自由”。然而,校长们口中的“保护”,实质上是“纵容”。就以中文大学为例,该校校长未能主动拆除“香港独立”的巨型横幅,反倒派一名副校长去与学生会成员“商讨”事宜。结果,这名副校长被围困五小时后,被迫作出“妥协”,称若无共识就不会拆除横幅。这就是典型的“放纵”的后果。大学愈是纵容,“港独”以及一些极端学生也就愈“得寸进尺”;大学管理层明明有理,却要接受“无理”的要求。我们可以想像,如果此次事件未能得到果断的处理,则未来的大学校园必定是“港独旗飘扬”,甚至成为“港独”盘踞的大本营。到时再想去拆除与处理,为时已晚矣。

所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而学校也有学校的“规矩”。而在应对类似于“港独”事件中,学校本身的规则与条例,都赋予了管理层足够的权力与措施。作为学校管理层,必须恪守教规,严格处理,再以放纵的态度与“港独”学生“商谈”,不可能有好的结果,也是无视自身责任的做法,不仅会伤害学生,也会对学校、社会、城市产生严重的负面影响。

美国常春藤名校布朗大学的校长帕克森(Christina Paxson)在就职演讲中,曾对大学校长的责任以及治学理念谈了三点:歷史责任、现实责任、未来责任。她说:“大学,特别是顶尖大学,应该承担起更多的责任”、“大学应该注重培养能够把世界变得更加美好的学生。”什么是社会责任?果断处理“港独”就是社会责任;而放任“港独”又岂能培养“能将世界变得更加好的学生”?

“明哲保身”还是“勇于担当”

实际上,从三年前的“佔中”开始,公众已经看到了香港各间大学校长的“处世”之道。尽管曾发出了“联合声明”呼吁理性应对,但除此之外并没有多少实质行动。面对公众的质疑和要求,一些大学校长要么以一纸声明作搪塞,要么发表不痛不痒的评论,更多的则是默不作声。这种表现,早已令公众极度失望。而此次面对的则是更加严重的“港独”威胁,然而,歷史又一次重演,在关乎国家、城市、社会利益面前,这些大学校长又一次以放任放纵的表现,向整个社会展露了“明哲保身”的要义。从“港独”入侵校园开始,到个别学生严重对立,公众看不到有哪位大学校长敢站出来直斥其非,也看不到任何实质性的遏制行动。

明哲保身,看似是“聪明”的做法,因为可以避开舆论的漩涡,可以躲开对立的矛头。然而,这不只是对问题的迴避,而是对自身责任的卸责,亦是对社会、学校、学生利益受损的“熟视无睹”,更是伪善的做法。如果连大学一位普通女生都可以分辨出来的原则性错误、敢于撕下“港独”标语,何以这些“学富五车”的大学校长却无人能及?大学校长有权力、有责任、有义务,在“港独”蔓延大学如此严重的情况下採取果断、必要、坚决的措施。

公众并非想大学校长与“港独”火併,而是希望有人能去维护大是大非的原则,有人去保护无辜的学子,有人去维护校园应有的环境。从小学到大学,都在教育学生做人要有承担、对社会要有责任感,何以高高在上的大学校长却成为书本上那些“不作为”的活生生典型?

“懦弱无能”还是“坚定有为”

有些大学校长,一直备受社会尊敬,一辈子生活在校园的象牙塔中。他们或许没有应对类似问题的经验,但没有经验不代表管理上可以懦弱。而公众当前看到的是,八间政府资助的大学校长,要么“沉默”,要么“隐身”,要么“外访”,这是否软弱无能的体现?而见诸一些反对派写手的文章中,常以“言论自由”为理由,认为校长“不作为”,就是“保护言论自由”;而拆除“港独”标语就是“破坏言论自由”。前日有一名大学校长主动向传媒称,虽然他反对“港独”,但却不会去拆除“港独”标语,而“港独”在校园内讨论“也未尝不可”,云云。这是典型的不作为的懦弱表现。什么叫“未尝不可”?“港独”完全没有任何妥协的空间。如果连真假“言论自由”都分不清,如何能称“校长”之职?

众所周知,言论自由有其严格的约束,这是基本的法律与政治常识。我们看美国的大学,固然有言论自由,但绝非毫无底线,在不少大学,当一些言论违反了人性,他们的言论就会被限制,以达到公共利益。面对严重违背了国家、社会、公众利益的“港独”言行,身为大学校长,过去或许没有体现其魄力与胆识的机会;如今,不论法律、民意还是实际状况,都在期待他们採取行动,坚定有为,採取果断行动。

我国著名的教育家陶行知先生曾说:“校长是一个学校的灵魂,要想评论一个学校,先要评论它的校长。”作为全校师生的灵魂和学校的文化符号,校长究竟应该扮演什么角色?明哲保身、放纵包庇、懦弱无为,这都不是公众所希望见到的校长特质。面对“港独”言行,校长们的表现必须配得上“校长”二字。成为世人笑话则已,若牺牲国家和社会利益、毁了学校害了学生,校长们承担得起吗?

本文作者为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香港总会常务副会长、港区上海市政协常委

原标题:港媒:香港院校政治化 教协煽风点火难辞其咎

责编:胡玲莉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