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去中国之前需要回答的五个问题
来源:环球战略智库微信 2017/09/22 11:10:44 作者:Ryan Hass
字号:AA+

导读: 伴随着“美国第一”外交政策转变过程中不断增长的痛苦,虽然有些人可能会忽略这些转变的重要性,但是对美国利益的长期代价可能会是主要的。

美国《国家利益》网站9月19日发表布鲁金斯学会外交政策项目研究员文章称,美国的亚洲政策似乎只有朝鲜,对该地区缺乏整体愿景。特朗普总统的交易风格,让人觉得只要价钱合适,美国会做“任何”交易。鉴于特朗普即将前往亚洲,今后几个月将是推动战略和巩固区域支持的重要机会。在制定战略时,政府首先需要在内部达成共识,公开表明它打算如何解决五个基本问题:指导美国外交政策的最高国家利益是什么?亚洲在相互竞争的优先事项中占据什么位置?我们希望出现什么样的亚洲?美国将如何推进对该地区未来的展望?美国要寻求与中国怎样的关系?

640

和前政府一样,特朗普在亚太地区投入了大量时间和精力。然而,人们对美国的可靠性和对总统判断的担忧达到惊人的水平。根据6月佩尤民调,与奥巴马执政结束时相比,对特朗普在世界事务中“做正确的事情”的信心在澳大利亚下降了55分,在日本下降了54分,在韩国的得分下降了71分。

这个令人担忧的趋势是由多种因素造成的。特朗普总统决定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贸易协定(TPP)以及后来的巴黎气候协议,严重影响了美国的可靠性。特朗普对美国盟友的攻击引发了对美国承诺可信度的担忧。特朗普聚焦朝鲜却未能阐明区域战略,已经引起抱怨:美国的亚洲政策只有朝鲜,对该地区缺乏整体愿景。特朗普总统的交易风格,例如把台湾看作与中国大陆平衡的杠杆,让韩国来为美国的导弹防御系统买单,如果中国在朝鲜问题上发表意见,中国在贸易上将会得到更好的交易等等,这些都让人觉得只要价钱合适,美国会做“任何”交易。

与此同时,中国已将自己放在每一个重要的区域性活动中心,包括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谈判,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建立,并推出了“一带一路”倡议。中国的行动使美国更深意识到,自身在亚洲的角色正在逐渐减弱。

伴随着“美国第一”外交政策转变过程中不断增长的痛苦,虽然有些人可能会忽略这些转变的重要性,但是对美国利益的长期代价可能会是主要的。几十年来,美国一直以自身为代价的战略来保护准入,防止任何竞争力量控制该地区。

这些努力得出了一个结论,即让亚洲分裂为各种势力范围,将会引发大国间的对抗。从历史上看,在这种情况下,崛起力量为了找到它能扩大影响力的边界,考验着既定力量的决心。这就导致了矛盾甚至是冲突。考虑到这些风险,美国通过确保亚洲的关系以规则和规范为指导,而不是国家的大小和力量为指导,力图防止大国间的敌对。这个以规则为基础的框架已经进入了一个稳定的历史时期,给亚洲带来了经济繁荣的空间,其经济总量已占全球一半以上。

目前,美国在该地区影响力下降已经越来越明显。盟友和伙伴在美中之间保护自己,对中美两国都押注。澳大利亚领导人和公民正在就该国长期利益所在展开激烈辩论。菲律宾越来越接纳中国而批评美国的军事部署。韩国在对外关系中寻求更大的自主权。也有迹象表明,亚洲国家因为担心中国进行经济报复,对抗中国时越来越小心。

伴随着这一切的发生,亚洲对美国的利益变得更加重要。该地区人口正在激增,为亚洲的经济奇迹提供动力。许多美国顶级贸易伙伴和世界上大多数中产阶级都在亚洲,美国许多最重要的安全关系也在亚洲。超过半数的人类居住在该地区,这使得亚洲在从粮食安全到气候变化方面成为应对全球挑战的关键。

该地区日益增长的重要性,使美国重新获得该地区的信任并保持传统领导作用变得更加迫切。要做到这一点,美国需要阐明对该地区未来的设想,并用行动来支持它。鉴于今年秋季高级官员和总统预计将前往亚洲,今后几个月将是推动战略和巩固区域支持的重要机会。

在制定这一战略时,政府首先需要在内部达成共识,然后公开表明它打算如何解决五个基本问题。

1.指导美国外交政策的最高国家利益是什么?

以往政府已经确定了最高国家利益,其中包括美国、公民及其盟友的安全;保护一个开放的、促进繁荣的国际经济体系;尊重普世价值;保护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可以肯定的是,特朗普政府很可能对美国的最高国家利益有自己的看法。明确美国外交政策的目标可以使我们的伙伴确信,我们的政策是以原则为指导的,而不是一时的冲动。相反,外交政策的不明确会使盟友和伙伴国靠近中国寻求保护,也会增加中国试探遇到美国阻力的边界的可能性。

2.亚洲在相互竞争的优先事项中占据什么位置?

奥巴马政府意识到亚洲对美国经济和安全利益的重要性日益增加,试图将其重点和资源“再平衡”到亚太地区。特朗普政府还没有接受“再平衡”,甚至在某些关键方面已解除它,如退出TPP,其真空被中国区域经济的举措所填充。为恢复美国在该地区的持续信心,政府需要阐明它计划如何促进美国的利益,不仅是在安全问题方面,还包括在贸易方面。

3.我们希望出现什么样的亚洲?

亚洲长期以来一直存在如何对该地区组织的紧张局势。在历史大多数时期,该地区是分层组织的,中国是其主导力量。近几十年来,美国一直试图根据规则和规范凝聚该地区的力量,而不是根据国家的大小和力量。它提倡的信念是,所有的国家都应该生活在安全中,享有平等的权利,并遵守共同的规则,追求包容性的经济发展,分担责任共同解决一个国家解决不了的问题,维护人权和回应公民的需要。美国以其远见吸引了整个地区的支持。在缺乏美国领导的情况下,这些国家将越来越难以抵御中国的将他们推回到一个分层的、以中国为中心的模式,顺从中国利益的国家就会得到经济刺激或避免惩罚。

4.美国将如何推进对该地区未来的展望?

在奥巴马总统领导下,美国优先努力的七条主线:加强同盟;增加防御能力;优先开展与新兴力量的关系;深入参与区域性机构;增长贸易和投资;推进普世价值;与中国保持建设性的关系。特朗普政府越早采取或修正这些努力,并在推进这些行动时将文字与行动相匹配,就越有可能使该地区各国相信,总统有一个对该地区有利的计划,值得他们可以支持。另外,在确定优先事项和依靠“通过力量的和平”这样的陈词滥调解释其行为方面,特朗普政府拖延时间太长,它会把更多的机会留给中国。

5.美国要寻求与中国怎样的关系?

特朗普政府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都需要说明,中国如何融入更广泛的区域战略。在这样做时,它将需要对一个挥之不去的问题提出答案:美国有一个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战略,还是中国在亚洲的战略?美国视中国为对手,还是作为一个在某些有争议的地区存在竞争的合作伙伴?美国是否接受长期存在的、模糊的协议,即中国不会试图破坏建立在规则基础上的国际秩序,而美国也不会寻求破坏中国的政治制度?更加明确这些问题可以使中国和这些地区在评估与美国合作的风险/获益能力的方面拥有更大的信心。

这些问题都没有简单明了的答案。然而,如果美国要保证承认亚洲的重要性,并继续致力于在该地区发挥主导作用,就需要对这些问题做出回答。美国投入了大量的心血和财富来支持一个开放、稳定、经济充满活力的地区的出现。随着亚洲变得更加重要,维护这些利益和保护美国的主导地位将变得更加重要。

原标题:海外视角特朗普去中国之前需要回答的五个问题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