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升科技创新能力 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来源:草野思想库 2017/09/27 10:03:45 作者:江涌
字号:AA+

导读: “中等收入陷阱”是世界银行炮制的一个概念,炮制概念或命题是西方抢夺话语权的一个重要体现。

“中等收入陷阱”是世界银行炮制的一个概念,炮制概念或命题是西方抢夺话语权的一个重要体现。“中等收入陷阱”是用于概括阿根廷等拉美国家、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埃及等非洲国家出现一种现象——这些国家在人均收入达到中等水平(动态指标,2015年7月1日世界银行的归类在4126-12735美元之间)后,由于种种原因导致经济增长动力不足,最终出现国民经济进而国民收入长期徘徊不前,甚至还有所倒退。让诸多新型市场(发展中国家的经济领头羊)落入所谓“中等收入陷阱”的原因是多种多样的。

资本跨国流动自由化、国际市场一体化、经济全球化,使得资本积累规律(一端是财富积累,一端是贫困积累)的作用愈发突出,世界范围内富者愈富、穷者愈穷,富裕的孤岛被贫穷的汪洋大海所包围。在国际分工处于总体不利、利润积累微薄的情势下,一些视“政治民主化等同国家现代化”的发展中国家,受民粹主义的影响,相关政党在竞选中,不顾国情,肆意向选民作出许诺、乱开福利支票,长此以往,严重透支国力。

国际上特别是拉美国家的教训表明,民粹主义是造成“中等收入陷阱”的根源。它有两个突出特点,一是政治上搞盲目民主化,意见纷杂,无法集中力量办事;二是过度福利化,用过度承诺讨好民众,结果导致效率低下、增长停滞、通货膨胀,收入分配最终反而恶化。

对于一般中国民众来说,“坐吃山空,立吃地陷”,“艰苦奋斗,勤俭建国”,都是齐家治国的浅显道理,但是对于一些国家政治精英而言,政治民主很容易被极端化为政治民粹,政治短视难以避免。

西方发达国家以及部分新兴工业化国家的发展经验充分表明,工业化是实现民富国强的关键,工业化带来的收入潮水可以浮起港湾里所有的船。发展中国家在民族解放、国家独立后,其中一些走上了独立自主的工业化道路,国民经济增长与国民收入得到了同步而较快的提高。但是,在接下来的新自由主义开放大潮中,由于没有把握好对外开放(尤其是金融开放)的时、效、度,在蜂拥而至的跨国公司的强大竞争下,在广泛渗透的国际金融资本的肆意操纵下,民族资本不断退却,实体经济不断萎缩;与此同时,虚拟经济不断膨胀,金融经济风险不断增加……

不可避免的危机,最终使得本土企业、行业乃至到整个产业,逐一被跨国垄断资本所掌控,有限的经济增长收益更多地被输送到境外。经济增长停滞,或有增长无发展,国民收入踟蹰不前,实际沦为跨国垄断资本的经济附庸。因此,诸多新兴市场所遭遇的“中等收入陷阱”,实质是本土工业化停滞或中断、民族经济金融化的陷阱。

当然,在经济全球化、国际分工日益专业化与深入化的今天,仅仅满足于发展一般制造业、传统意义上的工业化是远远不够的。一个国家的经济实力与国际地位不仅体现在经济存量上(拥有的蛋糕大小),而且还体现在经济增量上(做大蛋糕的速度),更重要的是体现在经济增长收益的占有上(蛋糕的切割分配)。

在商品利润分配上,商品的流通、销售与商品的生产一样,都是重要环节。会计学上,三者比较平均地分享三分之一的利润。但是,在跨国公司的强大竞争压力下,在资本主义国际分工的框定中,一些日趋开放的新兴市场面临着前有强敌(领先的发达国家),后有追兵(奋起直追的发展中国家)的巨大压力,老是在产业链条的低端打拼,在“微笑曲线”的底端摸爬,总是停留在附加值最低的制造环节而占领不了附加值高的研发和销售这两端。

我们在国际上腰杆能不能更硬起来,能不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很大程度取决于科技创新能力的提升。

注:本文节选自《应对系列挑战,开展经济斗争》,发表在《国有资产管理》2017年第8期。

原标题:提升科技创新能力 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责编:杜文俐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