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歌声》是统战,那还有什么不是?
来源:观察者综合 2017/09/27 10:22:44 作者:滨哥哥
字号:AA+

导读: 而与此同时,原本简单的校内沟通事件开始升级,开始有人在脸书上将议题往“统独”方向引,并表示这就是“统战”。

9月24日下午,台湾大学又发生了一件不平静的事情。

原本是一场普通的两岸音乐交流会《2017<中国新歌声>上海 台北音乐节》,因为有人故意把这场民间的两岸音乐交流节目进行“泛政治化”操作,导致演唱会在进行的过程中遭遇台独团体的鸣笛、喷漆、撒冥纸,甚至扔烟雾弹的到舞台上的状况,导致活动无法举行,最终校方以安全的角度出发,提前结束了这场原本计划8小时的音乐会。

《中国新歌声》不是第一次走进台湾,过去的两年,走遍了全台20多所高校、中学和社区。原本是一场两岸纯粹的商业交流活动,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

事情要从几天前说起。

两种诉求

这件事情其实没有那么简单。台湾的政治事件中,往往都容易由一个单纯的事情,根据政治需要无限上纲上线到“统独”之争的议题上,因为相对于其他经济政治军事议题,“统独”议题最为容易发挥。

原本是一件单纯的事情:台大的学生发现田径场地被节目组占用,受到损坏,同时学校没有及时通知到师生,从而导致开学的学生无法使用场地。

台大学生会当时提出三点诉求表示:

一、校方应完整公布与台北市文化局、主办单位申请过程。

二、活动施工应立即改进,施工所经之水泥地、操场跑道及草地应铺设保护垫,避免场地损坏情形再次发生。

三、校方不应于平日上课期间出借场地,影响学生上课、使用权利,未来大型活动皆应配合学校大型活动场地租借流程重新审议,避免再次破坏校园体育环境。

然而在没有得到校方妥善的回复之后,台大学生决定要去阻止活动的开展。

而与此同时,原本简单的校内沟通事件开始升级,开始有人在脸书上将议题往“统独”方向引,并表示这就是“统战”。

于是乎,就在9月24日当天,活动进行至下午16:00左右,抗议学生与团体冲进会场,不仅鸣笛,撒冥纸,丢烟雾弹到台上。同时全场挥舞着绿色“台独”旗帜,呼喊着“统战活动退出台湾”、“枉顾学生为统战”等口号。

下午16:40,主办单位宣布,应校方要求,基于维安因素取消活动,音乐会开始不到三小时就被迫结束。之后学生与抗议团体占领舞台,并持续在现场高呼。

而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无论一开始的议题是否为“维护学生权益”“反对学校黑箱行为”,现实的状况就是“台独”团体将原本的民间音乐交流会变成了一场反统战的议题,中止了演出。

反统战是为哪般

台大田径场因为《中国新歌声》节目组举办活动而被损毁一事,原本就是个校方沟通不足的问题。换句话说,跑道是学校校董会的财产,可不是学生的财产,学校有使用的权利。沟通不畅,是校方的问题。场地损毁,是当地组织会场的公司的责任,自然按照合约处理。台大场租、舞台架设、灯光音响、饭店游览车,现场工作人员,油米水电,哪一样不是台湾在赚钱?

可是学生在搞什么,以跑道损毁为由,实际上却是去拒统的。

这就滑稽了,说好的音乐归音乐,政治归政治呢?唱个歌就是在搞统战了,台湾是有多不自信到这地步?

一个人越不自信,就越杯弓蛇影。以前是大陆防台湾的靡靡之音,现在是台湾在防大陆的统战之音。

你越害怕统战,越不自信,统战就越无处不在,哪怕你用大陆产品都是自动接受统战。不少“台独”人士都在脸书上大呼胜利,因为取消掉了一场统战节目。如果是这样的格局的话,注定“台独”永远小家子气,无法胜利。

倘若一场两岸交流的音乐会都能是一次所谓的统战的话,那么统战确实无处不在。

打开电视,台湾节目播的是风靡全台的大陆电视剧《甄嬛传》《步步惊心》《幻城》《欢乐颂》。坐在地铁捷运上,手机上是大陆的综艺节目,各种《奔跑吧兄弟》《极限挑战》《中国有嘻哈》。

而身边的朋友或同学在现实生活的压力下不得不选择前往上海、北京、深圳发展,哪怕他是当年的“太阳花”成员。坐到餐馆吃饭,邻桌的食客都在谈论要不要去东莞发展,那边刚好有个职缺。

当你苦闷地刷起了脸书,却不得不承认自己手上使用的正是性价比高的O/V系列、小米系列手机,甚至该手机销量在台还超过了iPhone,更何况诸多物美价廉的淘宝货。

这些都是真实发生在台湾人身上的“统战”符号,世界上每一个地方都无法摆脱made in China的东西。你能阻挡这些统战吗?

在民进党员提出了扯铃(抖空竹)是大陆的统战之后,我们会发现,这种统战是无法摆脱的。

湄洲妈祖金身从平潭乘坐“海峡号”客滚船直航台北港,鸿海董事长郭台铭及两岸信众组成200人的护驾团一路随行。为期17天的妈祖绕境巡台,将经过台北市、新北市、基隆市、桃园县、嘉义市、云林县、彰化县、台中市等10个县市及89个妈祖宫庙,并于10月9日从台中港直航返回大陆。其间,台湾当地妈祖宫庙也将组织彩车巡安赐福、百庙参赞神尊攒轿脚特别祈福等活动,并在新北和台中分别举行大型祈福典礼,预计参与的信众与台胞将达百万人次。

这种统战,你能阻挡得了吗?不能,徒增笑尔。

穷到只剩下政治了

台湾穷到只剩下政治了。这个穷,是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一切的精气神都“人穷志短”化了。

尤其是在近些年来,两岸局势完全逆转,不仅是经济由90年代占据大陆将近一半,到完全被好几个省市给超越,军事更是无法抵抗,连唯一能拿出手的文化产业也节节败退,由以前以中华文化正统自居到现在扯铃都是统战,不断自我封闭。经济疲软,军事无力,连文化都失去影响力的时候,只能操作政治议题,让民众打看不见的空气消耗现实的困局了。

而针对这场音乐会的背景来说,将其上升到“统独”议题并以此攻击因为成功举办世界性运动会而深得民心的柯文哲,是最好的操作议题了。

台湾就是这么个选票社会,一切的议题操作都是围绕了选票与民调进行的。对此,民进党已经也已经在指责柯文哲由墨绿转深红。

而本次的《中国新歌声》台北音乐节本来就是上海台北双城论坛交流所定下来的活动。自2010、2014年上海市与台北市互签文化交流合作备忘录及两市艺术节交流合作备忘录以来,上海于2015年起已经连续两年到台湾办理中国新歌声活动,成为双城论坛交流活动之一。

在蔡当局与北京渐行渐远,国民党也受困路线之争、举步维艰的态势下,柯文哲积极参与、筹办“双城论坛”及世大运,和大陆进行局部交流,虽谈不上开创新局,却是现阶段两岸唯二的交流,的确是蓝绿都难企及,甚至一度出现让柯文哲出来竞选下一届的地区领导人的声音,这对于民进党而言,不啻为一个重要的威胁。

柯文哲的民调也因此水涨船高,各家选前民调都看好他,蓝绿都推不出可以和他一搏的战将。在这种情况之下,对柯文哲进行政治议题的打压,特别是他的政绩之一的双城论坛后续活动,是再好不过的议题了。

是的,柯文哲听了想打人。

这就是政治操弄下的社会

这类事情,其实最吃亏的就是那些原本就没有什么政治倾向,只想要好好表演的演艺人员们。因为他们是被政治议题所绑架的人,他们的利益是受损的。

就如同上次的《我们上学了》到台湾,因为台湾人举报鹿晗“非法打工”导致那一期节目办不下去。华冈艺校那位所谓的“学生会长”搞政治理念,葬送了艺校学生们辛辛苦苦排练和校方的一切努力。换言之,一次有影响力的表演,能争取拓宽演艺之路的事情被政治堵死了。

而这次也是,台大搅黄了节目演出,把台湾本地舞团的表演都给打断了,也打断了台湾演艺人员通过这档华语世界中具有相当影响力的节目来进一步表现自己的机会与舞台,换来的只能是错失难得的机会,继续封闭在本岛之内。

然而,没有人会在乎。

政客只想着借事件来打压政敌,政治团体只想着喊口号赚政治资本,民众只想着发泄情绪:谩骂的,诅咒的,欢呼的,庆祝的。

只能留下他们这些人默默自舐伤口。

学生因为所谓的“受教权”收到了损害(田径场被校方使用),于是就可以选择去现场闹场,阻止活动的举行。那因此而被迫中止掉的节目组的权益呢?演艺人员的权益呢?观众的观看权益呢?他们权益的损害如何赔偿?

所谓的权益受侵害,不是去侵害他人权益的理由。然而,因为“政治正确”对了,就可以不追究闹场,不遵守法制,就可以公民不服从了。

这就是泛政治化的社会,它让事件变得失焦,变得无理也能闹三分。

从肯尼亚诈骗案到翁启惠案,从翁启惠再到大巨蛋,再到此次的中国新歌声音乐节上,我们可以看出,政客只要是为了选票而斗争之时,就会将政治的操作无孔不入地伸入,将原本普通的校方与师生的沟通问题,场地损毁的合同问题不断上升到“统独”议题上,成为政治问题。

文化交流被打上政治烙印,这并不是第一次。在两岸议题方面,民进党立委管碧玲因台湾电影获奖少建议停办金马奖,将金马奖政治化,引发争议。

“金马奖”风波未平,“中歌榜”风波又起,大陆知名的中国歌曲排行榜日前宣布要在台北小巨蛋举行颁奖典礼,并且把香港和台湾放在同一组,遭到台湾陆委会的拒绝。

《我是歌手》热潮延烧台湾传媒,民进党主席苏贞昌表示,《我是歌手》“入岛、入户、入脑”,透过媒体褒扬大陆、“唱衰台湾”,因此台湾要更加警惕。甚至林志炫未能夺冠,也是阴谋。

“政治化”现象的出现,使得社会无论发生了什么事,都会从政治的角度来盘算来思考,而不从该事情本身来着眼。当这种泛“政治化”已成了根深蒂固的习惯,这种社会除了政治立场永不休止的斗争外,再也不可能出现中立自主的价值,再也无法形成客观公正的标淮,最终可能会导致台湾发展受阻以至于社会的分裂。

综上所述,两岸间的交流之所以都被“政治化”,主要原因在于台湾对于两岸之间的关系不确定,但凡有大陆因素进入台湾,便会草木皆兵,在一定程度上陷入“阴谋论”的旋涡。倘若本次活动是由美国的《美国好声音》或者《日本好声音》来举办,还会上升到这种地步吗?结果可想而知。

原标题:滨哥哥:《中国新歌声》是统战,那还有什么不是?

责编:杜文俐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