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挡了中国歌声,阻挡不了中国崛起的事实
来源:察网时评微信公众号 2017/09/28 10:29:17 作者:两岸犇报
字号:AA+

导读: 学生的抗争振振有词,先是质疑舞台搭设不当,毁损跑道和草皮,再则质疑校方出借场地有程序问题,影响学生的受教权。

这个周末好生热闹,阳光和煦,空气却稍嫌污浊。小英刚在庙堂之上谆谆告诫,矢命“寻找和对岸互动的新模式”,统独人马就在江湖之间大打出手,一场好端端的两岸音乐交流,就在独派人士闹场、学生流血中草草收场。暴力是该谴责,好汉做事好汉当,不管是“自卫”还是“反击”,是“围殴”还是“互殴”,是非留给司法裁决,功过留给历史裁判。学生也不必假装无辜,大学校园不是无菌室,这个社会上政治戾气有多大,校园里知识的骄横就有多少,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阻挡了中国歌声,阻挡不了中国崛起的事实

事件导因于台大校方将综合体育馆田径场跑道出借给大陆选秀节目《中国新歌声》,引起学生会的不满,号召要群起“夺回操场,为台大而战”。学生会强调“干扰行动一切以视觉听觉干扰为主要行动方针,不会涉及破坏设备和肢体接触,更不会触犯法律。若有其他犯法行为,乃是其他个人、团体之责,与本活动无关。”这样的声明本身就没底气,不是不知江湖险恶的天真,就是饱经世故的狡猾,以为一纸声明就把后果推得一干二净。学生会作为发动抗争的主体,对于可预见的风险非但没有设法排除或制止,还跟着独派团体起鬨,甚至霸占一个合法商演的舞台,不管是出于“天真”还是“狡猾”,都暴露了学生组织一贯的不负责任。

学生的抗争振振有词,先是质疑舞台搭设不当,毁损跑道和草皮,再则质疑校方出借场地有程序问题,影响学生的受教权。所提出的三点诉求:第一、校方应完整公布与台北市文化局、主办单位申请过程;第二、活动施工应立即改进,施工所经之水泥地、操场跑道及草地应铺设保护垫,避免场地损坏情形再次发生;第三、校方不应于平日上课期间出借场地,影响学生上课、使用权利,未来大型活动皆应配合学校大型活动场地租借流程重新审议,避免再次破坏校园体育环境。朴素合理,有理有节,站在“校园自治”的立场,社会大众理应给予支持。但是,学生选择表达异议的方式,却是丢掷器物、霸占舞台,甚至随着校外政治组织高举“台湾独立”的布条、大喊“统战活动退出校园”,就令人不明所以。难道只能容许“台独”在台大张扬,不能允许两岸歌手在校园歌唱?

阻挡了中国歌声,阻挡不了中国崛起的事实

《中国新歌声(前身是中国好声音)—上海台北音乐节》到台湾校园巡回开演并非创举,2015年迄今,已超过30个场次,前些日子还在中国文化大学和世新大学欢喜登场;台大体育场馆出借给民间公司举办商演活动也不是特例,11月份香港歌手陈奕迅也要在“台北台大田径场”开唱。如果唱歌就能搞“统战”,中共就能“并吞台湾”,那么八〇年代小邓(邓丽君)风靡大陆城乡,那岂不早就实现了“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如果“台北台湾大学”是“矮化校格”,那么新竹清华、上海复旦、天津南开、广州中山和西安交大,又作何它想? 所谓“统战”、“矮化”,说明了学生的意识还停留在军事戒严时期的反共八股,连词语都还没有换代更新。

最不可思议的是,学生以“校园自治”为口实,要求“政治立场不能介入”,但台大校方拒绝让台北市警察局派员进入校园的决定却遭批判。一直以来党政军退出校园向来是校园民主运动的主轴,当年台大校长傅斯年在“四六事件”中,为了反对警备总部率队进入台大、师大逮捕学生,悍然对警备副总司令说:“若有学生流血,我要跟你拚命!”成为美谈,从而奠定了《台大组织规程》明文“军、警未经校长委请或同意,不得进入校园”的规则。半个多世纪来,一直以反对军警进驻校园为“自由主义”象征的台大校园,如今校方与警方恪守原则却成为众矢之的,真叫人情何以堪。太阳花运动以来,学生向来标榜着“公民不服从”挑战国家机器和既有秩序,如今却反过来向社会大众哭诉国家暴力机器未曾善尽保护“人民”和学生的责任,这到底是时代的错置,还是学生意识形态的自我颠倒?

《中国新歌声—上海台北音乐节》是架构在“双城论坛”下的两岸民间交流项目,整个活动是经过陆委会核准,台北市政府挂名协办。台大学生会的抗争,表面上是维护台大学生的受教权,实际上是“反中国因素”的校园版,同时剑指柯文哲的两岸政策为民进党保驾护航。作为318太阳花运动的指导者,野百合世代的社运学者就曾在媒体陈述,所谓的“中国因素”是指,“中国政府侵蚀台湾民主的作用力。放在两岸政经关系脉络中,指涉的是:中国政府以其庞大财政,给予某些台商特殊优惠(或特别照顾),而使其改变政党倾向,或使之成为『中共代言人』;或运用中资、亲中台商、或其他白手套组织,在台湾进行企业购并、『恩宠交易』,并进而影响台湾政府决策、媒体舆论、或政治秩序。”根据这个观点,海峡两岸经贸往来可以说成是中国“以商业模式做统战”;ECFA、CEPA、服贸、货贸、投资保障协定、租税协定都是包裹着政治目的的“经济统战”;跨海峡资本流动不管是台资、港资、中资或以第三国身份来台,都是中国因素在地协力的政治代理人;双城论坛、国共论坛、紫金山峰会、海峡论坛,乃至于台商协会、台干、台生、陆配、陆客和陆生,举凡一切与中国事务相联系的,包括《中国新歌声》都是可以是“中国因素”,都可以做负面解读,都可能成为运动“清洗”的对象。

蔡英文近日在民进党全代会的讲话中说,世界在变。“有别于创党时期的冷战结构,如今,多元的国际情势取代了两极化的格局。过去阵营之间的划分,已经难以适用于现今全球政治的动态关系。民进党必须跳脱旧框架,重新审视台湾在世界以及地缘政治之中的战略定位。”她进一步强调“中国的崛起,是现在全世界所有国家,都必须谨慎面对的趋势。情绪式的仇恨,或者一味地讨好,都无法诚实正视中国的崛起和发展。”可惜的是,昔日你为了夺权操作“反中民粹”所埋下的种籽,恰恰成为今日民进党反思“中国政策”的所必须吞下的“情绪式仇恨”的果实。如果连两岸关系最低阶的文化交流都要在“反统战”的叫嚣下被迫中止,那么你与你的同僚又如何实现“寻找和对岸互动的新模式”的使命?

你以为种下的是玫瑰,其实是满地的荆棘,除非是放一把火,否则一步也走不出去。

阻挡了中国歌声,阻挡不了中国崛起的事实

原标题:阻挡了中国歌声,阻挡不了中国崛起的事实

责编:杜文俐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