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毛泽东一篇鲜为人知的评论
来源:中国组织人事报 2017/10/11 10:16:12 作者:成一
字号:AA+

导读: 1949年初,国共谈判时,毛泽东为新华社连续写了六篇评论。《毛泽东选集》收入了五篇,在《评战犯求和》的题解中说:“这是毛泽东为新华社写的揭露国民党利用和平谈判来保存反革命实力的一系列评论的第一篇。其他的评论是:《四分五裂的反动派为什么还要“空喊和平”》、《国民党反动派由“呼吁和平”变为呼吁战争》、《评国民党对战争责任问题的几个答案》、《南京政府向何处?》等。”这个“等”字就是至今还鲜为人知的、被称为新闻名篇的《蒋介石李宗仁优劣论》。

1949年初,国共谈判时,毛泽东为新华社连续写了六篇评论。《毛泽东选集》收入了五篇,在《评战犯求和》的题解中说:“这是毛泽东为新华社写的揭露国民党利用和平谈判来保存反革命实力的一系列评论的第一篇。其他的评论是:《四分五裂的反动派为什么还要“空喊和平”》、《国民党反动派由“呼吁和平”变为呼吁战争》、《评国民党对战争责任问题的几个答案》、《南京政府向何处?》等。”这个“等”字就是至今还鲜为人知的、被称为新闻名篇的《蒋介石李宗仁优劣论》。

历史名篇的播发经过

当时,这篇评论引起了轰动。它不仅痛快淋漓地揭露了国民党当局要求和谈的目的,打掉了他企图“划江而治”的幻想,就写作而言,构思别致巧妙,语言既庄重朴实,又幽默风趣,嬉笑怒骂,谐而不俗,是毛泽东新闻评论中的精品,是体现他语言风格的代表作。当时,新闻界把它作为新闻佳话、写作范文,广为传播,效仿者众多。

1983年毛泽东诞辰90周年前夕,有关部门在编辑《毛泽东新闻工作文选》时,曾拟收入此文并排了清样,后因涉及“一些关系问题”被撤了下来。1993年,毛泽东诞辰100周年时,我写了一篇《〈蒋介石李宗仁优劣论〉的背后》,送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回信是“《〈蒋介石李宗仁优劣论〉的背后》一文写得挺好,但主要出于现时发表毛泽东同志的这篇评论是否适宜等方面的考虑,建议不要发表”。在这同时和以后陆续出版的《毛泽东军事文集》、《毛泽东文选》和《毛泽东年谱》、《毛泽东传》等书中,均未收入和提及这篇评论。为了不使这一新闻名篇被人遗忘,这几年新闻界一些老同志不断谈论此事,并促我拟文介绍。当年在新华总社任军事编辑的方实同志还多次向我谈了此文的播发经过:

那是严冬刚过的一个清晨(1949年2月21日),白雪覆盖的西柏坡一片安静。毛泽东披着棉大衣,从他住的东院,沿小路到刘少奇住的小院,前屋是新华社的小编辑部。

他一进编辑部的门,起床不久的编辑们立即围上来,有人问:“主席,今天你怎么起得这样早?”他笑着说:“我还没睡呢!”接着递过稿子,又说:“刚写好这篇评论,你们看看,发了吧。”毛泽东一走,编辑们你一页我一页地争着读起来,有人边读边大声叫好。当时编辑部有严格规定,一切稿件都要经过编辑审核,直到连标点符号都没有错误才能发出。毛泽东的稿件也不例外。当然,这类稿件处理得迅速,很快送到文字台、口播台,通过电波传到空中。

这一时期,毛泽东写稿很多,他的稿件多半是由胡乔木带回编辑部的,像这样由他本人直接送稿的情况很少。这不仅说明了此文有根有据,有发稿过程,有收稿者、发稿者,而且看得出毛泽东对此稿的重视。

据人民出版社、中央文献出版社1993年12月第1版《毛泽东年谱》载,前一天(按:以毛泽东夜间工作习惯看,可能是同一天),他致电在北平的叶剑英,要他派人把从南京来的颜惠庆、邵力子、章士钊、江庸等护送到西柏坡。显然,这篇评论是为和谈定调,为政治斗争服务的。

十六年后的故事及其启示

这篇评论实在精彩。这样大的主题,在毛泽东笔下似信手拈来,挥洒自如,别具一格。题目拟得也耐人寻味。特别是后半部分,洋洋洒洒作文章,批驳得生动有趣,令人叹服。应该说,毛泽东当时对李宗仁这个战败者,自不量力,还摆着代总统的架势,对他说三道四,甚至以教训人的口吻说话是有气的。

这篇评论着重批驳的是李宗仁第一份《致毛泽东》。一个半月后的4月8日,李宗仁第二次致电毛泽东,毛泽东在公开发表他的“官样”复电和李宗仁来电时,特意加了一段话:“新华社按:李宗仁此电尚有许多阿Q语调,对自己吹擂,颇饶兴趣。所谓‘国共合作’,毫无界限,尤使人们感到心头有些作逆。但是在根本上说来,李宗仁在全国人民的督促之下,似乎已增长了某些希望和平的诚意。是否如此,且看将来。”这段话用了“阿Q语调”、“吹擂”、“作逆”,比第一篇评论讲得更尖锐,更直截了当。

可历史是在演变的。16年后,即1965年7月18日,李宗仁先生和夫人郭德洁在程思远先生陪同下,排除险阻,远渡重洋,从美国到瑞士,转道秘密回国,受到我党政领导人和各界人士的热情欢迎。

毛泽东于7月26日上午在中南海住所亲切会见了李宗仁先生和他的夫人。据程思远回忆,两位当年几度较量、几度言和的老人,紧紧握手。毛泽东说:“你们回来了,很好,欢迎你们。”大家非常随和地坐定以后,毛泽东以浓重的湖南乡音幽默地笑着对李先生说:“哧!哧!清邻先生,你这一次归国,是误上‘贼船’了。台湾当局口口声声叫我们做‘匪’,还叫大陆为‘匪区’,你不是误上‘贼船’是什么呢?!”李宗仁笑了,随行的程思远先生替他答道:“我们搭上的这一条船,已登彼岸。”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彭真接着说:“是的,登了彼岸。”说着说着,大家哈哈大笑。

在当年的评论中,最后一句话是“他的脚踏在两条船上,这就是他和蒋介石不同的地方”。不知毛泽东还记得那篇评论,是有意的,还是与此无关,属无意的巧合?反正两者是吻合起来了,似乎毛泽东当年的判断灵验了。

李宗仁先生于1969年1月30日在北京以78岁高龄逝世,他的临终遗言是两条:一是祝愿祖国繁荣昌盛,二是切盼台湾早日回归祖国怀抱,完成国家的统一大业。

新闻是历史的见证,历史的实录。此事已过58年。毛泽东、李宗仁均已作古,人们的思想观念在不断变化。评介毛泽东这一几乎被遗忘的名篇,不仅不会有“不敬”之感,也不会引起什么“关系问题”和“适宜”和“不适宜”之说,留给读者的倒是历史知识、政治故事、战争年代的轶闻趣事。对新闻工作者或新闻爱好者来说,得到的将是新闻背后的新闻、宣传艺术、范文范例,启示是:历史名篇魅力永存。(成一)

原标题:毛泽东一篇鲜为人知的评论

责编:宋雪娇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