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长征,最好的方式是有力回击歪曲长征的言论
来源:昆仑策 2017/10/12 10:56:59 作者:尹建杰
字号:AA+

导读: 每到10月,尤其是逢5、10周年大庆,全国各地各部门都会以不同方式纪念长征,缅怀在长征中牺牲的红军将士,向长征的英雄壮举致敬,传承伟大的长征精神。然而,近期网上却有一股杂音,歪曲长征胜利是国民党“放水”的结果。

1.webp (14).jpg

长征是人类历史的奇迹,长征精神是全人类共同的财富。2000年美国《时代》周刊出版了一本《人类一千年》,评选出人类1000年以来发生的最重要的100件事情,我国入选了三件,其中之一就是长征。美国历史学家、政治传记作家布赖恩.克罗泽说“长征是一篇史诗,岁月的更替,意识形态的差异,都不能使之失色”。无论你属于哪个国家,哪个政党,谈到长征都会肃然起敬。每到10月,尤其是逢5、10周年大庆,全国各地各部门都会以不同方式纪念长征,缅怀在长征中牺牲的红军将士,向长征的英雄壮举致敬,传承伟大的长征精神。然而,近期网上却有一股杂音,歪曲长征胜利是国民党“放水”的结果。

这种言论来源于财经杂志2012年第17期《放水长征路》一文。该文曾于2012年在网络上广泛流传,2013年、2014年和2016年也有媒体转载。今年,这篇文章又被翻了出来,只不过题目换成了蒋经国曝料(《蒋经国谈红军长征胜利真相:“因为我们放水”》、 《蒋经国谈红军长征胜利真相:“因为我们放水,而且放对了”》等),而2012的原文只提到蒋纬国在口述回忆时进行曝料。从2012年到2017年,看来有人对给长征“放水”一直念念不忘,不达目的不罢休;从蒋纬国到蒋经国,曝料人身份越来越复杂,就算暂时达不到目的,把水搅浑,动摇部分人的视听,说不定将来哪天就能将长征这座丰碑一举推倒。

通读原文(《放水长征路》),虽然文章也承认,想要提出“放水”的确凿证据比较困难,必须从蛛丝马迹中顺藤摸瓜才能发现一些线索,但还是列出了一些证据,归纳起来主要有三点:一是曝料人身份特殊,为蒋介石次子蒋经国,按常理可信度高;二是蒋介石本人有“放水”意图,不但在兵力部署上开了口子,还曾在日记中记载:红军遭重创后,可只用少数部队迫近,加之飞机轰炸,同时用政治方法招降。1934年底,蒋又在日记中记载,欲将追剿红军与抗日、控制西南结合起来(有人在解读蒋的日记时,据此称蒋以追剿红军为掩护,筹谋全国抗日大局)。三是红军长征过程中,各地方实力派接力“放水”。

原文提出的三个证据看似严谨有力,仔细深究,则漏洞百出。

首先,从蒋纬国的经历和其回忆来源看,这则曝料的真实性存疑。

1933年5月,蒋介石成立了全权处理赣、粤、闽、湘、鄂五省军政事宜的南昌行营,亲自组织指挥对各根据地的第五次大“围剿”。此时蒋纬国17岁,第二年即进入东吴大学念书,1936年随蒋百里访问德国,后入德国陆军慕尼黑军官学校学习,1939年才回国。对这段时间的军政事宜特别是“剿共”等核心机密他不可能掌握得很透彻。

蒋纬国在口述回忆时确定国民党“放水”的依据,是一位已退休的前空军大队长的讲述。据称其当年曾奉命驾机勘察江西突围时部队所走的路线,在空中发现国民党军只是像护航一样尾随红军,没有实施尾追或超越追击。且不说这位大队长是否存在视觉误差和主观误判,单就当时装备条件下的空中目视观察,什么高山密林、深沟险壑,感觉就是弹指间的距离。就像当年李德不管敌情、气候和自然条件,只凭地图指挥作战,给红军行动带来极大困难,还抱怨红军战斗力不强。

“天上一天、地上一年”,图上一厘米、地上一公里,不身临其境,不知其中的复杂艰难。地形复杂、交通落后、联络不畅,这是敌我面临的共同困难,长征时却成了我军的有利条件。在飞夺泸定桥战役中,就有红四团和国民党军在大渡河两岸同时行军的情形。再说红军虽然装备差,但“走”和“打”的能力一直很强,在第三次反“围剿”中就使国民党军“胖的拖瘦,瘦的拖病,病的拖死”。

因此,从1933年9月到1934年10月,国民党军在复杂生疏环境中与红军进行连续高强度作战后,能尾随“护航”红军突围已属不易,怎么还能强求其实施超越追击呢?另外,直接参与“围剿”的多位国民党高级将领都没有类似曝料,包括率军追击红军的直接当事人薛岳将军到1998年去世也未提及此事,仅凭一名退休空军大队长的空中观察便下此结论似乎过于武断。

第二,蒋介石对苏区和红军的态度以及第五次“围剿”的作战准备,处处杀气腾腾,招招直取要害,分明是要置苏区和红军于死地。

蒋介石对苏区和红军的认识是一个逐步深入的过程,刚开始还不是那么重视,第一、二次“围剿”都是使用地方杂牌军,从第三次“围剿”开始使用嫡系部队。经过四次“围剿”失败后,蒋介石深感恐慌,将我们党看成“惟一之大患”。1934年4月6日,他在江西抚州发布命令称:“外寇不足虑,而内匪实为心腹之患。”同月11日,在南昌军事整理会议上又说:“中国存亡之关键,不在外患,而在内忧,不在步步入侵的日本帝国主义,而在盘踞国内为国家心腹之患的土匪……”因此,在指导思想上,蒋介石对红军一定是必欲除之而后快。

为了搞好第五次“围剿”,蒋介石向美、英筹集了巨额经费;在庐山举办了军官训练团,将参战的嫡系部队排以上军官全部轮训一遍;采取“三分军事、七分政治”的方针,改组地方武装,强化地方政治和行政机构,对苏区实行政治、经济、军事、文化、思想的总体战;重金聘请德国前陆军总参谋长赛克特为总顾问,制定了“堡垒战术”,企图逐步绞死苏区和红军;在兵力部署上,直接用于进攻红一方面军和中央苏区的就有50万人,分为北路军、西路军和南路军,另以第十九路军蔡廷锴所部扼守闽西和闽西北地区,阻止红军向东发展,其中北路军为主力,主要是蒋介石的嫡系,还有空军部队进行支援,从东西南北、地面空中对苏区和红军实施立体“围剿”。

第三,所谓兵力部署上的口子,不是蒋介石顺水推舟,而是当时形势和战局发展的必然。

客观地说,对于第五次“围剿”,蒋介石无论是兵力部署还是战术运用,确实筹划严密、几无破绽。中央军和地方军相结合,将苏区围了个水泄不通;大战在即,蒋介石也深知慎重初战的道理,投入3个师的兵力,将黎川锁定为首攻目标,以期切断中央苏区与闽浙赣苏区的联系,形成对瑞金的包围之势;作战中,国民党严格执行战略攻势、战术守势的原则,修碉筑路,稳扎稳打,逐步推进,红军则节节败退,特别是广昌战役惨败,苏区和红军遭受重创。

《放水长征路》所称:蒋介石在西面赣州方向始终未布置有力部队,致使红军能突围长征。据资料显示,这是指蒋介石在平定所谓“福建事变”,战事发展到1934年7月以后,蒋重新调整其嫡系的北路军部署,配合东路军、南路军,从北、东、南三个方向加紧对苏区中心推进,西面粤军担心其嫡系进入广东,对进攻红军并不卖力,暂时形成力量空白。虽然这时战局发展对红军极为不利,但红军已与国民党军进行数次恶战,期间还有第十九路军的“福建事变”,国民党军的实力也大为削弱。且不说单靠蒋介石的嫡系有没有能力对红军形成合围,赣西靠近广东、湖南,在崇尚实力的年代,自己的地盘外人绝对不能染指,尤其是粤军首领陈济棠,他号称“南霸天”,曾三次通电反蒋,与其有深刻矛盾。西面赣州方向,不是蒋介石嫡系想去就能去的。在国民党中央军追击长征红军时,就发生过周浑元部先头两个连队被桂军缴械的事。在“围剿”红军方面,很多事不是蒋介石不想为,而是不能为。

至于蒋介石想用政治方法配合军事攻击招降红军,就是贯彻其“三分军事、七分政治”方针,孔荷宠、龚楚等一批革命意志不坚定的红军高级干部相继叛变投敌,给国民党军带来了巨大效益,怎能算作“放水”呢?另外,蒋介石将追剿红军与控制西南、打击地方势力相结合,达到“一石三鸟”的效果,这一直是他的既定政策,也是他与地方势力的矛盾源之一。但要据此称其以追剿红军为掩护,筹谋全国抗日大局,则太过牵强。不否认蒋介石的抗战功绩,但其军事素养再高,能预测中央红军原计划到湘西与红2、6军团会合,也不可能预测红军会四渡赤水、强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假如红军万一决策失误,或者国民党军战斗力再强一点,岂不坏了全国抗日大局?

第四,地方各实力派接力“放水”,不是国民党和蒋介石有意为之,而是“围剿”与反“围剿”多方博弈斗智斗勇的结果。

国民党内部派系林立,矛盾重重,蒋介石想尽办法削弱各方实力,各派为保存地盘和实力绞尽脑汁、用尽手段。这是国民党反动集团内部矛盾激化的必然结果,巧妙利用这些矛盾一直是我们党的斗争策略之一。早在1929年4月,毛主席在起草红4军前委给中央的报告中指出:“在国民党军阀长期混战期间,我们要和蒋桂两派争取江西,同时兼及闽西、浙西”。同年5月,毛主席、朱总司令指挥红4军二次入闽,充分利用军阀混战、敌军内部处于分裂状态的有利时机,分兵以发动群众,集中以应付敌人,打开了闽西革命的局面。

“围剿”红军不成,蒋介石就想坐收红军与地方军阀相斗之利,严令各派全力阻截,对率军追击的薛岳封官许愿,以入主广东相诱。蒋介石在“围剿”和追击红军中挟带私货,各方对此洞若观火,红军加以积极利用,地方各派则拼命保存实力。粤军陈济棠早就和红军订好协议,实行保境安民策略;桂军是不迎头只击尾,只要红军不进入广西境内就行;“围剿”最卖命的湘军何键也只想尽快将中央红军送走,不要与红2、6军团会合;薛岳在入主广东无望后,一路疲于奔命,还要与各地方大佬斗法过招。长征是如此,解放战争中也有这种情况,国民党中央军和地方军相互倾扎,给了解放军予以各个击破、分割歼灭的机会。如果长征胜利是“放水”,照此推断,解放战争也是“放水”,这个结论就算我们同意,蒋介石和他的将军们也不好意思认同吧。由此看来,长征的伟大胜利,得益于红军灵活的斗争策略、高超的指挥艺术和英勇无畏的战斗精神,根本不是什么扯犊子的“放水”。

第五,守护长征,守护精神高地,就要坚决回击各种谬论厥词。长征早已赢得全世界的尊重,为什么现在国内却还有人想要“放水”?

这不是无意的,也不是偶然的。近年来,不断有人诋毁英雄形象、质疑英雄壮举、抹黑人民军队,论调荒谬,言论出格,理屈词穷被啪啪打脸后仍蛮横无理,其目的不言而喻。但问题是,这样的人和势力从我们党和军队创立之初就一直存在,为什么当前守护英雄、保卫思想阵地显得尤为迫切?原因是多方面的,解决这个问题需要全社会的重视,需要综合施策、长期坚持。

据我个人体会,对错误观点进行及时批驳、彻底批倒是一个有效措施。我就是在批驳这一错误观点的过程中加深了对长征精神的理解。现在民众对基本是非问题敏感度低、对错误观点容忍度高,就是因为各种错误思想通过形形色色的包装长期存在,人们在臭的环境中时间长了,经过“温水煮青蛙”式的适应,对香的东西反而不感冒了,一部弘扬爱国主旋律的电影《战狼2》就引发了许多奇谈谬论。

灯不拔不亮,理不辨不明。建议有关部门关注并收集错误观点和倾向,定期曝光并加以批驳,不要害怕民众会被传染,病毒只有在阳光下曝晒才能被杀灭,臭的东西只有被翻出来、扔出去,香的东西才能立住脚、有市场。习总书记指出:“长征永远在路上。一个不记得来路的民族,是没有出路的民族。”红军长征胜利81周年了,当前纪念长征,最好的方式就是有力回击这一谬论。

原标题:尹建杰:纪念长征,最好的方式是有力回击歪曲长征的言论

责编:胡玲莉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